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05章 红豆之秘

作者:秋梦痕

花蕊藏见行人远远了望,面上实在挂不住,阴沉沉的冷笑一声,转身而行。

突从街旁发出声哈哈大笑道:“古今谈,我老左题目又有了,你准备作文章罢。”

“左见理,你的题目我早就知道了!哈哈,你想问的是刚才这两个小子的出身来历吧!”

“哈哈!还有。”

“那是说西贝货了。”

“哈,高明,先讲挨揍的。”

古今谈见有不少行人议论纷纷,似都不敢大声说话,不禁傲然大笑道:“左老儿,你怕我不敢说吗,那才笑话,谁敢惹我古今谈?刚才那花姓小子是甜蜜宫‘总阳使者’,为甜蜜宫全体青年男子之管理人。”

左见理冷笑道:“根本不对,我常见他老和青年女子在一块。”

古今谈骂道:“左老儿,这次你不要想驳倒我,甜蜜宫的男女行动本来就是混杂不清,乱七八糟,惟在职责上不准苟且。”

左见理一瞪眼道:“要我放弃不驳那就休想,你根本就是不对,好罢,这问题暂时保留,你再说下去。”

古今谈难得左见理有这样,“那个年青的西贝是……”

“噫!你怎么不说下去了?”

古今谈轻声向他耳边一阵缓道:“左老儿,我也保留一点。”

左见理沉吟道:“有这种事,我更不信。”

古今谈神的笑道:“信不信由你,我老古大名得来不易,岂是随便说的?”

左见理大笑道:“这个我知道,天上事你知一半,地下事不能瞒过你,惟有刚才之事我有点不大相信?”

“笑话,蒙面人的出身,我古今谈了如指掌,不信走着瞧。”

倏然,从人丛中走近一人,向古今谈耳语几句,左见理调转话头道:“老古,又有消息啦?”

古今谈一抬手道:“随我来,十二红豆事已然传开了,金城堡人现已赶到。”

二人走后,人群中一人悄悄的出了镇市,那是个四十余岁的高大壮汉,他一个劲的走进道旁树林。

树林里有幢不大不小的房屋,里面有个六十多点的老头,一眼看到大汉就问道:“何成,听到什么消息么?”

何成恭声道:“禀庄主,金城堡人将到达。”

“还有什么?”

“湖海二老那两个讨厌的刚在镇上发现,从二老口中听出,甜蜜宫的‘总阳使者’花蕊藏也在街上出现,属下已往不识,今天一见原来是个青年,同时还被一个少年书生打败了。”

“噫,久闻甜蜜宫有两个青年特等高手一男一女,武功不下色慾使几个老的,怎能在这镇上被一无名书生打败?”

“庄主,那书生不会是蒙面侠吧?”

“不可能,蒙面侠年龄虽无人知道,但不致随便出手的。”

老者似肯定的判断着,稍停又道:“何成,我就要离开这里,你如见了内总管和公子,小姐时,只说我已独自往天台去了,叫他们在四明山再详细探查一番十二红头,除四明山外,那就是落在天台山,如四明山探不出头绪就赶往天台会合。”

“是!”

老者去后,何成也就跟着动身,前脚刚一跨出门外,不料脖子突感一紧!

耳听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道:“别叫,注意我扭断你的脖子。”

何成心知遭了暗算,沉着的道:“是何方朋友?何成听候下文。”

“刚才老者是谁?”

何成知生命操纵在人家手里,不说是不行的,答道:“汤池庄主。”

“十二红豆的秘密是什么?”

“哈哈!朋友,你能出其不意将我何成制住,相信比我何成高明得多,十二红豆之秘,凡江湖有名人物谁不知道!今朋友下问何某,不觉寒颜么?”

“秘密与武功深浅有何关系?”

何成听声音知这在背后制住自己的人是个年青的高手,沉吟笑道:“朋友,你出道还不久罢?”

“你管我出道久暂作甚?”

“哈哈,如是老江湖,见闻不致这般幼稚,十二红豆为武林一大神物,其影响力超过‘法海神僧’遗宝百倍,这次连甜蜜宫天慾圣母都亲身出宫了,真正秘密如何,传言只有两人知道。”

何成说完倏感脖小上那只手业已收回,不禁回头一看,心中斗然一凉!原来他看到一个青衫蒙面之人静立在咫尺以外。

“蒙面大侠!”

蒙面人沉声道:“你认识我?”

“你是蒙面大侠!”

“不错!若知道十二红豆之秘?说出来放你走路。”

何成本存有以武功报复之心,但一见是江湖盛传的煞星,他那里还敢动,闻言颤声道:“大侠下问,何成敢不奉告?那是‘太平老人’古今谈和‘天慾圣母’二人才知道十二红豆的真正秘密。”

蒙面人摇摇头道:“天慾圣母知道或许是实,‘太平老人’古今谈就不见得可靠,他武功不高,既知这大密,焉能不被人迫问真情,然而他依然逍遥自在,现已到达左近,竟无人向他下手。”

何成哈哈大笑道:“古今谈之所以号称‘太平老人’原因就是无人敢对他动武,否则‘太平’二字从何而来?”

“我就不信,等会非找他不可!你走罢,通知你庄主,只说有蒙面大侠现身之处,叫他避远为妙!”

何成暗哼一声,不敢说话,不声不响的跨出门外。

蒙面人就是南白华,他到四明山已四天了,原因就是得知什么十二红豆的消息。

他见何成去后,忖道:“小蓉应该要到了,千万别遇着天慾圣母才好!唉,我不应暗示其前来。”

忖着倏听一声大笑道:“小妞儿,你本来就是西贝公子嘛!”

“哼,死老头,你知道就算啦,干吗当着那么多人乱喊乱叫的,我非拔掉你的胡子不可,走得了么。”

南白华听出后说话的正是金露蓉,暗道:“嗨,她又在淘气了。”

两个声音越来越近,南白华闪身出了山庄,取下面上黑巾,远远看到金露蓉女扮男装的倩影,紧紧追着个老头儿,似真似假的向这边走来。

那老头古稀之年,须发半白,面上挂着笑容,边走边叫,乐不可言。

南白华暗道:“原来就是‘太平老人’古今谈,那好极了,待我问问十二红豆到底是个什么秘密。”

金露蓉眼睛偶向前方一瞟,突然发现了南白华,心中喜极高喊道:“啊呀,白哥哥你在这里啊!找得我好苦呀。”

南白华笑道:“小蓉,你干吗追赶古老前辈?”

“呵呵,小子,妞儿真厉害,噫,你怎么的将面上的东西搬走啦?”

南白华闻言一震,忖道:“这老儿名不虚传,天下事没有能瞒得过他的。”

他怕古老头揭露真相,笑道:“古前辈,小子曾谋面多次,未曾向你老请安,尚祈谅恕失礼之罪。”

“呵呵,小子,不必不必,快帮我挡住妞儿,有账慢慢算。”

金露蓉一旦见了白哥哥,她那还去追这臭老头,像燕子般飞到南白华身边,一把拉住道:“白哥哥,镖局被劫,你没有吃到苦吧?”

南白华见她关注之情尽露言外,激动的笑道:“小蓉,我没有事,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他不是明知故问,也不是故向这异性知己有所欺骗,总之他是为了某种关系才是这样做!

古今谈见一双人间仙侣都是纯情流露,看得暗暗点头不已!

金露蓉一双明亮的眼睛,仔细的在南白华全身上下溜来溜去的,像是要看清楚自己这人有无伤损或消瘦的!……看罢见与已往没两样才格格笑道:“白哥哥,我这个化装,你能看出呀?啊!那在富阳客栈前是上了你的当啦,你真坏!”

南白华哈哈笑道:“谁叫你私自外出,没骂你就是好的,还说我坏哩。”

“格格,告诉你,这次幸喜我偷着出来啊,不然要出大事情啦!”说着将前事一一道出。

古老头哈哈大笑抢着道:“西贝公子表功啦,在我老头子看来,那简直是抢功,你不出头难道就没人动手吗?”

“死老头,要你多嘴!”

南白华笑道:“小蓉不要无礼。”稍停又道:“古前辈真是神人,小子的行动就是瞒不过你老!”

“好说好说,我老儿得你大侠这一句夸讲,真正终身荣幸之至。”

金露蓉突然眼睛一亮,高兴的道:“白哥哥,这老头是谁呀?”

南白华见她还是老头长老头短的乱喊,一皱眉道:“小蓉,这位前辈是江湖上顶顶大名的‘太平老人’古今谈前辈!”

“你不要管她叫什么,我老儿就高兴她这股子劲儿。”

“格格……,白哥哥,你听,他高兴嘛!嗯……,他称你为大侠,不是开玩笑故意讽刺吧?”

“嘻嘻,小妞儿,你不要多疑,大侠两字在我老儿口里叫出这还是第三次,嗨嗨,千万黄金买不到的,你以为简单吗?”

“格格,谢谢啦老头子!我不是怀疑啊,咭咭,这我是心中的一个梦想啊!”

南白华闻言一震,嘴chún动了两下没做声。

古今谈姆指一竖,大笑道:“小妞儿,我老儿心里雪亮,告诉你,你那个梦是真的!不过,你要替他守秘啊!”

金露蓉偷偷的一瞟南白华,见他仰首望天,知老头的隐谜八成是不错了,只喜得心花怒放!

南白华蓦然低下头来,两眼注定古今谈道:“老前辈,久闻宇内无分正邪都不敢对你老有何威胁或危害,此言可真?”

古老头哈哈笑道:“然也,功力高过老朽的不敢对我动手,低过我的更不敢有所举动,你问此话定必有为而发?试说你心中企图?”

南白华沉吟道:“功力高而不敢,其原因何在?”

太平老人古今谈见他正言相询,暗道:“久闻这小子个性古怪出奇,举动往往出人意外,今天一见,确实相符。”

金露蓉看到白哥哥的面色,知有重要事情交涉了,静立不敢插嘴。

古老儿忖思俄顷,笑道:“南小子,我老人家告诉你,比方说……”他说到中途一停,侧耳向四周听听。

南白华将手一摇道:“请说下去,四周百丈以内无人窃听。”南白华话一出口,同时将古老人和金露蓉震骇了!

古老人忖道:“他的功力竟有如此高深!能随便就察出百丈之内的风吹草动?”

金露蓉深情的看他一眼,那是兴奋,安慰和满足的综合!

古老道:“南小子,凭你的功夫,老朽就是十个八个的也不是对手,讲句真话,你问老朽有何企图!那真是不费吹灰之力,嗨嗨,但你也不敢!”

“有何不敢?”

“你不怕妈妈的危险么?”

南白华之所以处处隐秘本来面目,可说唯一目的就是为了妈妈的安全,是以闻言吓出一身冷汗!

“呵呵,南小子,老朽一语中的,现在你知道江湖上无分正邪不敢动朽的原因了吧?”

“不见得,我南白华假设存心此时杀人灭口?那天下再无第二人知我底细。”

“好在有这假设两字!”

“去掉这两字又如何呢?”

“嗨嗨,我老人家死后不到三个时辰,消息将传遍武林,你的仇人那里还有不向你母亲动手之理?”

南白华似有不信,眼睛转动不停。

古今谈微微一笑,抬头望空道:“一千零三号何在?下来给这位大侠见见面。”

从林内倏然发出一娇嫩的声音接口道:“老头子,无须见面啊,南大侠不会动你的,这消息不须传啦。”

“呵呵,小东西,你也识得好人,进步啦!记功一次。”

金露蓉眼睛最快,高兴道:“白哥哥,那是一只小小的绿鹦哥儿!”

南白华点头道:“小蓉,那是一千零三号,古老前辈之所以有恃无恐,无疑都是这些小东西之功!”

“呵呵,这时才知道啊,它们不惟能传递消息,而且能保管我所得的全部秘密证件,‘人非圣贤,孰能无错,孰能无忌’,老朽掌握天下武林全部错忌在手,嗨嗨,谁敢动我分毫!”

金露蓉格格笑道:“我们打得过你,而且又没有错处和禁忌,老头儿,你怎能不怕我?”

“哈哈,小妞儿,老朽眼睛雪亮,看得出南小子是你第一生命,我只要撮住他就够了,你说不是?”

金露蓉天真无邪,一点也不害羞,反而咭咭笑道:“老头儿,你真厉害!好啦,我也怕了你罗!”

南白华为了十二红豆之秘,想从古老儿口中探出实情,必要时不惜用强迫手段,但这时已知一切无效,沉吟一会儿倏然计上心来,忖道:“用强不行,用计如何?”岔着调开话题,向金露蓉道:“小蓉,你是不是曾遇着一个青年,他名叫花蕊藏的?”

“嗯,有啊,他被我揍了一下,白哥哥问他干吗?他是谁呀?”

“他是甜蜜宫一个坏蛋,我正在找他。”

“噢,我一见他就知道不是好人,喂!白哥哥,我发现好多武林人物,他们到这里来干什么?”

南白华不在乎的道:“小事情,都为了十二红豆来的,江湖上往往无风三尺浪,扯根鸡毛当令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红豆之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