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53章 猎头凶帮

作者:秋梦痕

人猿王叹口气道:“江湖变化之大,确非常人智慧所能预测。”他是一语双关,既愧自己料中有错,又觉武林诡谲离奇,言下大有消极之感。

古今谈点然旁观,亦有同病相怜之慨,他也是一位素极自信之人,当年凭莺哥之灵,藉火鼠之威,掌握正邪两方隐秘,以之威胁每个人的身心,使他吐气扬眉,无敢与其反抗。自血帜双魔出世日起,武林异人即层出不穷,甚至无一不是使其束手无策之人,于是,他那自信心逐渐瓦解崩溃,今见人猿王尚且如是消沉,他那颓丧之心反而感到安慰不少,因此不觉露出一丝微微的笑容。

金露蓉心灵性巧,一见即了然于怀,于是伸手捏了他一把。

古今谈转脸侧顾,见她正向自己在眨眼,不由相互会心一笑!

桑雷毫无半点心事,他只想如何找个机会大拚一场,甚至希望与罗刹魔君或无情神干场狠的来测验自己的功力。

南白华却又不同,他这时正在观察四野动态,心中则盘算着今天的大局。“小子!”人猿王贸然向南白华叫一声。“大王爷,有什么意见?”南白华应道。

人猿王瞪他一眼道:“八鼠与罗刹双方手下都有重大伤亡了,三王还不见到来怎么办?否则乘这机会该可出手了。”

南白华闻言却摇头道:“早得很呢,那些鸡毛蒜皮就算死光了也没用,除非他们双方来向我等挑衅,否则我认为还是以不出手为上策。”

金露蓉疑道:“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南白华摆手道:“你不要问,八鼠去其大半,罗刹魔君与无情神必须死掉一个,那时才是我们动手的时机,否则一旦双方联起手来,那可就麻烦了。”

人猿王摇头道:“他们之间,谁要消灭对方都不可能,你要想看出结果,恐怕办不到。”

南白华点头道:“这情况我早就料到了,最低限度也得使他们的仇恨非越打越深不可,这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事。”

古今谈微微笑道:“好小子,真有你的!”

南白华朝他作个鬼脸并未说话,面上泛出得意的色彩。

人猿王差点笑出声来,指着他鼻子问道:“你这个阴险家伙,这也算是正派人物么?”

南白华点头道:“太阳虽然光明,但他却不愿在夜晚出现,月亮因为不信狠,因之搞得黯然失色;正派人物并非就是傻瓜,只有愚蠢之人才放弃铁锤不用而以脑袋去碰石头。”

人猿王被他说得哑口无言,半晌才点头道:“小子这套说法确有见地,彼正亦正,彼邪亦邪,这才是处世江湖的不二法门。当年青城派与西域二无常发生冲突,相约于青海决斗,双方言定不准有门人弟子參加,当时青城派掌门妙玄道长其师弟宏守信赴约,论功力双方差不多,岂知一到那里竟遭二无常率领四十余党羽困住,苦斗半天终遭脱力而死,自此青城派一蹶不振,至今没有一个武功像样的人物出来,这就是对魔头们不要死守信诺的前车之鉴。”

南白华似乎对这故事也有所闻,接口道:“据长生伯伯说,五台派也曾遭遇青城同样不幸,惟事情发生在他出世之先,始终不知跟何人动的手,那时五台派据说曾死亡七个高手。”

古今谈正色道:“这件事情我倒很清楚,那正是我出道江湖的第二年,五台派遭劫之时,我是亲眼目睹,甚至险些被捲入漩涡中,送掉老命。”

人猿王微笑道:“后来被一全身穿翻皮衣服之人救离罗汉坳是不是?”

古今谈倏然起身问道:“原来那人就是你老?”

人猿王朗笑道:“你就一直不知道是我么?”

古今谈立时诚敬的躬身一揖道:“此事在我算来是一件终身之谜,老是耿耿于心,不料今天才知道真相,论辈份你老是长者,礼应拜谢救命之恩。”人猿王摆手笑道:“別俗气,你只要少放几只地火鼠来捣乱我那个猴巢就行了。”

金露蓉听出话中有因,格格轻笑道:“怎么了,义父曾向老猴王找过麻烦?”

古今谈尴尬笑道:“没有烧成功,相反的还丟了八只地火神鼠。”

南白华微微笑道:“世说只有狐鼠一巢,从未闻有猴鼠反目的。”一顿望着人猿王道:“猴王爷,那八只神鼠怎么样了?”

人猿王裂开大嘴笑道:“这是五十年前的事了,此际只怕不止三百只啦,我老人家当初收服时关在须弥山一个铁柵洞里,可就一直没有去看它。”

古今谈摇头笑道:“那玩意如没有火山崖上的焦黎喂养,不惟不能生产,甚至连老的都会死亡。”

人猿王闻言一怔,继而点头道:“论博闻广见,世间无人能出你右,老朽当时真不知如何饲养,可惜那八只异物,八成死光啦。”

金露蓉轻笑一声道:“我义父有你老这一棒,只怕雄心又要勃发啦。”

古今谈摇头道:“算了算了,靠动物作本钱,总不如自身武功高的好,这次从临安动身之际,火鼠与莺哥全被我打发回故居去了,无论黑白两道,自今而后,决不揭露其既往的秘密。”

人猿王点头称许道:“老弟个性大改,确实可佩,老哥哥我也转变不少,这些都是因为南小子之故。”

南白华激动的道:“小子何幸,得众老如此爱护,此生当真无以为报。”

人猿王摆手道:“別尽讲这些俗话了,你我都是有缘,否则谁能改变我老人家的观念。”

蓦地,桑雷陡然跳起道:“无情神与四鼠打过来了!”

南白华侧顾人猿王道:“我们都不致引敌人注意,惟你老目标太显,快请隐入崖石后面,罗刹魔君与另外四鼠尚未动手,免使对方生疑。”

人猿王沉吟一会道:“隐起不如离去,‘三王’未到,恐怕另有变故,让我去找找看。”说完朝后一仰,反身飄飞而出,霎时消失于崖石之后。

南白华向桑雷道:“你现在可以绕往正东,以最快行动偷袭,将那些混乱中的爪牙尽量收拾干净,不管是那一面的,注意,下手以不露形迹为要。”

桑雷轻答一个是字,仍朝人猿王去向离去,还生怕敌方看出,绕了好大一个圈子。

金露蓉见他去后,笑着对南白华道:“你为什么突然要他去偷袭呢?”

南白华微微笑道:“双方爪牙死得不够多时,难于激起头子们的怒火,一旦伤亡惨重之际,另四鼠与罗刹魔君就忍不住啦,我焉能使他们留一半生力军站在旁边不动手?”

古今谈呵呵笑道:“小子的手段够辣的,难怪不准大个子露出形迹哩。”

南白华忽然朝后一回头,轻声道:“丁前辈怎么又回来了?”

金露蓉似也有了感应,但口还未开,只见人猿王如风奔到,立即问道:“什么事情发生啦?”人猿王一指古今谈道:“他在此不便,为免南小子受累赘起见,不如跟我一道去的好。”

古今谈一想不错,起立道:“有我在此,蓉儿等于废物,真不如离开的好。”

南白华知他同人猿王一道不会出事情,拱手道:“只要慎防流沙三魂与千古恨,其次也要注意西域二无常,一旦遇上,二老务宜暂避其锋,其他谅可无妨。”

人猿王同古今谈去后,南白华又对金露蓉道:“桑雷已采取行动了,你也可以动手啦,赶快由东转南,半里地那块森林中非常沉静,显然有点异样,可能是千古恨的爪牙藏在里面。”

金露蓉诧异问道:“你没有察出人迹么?”

南白华沉吟道:“动态是有,就是分不出人数,越是这样,更显得其中神秘性,你去时可要慎重一点,千万別粗心。”

金露蓉依言转身,从崖石中穿插绕进,心中难免有点紧张,但她有南白华近在咫尺之间,纵有意外,呼吸之霎即能接应,于是就放胆前扑。

半里地之距,在她何须片刻,惟顾虑暴露形藏,否则早由空中飞去。须臾进入林中,只见四外都是原始松木,树叶虽浓,中间却并不甚暗,十丈之内,仍能一目了然,惟树林过广,估计不下数里宽阔。

她到达林缘之际,立即停止前进,侧耳一顷,自语道:“怎的这样寂静?”沉吟一会又再前行。

在两眼不断搜巡中,终于发现一件可疑之物!于是,立即停步忖道:“那树顶上挂的是什么东西?难道松树上能结葫芦不成?”

原来她看到左前面一株合抱大的巨松上高高挂着三个圆形之物,竟凭她都看不真切,因之大起惊疑。忽然一种恐怖的意识起自她的心头,不自觉的吓然惊叫道:“该不是人头吧!”

声音不少,她竟忘了自己行动需要秘密,旋而自解道:“不会的,是人头就应该有鬓发,何况又连成一串呢?”

她想的不错,那三个圆东西确实连为一串的,沉沉的垂挂枝梢,山风拂处,微微摇晃,然而距离在数十丈外,以她的目力仍难分辨出突竟是何物体,她观察良久难得结果,随即缓缓接近过去。

渐渐的,她身上泛起一层鸡皮疙瘩!八成已认出那是人头无疑,甚至是剥了皮的人头!中间貫以筱条,因之能连成一串。行至树下,举目仔细观察一会,越看越觉心惊胆,叫她杀十个人不成问题,但这时要她纵至树顶却没有那股勇气。

森林中的寂静,更增加了她心中的恐怖,她两只脚已不听指挥,只见她竟往来路上渐渐倒退,紧张得就像生怕有什么魔鬼出现似的。

突然,一声阴沉沉的冷笑发自右侧,紧接着一丝芒光闪处,直朝金露蓉太阳穴射到!其速如电,劲力惊大。

金露蓉无暇躲避,挥手一掌拍出,立将芒光击落于地,未及察看,叱声问道:“什么人?”她喝问中环顾四周,岂料既不见人影也未听到回答,心知遇上一个辣手人物了。

半晌之后,低头察看击落之物,只见竟是一块六角形碧玉,立即俯身拾起,玉上刻有“还魂”二字,另一面则是一个“血”字。

金露蓉搞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独自忖道:“刚才这声阴笑似是出自女人之口,难道就是千古恨在此不成?不知那三颗是何人遇害,这件事必须立刻回去通知白哥哥不可。”想罢无心再探森林,翻身照来路上紧奔而回。

悬崖在望,她不由刹住脚步,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原来她看到南白华身旁多出五个老人,其中有人猿王和古今谈,心想:“两个老头子又回来了,糟糕,那三个中,有两个曾和我打了一架,显然就是‘三王’到了,这一见面多不好意思啊。”

岂知她忖思未竟之际,耳中已听到人猿王传来呵呵的大笑声,笑后还在打趣哩,只听他怪声道:“妞儿別发呆啦,天王掌与地王掌还要和你分个胜负哩。”

金露蓉心思一旦被揭穿,面上反而好过些,姍姍的行近过去娇笑道:“矮冬瓜,別扯谎,当初我是误会呀。”

三王见她行近,一致点头微笑,甚且摆手示坐。

南白华一一介绍后问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金露蓉见问,正色道:“你耳朵特別灵敏,刚才那森林里有人大声冷笑可曾听到?”

南白华闻言一怔,继而微笑道:“你听到的一定是传音的冷笑声,否则我没有听不到的。”

金露蓉闻言一想,不由暗自好笑,忖道:“我怎么搞的,那真是传音发声呢。”怔忡半晌,又道:“那森林我只走得半里远就没去了,差点没将我吓死。”

人猿王回头看看斗场,只比前打得更加混乱,扭转脑袋笑道:“你平时杀人不眨眼,怎么也有惊吓的时候?说说看,见着什么希奇怪物了?”

金露蓉郑重的道:“三颗剥了皮的人头!血还没有干哩!”

天王掌厉声忽然跳起大惊道:“是不是连成一串吊起来的?”

金露蓉点头道:“这里还有一块玉石。”

人猿王抢过去一看,霎时面色大变,地王掌与人王掌同时变色跳起,一个个现出紧张至极之情。”

南白华心知出了大事,起身问道:“那枚玉石有何名堂?”

天王掌从人猿王手中接过玉石一看,瞬息又注目南白华道:“的确是‘还魂’令,她们一旦还魂出世,正邪两道必将大遭活劫。”

南白华虽然不明其故,但却知道事情非常严重,正色道:“这事情从未听人说过,难道其危害还能超过罗刹教与八鼠不成?”

人猿王点头道:“两百年前,江湖上出了一个古怪的凶帮,其名为‘猎头帮’,帮主有两个,一为‘血’字令主,次为‘骨’字令主,无人能知道其真实姓名,武功无人能敌,帮徒都是特等高手,青一色黑衣蒙面,惟胸前画着一根白色头骨,杀人后取血去头,人头就地剥皮挂起,非干不收,其杀人有一特点,并非逢人就杀,但却不知其杀人原因,有当面相逢而幸免,有事先隐避而遭害,蓉儿所逢者为‘血’令主本人,该帮出没无常,近百年来毫无消息,今日复出,凶杀必将层出不穷。”

南白华沉吟道:“难道就无人知其巢穴么?”

地王掌点头道:“这就是其神秘莫测的原因了,当年长白派的第一高手‘雪峰神龙’曾经得到一点秘密,据说曾发现一个神秘地方有‘头骨殿’和‘污血池’,判断那就是‘猎头帮’的巢穴,后由当时少林寺掌门亲往长白探询,目的想详细探听那‘头骨殿’和‘污血池’的确实地点,岂知还未到长白山之际就传出‘雪峰神龙’已无故失踪,显然是遭了猎头帮的毒手。”

金露蓉越听越觉胆寒,一指那玉石道:“她这东西向我偷袭是什么意思,听声音好像是个女的。”

天王掌郑量的道:“血字令主确是女的,面貌美丽佼好,一如少妇,她大概不是用此令向你偷袭,可能她认为你是正派武林中重要人物而用此令作为通告,表示该帮已再度出世,其意义不外向正派武林示威。”

南白华正待开口追问,突被崖下数声惨叫惊断,不由留神细察,继而惊声道:“怪了,斗场为何陡然混乱起来?”

天王掌侧顾人猿王道:“可能有猎头帮徒出现了!罗刹教与火山派也素知此帮之凶残狠毒,看起来他们必会停止打斗。”

人猿王点头道:“猎头帮无人不惧,这局面更形复杂啦。”

南白华忽然走向左侧道:“桑雷来了,他可能带有什么消息。”

语音刚落,只见桑雷如箭射到,落地未停,走近南白华就稟道:“主人,怪事!怪事!又出来‘猎头帮’了。”

人猿王抢前问道:“来了多少人?”

桑雷平息一下呼吸,喘声道:“搞不清楚,只听火山派与罗刹教徒无不惊呼‘猎头帮’,而我只看到两个黑衣蒙面人取走两颗罗刹教徒的脑袋。”

天王掌点头道:“事实已然有了证明,注意,罗刹教跟火山派停手了。”

南白华立即挥手道:“我们赶快离开,临安方面必定也有危险。”

人猿王首先拔起道:“事不宜迟,咱们分成两批急返临安,南小子带领蓉儿暨大个子奔官道,我们五人在附近观察两帮动态后再由马金岭赶回。”

南白华向金露蓉和桑雷道:“我们走白沙关,要连夜赶,现在已经过了午时啦。”

桑雷目送五老去后,边行边道:“主人和小姐不如御气由空中赶往临安,咱一人奔官道,不会耽拦的。”

南白华那能放心,摇头道:“猎头帮正在此地露面,你一人独走我不放心。”

金露蓉忽然一指前面道:“八鼠就在前方,咦,他们也走这条路上。”

南白华微微笑道:“我们正好盯住他,桑雷走前面,千万別与他们发生冲突。”

桑雷长身仆出,霎眼超前几十丈。

金露蓉疑道:“我们为何不向对向方下手?”

南白华摇头道:“留下他们对我有利,目前第一步是对付猎头帮。”

山道走完,出林就是浮直通白沙关的大道,这时桑雷已停在大道旁相候,南白华一到,只见他扬手指着前方道:“他们走得非常匆忙,除了八鼠之外,还有十几个高手相随。”

南白华点头道:“你別耽误,赶快蹑踪前进,但须保持相当限度距离。”

桑雷举步之际又回头道:“他们似乎已经发现我等。”

南白华挥手道:“猎头帮一旦出现,他们不会注意他人,就是发现了也不要紧。”

金露蓉遥指前面道:“那里似乎有个镇市?”

南白华点头道:“那是‘石埠’,再过去几十里即为白沙关。”

顿饭时间都没有,金露蓉眼看桑雷已消失在大道转弯处,立道:“白哥哥,我们快去,提防桑大哥遇到困难。”

南白华伸手相携,轻声道:“路上行人不少,我们不要惊世骇俗,纵算有事,桑雷也能应付一时。”

他话声刚落,忽从前面传来一声巨响!接着又有人语喝叱不绝之声!

金露蓉大急道:“真的打起来了!”

南白华微微笑道:“打是不错,却不是桑雷,他正在转弯处,准是在看热闹无疑。”

金露蓉闻言奇道:“那么是谁在打架呢?”

南白华拉她快步行进道:“可能是八鼠遇上猎头帮徒,你看,刚才的一批商人都吓得退回来了。”

金露蓉忽然问道:“猎头帮难道不杀普通人么?”

南白华也有疑问,但他一怔后接道:“天王掌说他们杀人非常古怪,其中定有名堂,将来能捉一个黑衣蒙面人拷问一下就知道了,现在不必想他,我们赶快过去看看。”

未到转角之际,迎面奔来十几个商人,只见一个个吓得面无人色,全身发抖,南白华拉住一个中年人问道:“大哥,前面怎么回事?”

那人大急道:“阁下快回头,前面有江湖人物凶斗。”

南白华心知问不出名堂,笑笑后放其过去道:“各位別惊,他们不会伤害你们善良人的。”

那些生意人焉能将他的话听入耳里,依然狂奔不休,南白华叹息一声,对金露蓉招手道:“桑雷开始向前走了,我们快去,打斗离此甚远,可能是有一方落败啦。”

金露蓉抢先走到转角处,举目确见桑雷朝前移动,立即叫住道:“是什么人在打架?”

桑雷闻声回头,一见是金露蓉赶到,随即停步道:“四个黑衣蒙面人由前面山坡冲来,意在截住七个火山派爪牙,事先我还认为黑衣人不自量力,因火山派七人都是一等高手,岂知双方交手未几,火山派竟不到十招就败了下去,现在追往镇后去了。”

南白华适时走近,闻言点头道:“据说猎头帮徒无一不是特等好手,看来确实不假了。”

金露蓉问道:“你看到八鼠往那儿去了?”

桑雷一指镇市道:“他们早就进镇了,后面那七人似乎是留下来观察我们的,岂知却被猎头帮人给赶跑啦。”

南白华挥手道:“我们快进镇,他们可能在镇上有一会耽搁。”

桑雷闻言,仍旧领先朝镇上行走,边回头道:“跟不跟他们会面?”

南白华沉吟一会道:“我们没有人会被对方认出真像,会面也无关紧要。”

金露蓉走在中间,不时侧顾左侧山坡,她真希望来几个猎头帮人物打一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