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56章 螳螂捕蝉

作者:秋梦痕

四人正在谈话中,突北镇口窜出四条人影,那正是盖天古佛,傲世天尊,清风居士和明月散人等人,神色仓惶,去还来远,后面又偷偷地盯上三个中年大汉。

南白华何等眼快,立即叫道:“里风快盯上去,后面的是火山派,避开那三人,从侧面盯盖天古佛等。”

万里风钻下土山之际,面含得意之情,似因主人看重而沾沾自喜。

金露蓉悄声道:“我们还不走吗?”

南白华摇头道:“你只管看,又有一大批出镇了。”

桑雷诧异地道:“真的,共是十二人,吓,也是火山派的。”

南白华郑重地道:“火山派仍有朝盖天古佛等人下手迹象。”甫说到此,陡然住口,似乎又发现了什么?

金露蓉注意他的神态,只见他闭目凝神,暗道:“他在听什么?”

俄顷,南白华睁眼道:“罗刹教出动啦,他们共有九个人从竹林那面追踪下去了。”

桑雷陡然一指道:“那边有四个黑衣人!”

南白华沉声道:“是猎头帮的,你去盯住他们,不问有何打斗,除自己人外,一概只准旁观。”

桑雷应声奔出,掩蔽着悄悄蹑去。

金露蓉见他仍然不动,又问道:“还等什么?”

南白华警告道:“你想让人家盯住吗?”

金露蓉大惊道:“还有人在后面?”

南白华微微笑道:“西面有几个神祕人物在注意东北角上的一批,我们左侧另有两人又在注意这两批,我虽凭感应察觉,但却可自臆测里面知道这三方是些什么人。”

金露蓉闻言大惊道:“是不是罗刹、八鼠、猎头等主脑人物?”

南白华点头道:“三四里内能使我察觉不明的,除了这些老魔头外恐无他人,蓉儿留心,他们都在互相监视中,只怕我们也难以躲避他们,唔,现在有两方开始移动了。”

金露蓉紧张地道:“还有那方未动?”

南白华传音道:“两个,可能是猎头帮血、骨二令主,我们朝反面退开,给他来个莫明其妙。”

说完一拉金露蓉,以普通武林的速度朝镇南直奔。走出三里之后,迅又转西面,只见他在一个时辰之内竟奔了十几个之字路,里程却不到二十里外。

金露蓉不知他在搞什么名堂,惟有跟着他胡走一通。

又是顿饭时间过去了,这时南白华才停下来道:“成功了,我们反盯上去,那两人现已盯上罗刹魔君与无情神了。”说完直朝北方前进,却仍然以普通武林速度行动,又道:“我们与他们保持三里距离,倒要看看究竟谁高明。”

金露蓉愁眉苦脸的道:“两个伯伯怎么办?”

南白华叹口气道:“事情到此地步,急也没有用,目前有两件大事要作,第一不能使盖天古佛等脱出我们的视线,第二必须有人赶往洪泽湖,现为六月下旬,距赴‘天堂谷’只有十九天了,在这十九天中,一面要与三方敌人展开暗斗,一面则必须拯救两位伯伯,‘三王’与丁前辈不到,眼下人手能用的只有你与桑雷两人,为今之计,明天你必须单独赴洪泽湖探看情况,虽有危险,但却不得不如此行事了。”

金露蓉每到紧急之时,她都有决然的表现,南白华是她永远不愿离开的人,但此时却毫不迟疑的答应了,只见她正色道:“白哥哥请放心,洪泽湖方面,我决定明天就走,不过,赴‘天堂谷’期前,我们必须要定个地点会齐。”

南白华沉吟道:“事情如果没有变化时,你此去不要多久就会回转,我所到之处,必定留一暗记使你查循,如有变化……”他考虑一下接道:“这样罢,暗号定为一个丹心指的‘丹’字,一旦有变化,‘丹’字中间的一竖出头变成‘冉’字,中间一竖所指方向就是我的去处,这点你必须通知我们所有的人,使他们人人都知道这个记号。”

金露蓉点头道:“我不如马上就走吧?”

南白华摇头道:“我恐防马上就有一场火拚,多一人在此,我就少一份负担。”

二人说着又前进十余里,金露蓉忽然问道:“目前你对各方的行动有无察觉?”

南白华摇头道:“我们只知最后这两人尚在前面,其他非运‘神遊功’无法察出。”

金露蓉道:“你是不是认为只要盯牢这两人就可明瞭前面之人的去向?”

南白华明白其问话有因,忽然道:“你的意思是放弃这两人不盯而绕往前面去么?”金露蓉点头道:“正是这个意思,我们既不愿与他会面,那盯他又有何用?”

南白华考虑一下道:“我本想在这两人分开时找一个斗斗,但却始终未曾发觉他们分开,你既不耐,那就往西边绕过去罢。”

金露蓉提气纵起道:“那面正是几个黑衣蒙面人的去向,我非捉一个来拷问不可。”

南白华紧随其后道:“绕远一点,近了易使前面两人察觉。”

金露蓉似是闻到什么气味,每次起落中都用鼻子嗅个不停!

南白华似乎发觉她那举动有很久了,却始终没去问她,惟在面上含笑不语。

金露蓉偶然一回头,不由怔住不动道:“咦!你在暗笑什么?”

南白华指指她的鼻子道:“我笑你的鼻子有点毛病,干吗动个不停?”

金露蓉嫣然笑道:“我闻到一种很好受的气味,这气味每在你想避开敌人时就有,这是怎么一回事呀?好像是从你身上发出的呢!”

南白华笑道:“没有那气味,刚才纵算绕百几十个之字弯也避不了那两个厉害的家伙。”

金露蓉闻言大异道:“那是什么气啊?从前怎么没有?有什么作用呢?”

南白华见她一连三个问题同时出口,不由哈哈笑道:“三舍利禅功如能融会貫通,自能发出一种旃檀佛香,如用内功操纵,五里外可隔离敌人天耳通与感应法,最近才被我练成。”

金露蓉闻言惊喜不已,娇笑道:“难怪你刚才七转八弯的那是一面运功散香,一面错乱方位,使敌人捉摸不定是不是?我说哩,差点将我弄糊涂啦。”

南白华微笑点头,继而悄声道:“蓉儿注意,我们已到十五里外了,左前方似有高手奔驰!”

金露蓉兴奋道:“让我追过去看看,说不定是个黑衣蒙面人。”她不等南白华回答,猛提一口真气,身似流星赶月,霎时窜出几十丈外!

南白华顿足叹道:“这野丫头真的有点孟浪,当前強敌遍布,她连一点畏惧心都没有。”恐防出事,他也只好追上前去。

过了几处树林,再超越两座土山,举目一看,前途竟橫着一条河流。这时金露蓉已过了河,正立身在对河一道高岗之上,怔道:“她为什么不去呢?那个高手不是正在下面吗?”想着走至河边,正想提气橫渡之际,突听金露蓉在岗上大声招呼!他闻声不由奇道:“原来她发现的是桑雷!嗳!怎么这样朗声叫他呢?”皱着眉,拔足纵起,飄飄的过河上岗,恰好看到桑雷也从岗下奔至,正想招呼,忽见桑雷背上还扛了一个人,甚至还是黑衣蒙面,不由大声道:“你捉住一个猎头帮人?”

桑雷闻声,得意洋洋的遥遥答道:“这家伙真有两手,費了我很久的工夫才将他抓住啊,可惜还走了三个。”

南白华半晌接近,突又噫声道:“你怎么扛个死人?”

桑雷刚刚立定,闻言手一松,“咚”的将黑衣人拋在地上,回身惊得呆住啦!怔怔的嗳声道:“怎么会呢?我只点了他的睡穴啊?”

金露蓉走近一看,确是死人一条,用脚挑开面罩,只见那人面色青黑,年龄却有五十几岁模样,不由皱眉道:“白哥哥,他好像是中毒身死的!”

南白华抬头望天,漫声应道:“猎头帮之所以能保守秘密数百年而泄,原来事先都服有奇毒,这毒葯的制造一定非常玄妙,可能是由丹田气功操纵,一旦落入人手,只要将丹田真气一提,引发葯因而死亡。”

金露蓉想像也不外这个原因,乃对桑雷道:“快将他埋了罢,今后要想自黑衣人口中拷问出口供真还没有希望。”

桑雷大泄其气,“呼”的一脚,将黑衣尸体踢下山岗道:“我还埋他哩,害得我扛这么远,呸!真倒霉。”

南白华哑然失笑道:“你连扛个死人都不知道,现在还嘀咕什么?”

金露蓉格格笑道:“天候不早,我们还须赶路。”

桑雷陡然啊声道:“我忘了说哩,盖天古佛等四人已直奔九华山,此际只怕早到啦。”

南白华沉吟道:“显然火山派已追脱了梢,我们必须紧赶一程,桑雷领先,走山路,全力奔往九华山。”

金露蓉见桑雷应声纵起,急叫道:“莫忘了在前途买点吃的,我们不落店啊。”

桑雷遥遥大声道:“这个俺知道。”

南白华尾随随金露蓉身后,不断的耳听目察,时刻传音指示桑雷避开敌人的路线,他为了追赶盖天古佛等四人,生怕与三面敌人发生冲突。

晚风微拂,天空万里无云,一轮皓月,无尽星辰,时已到了申末,原野一遍静寂,在这安祥的深夜里,谁又知道竟会蕴藏着无边杀机。

“蓉儿暂停。”在快到九华山之际,南白华忽然将金露蓉唤住道:“洪泽湖方向应由这儿分路了,你就此前去罢,千万別御气飞往,一旦遇敌,空中无法躲藏,更不容易脱梢。”

金露蓉呆了一下,似乎无可奈何的道:“那面如有变化,应该如何处理?”

南白华挥手道:“红豆姑姑,人猿王及‘三王’,随便遇着一个,你都要听他们指挥,不可任性行事就行了。”

金露蓉临走又道:“桑大哥已去远,你自己不要走单了。”

南白华遥遥道:“你只管注意自己,我这里不要担心。”

二人分道之后,金露蓉独自狂奔,沿途毫未耽搁,一直走到翌晨,估记不下两百余里。

在蒙蒙的雾气中,她看到前面有座高山,山脚下似有一片小小村镇,于是再次加劲,一口气赶到村镇里吃了顿早点。

正当她出店之际,眼角忽然映进三条人影,而且也是往镇北奔驰,触目依稀认出有点熟悉,毫无考虑,随即暗蹑其后,紧紧追去。

出镇后,及目处四下一偏荒野,前面三条人影竟是往荒野狂奔,金露蓉渐渐已能一一看清,那竟是金城堡主陆权和汤池庄主海威,后面跟的就是那狡诈百出的八九博学诸葛异,不由忖思道:“今天你们可逃不出我的手掌啦。”

想着就待提掌扑上。但她忽然又打消主意,暗道:“我倒要先看看你们去作什么?反正你们是逃不了啦。”算计一定,仍然暗蹑不放。

荒野走尽,前面是一座黑压压的丛林,朝雾渐收,林中现出一偶红墙绿瓦,飞檐重角,鰲头高耸,显然那是一座规模不小的古刹。

三条黑影不往他处走,却是一直逕朝古刹奔去。金露蓉灵机一动,陡然猛提一口无上真气,竟如幽灵般绕过丛林,从后面先入古刹。

古刹中非常冷清,显然并无僧侣内,金露蓉以最快行动,立即查遍前后各殿,发现确实是座空庙,接着拔身而起,一闪之下,藏身正殿悬匾之内。

就这一会工夫,金露蓉耳听山门前传来步履之声,忖道:“来了!”判断中伸出半个头去。

只见那三人鱼貫慢步而至,前行的是海威,中间为陆权,后面跟着那獐头鼠目的诸葛异。三人一言不发,直奔大殿而来。

只见海威陡然一立,回头后面作个手势,紧接着,他自己如飞冲往后殿,陆权和诸葛异则分朝两侧闪来,那举动似在查动庙内有无可疑之处。

金露蓉暗暗笑了一下,忖道:“你们这批老姦巨滑的东西真不简单,可惜我藏这里啊。”

未几,三人很快又回到大殿内来,只见三人一致行到拜台前席地而坐,半晌才见海威首先开口道:“千古恨自怀玉山一见,从此下落不明,你我今后作何打算?刚才那几个黑衣蒙面人似在传言的猎头帮徒,侥幸能将他们摆脱,否则可真不堪设想。”他说完望着诸葛异,又道:“先生,事到无路可走之际,你要拿出良计才行。”

诸葛异似也到了智竭谋尽之时了,只见他干咳一声道:“为今之计,只有将那面小旗献与罗刹王以作进身之礼,这方面较八鼠势力雄厚得多,必要时也可以将一堡一庄人迁往边疆异域。”

陆权摇头道:“那面小幡现已失去价值了,红豆仙子自日前遭遇猎头帮五十余高手突袭之后,听说已撤去太虚阵,全部中原武林除死亡外已朝洪泽湖方向退走,金家庄又再遭片瓦无存之祸。”

金露蓉闻言大惊,差点从悬匾上跳了起来,只感到眼睛一黑,内心又悲又痛!泪水竟如缺了堤的河水般,霎时交流满面。

陆权一语提醒诸葛异,只见他猛的一挺胸膛道:“堡主不说,属下几乎忘了这件要事,罗刹教现正急于收服南白华以为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6章 螳螂捕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