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49章 绝崖逢生

作者:秋梦痕

金露蓉微微笑道:“那里有什么奇遇,还不是白哥哥的栽培,姐姐,我问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绛云点头道:“我怎么未听到,只是被你的功夫惊住啦,听他们说是为了一面小旗之故。”

金露蓉点头道:“你听谁说的?”

绛云一指那山头道:“我本来在那山头经过,后来发现天慾妖妇由这边掠过,所以停下来观变,未几又赶到西域二无常,但这两个老魔似乎带有轻微的病态,纵跃中非常痿靡,后才知道他俩曾遭狡狐狸打伤过,三人到达那乱石峰会齐之后,互相商量一阵,说要向流沙三魂追问什么旗帜,语意含有浓厚的煞气,显而易见的,流沙三魂对罗刹魔君现已不合作了。”

金露蓉冲情点头道:“那面小旗就是红豆姑姑布下太虚阵的阵眼主幡……”

她将经过情形向绛云说完又道:“姐组今后要多加小心,令师现已投降了罗刹教,一不小心就会被卷入漩涡。”

绛云叹口气道:“多谢妹子关心,姐姐自知小心就是。”

一顿又道:“妹子知不知邪狼四怪中仅存的老大老二等去处?”

金露蓉摇头道:“最近因魔头们一个比一个厉害,简直将他二人给忘了,姐组可曾发现他们藏处在什么地方吗?”

绛云点头道:“我发现他兄弟与千古恨在一块,于漠北见了一次后,又在山海关外见过,他三人似在找寻什么重要东西,大前天却又发现金城堡主陆权,汤池庄主海威,后面还跟着那鬼计多端的八九博学诸葛异。”

金露蓉笑道:“这些人现在已不太重要了,除非他不作怪便罢,一旦贼心不死,要收拾他们简直易如反掌,姐姐,你来见那六人还在拚斗吗?怎的现在没有动静啦。”

绛云一指北面山头道:“二无常与天慾妖妇不敌,刚才已向那方退走了,我们在此稍待,提防流沙三魂再回头,妹子既有无上功力,最好趁早将其消灭。”

金露蓉摇头道:“战胜倒还有几分把握,如想将其置诸死地恐怕难以办到,这些老魔无一不是内外兼修的老古董,如无压卵之势,休想毁其生命。”

桑雷宏声道:“最低限度也要叫他们知道厉害。”

金露蓉挥手道:“要打架你先登峰,探探有无动静,我与云小姐马上就到。”

桑雷举步又停,朝绛云道:“小姐吃过饭不曾?这里有的是鱼肉。”

绛云微笑摆手道:“谢谢大个子,我不想吃,天亮了,留着作早餐罢,等会恐怕还有架打,吃饱了不灵活。”

桑雷大步行走,哈哈笑道:“咱可就越饱越有劲。”

他说着已奔出数十丈外,只引得二女格格娇笑不已。

桑雷登至山峰,他身高异常,举首超出石笋之外,环顾四野,于蒙蒙的晨雾中只见东北角上确实似有人影晃动,距离很远,他不敢冒失,只静静的盯着不动。

金露蓉不知与绛云在作什么?这时还未见上峰。

在静寂中,时间虽快却慢,桑雷渐渐感觉有点不耐烦,但那晃动人影却转了方向,一个,二个,他看出竟有三四个,时隐时现,不是追逐,也不见得悠闲,奔走之势似乎非常急促,显然的,他们是有事情,又像迷失了方向,或许是找寻什么同伴,既不远离,也不过来,只是在百丈外兜圈子。

突然“察”的一声,发自桑雷的背后,陡发之势,猛使桑雷一震,回头之霎,他发现五丈处有点异样,那是一堆较高的乱石,石后有丛杂树,这时那树梢还在晃动,显然是刚才经过震动,他身不由主的往下一蹲,心想:“莫非有人来到我的背后偷袭不成。”

心中想着,一抹警觉掠过脑子,立即运功戒备,他知道来者决非泛泛之辈,否则不会这样近才发觉。

良久,又是一声轻微的拂枝之音传出,这次他却看得非常清楚,那确是自杂树丛中发出,紧接着,由枝梢上伸出一个头来!他一见忖道:“这儿似曾见过。”

原来那人非常苍老,白发披覆,满脸鸡皮,两只眼睛吐出谲诈的诡芒,这时四下张望,显出他在搜巡细察,但却似乎没发现桑雷的形迹。

桑雷默想一阵恍惚记起什么暗道:“我说呢!凡是江湖成名人物大多数都有一面之识,这老儿不是八九博学诸葛异是谁!刚才还听到云小姐说他在左近露相,原来也到这儿来了,咦?他到这里干什么?难道与那几条人影有什么把戏?”

忖思中只见诸葛异渐渐露出半个身子,半晌,他居然大起胆子走出杂树丛中。

桑雷本来不想惊动他,但见他竟是往这边走过来,暗道:“好家伙,这是你自找麻烦,逼不得已,俺只好将你留下了,否则你必然会揭露我的形迹。”

算计一定,功运右臂,待对方走至三尺之处,突然伸指一点!

诸葛异一生诡诈出名,这时作梦也想不到会遭人暗袭,人未发现,猛觉全身一麻,软麻穴被桑雷点个正着,两腿一酸,颓然倒地。

桑雷悄悄走出,看见他双目吐出恐布之光,不由哑然一笑,轻声道:“老博学,久违了,请勿声张,否则休怨我要为难你。”说着抬手作势就待斩落。

诸葛异一见是他,心情似是放下不少,轻声道:“原来是‘戈壁雷’桑大侠,阁下招呼一句也就行了,何必点老朽穴道?”

桑雷见他套交情,心中暗笑道:“你少来这一套,咱可不买这个账。”说道:“对不起,诸葛先生,你恐怕走了不少路,躺下休息一会也不错,咱是有要事在此埋伏,怎么着?只先生一个人来此?”

诸葛异被搞得啼笑皆非,只见他眼睛一转,故作泰然道:“桑大侠别开玩笑,请解了老朽穴道后再好好叙谈,老朽一生闲散,实是游山至此。”

他讲得轻描淡写,实际上又在用心眼;桑雷知其弄鬼,故作不明道:“先生言中之意,无疑是一人经此,在下刚才瞥见数条人影,想必都是些来历不明的江湖人物了。”

他说着举头外望,只见雾气更浓,回首虚声道:“那好像是陆堡主和汤庄主,先生要否招呼他们?”

他心中有数,明知诸葛异不会单独到此,是以诈言试探。

岂知这句话不要紧,却将诸葛异惊得面色大变,两眼表露恐布之光,只见他急急摇头道:“桑大侠千万别声张,咱堡主是在躲避敌人,老朽暂不与他见面。”

桑雷闻言不解,正待发言询问,但他口还未张,身后已有人说话道:“好狡猾的东西,你那里是暂不与他会面,不如说无脸与他会面,陆权待你不薄,居然卖主求荣,桑兄请勿听他胡说。”

桑雷早有警觉,但未将其放在心上,认出来者正是汤庄主海威,雾气太浓,视觉非常困难,竟被他掠到身后还未发现,闻言宏声答道:“庄主内功深奥莫测,使区区佩服之至,不知诸葛先生有何大事侵犯故主?”

海威拱手道:“桑兄过誉了,诸葛异叛主之事,一言难尽,起因只是一个女人。”

桑雷回顾诸葛异一眼,见他面如死灰,此际已然闭目不言,不由冷笑道:“原来如此。”

回头道:“陆堡主现在何处?所谓求荣,不知求的是谁?”

海威侧身坐于石上道:“当桑大侠之面,海某无事不可奉告,某与陆堡主刚遭罗刹教徒追击,幸有一不明女侠解危,陆堡主马上就到。”

说着侧耳一听继道:“某与陆堡主虽称南北二霸,但近来因江湖奇人辈出而深感不安,因此都于半年前偃旗息鼓,再不作争霸之想,讵料这近与陆堡主之妾通姦,为谋永久之计,竟私与罗刹勾结,慾置陆堡主于死地,先是海某与陆堡主曾拒绝罗刹教收降,这一来,罗刹教自是接受其请,幸事机不密,却被陆堡主事先发觉,因之商通与某共擒叛逆,不料这心计过人,竟被其得悉潜逃,今幸得大侠将其制住于此。”

桑雷闻其概略后接道:“海庄主既然是找他,那就请庄主带走罢。”

海威拱手道:“多谢桑大侠援手,海某暂代陆堡主领去。”

说完拱手告辞,立即提起诸葛异如飞而去。

桑雷见其背影消失后不久,本想走出石堆,但他不见金露蓉故又犹豫不决,正在举措未定之际,忽又发现了两条人影,心想:“这二人莫非是罗刹教徒?”

他话刚停口,两条黑影已如箭掠到,桑雷不敢冒然闯出,立即大声喝道:“什么人?”

前面黑影闻声一窒,火速刹住冲势,后面那人阴声答道:“老夫兄弟从不称名道姓,小辈鬼叫什么?”

桑雷哈哈笑道:“不报字就休想前进,戈壁雷碍难放关。”

他说出字号之意,深恐得罪自己人,但在语音中已察知对方来头不小。

前行之人闻他笑声宏亮,似已确定桑雷并非泛泛之辈,只听他沉声道:“无名小辈也敢拦阻老夫去路,给我滚出来。”

桑雷察势知有一场大干,于是放下肩上食袋后道:“要桑大爷出来可不是好玩的,老家伙们,你等注意挨拳头。”

他说着大步踏出,迳朝正面直上,但他已将全身功力运足,顺天掌首式待发。

行至五丈之处一看,只见是两个红发怪物,那扮相他触目心动,忖道:“这可能是仅存的邪狼二怪。”

对方这时也看得分明,似在心中暗猜什么,见他立身停步,乃嘿嘿阴笑道:“原来是个初出道的大笨东西,小辈,你认得老夫兄弟是谁?赶快闪开,否则爷爷可要教训于你。”

桑雷心中有数,这二人随便挑一个也不弱于红尘艳鬼,合起来干就有点吃不消,盘算一下昴然道:“我当是什么玩意?原来是两条野狼,桑大爷生平好斗,我看你们都上罢,否则恐怕过不了这一关。”

他人虽耿直,但到了节骨眼上亦懂得使用谋略,这一句激将法却生了效,或许是对方根本没有看得起他,只见前面怪物沉哼一声,右手朝后一挥道:“老二退开,这东西看势两有两手,让大哥我来量量他。”

桑雷见计得售,补上一激道:“我说老野狼,你却不能大意,桑大爷出手很重,吃亏后求援可就来不及了,最好此际都上来。”

前面怪物无疑是邪狼老大,只见他被桑雷激得煞气满面,阴声笑道:“小辈,你若能接老夫百招,这地方准你拦住了,否则非打断你两条笨腿不可。”

桑雷深恐对方不守信诺,他有意提足丹田真气说话,目的在引起金露蓉的注意,于是猛喝一声道:“邪狼四怪只剩一半,到现在还想吹牛,桑大爷要你知道厉害,接招!”

他一招“两仪初奠”,踏洪门,猛从正面挥出,一开始就用了八成劲。

邪老大见式一怔,差点忘了出手,他认出那是“顺手掌”法中第二式,这武功对他来说是吃足苦头的玩意,因之触目心寒,举措失着。

幸好,他背后邪老二尚够沉着,立即大喝道:“大哥快避……”

但他还是差了那么一分时间,待邪老大惊觉时,桑雷皂掌劲已如潮涌到,只见他慌急中连拒带躲,肩上还是挨了一下重的,只打得他“吭”的一声闷哼,跄跄踉踉,蹬蹬退了五大步,最后还来了一次螺旋急转身才勉强稳住脚跟。

桑雷不敢追击,他怕搞急了逼出邪老二出手,但他还是哈哈朗笑讽道:“狼老大,你也是数一数二的老江湖了,怎么会临阵发呆呢?哈哈,现在让你先出手,免得又措手不及。”

邪老大这时肩痛如割,只见他嘴chún一裂,忍痛哼声道:“小辈,顺天掌你那儿学到的?这功夫是南小子不传之秘。”

桑雷耸耸肩,右臂一举哈哈笑道:“狼老大记性真不坏,咱这绝学可不是偷学的,告诉你们兄弟,这是咱主人的的确确亲手教会的,怎么样?你看出还有什么地方不够火侯?”

邪老大被他说得又惊又怒,这下他可清楚这大个子的来龙去脉了,只见他咬牙厉吼道:“老夫先杀了你出口气再找南小子。”

他语落身扑,双掌合十齐臂,显出他是全力施为。

桑雷不敢大意,左掌侧面一划,右掌往上翻出,连闪带攻,一招“清浊分野”,顺天掌从头开始。

邪狼老大见他身手滑溜,看不出半点笨态来,心中顿起警觉,攻守中逐次谨慎提防,生怕再遭一下就吃不消。

双方的掌劲拳风,犹如千百把利斧,乱石山峰被劈得满天飞石如雨!隆隆的响声,沉沉的吼叱眨眼就已闹成翻天覆地之势。

邪老二一见心惊,他真想不利这大个子的武功是高强,只见他双手乱搓,大有出手之态,然而,他仍旧没有采取行动,就像生怕他大哥丢人似的。

雾气全收,一轮红红的朝阳已升起天空,桑雷打斗中偷眼外望,他见四野非常静寂不由暗自忖道:“这下可糟了,小姐恐怕是出了纰漏?”

邪老大这时大有后力不继之感,他自己估计不下两个时辰了,桑雷的顺天掌还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9章 绝崖逢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