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54章 怀玉山上

作者:秋梦痕

南白华一见笑道:“蓉儿是否有了感应?”

金露蓉知道他看出自己心意,不禁嫣然笑道:“没有啊,不过希望看到罢了。”

南白华微微笑道:“谁说没有?前面那竹林里就有点动静,但却不一定就是猎头帮人。”

金露蓉欣然道:“我去看看。”说完就待纵起。

南白华立即劝住道:“不要去,八鼠未继续前进,可能就是在注意他们,到镇上还怕遇不着吗?”

金露蓉噘嘴道:“我急于想知道猎头帮秘密,镇上有八鼠打岔就不能随便出手。”

南白华微笑不理,拉了她就往镇上奔去。人还未进街,只见桑雷已回头迎了上来,远远的就听他叫道:“主人快点,镇上也有我们的人到了!”

南白华闻言一怔,问道:“是谁?”

桑雷走近悄声道:“长生隐士与四海苍虬二老。”

金露蓉侧顾南白华道:“我忘了问你,两位伯伯不是曾与‘三王’一道的吗?”

南白华一面对桑雷挥手,意是教他先去保护,一面朝金露蓉道:“‘三王’一到就告诉我,已叫两位伯伯回临安去了,岂知还在这条路上。”

金露蓉担心有失,立即加劲就冲,边招手道:“快点啊!”

南白华抢上叫住道:“你急什么,有事无事我还听不出吗?你这样匆忙进市,难免引人注意,慢点走,冷静观察前进,二老在此不动,其中定有问题。”

金露蓉虽然放缓脚步,但仍较常人快一倍,进得镇后,触目就觉有点异样,街上竟是冷冷清清的,店面虽未关门闭戶,但行人却少得可怜,甚至连每个店里的人也只剩下一二个老年人在照顾生意,他们的眼睛莫不放出恐惧的光芒。

金露蓉心中有数,她知道这镇上必曾发生过不寻常的事情,回头望着南白华道:“你觉得怎么样?”

南白华点头道:“你想像的不错,再看看各酒店饭馆,他们的生意却非常热闹。”

金露蓉的观感,在南白华竟能看得那样透澈,只是他说完又道:“蓉儿留心,前面那家‘怀玉楼’里都是罗刹教徒,再过去的‘明湖阁’却被火山派占满了,他们能在一个镇上落店而不发生冲突,显然是有了默契暂息干戈。”

金露蓉见他说话不用传音,心中不明所以,只得点头道:“这都是因为猎头帮之故,说不定还会联手对抗哩,奇怪!怎的看不到一个黑衣人?”

南白华郑重的道:“这就是猎头帮神祕的地方,他们绝对不是因畏惧而避开。”一顿又道:“桑雷来了,他就在火山派所住的对面那一家!”

金露蓉远远朝桑雷打个手势,制止其相迎,回头对南白华道:“快要天黑啦,今天我们要不要再前进?”

南白华见桑雷退回店去,轻声道:“看势行事,没有必要仍得赶路。”

二人缓缓走进那家酒店,只见桑雷朝后一指,嘴里招呼道:“二位才来?咱们住在后面。”

南白华听口气就知店里还有名堂,点头道:“这家馆子太小,为何不选家大的?”

桑雷一面领路,一面哈哈笑道:“咱们来迟了,好馆子客满啦,而且都是道上朋友占去了。”

三人绕两处走廊才到后面,桑雷指着一排两间房子,悄声道:“咱们在那儿,前面房子有几个生点子(敌人),二老正在房中。”

南白华抢进房中一看,只见长生隐士与四海苍虬在含笑招手,立道:“二位老人家怎么到的?”

长生隐士指着门外悄声道:“我们是盯着前面几个可疑人物才到此的,为时将近半天了,一直就未曾见他们出去过,岂知在未申之际,这镇上又来了火山派和罗刹教两大批人马,刚才如不是撞上桑大侠,我们真有点稳不住了。”

南白华沉吟道:“前面几人是何装束?”

四海苍虬轻声道:“你以为是那一方的?依老夫看绝非罗刹教与火山派的,他们一色蓝装长袍,衣里似都藏有武器,桑大侠认为是什么猎头帮人物,但却并非黑衣蒙面。”

南白华坐下不语,似在沉思对方来历。

金露蓉招呼桑雷坐下,随即关上房门,身未坐稳,忽又站起道:“白哥哥,我出去看看好吗?”

南白华一怔道:“看什么?”

金露蓉悄声道:“看那几人的衣服里子是何颜色!”

南白华突然跳起道:“八成不会错,现在不必去打草惊蛇,等今晚再采取行动,桑雷不要呆在房里,你到外面去监视他们,一有情况,马上回来报告。”

桑雷应声出房,刚到走廊,突见一个中年蓝袍大汉迎面而来,两眼紧紧注视着自己身上,心知他一定有所图谋,随即提功戒备。

双方相距五尺之处,忽见蓝袍大汉陡然立定道:“阁下曾在古松林内偷袭罗刹与火山两派,不知贵姓大名?”

桑雷见他没有继续前进,便也停步不前,但他听到对方指出日前偷袭之事,不由诧然一怔,半晌才道:“兄台就因此事见问吗?”他不道出姓名,恐防对方摸清自己底细。

蓝袍大汉却不以为意,摇头道:“阁下偷袭,定有原因,人各有图,在下并非因此事动问,惟阁下同伴中那个少女请转告一声,希于今晚到怀玉山走一趟。”

桑雷正待询问其所约原因,岂知背后有人接口道:“你是什么人?竟然无缘无故约会于人。”

桑雷闻声吁口气,暗道:“主人来到我背后尚不知其怎么到的,其功力真不可想像。”

他顺势侧退两步,两眼注视蓝袍大汉,只他谨慎的后退一步,似有恐惧之心,良久才道:“阁下外貌斯文,原来是一高明之士,这倒使在下走眼了,九洲金童的‘灵光一现’身法,竟被阁下练得神乎其神。”一顿又道:“在下相约并非无故,那是令主有命。”

南白华见他不道出身世,不由冷笑道:“原来你就是猎头帮人,本待立刻将你留下,姑念传信无罪,放你回去传言令主等,本晚子时必到怀玉山赴约。”

那大汉似也知道当前之人不好惹,立即无言退去。

南白华侧顾桑雷道:“你迅将面部葯粉洗去,目前局势急转如此,大家公开也罢,此后毋须再隐匿形藏,猎头帮公开约人,其作风似有易神秘于明朗之势,怀玉山之约,预料不仅我等一面,火山派与罗刹教相信亦有人到。”他说完转身,仍旧回到房中坐谈。

长生隐士道:“他们确是猎头帮人物么?”

南白华恭声道:“观那人功力深厚,定为猎头帮主要人物,不料这个凶恶势力中竟有如许人才,今晚赴约,定必非常险恶,伯伯们务须处处提防才好。”

四海苍虬叹口气道:“伯伯们又将拖累于你。”

南白华摇头道:“伯伯放心,今晚之会,并非单独一面,如能掌握情势,或许我们不要动手。”

未几,桑雷随店伙送上酒菜进房,大家饱餐一顿后就房中打坐调息。”

申酉之交,南白华忽然目注房外道:“又有什么人来了。”

金露蓉起身开门,只见是一个七十余岁的阴沉老者正自走廊向这里行来。

“姑娘,请问长生隐士与四海苍虬是否住在这里?”那老者故作和善的立定问讯。

金露蓉当门而立,冷冷道:“有何贵干,二老是我长辈,有话直说无妨。”

那老者静静的望她两眼点头道:“老朽为火山派香主水月清,今奉敝上之命,慾晤令长辈等有事相商。”

长生隐士在内听得清楚,扬声道:“原来是月清兄驾到,快请进,咱们已十年未遇了。”他说完向南白华递个眼色。金露蓉闻声让开,立即退到二老身后。

水月清闻言哈哈笑道:“久违久违,四海兄也在吗?”

四海苍虬同长生隐士起身相迎道:“月清兄请进,区区在此欢迎大驾。”

水月清大步踏进房中,触目看见桑雷与南白华,似觉突然一怔,继而大笑道:“原来还有高明在坐。”

南白华微微起身道:“在下姓南,这是敝友桑雷,江湖末流,岂敢谬当‘高明’二字。”

水月清似感微微震,但却未表示什么,敷衍似的道:“久仰久仰。”

长生隐士摆手让坐道:“水兄焉知兄弟等在此,敢问有何賜教?”

水月清坐下后干咳一声,继而哈哈大笑道:“二兄为宇内贤达之士,侠驾所到,江湖人物无不云从,那有形迹不露之理,目前武林混乱,江湖纷争日起,不知二兄有否见闻?”

四海苍虬大笑道:“传言水兄掌管火山派要任,得八鼠依为肱股之重,有八鼠之势,吾兄之才,他日江湖牛耳,是非火山派莫属了。”

水月清得意大笑道:“长生兄过誉了,兄弟岂敢顶当,火山派任何人都较兄弟为強,如我者真似恒河沙数。”一顿又道:“火山派对江湖素抱和平之旨,惟对罗刹教势不两立,今有猎头帮橫行无忌,中原武林势难免大劫,以二兄明见,谅必有所打算?”

长生隐士渐渐摸清他此来目的,朗声笑道:“猎头帮复出,诚为江湖大害,中原武林人才凋谢,虽有除魔之意,但心有余而力有不足奈何?”

水月清闻言正色道:“久闻中原后起之秀南白华曾数战罗刹魔君与无情神,且知二兄为其长辈,小弟明人不作暗事,此来是奉上命所差,慾与中原武林携手合作,不知二兄意下如何?”

四海苍虬知他不识南白华就在目前,不由暗自好笑,接言道:“原来水兄是负有苏秦之责而来,合作与否,兄弟难以马上答覆,此举必须得南白华同意,事还不急,改日搓商如何?”

水月清忽然起立道:“四海兄之意,似嫌敝派非同谋其事之侪,那就谨此告辞。”

长生隐士正待解释,却被南白华抢先冷笑道:“中原武林再弱也不愿与匪人为伍,请转告八鼠,抗拒猎头帮固属共同目标,惟在此期间,希贵派勿暗计中原武林下手,否则将自食恶果。”

水月清一步踏出门外,陡又转身问道:“阁下份属中原何派?”

南白华沉声道:“恕难奉告,兄台日后自知。”

水月清冷哼一声,霍然转身而去。

良久,四海苍虬向南白华道:“此人素有辩才,八鼠派他来作说客,华儿似乎不宜与其决绝。”

南白华恭声道:“伯伯有所不知,火山派定已接到猎头帮约斗通知,他们在情势紧张时才约我等合作,一旦势力雄厚时,定必反噬,此为利少害多之事,我们又何必与其同谋呢,甚且声誉上也不好听,功不成反遭人讥,就算有所收获,也难免与屑小为伍之讽,总之,与虎谋皮不是善策。”

二老闻言,咸认想未及此,同时点头称许。

金露蓉沉吟道:“彼求我不得,必将与罗刹教共谋合作,如此,我们将遭三面攻击,岂不是更无法应付。”

南白华正色道:“本来就是这种趋势,合谋徒遭人讥,为今之计,惟有尽其在我,莫说三面攻击,纵是十面埋伏也只有硬干到底,有‘三王’健在,合你与桑雷,罗刹教和八鼠未必得逞,猎头帮虽说无人能敌,想像也不过是当年情况,我虽不是自夸,未交手之先,岂可不战自惧,唯一可虞者,惟恐其分兵两面,如此则临安方面危矣。”

四海苍虬忽然起立道:“你既担心临安,我与你长生伯伯在此无益,不如赶赴临安报信,促红豆仙子早作提防之计,一旦有事,向你求援,如在有人知道你的方位及地点。”

南白华摇头道:“说什么此际也不放心二老回临安,要走须在子时才行,那时三面敌人都注意怀玉山之会去了,沿途比较安全,此际近数十里内敌人密集,一动必遭危险。”

金露蓉忽然建议道:“白哥哥守在此地勿动,我和桑大哥护送二位伯伯一程如何?”

南白华见她说得有理,考虑一会道:“要送我也去,现在就走,桑雷先去会账,此店已无须再住。”

桑雷应声去后,四人即准备起程,长生隐士道:“华儿今晚赴约,最好避免三面受困,必要时可助八鼠一臂,否则难取均势。”

南白华恭声:“小侄记下伯伯指示,自知衡情施为,二老于路上如遇‘三王’与丁前辈,促其紧守临安勿动,慎防猎头帮偷袭。”

四海苍虬领先步出房门,接道:“三王只怕遇不着,此地既有动态,他们焉有不知之理,就说不定今晚也会到达怀玉山。”

南白华估计一下时间,知道尚有余裕,走出后院时,只见桑雷已在店门口相候,于是五人直奔北边。

出镇未及五里,南白华突然向左侧疾射而去,其速犹如一道轻烟,霎眼没入远林之内。

金露蓉诧然道:“他发现什么人了!”

桑雷宏声道:“不是猎头帮即为罗刹教徒,那些家伙真正不知死活,竟敢在主人身后盯梢。”

长生隐士挥手道:“我们不必耽搁,时间不多了,免得耽误回程。”

金露蓉作个手势道:“桑大哥开路,我在二位伯伯后面,特別注意两侧。”

四人边说边进,突见南白华在大道旁招手道:“这有两条路,通白沙关走小路较近。”

四海苍虬见他不提刚才之事,笑着问道:“有什么发现?”

南白华轻笑一声道:“罗刹教两个爪牙误会我们是猎头帮人,被我轻轻放过啦。”

桑雷知他要走小路,随即侧身纵去,扬声道:“主人,四周还有什么动静?”

南白华挥手道:“放心,近五里内已没有可疑人物。”

五人在一个多时辰之内,不惟超过了白沙关,于是立定道:“二位伯伯现在已可小心前进了,桑雷未练御气之术,只怕难到怀玉山啦。”

二老闻言点头离去,瞬眼消失。金露蓉恐防失信与敌,立朝南白华道:“猎头帮约的是我,让我先走罢,白哥哥你与桑大哥由地面赶来如何?”

桑雷抢先道:“不不,小姐和主人先走,怀玉山路线我知道。”

南白华左右为难,沉吟道:“还是三人同行罢,算计时间不够之际,那时两种方法都可以,现在不要耽搁,大家以全力奔去就行了。”

桑雷知道自己最差,立刻拔身纵起,硬以全力飞奔,金露蓉从后紧蹑而追,边走边对南白华道:“白哥哥,我要和桑大哥比比脚底下真功力,你注意看谁快啊?”

南白华哈哈笑道:“你拚命赶罢,我估计你们差不了多少,若论脚底下硬功夫,你再強也不超出他五丈之距。”

金露蓉不信,扬声大叫道:“桑大哥,你听到吗?我可真要比一下啦。”

桑雷在前宏声大笑道:“这个我不会相让的,小姐只管放劲追,我还不相信你能超过我面前去哩。”

金露蓉一听娇笑道:“好啊!那就试试看罢。”她音落已提足全身内劲,又叫道:“桑大哥,我来啦!”

桑雷似真怕她超过前面,同时也施出所有内劲,宏声道:“现还差十丈,赶到背后我就认输。”

南白华心中好笑,暗道:“桑雷个子虽大,岂知童性依然未改,蓉儿素来顽皮,这下可是真正找到对手了。”

他根本就不须使劲,双腿也不见他动得如何快法,但却始终傍着金露蓉身边,等于游山玩水般悠闲。

金露蓉这时已闷声不响,显然是用了全力,但她越赶越急,距离虽只十丈,追起来却真不容易,要想拉近一尺,竟较蜗牛还慢。

南白华见她急得那幅模样,不由哈哈笑道:“蓉儿怎么了,百里快到啦,现还只拉近一尺多呢!”

金露蓉不开口,甚至连头都不偏一下;桑雷却听得非常高兴,只听他宏声笑道:“主人,我还吃了亏啦,居然失去一尺多距离啊。”

他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说话,却被金露蓉趁机抢上一尺多!

南白华的眼睛,真是丝毫也逃不过去,立即提醒桑雷道:“傻大个子,千万別开口松劲,这下由一尺多变成三尺啦。”

桑雷哎哟一声,显然是大大吃了一惊,只引得金露蓉格格娇笑不已。

南白华哈哈笑道:“蓉儿也失着啦,三尺之強,现又退回了一尺了。”

金露蓉娇声道:“都是你多嘴!”

南白华朗声大笑道:“谁教你得意忘形了,我是评判官呀!”

金露蓉一见又落下半尺多,这回却当真不敢开口了。

这种高手拚力死赶,其速度真是无法形容,大出南白华预料之外,子时还未到,怀玉山已然就在眼前。

南白华生怕露出形迹,立即传音叫停,金露蓉取了一点巧,居然在同时住步中滑进四尺之多,这时只距桑雷两尺之隔。桑雷回头喘息道:“小姐我还输得不厉害吧!”

金露蓉这时也平不住气,只作个鬼脸道:“算你没有输好不好,下次还要再比。”

南白华悄声道:“观星子时未到,我们不妨先上山罢,那三方恐怕还在部署一切,此际还没有人来哩!”

二人闻言,紧紧相随拔登,瞬息到达峰顶。

南白华运用无上功力测听半晌,摇头道:“真的还没有半个人影。”

说完一指北面道:“看情形是如此山的顶点,我们就到那堆乱石中的杂林内藏起来罢,虽不能瞒过三方的耳朵,但也可叫他们摸不清楚。”

金露蓉首先跃去,向桑雷道:“你在左边,让白哥哥在中央,这地方可观察全峰每一角落。”

南白华刚刚跃到,突然摆手示意禁声,传音道:“四下里都有了动静,只怕是三方魔头派来探道的。”

金露蓉传音道:“怎的没有一方先到呢?”

南白华道:“谁也瞒不了谁,先到又有何用,换句话说,那一方也不敢偷袭,今晚不打便罢,一打就是场硬仗。”

桑雷道:“来的恐怕没有一个弱者吧?”

南白华点头道:“最差的恐也不比长生伯伯与四海伯伯差到那里去,否则在打斗中凭气劲也会被窒息而死。”一顿又道:“南面到了三个,他们择地停止了,东面却来了七个,就在那丛矮松后面,惟西面只到得一人,他的胆子可真不小,看势都非各方主要人物。”

他语音刚落,突从山下发出数声音震山摇的厉啸,其势既凶又厉,真正有摄魂夺魄之威!

金露蓉紧张的道:“他们的头子都来了吧?”

南白华点头道:“那只是两个方向,还有一方未到。”

桑雷挺挺胸膛道:“今晚这场打斗只怕是空前凶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