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59章 大义灭亲

作者:秋梦痕

绿色鸠只听得南白华的声音,但始终没有见他采取行动,渐渐感到有点怀疑,她很清楚南白华的个性,话一出口,必定会说到作到,目前火山派与黑衣人远立不去,凭南白华性情必定早已出手绝对不会稍事迟疑。

一念未毕,突见左侧尚未离去的那个黑衣人陡然惨叫倒地,背后腰竟冒出两股鮮红的血箭直射而出,人也随声仆倒!

这一下却将绿色鸠喜得心花怒放,但也惊坏了四外的火山派与猎头帮那些家伙!只见他们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惊叫,慌忙四散狂窜而逃。

绿色鸠身后那两名大汉一见此情,拔腿就想追杀前去,却被她娇声唤住道:“二位香主勿动,赶快护住两位令主的遗体。”

两大汉闻声退回,紧紧守在血帜双魔身旁,这时万里风已现出身来,只见他裂开大嘴笑道:“云姑娘,俺这手功夫不坏吧?”

绿色鸠似是早有所觉,笑着哼声道:“小猴子,你怎不叫绛云哩?”

万里风早知瞒她不过,“喀喀”怪笑道:“事有从权,俺是逼不得已才冒充主人的,一切希望姑娘原谅,咱们还有几个人未到哩。”

音落,祁爱珍、莫书容、蒋竹寒和刘梅龄已欢叫着扑到。绛云一见,欢迎道:“祁姐和莫姐原来也在此,刚才那虚张声势之计,定为小竹寒出的主意,要不就是小梅龄搞的名堂,对吗?”

她说完立将两个大汉介绝给众人道:“这是我属下两个香主,为人非常守道义,全不像我师傅手下其他人等那样狠毒。”

众人互相介绍后,绛云叹口气道:“白华的行动我已全部获悉,你们宜尽速奔往白湖为要,‘三王’率大队已然进入宁夏边境,此地不宜久留。”

说着双眼一红,咽声道:“我有一包东西,请祁姐和莫姐带交白华,见面时只说我已回长白山去了,叫他不要找我。”到此,她再也说不下去了,良久才叹口气道:“只怕他找也找不着我的下落,回长白之后,我安置好二位师傅遗体即云遊四海,从此不现身武林。”

众人知她心有所伤,莫不同情的慨叹一声。

祁爱珍自她手中接过一小小包的东西,感觉非常轻微,猜不出内中所藏何物,叹口气道:“天堂谷之约你不去了?”

绛云苦笑一声道:“本想去助白华一臂之力,后觉本身功力不足也只得作罢了。”

说完向两位香主道:“快将令主遗体背起,咱们日夜兼程赶路。”回身又对众人道:“各位如见了我露蓉妹子时,请代我向她祝福。”说完摆手道:“各位,绛云就此告辞了。”

五人目送他们三人动身,一致挥手告別,万里风突然飞奔过去喊声道:“绛云姑娘,俺是忍不住肚里的话,冒失问一句请勿见怪,不知令师等是遭何人所害。”

绛云激动的道:“里风,承你关心,我怎能见怪呢,此事本不愿提起,既承过问,我也不能不告诉于你。”

一顿续道:“昨晚申酉之交,我发现家师等经过此去正西九十里处,随即暗暗尾随其后,一直蹑到卯初之际才探出家师等有投降火山派的企图,而且已与火山派重要人物见过面,对方似有什么条件提出,几经商议未果,之后,火山派离去将近顿饭之久,不料就在那时突然出现了无情神,双方没有说上三句话即行动手拚斗,凭家师等功力,本来就不是那老魔对手,但也支持到五百招才遭那老魔的‘地行拳’重击身亡,当时我何尝不想出手相助,但既知道家师有出卖武林之举才忍心旁观,这是我作弟子的不孝大罪,此生将遗恨无穷。”

万里风诚敬的道:“姑娘的措施完全没错,这叫做‘大义灭亲’,武林中谁敢说始娘不对,然而,当时就算姑娘出手相助,合起来亦决非无情神的对手,那就更冤枉了,劝姑娘不要将小节常放心头,此去希多多保重玉体,俺不会说话,姑娘不要见责才好。”

一停又道:“令师的死因,俺见着主人时必定转告,相信无神情也难逃出俺主人手掌,他日得手,俺必将无情神的首级专程送到长白山来奉献姑娘,除非他尸骨无存。”

绛云大受感动,摆摆手道:“里风,谢谢你的好意,有缘咱们再行相见。”

万里风目送他去远,这才转身,走到四人身前道:“这姑娘自见了俺主人后,一切行动都不坏;走罢,咱们须连夜赶路。”蒋竹寒睁着眼睛道:“刚才被你吓逃的两批敌人只怕还会遇上哩。”

万里风沉吟一会道:“走一步算一步,撞上了再想办法,咱们总不能不走呀!”他说完领道前行,招手道:“大家別说话,俺还是隐身前行,撞上少数敌人俺还想动手哩。”

于是大家都默默无言的悄悄前进,每逢有岔道之处,万里风都现身招呼,走的尽是崇山峻岭,不时亦可见着少许猎戶山农。

这一日他们算是太平过去了,晚上找到猎戶人家将就着休息两个时辰,吃了一点东西,天还未亮,万里风又叫众人动身,前进的路线仍旧是翻山越岭,好在人人都有武功在身,跑路并不感困难。

临近中午,万里风停下道:“这条路好像有不少人经过似的,这些树枝不是新折断的吗?而且证明不是猎人山樵所为,甚至未见野兽蹄印,因为这里并非樵猎之地!”

祁爱珍深知他经验丰富,接道:“那我们就得小心提防了,里风,你的脚力超人,最好以半圆形的走法在前面搜索前进,一旦有了发现,赶紧回头传响,免得遇上时无法脱身。”

万里风一想不错,点头道:“就是这个计划,但咱们也得弄点吃的才行,前面有条深沟,大家到那儿去休息一会,俺去找只野味来烤着吃。”

莫书容疑问道:“不怕有烟火沖起么?”

万里风临走轻声道:“柴草拾干的,烧起来虽然有烟,在深沟里沖起也不太高,一旦有事,不吃饱怎能跑得动。”

四人见他去后,很快就往那沟中纵去,到达后,拾柴,架石,忙了一阵即坐地休息,未几,只见万里风捉了两只野鸡和一只麻兔,于是就拔毛烧火,准备午餐。

为时不多,连吃完也不到一个时辰,大家洗手整衣,正待起程之际,万里风道:“你们在此暂且勿动,让俺登上山巔瞧瞧再说。”

小竹寒倏然跳起道:“我跟你去。”他说着亮出那把牛耳短刀,长身抢到万里风前面,回头道:“希望撞上一个黑衣人,看我照样杀了他。”

万里风知他对付一个黑衣人确能应付裕如,论真功夫自认差他太远,笑道:“凭你的鬼心眼,就是两个也不要紧,但却不必冒险。”

二人边说边纵,转眼登上山顶,举目四巡,看到的只是无尽森林,悄悄地毫无动静,万里风轻声道:“你在此稍候勿动,俺去带他们上来。”

竹寒点头道:“莫忘了将未吃完的烤肉都带着。”

万里风刚刚下山,蒋竹寒恰在转身之际突然发现背后树林中有点不对!隐隐似有人晃动,甚至还不止一个,随即蹲下忖道:“这是什么人?竟尔来得无声无息,刚才还毫无动静,显然这批人的功力非常高深,我得赶紧通知下面才行。”

正待设法通知之余,岂知万里风首先登了上来,只见他紧张的道:“小竹寒上面有没有发现?下面却看到敌人了。”

蒋竹寒指着背后林中道:“我也看见数条人影,她们呢?”

万里风噓声道:“轻声点,她们都到了,现在石头后面藏起来啦。”

他说着一指不远处的崖石后,蒋竹寒转动一下眼睛道:“两面都有发现,可能来的不少,但为什么却不往山顶上来?这样罢……”他的计划尚未说出,突听山下陡然传来两声厉喝,接着就是“锵锵”刀剑齐鸣!

万里风一惊道:“他们不是針对我们而来,在山下碰上了!”

蒋竹寒似是改变了计划,只见他急急道:“快叫祁姐们上来,咱们好趁隙开溜,此地毫无可藏之处,若被发现就脱不了身。”

万里风一想不错,立即崖石后招招手,霎时将三女引出,会齐后指着侧面道:“这一方似乎没有什么动静,我们就朝这儿摸过去。”蒋竹寒招呼小梅龄道:“梅子,我们在前面开路。”

五人不敢停留,一个个接连摸进树林,紧张的屏息而奔!疾走中,小梅龄悄声道:“打斗的不知是那些人?”

蒋竹寒摇头道:“这怎么知道?总之不是我们自己人就是,可惜来得太多了,否则我才不走哩,自从学会武功后,除了被双魔捉过那次外,根本就没有打过一次,我真想找个敌人拚一场。”

刘梅龄似也有同感的道:“竹子,这次到了白湖后,我们也偷偷的去探探‘天堂谷’好吗?”

蒋竹寒噓声道:“別让祁姐们听去啦,风声一到白哥哥耳朵里就难以如愿啰,我正有这个想法,只怕不会成功哩。”

两小在前面商量来偷走的计划,后面三人却一点也不知道他们在嘀咕些什么东西,莫书容正想上前偷听之际,忽听万里风急急叫道:“大家快躲起来!左侧有人冲来了!”

祁爱珍闻言大惊,立即到莫书容身边道:“快上前通知两小,他们一无所觉哩。”

万里风见四人藏妥后立即隐去身形;只这瞬眼工夫,左侧之人已如风冲到,他似也发现了五人的动静,一到立停,游目四巡。

万里风远远看到他的侧影,因林深叶茂,一霎并未留心,及至那人转面时,不由大异道:“吓,桑雷!”

那人身才高大逾常,这一转过身来,刚好露出全身,是以被万里风看了个真切,随即现身叫道:“桑大哥,小弟在此啊!”

那人确是戈壁雷,只见他闻声大喜道:“啊,居然被我找到啦,咦,刚才还有四人呢?是不是祁姑娘与莫姑娘?对了,还有两小是吧?”

万里风宽心大放,上前笑道:“一点不错,你?你是怎么知道我们的?”

他说话中,祁爱珍等四人同时现身出来,一齐走近,桑雷一一问好后道:“我自与你盯梢分手后,曾与主人会过一面,但不久也分开了,后来在一个古刹里发现了七十余具死尸,其中竟有金城堡主陆权、汤池庄主海威,八九传学诸葛异在内,除那三人外,死的四分之一是火山派的,大多数却是猎头帮黑衣大汉,事先我还当是主人杀的,但在第二日发现两个火山派弟子在背地里谈话,才知出于意料之外,始明白古刹大战是起自海威等人,当时还有咱们金小姐,后来又来了八鼠中的老三和老五,那批死尸多半是小姐杀的,次则是二鼠所为。”

一停又道:“我得到消息后,随即暗暗盯上那两个火山派弟子将近一天一夜,在第二天早晨,却又撞着五个黑衣大汉,他们一见面就大打出手,根本没有说上半句话,当时我在暗处观看,眼见五个黑衣人围困火山派弟子不到顿饭工夫就给拾了下来,于是我又改盯那五个黑衣人至大前天,岂知就在那时又发现了血帜双魔的行踪,这一下不由使我左右为难起来,不知追双魔好还是追五个黑衣人好?仅仅只这样考虑一下的工夫,岂知那五个黑衣人已去得无影无踪,恰在这时,突然又发现绿色鸠竟暗地跟在双魔后面,于是我决心再找五个黑衣人,但却費了很长的时间才于今天追上他们,甚至还在暗地里探悉他们竟也在追赶別人,听说追的是两个少女与两个孩子,因此我判断被追的定为我方人物。”

他一口气说到这里,稍停指着祁爱珍与莫书容道:“之后我还听得竟是祁姑娘和莫姑娘带着蒋小弟和刘小妹妹,当时我真急得要命,倒并不是怕那五人,说真的,再加十几个我也能够收拾他们,怕就怕在这条山脉中的敌人太多了,不惟到处都是猎头帮爪牙,而且有无数的火山派人,其他的不必说,就只这两方就够他们危险的了,于是我就更不敢放松那五个黑衣人,但也不便马上向他们动手,因为只有他们才知道你等走的路线,及至到了这座山上时,竟在霎那间碰到十几个火山派人,和另一批猎头帮人展开火拚,因而将那五人也引了过去,我得此空隙,却在此山中将你们找到,不料竟又多个万兄来。”

万里风拍拍他的膀子大笑道:“俺也是中途遇上他们的。”随即将与主人分別后经过一一说出,顿一顿问道:“咱们是否就走?”

桑雷点头道:“走是必定要走,不过……”他犹豫一下接道,“咱们小姐并未找到大队,但却也是往西面前进中,希望你们能于路上撞着才好,否则她有三个姐姐拖累着,一旦有事,必将难于顾及。”

万里风急道:“那咱们也无处可找呀?”

祁爱珍接道:“我们一面走一面打听罢。”

桑雷无奈,只得朝万里风道:“兄弟在前领路,我在后面挡着,最好偏南一点走,小姐是朝西南角上去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9章 大义灭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