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55章 危机重重

作者:秋梦痕

南白华点头道:“只怕打不成功,如果打起来确实够激烈的,你们不可乱动,没有指示只准旁观。”

金露蓉望望天空道:“今夜的星月特別明亮,真是打斗的好天气,白哥哥,是不是先由我出去呢?”

南白华沉吟道:“猎头帮如不要你出场,那只有装作未到,叫明了还是我出去答话。”

突然,由西面射出一道黑影,如幽灵般落至峰顶宽阔处傲然立足,只听他阴声怪气的,慢吞吞吐出几句话道:“本人是‘聚灵帮’东殿‘掌判’全真,今奉血、骨二令主之命,通知被邀请各帮、派,教到场之人,‘聚灵帮’数百年来建殿蓄血使命已完成,将于七月十五大开庆祝大会,凡宇内武林必须在事前身穿黑服,胸绣灵骨,赶赴‘天堂谷’报到祝贺,如有稍敢故违之人,必遭灭亡之祸!”只见他说完静立,大有目中无人之概。

霍然,由东面闪出一条黑影冷笑道:“罗刹教必定按时到会,但绝对抗议一切规定,并希指明‘天堂谷’方位。”

那自称全真的东殿掌判阴笑道:“阁下之意,并非赴会庆祝,实存捣乱之心,‘天堂谷’坐落何地,这是本帮施于天下武林一道难题,按规定找得到的,免去一切生命危险,否则纵然心服,恐亦难逃亡夺魄之危,罗刹教什么东西,敢不信服本帮令旨。”

罗刹教那人似乎未得上峰指示,只见其闻言冷笑道:“贵派主脑未到,本人暂不计较阁下信口雌黃,冒犯之处,将来一并结算。”只见他说完退去,显见其涵养功夫之深。

他退去未几,全真忽然转过身去,面朝南方沉声道:“这方莫非都为火山派人马,贵派缄默不言,想是毫无异议了?”

他语音未尽,忽听一大石后发出一声苍劲的沉吟道:“火山派到时定全力以赴。”

全真阴阴笑道:“只怕有去无回。”一顿又换了一个姿势,面朝北方道:“三位是否代表中原各道?”

他竟察出南白华三人形迹,显然其功力深厚无比,金露蓉望望南白华道:“要不要答应?”

南白华向桑雷道:“你前去用拳头回答,看他有多少斤两,说不定能引出其帮主。”

桑雷奉命,大踏步朝全真走去,口中宏声道:“大爷虽不能代表整个中原武林,但却能绝对代表我自己,赴天堂谷时间还早,咱的性子素来急躁,今夜就想领教几手,猎头帮就是猎头帮,你还美其名叫什么‘聚灵帮’作甚?接招!”

余音未绝,就是一掌“清浊分野”,迳朝对方头顶劈落,接着讽讥道:“你们专取別人脑袋,今晚大爷也想照样试试。”

岂知那姓全的并不回手,双腿一旋,霎时换了五个方位,只听他阴笑道:“本人是奉命传令,今晚岂能与你交手。”

南白华看出那人功力确实深厚绝伦,立即传音桑雷道:“用拯危拳,双手虚发,五拳合运。”

桑雷已紧紧蹑住对方,闻音突然刹住双脚,改掌为拳,宏声道:“再接这几招!”

他拳出无风无声,全凭暗劲伤人,拯危拳五招相运,其威力之大,当真有移山倒海之势!

那全真起初毫不以为然,用一种奇异的身法卖弄,显然是想拿桑雷来表现一下本身能为,但是,等他感到对方竟是一个功力雄厚无伦的高手时,自己已被旋进缕缕无穷暗劲之中!到此,他面色虽难看出,但那紧张的形态可就表露无遗。

四周的罗刹教与火山派,此际似也看得非常清楚,因之毫无动静的在一旁诧然观望,每个人心中都充满了惊奇之感。

金露蓉传音南白华道:“桑大哥已将他拴住啦,白哥哥,快叫他下手,杀一儆百,且可向罗刹教与火山派两面示威。”

白华华摇头道:“示威可矣,但却不要他的命,否则猎头帮定将仇恨专注中原武林。”

桑雷未得南白华最后指示,他不敢贸然下手,惟有紧紧将其旋入内劲之中,正当那人无可奈何之际,金露蓉忽见南白华隐去身形,触目不由诧然,但为时只是霎间,耳听南白华传音道:“蓉儿留神,空中有一奇绝高手到了!”

他语音未尽,突听火山派里同时响起两声沉喝,先后飞起数条人影,竟如疾矢般冲向星空,紧接传来如雷巨震。

金露蓉在震声甫起之霎,忽见桑雷“吭”的一声,身体翻起,似流星般窜了回来,同时,那个姓全的竟不翼而飞,去得连一点影子都没有!

这种电光石火的变化,简直是俄顷之间的事,真使人有目不及视之感。

“桑雷,你受伤没有?”金露蓉身边突然传出南白华慰问桑雷的声音,同时桑雷也两脚及地,只听他摇了摇头道:“幸有主人及时赶到,我倒没有受伤,好家伙,那股暗劲真正吓人,我竟毫无抗拒之力。”

音落,南白华也现出身形,只见他郑重地道:“你们看,火山八鼠刚才冲上两个,此际也遭对方击落地面了,来人定为猎头帮的血、骨两令主,一个被八鼠之二阻在空中,另一个救走全真那厮,同时还想取桑雷脑袋。”

金露蓉闻言,朗然搞清刚才之事,惊问道:“你曾与对方接了一招?”

南白华点头道:“人虽没有看清,但知是个中年男人。”

“功力怎么样?”金露蓉担心他不是对方敌手,因之紧张地试问。

南白华微微笑道:“我只运了六成功,但对方并未输手。”

金露蓉吓得一震,悚然道:“希望对方是运了全劲,否则太厉害了!”

桑雷吁了一口气接道:“主人探出他是否运出全力?”

南白华沉吟道:“虽未探出,但知他较无情神功力高得多,猎头帮之所以能够震惊武林,刚才一试,那就无怪其然了。”他说着突然停进,一指正面道:“罗刹教撤离啦,咦,八鼠向这面来了,他们可能是找桑雷的。”

金灵蓉眼看一排松树后步出八条人影,立道:“或许是来找你的。”

桑雷道:“不会的,刚才主人未露面。”

南白华微微笑道:“桑雷快出去,虽不与他联合,但也不必太侮辱他们。”

桑雷闻言纵出,扬声道:“来人可是火山兄弟吗?”

只见前行第一人忽然立定,双手向后一摆,意是制止后面七人前进,继而抬头哈哈笑道:“兄台贵姓,老朽等正是。”

桑雷大步夸前数丈,宏声道:“在下戈壁雷,贤昆仲此来有何赐教?”

那古怪矮老儿拱手道:“久仰久仰,刚见阁下力抗‘骨令主’一掌,使我兄弟钦佩之至,‘顺天掌’‘拯危拳’,确乃武林绝技,阁下可是南白华大侠手足么?”

桑雷摇头道:“南大侠乃兄弟主人,惜区区愚劣无用,虽承主人賜技,常恨所练难精,今当高明之前,那敢当‘钦佩’二字。”

“呵呵。”矮老头干笑两声道:“天堂谷之会,未知南大侠意向如何,兄台有否耳闻?”

桑雷一挺胸脯大笑道:“咱主人虽不在此,但七月十五必去无疑,贤昆仲如有兴趣,咱们各攻一路,到时,看看猎头帮的天堂有何玄妙。”

那矮老头拱手道:“为时尚早,老朽等就此告別,他日相逢,希阁下多多赐教。”他说完一摆手,同时转身,竟各发一声劲啸而去。

桑雷回到南白华身前道:“这场火拚恐怕就是这样散了吧?”

南白华摇头道:“这只是开端而已,大会之前,只怕是频频暗斗不已,我们不必放松,虽是赶返临安,沿途更须谨慎,骨令主刚才撞了我的钉子,只怕已念念难忘,这个神祕帮会自然不肯吃半点亏,他们不摸清我们底细是绝不会罢休的。”说完招呼二人下山。

金露蓉紧紧相随,疑问道:“无情神与罗刹魔君未现身,这次次后会不会退出中原?”

南白华闻言肯定的道:“常言道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尤其是邪魔外道,他们不到双脚一伸时决不会休止的,何况他们还不到势力薄弱之时,如果当真展开全面打斗,猎头帮尚难掌握绝对优势,不过,我们得此机会可要轻松得多了。”

桑雷低头不语,一个劲的往前冲,好像有什么不高兴似的?金露蓉看在眼里,传音南白华道:“桑大哥怎么了?”

南白华传音笑道:“他本想在今晚大干一场痛快的,谁叫他反应欠灵了,否则怎会遭那骨令主一掌击退?”

金露蓉明白桑雷是因此意,不由笑道:“幸喜没有受伤,只是打败有啥关系。”

南白华轻笑一声道:“骨令主那一掌看来相当不轻,他能受得住我就放心了,至少他一身修为已达我所希望的境地啦。”

说着话最易打发时间,不知不觉中已奔出百十里地,桑雷忽然在前面叫道:“咱们走山路还是走大道?”

南白华扬声道:“越僻静越好。”

桑雷知他要走山路,于是再次加劲猛奔。

天快到寅初之际,倏见前面一座高峰插黑,他稍微观察一下方向,立即对准那高峰直扑,但身还未到山脚,猛感一股怪气味钻进鼻内,不由陡然立定!

金露蓉遥遥看出有异,一拉南白华道:“他一定有什么发现啦!”

南白华不答,略一提气,瞬眼即已到达桑雷身后道:“什么……”事字还未出口,紧接道:“这是血腥气味,桑雷快过去看看,气味是由山腰那边林中传来的。”

桑雷在他语落之际,双脚已全力纵起,十几个起落中,身已穿进林内,循着气味发处,谨慎寻去。

突然,他在星月之下猛觉心头一震,回头大叫道:“主人快来,这儿死了两个人!”

南白华一听问道:“看出面貌没有,该不会是自己人吧?”

桑雷低头注意,宏又大声道:“主人,真奇怪,这两人竟是西域二无常,还有一个未断气哩。”

金露蓉一听不是自己人,心情顿时放松,娇笑道:“快帮他护住真气,我们得问问内情。”

桑雷依言照作,宏声道:“只余一丝浮气,恐怕不能说话哩。”

南白华抢上道:“不要紧,自有方法叫他开口,你快截断他的督脉。”边说边俯身下去,继道:“糟,他的血液都流光了。”

金露蓉侧顾另一尸体,只见已然僵硬冰冷,显已死去多时。

这时,桑雷忽然怪叫一声道:“妙!还魂啦,咦!眼睛也动了。”

南白华不加理会,只见他瞑目半晌,忽然张眼对伤者问道:“你是谁?”

桑雷与金露蓉诧然一怔,不知他在搞什么名堂,但却不敢开口动问。

岂知事情真怪,只见那伤者嘴chún一启,竟也发出声音来,甚至非常清晰!仔细一听,耳闻其答道:“张昆。”

“那死去的是谁?”南白华又问。

“我兄弟张仲。”伤者如受魔术,竟是有问必答。

南白华沉吟一会,心知西域二无常原来姓张,且是亲兄弟。良久又问道:“被何人所伤?是否另有他人?太虚阵眼主幡何在?”

只见伤者忽然眼开无神的眼睛,痛苦地咧咧嘴,半晌答道:“我们兄弟遭猎头帮所伤,当时共有‘流沙三魂’,三魂失去脑袋,小旗已然失去下落。”

南白华似知时间已到,追问一声道:“三魂于何地死亡?”伤者再次痛苦地抽动着面上肌肉,吃力地答道:“在罗刹教与八鼠拚斗之地,头悬一株巨松之上,动手者为‘血字令主’。”

南白华见他说完,立叫桑雷收手,不料桑雷不惟不收手,反而加问道:“千古恨在什么地方?”

南白华叹口气道:“他不会回答你的,快松手,我是用神遊功问他的,再不松手,将使他多受痛苦。”

桑雷将手一收,只见伤者头一歪,再也不动了。

金露蓉忽然跳起道:“白哥哥,我看到那三颗剥了皮的人头定是流沙三魂的!”

南白华点头道:“想必是不会错,二无常能保住首级逃到这里,总算没有身首异处。”一停又道:“桑雷快将他们埋了,人死万事休,我们修点阴功罢。”

桑雷奉命动手,拔剑掘土,那须一刻,便已完工。

南白华举步上峰,行着说道:“千古恨失去流沙三魂相助,其势已不可为,二无常一死,罗刹教也损失不少实力,如此看来,清风居士与明月散人也很危险。”

金露蓉紧跟一句道:“还有盖天古佛和傲世天尊呢?”

南白华道:“那两个老傲物又自不同,各人练的功夫特別,只怕连两个猎头帮都要不到他们的生命了,我曾运丹心指下过重手,虽然将他们打得心寒胆,但却没有伤及丝毫。”

桑雷走在最后,无意中发现一块石上有点异样,立即叫道:“主人,这是谁留的字啊!”

南白华闻声立定道:“去看看写的什么?”

桑雷踪去一察,只见上面刻道:“南小子见字速奔‘洪泽’,丁。”

桑雷看清后顺手将字迹抹掉,回来说明后诧然道:“字是人猿王留的无疑,他为什么要主人到洪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5章 危机重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