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51章 高原三毒

作者:秋梦痕

南白华轻声道:“他们以两对一还未占上风,再去帮忙不是要吃败仗了么,蓉儿好斗,就让她受累一次也好,否则她怎知人外有人。”

“呸!”绛云轻声骂道:“你晕了头啦,怎的替敌人说起话来了?”

南白华轻轻一笑道:“谁是敌人?那两个老儿也是自己人啊!当年‘三王’征罗刹的故事你听说过没有,这就是‘三王’中,天,地二王掌。”

绛云闻言大讶,惊声道:“这故事我听师傅们说过,真的是天王掌与地王掌么?那一个姓龙,一个姓侯啰。”

南白华知时间已拖得不少,转身朝斗场行去,提功传音道:“人猿王寄语龙、侯二位前辈,他在山下候商大事。”

一顿又朝金露蓉道:“蓉儿火速停手,那二人是峨嵋和崑仑两派老前辈。”

三人同时闻音,立即各自闪开,金露蓉更喜得跳了起来,从声音中听出南白华就在左近只见其气喘嘘嘘的扭身就朝后奔,但她非常警觉,虽喜却并不出声。

二王见她退得有异,互相讶异的对望一眼,其一道:“龙兄,这小妞儿到底是谁?中原后辈中几时出了这样一个出类拔萃的少女?”姓龙的似乎非常感慨的道:“世事沧桑,谁说不然,见了丁老猴便知端晓,刚才传讯之音的人更非等闲。”

二老俱皆显出惊疑莫明之情,良久才见他们双双朝山下掠去。

金露蓉奔出不到十丈,忽觉一股最熟识的气息沖鼻而入,只见她眼睛一亮,悄声的道:“白哥哥!”

她料得不错,那确是南白华向她迎去,紧跟着,她又看到绛云含笑而到。但绛云并不走近,只远远的叫道:“妹子,这里的江湖人物太多了,我不便与你走在一块儿,我要先走了。”她说完摆摆手,立即朝土山北面离去。

金露蓉呆然立定,不知如何是好,她心中很清楚,只要有南白华在一块,绛云是不会同行的。“蓉儿,让她去罢,她刚才所说也是真情。”南白华这时说着露出身形。

金露蓉见他易形并不惊讶,叹口气道:“她和我在一起时有说有笑,但一见你就避了开来,将来这笔情债如何了结啊?”

南白华不加理会,一指山下道:“我们快回镇去,快到两个时辰了,我和桑雷还有约会。”

“他找到你啦,嗨,可把我找苦啦。”

南白华行着之际,侧耳倾听良久才道:“他险些遭遇生命之危,幸喜我适时经过拯救。”于是他将前事细说一番又问道:“你因何未到那乱石峰去呢?”

金露蓉一听邪狼二怪已全部消灭,庆幸又少了几个魔头,接头:“那是追赶流沙三魂呀,我同绛云姐姐还和他们大打一架哩。”

南白华见她说得眉飞色舞,看着不由好笑道:“那么刚才又为什么与‘二王’拼斗呢?”

金露蓉听他提及到“二王”。就跳起来道:“对啦,什么是‘二王’啊,你不是说他们是峨嵋与崑仑的老前辈吗?”

南白华详细解释后道:“你能独斗他们两个,显然功力又有进步了。”

金露蓉嫣然娇笑道:“我怎知道有没有进步,不过只感到打他们二人还能支持罢了。”“咭咭!”她说着又娇笑道:“我本来和绛云姐姐想在土山上休息一会再到镇上去吃东西的,岂知那两个老古董刚好也在上面,那时我只知道中原武林再也没有其他的人物啦,因之一见面就以为他们是魔头的同党,于是就故意去向他们找麻烦!嗨!讵料他们硬是连理都不理睬,这就难怪我要动手啦,就是这样打了起来。”

南白华微微一笑,心中暗道:“我早就知道,一旦将你功力提高就会到处惹事生非。”继而又笑道:“你以后也要小心点,不要见人就动手,目前不认识的高手太多了,搞不好就会遭遇四面围攻。”

金露蓉格格笑道:“我又不是傻瓜,人多了我怎么会乱来嘛?这叫做吃得下的就吃,吃不下的不伸手呀。”

南白华知她说的是真话,不由笑道:“这一套你从那里学来的?原则固然是对的,不过总还得细心点,事先必须估计对方功力如何,否则只要一个人就够你拚的啦,人多倒并不是一定就有危险。”

金露蓉又笑道:“这个我知道,你不是说过打不过就逃吗!那正是吃不下不吃的最后一手啊。”

南白华微笑忖道:“原来你将我的‘法宝’研究得更妙了。”

金露蓉不问他在想什么,一指竹林道:“刚才我在打斗中已听出这竹林内有不少武林人物,这时似乎都已经走光了。”

南白华点头道:“那都是罗刹和天山八鼠同党,近日这两方定有火拚,我们运用此一时机,或许可以坐取渔人之利。”

金露蓉向他娇笑道:“你这像貌没有人认识吗?”

南白华摇头道:“我不吐露真声音,只怕连你也分不出是谁。”

金露蓉嫣然一笑道:“这倒是实情,现在我怎么办,要不要易容?”南白华沉吟道:“改作个中年妇人你办不到,这样罢,换套衣服,变丑一点如何?”

金露蓉不高兴道:“干吗要我变丑呢,方法多的是,或胖或瘦也是一样难认呀。”

南白华笑道:“随你的便,最好马上就改,否则一到镇上就会被对方盯上。”

金露蓉摇头道:“这里没有衣服可换怎么办呢?”

南白华一指左侧道:“那面有几户人家,身边带有银子吗?向农妇买几套旧衣不就成了。”

金露蓉一摸衣袋道:“这个自然有,你在这儿別动,我去去就回。”她说完回头一笑,长身没入竹林而去。

南白华见她去后,选择一块草地坐下,心中盘算着当前形势,耳朵却凝神测听周围动静,岂知他坐不到一刻之久,突见桑雷竹林中走出来,欣然道:“你怎没到僻巷去等我?”

桑雷大步走近道:“丁老头叫我往这里来,预料你老和小姐尚未离开土山。”

南白华招手令他坐下道:“你进竹林我就有了感觉,起初还以为是敌方派人来窥探呢?”

桑雷坐下后,道:“小姐呢?”

南白华笑道:“她马上就来,人猿王见你时是几个人?”

桑雷道:“一共四个,另外三个老头子不认识,但丁老头也没有介绍,事后我发现其中一人就是那姓武的老儿,但他又另外改变容貌啦。”

南白华点头道:“为秘密故,他不得不慎重行事,一日数变,这也是常情,那三人即为当年‘三王’,这次他们出世,对我们大大有利。”

他将“三王”往事详告一遍后继续问道:“你有什么发现没有。”

桑雷摇头道:“自己人没有遇着一个,但却遇了不少牛鬼蛇神,幸好都没有发生冲突。”

南白华沉吟一会告诉道:“临安方面只来了丁老头和长生伯伯与四海伯伯,现尚不知二老落足何处,我们必须将他们找到,否则二老势力太单薄了。”

他说完起立道:“蓉儿改装回转了,咱们就此入镇罢。”

桑雷举目一看,不由怔怔的道:“那是小姐?”他看到竹林中走出个圆脸粗服的乡下姑娘,大有不信之感。

南白华一见金露蓉改变得当真毫无破绽,笑道:“你喊她看看。”

金露蓉没有让他问口就叫道:“桑兄寻来了。”

桑雷闻声,知是不错,上前大喜道:“小姐,你真的太像个乡下姑娘。”

金露蓉从来未曾将他作仆人,内心里只当他是个大哥,今见其诚朴可亲,更加快乐极了,嫣然笑道:“你看不出我的破绽吗?那算是化装成功啦,听白哥哥说,你曾遭遇危险,唉,都怪我不好。”

桑雷宏声笑道:“武林人物有谁不遭十次八次危险的?现在事情过去就算了。”

南白华忽然想到一件要事道:“蓉儿,你快运功,立将双手抵住桑雷背后。”

金露蓉知他要在此际灌输桑雷功力,立即依言照办。

桑雷自也清楚,但他并不拒绝,惟有用眼睛表示感激之情。

南白华见金露蓉头上已冒出腾腾热气,知她已以全力施为,忖道:“无怪桑雷这样敬重她,原来她也是全心爱护这个大个子。”忖思中立伸双掌,口中喝道:“桑雷,我要打破你第二重关,注意,要涤尽一切思虑,紧守心神。”

他交代一完,猛提一口无上真气,双掌立即按住桑雷丹田!

桑雷顿感背后如靠泰山,心神安适之极,胸口似挡洪流,那股澎湃威势,一个劲地往全身灌进,每一关结都发出轧轧的连续响声,这种情势,如没有金露蓉那庞大的功力抵住,真有立被摧毀之势,桑雷已渐渐迷糊,继则沉沉无觉,犹如死去一般。

这种洗髓伐毛,灌输功力的威势,可说在武林中別开生面,別具一格。

最后,只听南白华沉喝一声道:“蓉儿撤手!”

金露蓉闻声知异,双手一撤,同时火速闪开。

突然,只见南白华两臂前推,紧接着大喝一声:“醒来!”

桑雷被他推出二十余丈,立如春雷惊蜇,在身侧及地之霎,虎腰一挺,火速刹住双足,宛如泰山般昂立不摇。

南白华微微笑道:“今后你就是遇上罗刹王那等功力之人也不必惧怕了,单凭你一柄震天神剑已足纵橫武林而有余。”

桑雷闻言,仆身向他跪下道:“这都是主人的栽培,桑雷感恩不尽。”

南白华上前扶起道:“你我亲如手足,何必行此大礼,快起来,时候不早,我们进镇去罢。”

金露蓉高兴的上前道:“桑兄,恭喜啦。”

“小姐!桑雷不遇着你那有今天。”桑雷激动的说。

南白华边行边道:“人与人之相逢,非恩即仇,那只看仇之大小和恩之轻重而已,惟仇不可记,恩不可忘。”

桑雷知他是指“仁道”而言,问道:“父母之仇如何?”

南白华回头道:“父母之仇,不共戴天,自是另当別论,然其中亦有是非之分。”

金露蓉轻声道:“你们別只顾说话,市镇到啦。”

桑雷抢前道:“咱先去找店子,今晚要好好吃一顿,整天饿着肚子真难受。”

南白华指示道:“镇上都是武林人物,惟中街上似乎较少,我们从中间一段去找吧。”

桑雷应声道:“这个我知道,不知丁老头是否也在镇上?”

南白华挥手道:“那不要管,他有‘三王’在一道,相信不会有危险的。”

金露蓉道:“长生伯伯和四海伯伯不知来了没有,此地危机重重,希望不要出事才好。”

南白华眉头紧皱,他也非常担心,作个无可奈何的样子道:“空急又有何用,惟有希望他们没有走这条路,丁老儿也没说在何地看见他们,不过,凭二老的江湖经验,在情况的观察上是该有卓见的,只要敌人不故意找到头上,躲避风势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三人说着说着已步上大街,桑雷单独走在前面,举目只见满街热闹非常,往来行人络绎不绝。

金露蓉紧傍南白华而行,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父女两人;忽见桑雷在前招手,乃道:“他找到酒店了。”

南白华笑道:“他身高体粗,食量过大,这一日粒米未进,相信是饿急了。”

三人走近,只见是一家不大不小的酒店,随即相继入内。

桑雷选了一处较宽空的座位让二人坐下后,立即召来酒保道:“伙计,选拿手的酒菜,不要问多少,你只管往这儿送,越快越好,这里有一锭银子,咱们先开小账,吃得可口时,小账另外再加。”

酒保一见那锭银子不少,起码也有一两多重,只乐得张开大口道:“三位请坐请坐,小的马上送来,今天是集期,小店应有尽有。”说完躬身退去。

金露蓉含笑道:“桑大哥这一手从那儿学来的?倒是別开生面,正账未算先拿小費!”

桑雷哈哈笑道:“咱这手功夫屡验不爽,又快又好。”

南白华微笑不语,他虽在倾听着二人说话却一面又注意起店中来往的客人。店虽不大,座位倒有二十几桌,八九都是满满的,在他的眼里看出,其中有三分之一是江湖人物,那怕他们如何装出普通人样子,但又岂能逃过他那如电神目。

金露蓉见他不语,传音问道:“你发现了什么啦?”

南白华眼角朝她一瞟,传音道:“这店里除了我们以外,形成两种势力,我在他们眼神中分析,不外是八鼠爪牙与罗刹教徒,其中以左角桌上那穿黃衫留有八字胡须的老者和他右手下坐的二人功力较高,傍店门口那桌两老一少也与他们相等,还有柜台傍两女一男只怕还要高強,总计此店已有八个特殊人物,其功力估计每人都不弱于傲世天尊与盖天古佛,他们的相貌和年龄似都看不出真伪,只此一店就有如许高人,这还是非集中地区,可见此来了多少?”

他传音方了,酒保已送上满满一桌,桑雷迫不及待,起身斟上三杯酒后,随即狼吞虎咽饕餮惊人!

金露蓉边吃边笑道:“你这付饿像,引起全店都注意啦,慢点行不行?”

桑雷耸耸肩道:“咱可斯文不来,管他的,谁看不顺眼就叫他站出来。”他说得声音宏亮之极。

南白华知他是有意示威,暗道:“你这副相貌就够人家畏惧的,只怕无人敢出来哩。”

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店里虽无人负气,然而却有人在店外接腔了,只听一个破锣似的声音大骂道:“浑小子,我老人家就是看不顺眼!”

金露蓉眼睛最快,触目就待叫出。

南白华立即传音阻止道:“蓉儿住口,这里都是敌人。”

桑雷本待回头发怒,但他口还未张,眼角里又映进那老头的影子,暗道:“原来是你这个糟老儿。”

南白华身还未动,金露蓉已含笑叫道:“义父,你老怎的也来了?”

原来那老儿竟是古今谈,只见他大摇大摆的走近道:“我老人家专为找你丈夫才来的。”

南白华怕他不知深浅,立叫桑雷会账,起立道:“有事慢慢谈,你老吃饭没有?”

古今谈环视全店一眼,心知不便乱讲,点头道:“饭倒是吃过了,你们马上跟我走,事情严重了。”

南白华立即起身道:“现在就走,你老请。”

古今谈转身之际忽朝柜台傍一注目,传音南白华道:“那两女一男你知道是谁么?”

南白华摇摇头表示不知,这时已走近店门。

古今谈也不说出,示意桑雷道:“你留心背后,只怕就有人要来盯梢。”

桑雷落后一步道:“这个我知道。”

四人直朝东街行去,中途有一岔巷,古今谈挥手道:“从此出去,数里外有座古庙,我们到那儿商量商量。”

南白华回头对桑雷道:“你在此巷口慢慢来,如有人盯梢就将他收拾下来。”说完又对金露蓉道:“你在距桑雷一里地接应他,并负责左右两侧动静。”

分配一完,手扶古今谈道:“我们走!”走字一落,古今谈竟被他如携细物般轻轻提起,箭也似的往前冲去,何须一口气,数里地瞬眼即到。

他放下古今谈道:“现在你老先说说那酒店两女一男究道是谁?”

古今谈嘘口气道:“小子,他也让我老人家憩憩呀,干吗这样穷干?”

南白华知他不懂目前情势,随即细将近日情况告知道:“罗刹教现已倾巢而出,八鼠势力更加雄厚无比,我不是怕了某一方,而是不愿插身其中,不到万不得已最好少与这两批人发生冲突,否则我又何这样避让。”

古今谈知他作事老成持重,点头道:“原来如此,告诉你,那两女一男并非罗刹与八鼠之人,你想不到他们却是千古恨的得力心腹,当年人称‘高原三毒’,男的号“毒一方”屠百成,二女是其亲妹子,身穿长裙的号‘毒艳巫’屠二姑,穿短衫的叫‘毒迷汤’屠三姑,芯居帕米尔高原成为高原一霸,外人无敢侵犯,据红豆仙子说,他们最信服千古恨。”

南白华微笑道:“如此说来,目前又多了一股势力了,但却数千古恨这方最弱。”

他说话中,桑雷与金露蓉适时赶到,于是都随古今谈走进树林中一座古庙之内,四人选择左廊一处净地落座;南白华眼望金露蓉与桑雷道:“有人盯着没有?”

桑雷摇头道:“没发现?”

金露蓉道:“只怕是不敢来。”

南白华摇头道:“那就是没将我们看上眼,现在不要紧,纵有动静我也会察觉的,主要是怕他们扰乱我们谈话。”

古今谈忽然道:“长生和四海两人都到了没有?”

南白华见他问得慎重,接道:“小子正在替他们担心,你老知他们出来了吗?”

古今谈瞪眼道:“这都该怨你小子作事不澈底。”

南白华大惊道:“他们遇到了什么困难?”古今谈哼声道:“海威、陆权,诸葛异等三人将我打成重伤后,据你说已将这三个东西收拾了,但为什么又活了呢?”

南白华闻言跳起来道:“那三人我虽未取他等首级,但也运丹心指将他们全部废除武功,难道还会有复原的希望不成?”

桑雷猛然站起道:“这事情咱还没向主人报告,诸葛异曾被我擒住,后来又交由海威领去啦,他们的功力确实是复原了。”

南白华不明内情,皱眉道:“这是什么一回事?你既捉住就该将其废去,怎又交与海威了呢?”

桑雷复悔粗心不迭,立将诸葛异卖主求荣之事细说一番后道:“已往之事我一点不知,但见海威说得神情逼真,遂信以为实,岂知他在我眼前居然玩弄起手段来了。”

古今谈摆手道:“你这大傻瓜怎能不上那些老姦巨猾的当呢!”一顿继道:“乱石峰我虽不知道,但却可以断定他们正是在追四海苍虬与长生隐士,得手与否?现还不知,惟有他三人功力复原一事我可是十分清楚,丹心指所点穴道,他人自是无法解开,但千古恨却易如反掌,她和红豆仙子同出一师,虽未学过丹心指,然解却亦不会不明,海威等三人现正死心塌地的服从千古恨,其功力复原当然毫无问题。”

金露蓉接口道:“三人复原事小,惟长生伯伯与四海伯伯危机事大,白哥哥,你在此地注意动态,我和桑大哥往百里周围找寻一下二老下落如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