《翠堤潜龙》

第48章 阵眼失幡

作者:秋梦痕

这时山脚下的桑雷已与红尘艳鬼分了手,原因是黑狱阴魔临逃时发出一声厉啸召走了红尘艳鬼;桑雷也不见半邪人追赶下来,下意识的知道出了岔子,因此放弃了阻拦敌人而赶往山上寻找,但他未到山腰之际却遇上一个老者,一见之下认出是他多年前见过面的四海苍虬。

四海苍虬见他升然上山,立即微笑着招手道:“桑大侠来得正好,金露蓉带领万里风刚刚才还在寻你,适才走的红尘艳鬼恐已被人截住啦。”

桑雷躬身施礼道:“前辈过誉了,你老看到半老邪吗?”

四海苍虬一惊问道:“他与谁人对抗?老朽并未发现。”

桑雷叹口气:“天慾妖妇与黑狱阴魔被一无形之人困住在山顶之上,他为了要替独梅姑报仇也加入打斗,适才黑魔与妖妇败逃经此,但却未发现他追赶下来。”

四海苍虬翻身拔起道:“那可能另有蹊跷,我们去找找看。”

他纵出未到五丈,迎面只见峰顶飘落一道白影,触目认出,立定叫道:“仙子适从何来,曾否遇上半邪人?”

来影确是红豆仙子,飘降中接道:“我将天慾妖妇与黑狱阴魔击退后本拟赶往百丈峰,不料却被半邪人的哼声惊回,可惜赶至时已然稍迟,他已奄奄一息了,临终时说是无情神下的毒手,现正由金露蓉与万里风两个孩子在埋葬中。”

他立定又道:“听说阵眼主幡被劫,不知因何失手?”

四海苍虬叹口气道:“阵眼本还不致暴露,坏在三心客沉着不足,他一见流沙三魂接近阵眼之际,认为敌人已发现形迹而出手,慌乱中挟起主幡,因之人宝俱失,唉,半邪人一死,自此红尘三异都完了。”

他说完非常婉惜,大有不胜悲凄之感。

红豆仙子同样惘然道:“半邪人与三心客临难显大义,这次死亡诚为可惜,无形中对我中原武林失去一大臂助。”

桑雷上前道:“姑姑判断敌人是否悉数退走了?”

红豆仙子摇头道:“据蓉儿说,你主人已将罗刹魔君迫出千里之外,近日是否卷土重来,目下无法判断,非候你主人回来难见分晓,现阵眼主幡一失,此阵等于无眼,敌人来去无影,防守更感困难,非得夺回那面旗子不可,这事甚为辣手。”

她语影刚落,立见峰顶走来金露蓉与万里风。

金露蓉目注桑雷欣然道:“你原来在此,没有受伤吧?”

桑雷恭声答道:“谢谢小姐,桑雷托你的福还好,惟半邪人死得太惨,这次损失过巨了。”

金露蓉叹口气道:“三心客与半邪人之死,我也深感难过,虽有黄泉双抵命,到底还是我们吃亏大,你快随我赶往西北接应白哥哥,希望姑姑与四海伯伯带里风就此回庄,待敌不如追敌,我们不能叫他接近临安,否则只有挨打的份了。”

红豆仙子点头道:“蓉儿言之有理,主幡一日不得,此阵终必难守,你就与桑雷去罢,宜一切小心从事,千万别走单了,最好先找到华儿。”

金露蓉恭声应道:“姑姑放心,蓉儿自知谨慎就是。”

说完招呼桑雷道:“双魔现已分离,红尘艳鬼刚挨了我一招顺天掌逃去,看来未曾远离,我等朝正西寻去,可能还有追着的希望,这些人只有一个个将他消灭,成了群就难于下手。”

桑雷紧随其后接道:“小姐宜带把宝剑,那鬼女人的七情索委实不好斗。”

金露蓉回头一笑道:“她那七情索只能用来对付你,见了我就不敢出手,否则我不将夺过栈才怪。”

说话中见红豆仙子与四海苍虬还未离去,即遥叫道:“姑姑和伯伯快回去,敌人已成四散之势,恐防有人回头剑袭。”

红豆仙子微笑遥答道:“蓉儿只管追敌,家中暂时无妨,只要罗刹魔君与无情神不亲自到达,其余的谅还进不了庄院。”

金露蓉闻言心定,去势如箭,桑雷紧紧跟随,逐渐走出临安境内。

二人于黄昏之际,看到前面横一排长岭,金露蓉停步问道:“桑兄知此岭叫什么吗?”

桑雷举目一望,摇头道:“咱虽生于中原,但在漠地待得太久,关内地形大感生疏,小姐是否慾在此地稍留时侯?”

金露蓉点头道:“我们所走之路,估计约有数百里,理应缓缓搜索前进了,敌人都是在山野里过惯之人,城镇他们是蹲不住的,要找就得查寻深山绝谷,此岭面挡西南,看势非常险峻,你我必须悄悄细察。”

桑雷闻言点头,抢先前进道:“四下并无民房,此地确很冷僻,我们登高观察后再定搜查方向。”

金露蓉知他经验丰富,依言相随超越,俄顷之间,二人翻上那排奇峻横岭,环顾四野,满目都是黑压压的无边森林,夜幕深垂更显得阴气沉沉。

桑雷一指左侧道:“小姐,这面直通正西,数里外那片竹凹中似有一家猎户,咱们前去找点东西果腹如何?”

金露蓉观察良久才答道:“桑兄勿急,我好像听到有点异声!声音正是从那茅居中传来。”

桑雷自知功力不及远甚,闻言悄声道:“那我们接近过去如何?”

金露蓉沉吟一会点头道:“我又听到了,那是病人的哼痛声,你要提住丹田真气前进,稍有声息就会露出形迹,那哼声不是普通人所发。”

桑雷陡然一怔,悄声道:“是不是我方有人负伤?”

金露蓉想想从容道:“事实不明,这很难预料,说不是就是敌人,因为西域二无常曾遭白哥哥打成重伤,谁能说他们不在此地。”

桑雷提住真气举步,招手道:“如果是那两个老魔,这回该死在咱们手中啦。”

金露蓉似乎并不乐观,只见她沉静的相随而行,不时运用耳朵测听,二人距猎户尚差半里之际,她陡然传音桑雷道:“桑兄且慢,我们遇上大批老魔了!”

桑雷猛的刹住脚步,回头惊讶道:“都在那猎户里面么?是谁?”

金露蓉观察一下地形后招手道:“我们先在崖石后计划好再过去,那是盖天古佛,傲世天尊,还有无情神在说话,哼痛的碓是西域二无常,另外还有一个女人,如不是天慾妖妇为红尘艳鬼,总之势力悬殊,你我已非彼等敌手,他们正在替二无常疗伤,打起来至少能有三人来对付我们,无情神我可接下,但你顶多只能对付另外三人之一,看起来打是不可能冒险了,此际唯有智取一途。”

桑雷深感问题辣手,瞪着两眼无计可出,于是都沉默下来不语。

良久,金露蓉传音道:“目前只有一法可以冒险一试,那就是我往西南方去诱敌,你则趁机向茅屋偷袭。”

桑雷沉吟道:“为了两个重伤敌人,小姐不必冒此等奇险,主人不在,一旦有失如何是好?”金露蓉摇头道:“我不是在乎那西域二无常,目的是那面阵眼主幡,刚才静听之下,主幡就在二无常之手。”

桑雷大异道:“他们还没有交与无情神?二无常如何能自三魂手中得到那面宝旗呢?”

金露蓉点头道:“内情不明,不管他如何到手,二无常自知伤重难愈,交出必遭遗弃,他们以宝幡作为治伤条件,显然早已将宝幡藏起来了。”

桑雷知道太虚阵失去阵眼主幡后等于失去指挥,此事有关整个武林命运,不冒险也不行了,于是点头道:“小姐诱敌,最好不要硬碰,咱如得手,长啸通知你后立即朝临安方面逃走。”

金露蓉摇手道:“你不要赶回临安,目标还是西奔,否则会引起敌人攻阵,我们约定在江西卢山会面,如此则能引敌离远,甚至也许能与白哥哥相遇。”

桑雷一想不错,于是单独朝茅屋潜进。

金露蓉见他离去后立向西面转去,她绕了半个大圈,估计距茅屋不到半里,于是瞬眼之间,左侧不远处忽听有了异声,心想:“糟了!来的只有两人,显然茅屋中尚有两人未曾出来,桑雷不明此况,此去必有危险。”

她焦急中灵机一动,忖道:“这两人恐怕没有无情神在内,显然还不是我的敌手,我如逼使这两人求援,定可引出无情神来。”

算计一定,火速向异声来处接近,她有意弄出音响;双方倏忽会面,金露蓉一见认出那两人即为盖天古佛与傲世天尊。

盖天古佛在前,他一见被搜者竟是个美貌少女,触目似感一怔。

后跟的是傲世天尊,他也似乎呆了一下,但他很快地想到什么似的抢上前来道:“女娃儿,刚才发出长啸的可是你?”

金露蓉于十丈处立定不动,在星月下看出那问话的道人面色有点恐惧之情,乃冷冷的道:“道长不认识我吗?我可知道你叫傲世天尊。”

盖天古佛未让傲世天尊开口,抢着接道:“你引佛爷前来是何用意?难道希望咱家替你超度不成?”

金露蓉冷笑一声不理,手指傲世天尊问道:“无情神现在何处,赶快叫他前来答话,你二人不是我的敌手。”

傲世天尊似已知道当前少女是谁,转顾盖天古佛道:“大师,她就是与教主大战九百余招的金娃娃儿,她既指明要教主动手,那就通知一下罢。”

盖天古佛闻言大震,身不由主的退后一步道:“既然是她,那么必然知道教主身在何处,可是却在此地挑战,其中必有诡计,道长可要小心提防。”

金露蓉闻言大急,逼进数步冷哼道:“提防又有何用?你二人已在我掌握之中了。”

傲世天尊闪开一步道:“你真敢在道爷面前放肆?”

金露蓉猛的一挥掌,刹时劲如潮涌,叱声道:“不知进退的东西,接下这招看看。”

盖天古佛大吼一声,火速挥拳道:“道兄注意,这是‘顺天掌’法。”

傲世天尊那敢硬接,拔身就往后纵。

金露蓉掌劲一发,人也跟踪扑进,她根本不理盖天古佛,一个劲紧蹑傲世天尊猛追,不让对方落足,第二招相继出手,真是一气呵成。

傲世天尊被逼过紧,简直无暇还手,身体犹似风车般旋转躲避。

盖天古佛认为金露蓉瞧他不起,引起他怒吼连声,疯狂拦截。

金露蓉正好需要他这样大声咆哮来引起无情神的注意,于是则害苦了傲世天尊,只见他展尽了本身所长还避不开如山压力,只迫得满头大汗,气喘如牛。

盖天古佛越扑越急,越急越怒,气无所出,甚至连从不使用的随身两柄奇古禅杖都执在手中,禅杖不长,每柄只有三尺,但粗细却胜过手臂,乌黑发亮,看虽沉重非常,在他手中竟舞得“呼呼”风响,招式诡秘,每一式都往金露蓉要害攻击,大有舍死忘生之概。

金露蓉一见毫不在乎,她运起“灵光一现”身法,满场都是她的倩影,不时以拯危拳辅佐顺天掌,依然毫不放松的压迫着傲世天尊,存心就不让他有回手之机。

傲世天尊穷于躲避,这时深知危机渐增,往常那股不可一世的傲性,此际已丝毫无存,喘息中悸声大叫道:“大师快请教主前来,此女非你我所能制服。”

金露蓉冷声笑道:“专躲就行了吗?是英雄的就接我一千招,求援已来不及了。”

盖天古佛已打出了真火,此际那能服输,闻言充耳不理,奋扑更紧,他竟视傲世天尊的狼狈于不顾。

金露蓉见他顽劣若是,知目的难达,忽又灵机一动,改辕易辙!立即放弃傲世天尊而向和尚下手。

傲世天尊深恨盖天古佛不够交情,一旦得隙,如风脱身,存心袖手旁观。

盖天古佛亦非愚才,见情后悔莫及,此际的两柄禅杖已不似先前那般灵活,挥落处每每立遭逢弹力震回,这时他才深深感到无上压力。

金露蓉心急桑雷遇危,出手逐渐加重内劲,这时倒不希望无情神早来,存心收拾这一僧一道,顺天掌从不乱用的第三招已适时劈出!口中大叱一声:“万物承平!”

盖天古佛闻声大吓,双杖齐举,力贯杖梢,同时怒吼相抗,两劲一触,犹如平地春雷,“隆”声巨震过处,只见盖天古佛“吭”的一声震飞半空,被打得双杖出手,身似落叶一般!

傲世天尊一见吓极,张口发出一声厉啸,双脚齐蹬,纵身抢出救援。

金露蓉那能让他如愿,同时也朝盖天古佛那飘飘的身体扑去,口中喝道:“你自顾不暇还想救和尚,接招!”

傲世天尊稍迟截,被迫硬接,但他已有前车之鉴,不求有功,但求无损,借势火速避开。

金露蓉见他知机,纵起的身体并不前追,双腿一扭,箭似的侧向盖天古佛那刚落的身体斜射过去,似已下定决心将他格毙当场:但是她仍然迟了一步,盖天古佛伤得并不严重,落地后仍然继续前纵,侥幸脱出她的掌力。

金露蓉正待紧追不舍,大有非将他消灭不可之势,岂知那傲世天尊竟从背后偷袭过来,同时左侧亦起了动静,她匆促中反身一瞥,不由心头陡震,暗道:“无情神到了,竟还带来红尘艳鬼。”

反击中双脚落地,昴然卓立,扬声道:“大教主有意群攻吗?本姑娘完全接着。”

傲世天尊偷袭未成,反被震回原地,只羞得满脸通红,闻言抢答道:“不管怎样,今晚你就休想生离此地。”

他一顿侧顾无情神道:“此女教主曾否会过,今晚到此,似有诡谋。”

无情神这时缓缓自几株树后走出阴笑道:“她功力掌法与那南姓小子如出一辙,本教主尚未查清她是何派之后,道长先去看看盖天大师再讲,谅她还逃不了,所谓诡谋,不外有同伴潜窥那面小旗,可惜西域二无常重伤难愈,现已撤手人寰。”

他言中之意,说明太虚阵阵眼主幡已无下落,显然他也没有得到手中。

金露蓉闻言大惊,知桑雷未到之先,二无常已断气死亡,主幡无着,今后太虚阵势将形同虚设,她心急中倏起疑问,拔身纵起道:“宝幡是三魂夺去,你们休想抽梁换柱。”

她心疑宝幡并未到二无常之手,暗中听得的只是无情神玩弄的手法,于是纵起后就往茅屋方面急射而去,意在脱围追查三魂,且暗察桑雷是否遇险。

那知三纵之后,回头却并未发现无情神追赶,这一来更觉非常稀奇,心想:“他们为何不追?”

岂知她刚到茅屋之际,倏见桑雷正在东张西望,见她一到,上前迎接道:“小姐,你看到无情神吗?他与红魔逃走啦!”

金露蓉落地匆答道:“他在西南半里外遇着我,西域二无常是否真死了。”

桑雷摇头道:“咱没看到体,但却见到这茅屋里曾跃出五条人影。”

金露蓉闻言顿足道:“我们上当了,可能白哥哥就在附近,那五条人影定是无情神、红魔、及西域二无常,另外一人可能是刚才到来传警的,他们知道难敌白哥哥而事先逃走,无情神与红魔只是接应盖天古佛与傲世天尊才与我会面,难怪不追我了。”

桑雷笑道:“那么我们怎么办?在此等主人吗?”

金露蓉决然道:“不必了,你我还是朝无情神的去向紧追莫放,说不定能与白哥哥见面。”

桑雷点头道:“别忙,先吃点东西再动身,这屋中他们烧好的东西多着哩,这批魔头未吃先逃,刚好让我们吃现成的。”

金露蓉随其进屋,见桌上鸡鱼肉堆集得满满的,笑道:“吃不完你就带着,起码可吃上三四天。”

桑雷选好的替她送上一碗,于是就大啃特啃,边吃边笑道:“可惜没有酒,那些老鬼可能先喝了。”

二人食罢,金露蓉领先出门道:“我们还是往西前进。”

桑雷收拾了一大袋,反手抛在肩上道:“咱们连夜赶么?”

金露蓉回头一笑,点头道:“到达卢山再休息,路程远着哩。”

走了一阵,金露蓉一指前面道:“刚才我在此地与盖天古佛及傲世天尊二人打了一场大架,不知那和尚的一双禅杖拾去没有?”

“随身家伙那有不要的,和尚受伤不曾?”

金露蓉格格娇笑道:“他内功高深,一下子重伤不了,但也够他受的。”

桑雷哈哈笑道:“道士怎么样,长剑没出手吗?”

“咭咭!”金露蓉笑得开心之极,点头道:“那老道士非常狡猾,他只躲不拚。”

桑雷双目四巡,他真想找着那两柄禅杖似的。

二人穿过森林,地形逐次上升,估计离天明已然不久,金露蓉指着前面道:“山势渐高,此去恐怕都是重山峻岭,路途不熟,我们势必从树梢超越不可了。”

桑雷沉吟接道:“只在赶路虽然可以,若要查敌则不行了,一来易于暴露目标,二则难察幽秘,小姐还是由地面走较为妥当。”

金露蓉闻言一怔,暗道:“这话很对,我们何必急在一时呢。”

于是点头道:“那就由你带路罢,总之不要走错方向就行。”

桑雷大步越过道:“有星月在天,大概错不了的。”

二人翻上一座高峰后,东边已现出鱼肚白色,金露蓉立定四望,知天亮的时间就快到了,正想继续前进,突见一条淡淡的灰影掠过前面山头,一见立道:“那是人影。”

说完不待桑雷接话,首先纵身前射,招手道:“那人功力奇高,看看是什么人物。”

桑雷见她去势甚急,立即跟上道:“小姐既有发现,你不如御气追他。”

金露蓉顾虑他一人势单,接道:“他似乎没有发现我们,暗盯着较为有利。”

说话中顺岭紧追,顷刻间越过几座山头,但此际已失去那淡影的目标,他不由停步沉吟道:“那人似是从这里越过,为何转眼便不见了?”

桑雷想想接道:“小姐见他去势缓急如何,或者是赶路的江湖人物。”

金露蓉摇头道:“距离过远,看不出他是否有事,总之在深夜赶程的定非无事忙。”

桑雷一指右侧道:“那山头乱石参差,险峻异常,我们往那面找找看,说不定有魔头在此。”

金露蓉正想开口,却被陡然传来的一声轻啸打断,惊声道:“这是女人的声音!那山头似有人追逐。”

桑雷见她指的正是乱石山峰,首先纵起道:“管她是谁,看看再说。”

金露蓉见他去势如箭,警告道:“桑兄不可冒失,还是潜察为上。”

桑雷招手道:“先登上那山头再看情势……”

语声未停,霍地从前面山凹处冲出一人,方向正朝这边而来,金露蓉掠眼认出,纵身抢出高声道:“是绛云姐组么?”

那如飞而来之人闻声似感一怔,猛然刹步抬头,一见大喜道:“蓉妹是你!快过来,那上面太暴露了,流沙三魂刚才在这乱石后大拚西域二无常与天慾妖妇,我们宜暂避其锋。”

桑雷回身反纵,接口宏声道:“那怕什么?咱家小姐不在乎他们六人合手,云小姐只管放心。”

金露蓉上前笑道:“桑兄休要大意,如六人真正合手联攻,我三人就不见得能将其击败,现在趁对方内哄正烈,不如隔岸观火的好。”

一笑向绛云道:“姐组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吗?”

绛云没有回答,她只惊奇的望着金露蓉眨也不眨,目光射出愕然之色。

桑雷这一次并不呆,一见哈哈笑道:“云小姐怀疑我小姐功夫吗?不瞒你,无情神都被她打败过!”

绛云知他所说属实,叹口气道:“妹子又有遇啦?快说给姐姐听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