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58章 锋芒初试

作者:秋梦痕

二人紧奔一阵,人还未到,远远就听到南白华的声诧叫道:“丁老头为何在此出现?‘三王’也来了么?”

人猿王朗声答道:“三王保大众西行,我老人家是单独探险的,喂,你面前躺着两个什么人?”

他发现南白华身前橫躺着两个尘沙满布的人,是以大起惊疑。

南白华见他奔来迎上道:“幸好我来得早一点,长生伯伯与四海伯伯尚未断气,目前是睡觉啦。”他在万里风去时采取行动的,居然在顿饭时间里救出长生隐士与四海苍虬。

人猿王点头道:“这是你来此第二大目的?”

南白华闻言知意,郑重道:“天堂谷你老早就探过了?相信没有找到吧?‘三王’西来正好,蓉儿可能于中途遇着,我已通知全体到白湖隐避,虽与天堂谷近在咫尺,第一敌人必出意料之外,再则我也可就近保护。”

在人猿王明瞭其到此的目的后,接道:“花马池城中有七十几个猎头帮徒,这计划千万谨慎为要,一旦泄露,临安之祸又将发生于此。”说完运功于掌,立将长生隐士与四海苍虬按摩一阵救醒,不待二人开口,急朝人猿王道:“丁老请在此看守,我要入城去了。”

人猿王闻言惊道:“这里是其总巢所在之处,你一下手,必定惊动其根本重地,还是忍耐为上。”

南白华摇头道:“我隐身行事,自有方法消灭一切迹象,给他个无声无息,顶多一个时辰即回。”

人猿王不知其有何方法使人不知,叹口气道:“你的决心无人能够动摇,好罢,我老人家在此守候一个时辰罢。”

他话音刚落,南白华立即一闪不见;这时辰长生隐士与四海苍虬也已醒转过来,二人一见人猿王,难免惊讶不已,怔怔的同时跳了起来。

人猿王摆手制止其开口,立将近来经过与当前情况说了一遍后又道:“二位如不是南小子适时拯救,此刻恐怕已经断了气啦。”于是再将其被擒后一切详述良久;只听得二人又惊又恨,无不咬牙切齿。

万里风在城墙上摆开食物道:“三老就此用点食物罢,这儿还有一坛上等茅台。”

三老心中都有事,见他献上也只好随便吃点。

万里风望望天色,知一个时辰还没有到,忽然朝人猿王问道:“大王爷,你老说有那多猎头帮人在城中?俺怎么没有见到一个穿黑衣的?”

人猿王叹声道:“你没注意去观察,他们都穿有两面衣服的,一旦有事情发生,或者奉到其上面命令,只要衣服翻转穿起,蒙上面罩,这不是很简单嘛?”

长生隐士接道:“这情形我也见过,当时是被金露蓉识破的,最神秘的是他们的人数之多,未出现前不知他们藏在什么地方?一旦出来竟布满整个江湖!”

人猿王摇头道:“这并不困难,据老朽判断,他们除首领外根本就没有隐藏,同样以各种姿态混身江湖,困难的是其掌权之人,如没有最严厉的帮规控制,焉得在长时间不露出马脚,这才是他们真正神秘的地方。”谈话不知时间易过,远远只见南白华大步行到,面上毫无异样的表情。

三老一见,同时立起;人猿王郑重的问道:“怎么样?下手没有?”

南白华见过长生隐士与四海苍虬后答道:“一共收拾了九十三人,而且埋在一个山沟中。”他答得平淡无奇,杀了这么多人好像没事一般。

三老闻言,无言自底泛起一阵寒意,莫不暗想杀星!

万里风不知他如何能在一个时辰中杀人埋尸,而有这样迅速,但又不敢问出口。

南白华仰观长空道:“午时已过,三老宜速往白湖布置饮食起居一切事物,以备大众到达应用,我要带里风迎去相护前来,凡在白湖周遭百里以内必须详加扫清。”

人猿王点头道:“还有两女两小恐未得着消息,此去亦必寻到一并带来。”

南白华向三老告別后,领着万里风顺长城走出七十余里才停下来道:“三王率大队不知走的那条路线?相像他们不会走大道,我们先到陝西与甘肃交界的‘子午岭’再说,如果判断不错,他们走僻道非经子午岭不可。”

万里风道:“他们也许绕湖北奔四川,走大巴山脉,转青海到白湖。”

南白华摇头道:“有‘三王’领导,他们不会冒那么大的险,走青海入白湖,岂不正好经过南山山脉入虎口,假设你料得不错,我们更要于半途拦阻。”

商议一定,南白华仍携带万里风御气腾空。

“主人,你能教俺一点隐身功就好啦。”万里风被南白华带着御气中,忽然提出这个意外问题。

南白华闻言一怔,暗道:“他从不提什么要求,这下怎的变啦?”一沉微笑道:“说说理由看,如真能作到又如何?”

万里风认真的道:“俺武功不行,虽有奇速轻功也没有用处,刚在花马池中遭老猴王从背后一把捉着,差点没被吓死,幸喜是他开玩笑,要是敌人就完蛋了!”

南白华闻言哈哈笑道:“原来是这样!你不提起我倒真未想到,慾学到我这个程度恐怕不行,如果留下一点淡影尚能办到,我可将本身吸收的化形珠素,运内功迫输一点到你体内,凭你那点丹田真气,到必要时运劲逼发,高深的武林人物虽不能避却,但那些猎头帮人倒是无法能察觉得出你的形迹,只要运用得巧妙,加上你本身的灵活,就算长生伯伯那种功力之人也可欺骗一时。”

万里风闻言大喜道:“那就够俺扬眉吐气啦,可惜俺没有一把小宝刀,否则对付猎头帮那些凶徒真是拿手活啊。”

南白华笑道:“猎头帮徒身上的牛耳短刀,无一不是削铁如泥的利刃,你捞到一把就够用了。”

万里风得意的大笑道:“谢主人,什么时候教俺隐身功啊?”

南白华一指下方道:“子午岭在望,落地便开始。”说着一收真气,如陨星般直往地面落去。

瞬眼之间,二人落至一座插天高峰之上,南白华毫不停息,伸指点了万里风睡穴。行功一完,再将其拍醒道:“一切如了你的心愿,今后好自为之,山下似有异动,你朝山右奔五台山脉,咱们各走一道,如遇大队,领他们迳奔白湖,不须再通知我。”

万里风见他神色沉重,知山下定有紧急情况,应声奔出道:“南山山脉探险,你要等俺回来才行动,否则无法找出其秘密。”说完不等南白华开口,两脚旋动,真如星丸拖曳一般,一溜烟似的狂奔不停。

在夜色朦朦之际,被他狂奔了数百余里,举目一察,不由暗道:“这不是五台山脉是什么?地头是到了,不知走那条山道最适宜呢?”边行边想,一时难作决定,又道:“先找个地方吃饱肚子再讲,前面山口好像有个村镇。”

他再不犹豫,直朝镇上奔去,临近村镇不远,陡然又收住脚步道:“主人给俺的隐身功不知灵不灵呢,进镇后不妨试一下。”

想到高兴处自我轻笑一阵再次前行,在未踏进街道之前,被他找到一个无人处运起丹田真气,心中难免咚咚跳不停,心想:“假若不灵,一旦遇上猎头帮就糟糕!”

心中怕什么,偏偏就有什么!在他走出僻地之际,正好遇到一个转角之地,三步不到,突然撞上两个人,常人不要紧,那两人竟是全身黑衣,面罩玄巾,一见便知就是猎头帮徒。万里风这一下可吓得脸都变了色,忍不住心头恐惧,拔腿就待开溜。但是,他脚还未动,敌人已到面前五尺之内,妙在根本就没有注意他,而且尚在争论什么?

万里风在恐布中咬着牙,硬装出毫不在乎的样子,心想:“此际不走还好,一走必引对方疑忌,俺不如让开道路给他们过去,希望将俺认作乡下人就好了!”心中在考虑,脚下已不听指挥,问题想完,脚也同时移开,甚至听到左边一人沉哼道:“令主下令全部兄弟撤回天堂谷,为啥要留咱们一批守在这条路上?”

万里风暗忖道:“猎头帮个个真厉害得紧,他们竟将每条道路上都设置着椿卡!”忖思中又听右侧之人轻声道:“你小声点好不好,谨慎提防有人听去。”

先开口的冷笑道:“你的胆子到那里去了,还配作本帮帮徒,左近不要说有人,连鬼也没有半个。”

万里风陡的一睁两只猴,面上喜得不亦乐乎,暗道:“俺的天,隐身功真妙呀!显然没被他们发现啊!”心中有所凭恃,胆量顿增,挺挺胸膛忖道:“该俺老万走时啦,这两个家伙大概命该死在俺雪狐手中啰。”

考虑之后,立即显出他的神扒的拿活来,毫不犹豫的闪身过去,很巧妙的探手一模,居然被他模两把牛耳短刀!但他不敢马上动手,他想到一下子只能整倒一个,另一个闻警必定盲目发掌,搞不子挨一下就吃不消。于是,他得手后立即飞退七八丈,其中还听到那两个家伙仍在争吵不休,忖道:“我得用个调虎离山计才行,非将他二人分开不可。”

只见他眼睛一转,面上露出诡诈的笑容,躬身到地,顺手抓起两块石头,一南一北,猛力分掷而出!眼睛却始终不离对方。

妙!只见二人闻声陡停,其一似是怔了一下道:“什么东西声音?”

另一人亦沉声答道:“不止一处!咱们恐怕被人盯上了。”只见他说完打个手势,随即分道扑出。

万里风一见乐开了心,立即择一死盯,追着追着,同头仍能看到另一个,暗道:“这时还不能下手,否则那家伙必定扑来,俺只有暗袭,动手硬碰俺却不行。”

被追的那家伙真正是鬼摸了头,明知响声就在十丈之处,他一到达硬不停止细察,仍是一个劲的往前冲,转眼被他冲进一处深林之内。

万里风差点笑出声来,暗叫:“好啊!这才是你死星高照啦。”

再回头,另一个已不明去向,他从来没有杀过人,第一次难免有点发抖,只见他双手紧握两把牛耳短刀,面上的神情如临大敌!咬咬牙,闭着眼,嗨声出口,双刀并进!“噗噗”两声轻响,紧跟一声惨叫,竟被他双刀齐中,但也吓得他拔刀就是一个滾身,如野狗似的钻到一丛到一丛深草中再也不敢动了!

身刚藏好,突听另一个家伙在远处大声问道:“合家(同党),得手啦?”

万里风这时正在呼吸紧促,但听到那家伙的语气又觉好笑,忖道:“你来罢,俺今晚成了英雄啦,唉,这都是俺主人的栽培。”

说来就来,那家伙一见没有回音,还认为同党故意不理,又听他道:“合家,別得意,不管是谁得手咱们总是一条线,上面奖赏下来能少得了我吗?”他的语音越说越近,未几渐渐现出黑影。

万里风陡然灵机一动,忖道:“他发现同伴尸体必会提高警觉,那时下手恐怕办不到了,俺不如蹲在死者身边,他一见下必定会吃一惊,那正是俺下手的良好时机。”一想不错,在对方未近之刹那,又強忍恐惧爬草丛,悄悄的照计而行,这次似是沉着不少。

他如意算盘一点不错,那家伙于五丈之处就有了发现,口中还在嘀咕道:“合家,你別藏起来得意,大不了你只做翻一个,嘿嘿,这是那路货色,竟敢单人匹马来盯咱们的梢。”

万里风仍然有点发抖,眼见他步步朝身边走来,神情紧张之极,好在那家伙一直就未犯疑。时机一到,相差只两尺之隔,正当那家伙俯身待察之际,万里风大吼一声扑上!双掌合十同进!两刀深没及柄!

那家伙在剧痛之下,双手力推而出!“砰”的一声大响,万里风被他连入带刀推到五丈之外的草堆里,只摔得四脚朝天,屁股被撞得凹进一大块,只痛得他歪牙裂嘴,半晌还爬不起来!

顿饭之久,他摸摸屁股撑起来,正待走近两个尸体检查有没有东西在身上时,谁知突听两声轻笑声发自不远之处,大惊之余,循声看去,悚然忖道:“声音似从那树顶上传来!”他忽然又自我安慰道:“总之他看不到我的形迹?”其实,他完全错了,杀第一人故然没有露出形迹,但被刚才那家伙双掌推出之霎却遭其震散丹田真气,幸喜那人遭他刺中要害,推出之后就仆声气绝,否则那里还有他的命在,这时还自鸣得意哩。

只见他慢慢走上前去,在五尺之外又立住不敢接近,似提防对方尚未断气,观察良久,忖道:“死了!待我TXTGOGO,最低限度还有两把短刀,将来送给梅龄和竹寒也不错。”想着便做,翻呀翻的,左搜右摸,除了几两银子之外,真的还仅只两把短刀,竖起腰来,瞪着两对眼尸体道:“朋友,多休一会罢,抱歉没替你们找块‘牛眠’风水地啦!再……”见字尚未出口,突然又听到数声格格咭咭的大笑传来,同时还有四条人影如风奔到,几乎将他吓得直打哆嗦!但他目力不坏,虽只在林隙里漏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8章 锋芒初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