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06章 双龙剑初会天魔rǔ

作者:秋梦痕

两老二少,不知他搞什么名堂,也只好跟随在后,进入树林深处。

古老人东找西看,被他寻着个最隐秘之地,叫大家坐下来道:“那些家伙想看我们的机密可不成,我老人家不是傻瓜,嘿嘿。”

“义父,名剑人人都知,有什么可机密的?”

“呵呵,乖女儿,名剑折而复原,不出一个时辰!这是多稀罕的事,怎说不机密?”

长生隐士听他口风不对,正想阻遏……

“擦”!古老人左手一抬即收,青虹剑在擦声之瞬,中断为两截,前端跌落,深入泥土!这下硬将老少四人吓得脸都变了色!

古老人看得乐开了,哈哈大笑道:“青虹剑徒负虚名,原来也是把平凡之物,那白虹剑无疑又是普通货。”说完将半节断剑向南白华一递道:“小子,将它接起来,不准有丝毫痕迹!”

二老本待有所指责,闻言便知另有文章,马上噤声不语。

金露蓉可气得发抖!跳起叫道:“岂有此理,你把人家的宝剑打断了,反而要我白哥哥结起来,我不答应!”

古老人笑得更开心,呵呵连声道:“乖女儿,别生气,你白哥哥就有这个能力,他结好之后我就送他一件天下无二的东西,嘿嘿!这东西就是削断青虹剑的那玩意儿,你说值不值得?”

“哦!真的!”

“当然是真的,‘米粉肉’,块块是蒸的!”

“呸!又不正经了。”

南白华迟疑的道:“老前辈,小子恐怕内功未纯,火候不到,有失雅望哩。”

古老人哈哈笑道:“别酸,你的功夫我较你自己更清楚,这时结把‘干将莫邪’又有何难?快运功!”

长生隐士和四海苍虬深知此老从无虚言,站起来分向五丈外立,各自主动护法!

南白华起立拱手,深深两揖道:“谨谢二位伯伯关怀。”

金露蓉看势不对,拔出长剑,紧张的立于南白华身后!

古老人蓦然站起大声道:“太平老人古今谈,现有要事在此,武林朋友禁入此地十丈之内。”

“唰唰涮”!十丈四周,一阵拂枝踪跃之声!瞬息离去!无疑确有不少人在旁窃窥,闻言离去!

南白华早已运聚本身上内劲,慎重的将两节断剑的断口接合!他盘膝打坐,双掌合十断口紧紧挟住!两眼渐渐瞑合内视,一口真气运行起来,顷刻进入无我之境!

三老和金露蓉耳目并用,紧急以待……

突然!长生隐士心情一紧,举手朝古老人一打招呼!

古老人闪身上前轻声道:“有警?”

“似有人不听你的禁约!”

“那是谁?”

长生隐士沉吟道:“可能是天慾老妖!”

“格格,正是本圣母!”

古老人斗然一震,朝林内道:“天慾,你想从此破我俩的诺言么?”

“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就请退。”

“参观孩子炼剑,并非破坏诺言!”

“老朽申言在先,十丈之内不准非许可之人窃窥。”

“格格,本圣母正好立于十丈之外。”

天慾圣母似看到古老人紧张之态,继而又格格笑道:“古今谈,这时本圣母如一时兴起,遥遥一掌‘罗天相’!你知道那孩子的后果如何?”

四海苍虬和长生隐士闻言,以最速的动作闪到南白华身边,与金露蓉成犄角之势围住!

古老人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这现象是他有生以来未曾有过,沉吟稍顷接道:“天慾,武林论年龄,论声望,我古今谈和左见理二人并不弱于你,左见理老儿你不愿意惹,我古今谈不敢惹,今天你对诺言两字似已不放在心上了,你看看四周林梢枝头,我已集结三分之二所有传信使!你甜蜜宫也将于数时之内充满我全部‘离火神鼠’,只要你敢动一动手,我古今谈故然从此升天,嘿嘿,你的底牌和甜蜜宫……”

“住嘴,本圣母要动手就不畏忌那些,哼,你胁迫我近两百年我都忍受过了,又何必逞这一时之岔?古今谈,告诉你,一年之后就是你的死期,等着瞧吧!”

古今谈闻言紧张渐弛,哈哈笑道:“我知道你早就有了打算,到时我古今谈的‘离火鼠’,‘传信使’,以及我这条老命定遭同时完蛋之危,嘿嘿,人算不如天算,天慾,你要注意凡事往往有意外,说不定古今谈到时有救星自天而降呢。”

“格格,你是说靠那两个小娃娃呀,嗤,泥里之鳅也望成龙?”

南白华的内功竟出于古今谈意料之外,这时不声不响的将青虹剑炼好如初,但他怕天慾圣母看出自己的无上神功之奇,虽成还是故作未醒,依然原势不动!

古今谈心中揣恻着时间,判断已过三分之一,他对南白华确实非常爱惜,不然也不会这样紧张。天慾圣母语音一落,他故意沉吟一下,那是想用拖的方法,灵机一转,接口哈哈笑道:“天慾,你不要看低我俩个娃儿,除了你‘罗天色相’不谈,其他的你不一定是这男娃儿的对手,大不了你只能打三百招。”

他故意用激将法想将天慾圣母扣住。

天慾圣母冷笑一声道:“古老鬼,你那一套少在我面前使了,我说了不在此时搅他炼剑就算数,你还想拖什么?不过,等他炼成了我倒试试是不是个可造之材。”

“哈哈,只怕你到时老羞成怒……”

“格格,古老鬼,你反来覆去是怕我用‘罗天色相’神功!好罢,第一次逗他玩玩,绝不使用就是,下次只要我高兴,要人要命就不担保了。”

拖拖拉拉的,时间不觉过去了,南白华刚好等到古老人预料的时候站起来,他还故意的嘘口长气!

三老一少见他面色如常,都感非常安慰,南白华双手将青虹剑朝长生隐士奉上道:“伯伯,华儿侥幸不负使命,现请过目。”

古老人从旁抢过一看,朝长生隐士一抛道:“接住,哈哈!我古今谈判断如神,完璧归赵!”

长生隐士当众一检查!确实丝亳无损,莫不暗叹!

遥遥传来天慾圣母的讶异之声道:“古老鬼,那孩子共炼了多少时间?”

“哈哈,你到了多久?”古老人精灵无比,巧妙的反问回去!

天慾圣母似想确知实情,顺口答道:“三刻。”

“哈哈,我的预计他要三个时辰,谁知他在两个半时就完成了使命!”

天慾圣母未响,似在暗地考虑什么。

金露蓉轻悄悄的道:“你说假话不留神,刚才开始之时,还有不少人暗地剑窥哩,不怕别人揭穿吗?”

“嘻嘻,你听听,是不是有人说话?”

金露蓉茫然不解?

长生隐士悄声告她道:“蓉儿,江湖人只要听到有天慾妖妇的声音,早就走光了!”

“咭咭,难怪义父信口开河了。”

“古老鬼,今晚三更,本圣母在‘望星峰’候驾,你到时带领原帮人马赴约,我以三十招为限,要将你的泥里鳅扫入深沟!”

“哈哈,我古今谈还个价怎样?”

“有屁快放。”天慾圣母的骂声远远传来。

古今谈似乎跟她相骂惯了,闻声哈哈笑道:“好臭!喂,三百招!还多了怕你难过。”

远远又传来格格的笑声……

金露蓉伸手向古老人道:“拿来!”

古老人似明其意,慢吞吞的往怀里一掏,迅速在金露蓉掌心中一放!“啪”!打了个手心道:“不害羞,东西不是给你的?”

金露蓉那曾想到义父来这一手,掌心被打得痒痒的!格格笑道:“拿不出呀,注意在将青虹剑弄断要你赔。”

四海苍虬接口大笑道:“傻妞儿,青虹剑能随便弄断吗?那就算不得名剑了。”

长生隐士微笑不语,他倒要看古老人刚才是拿什么东西能削断青虹宝剑!

古老人见南白华笑而不言,这才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

长生隐士和四海苍虬可说是正派武林仅存的两位宗师,寿龄也有百二八十岁了,见闻不能说不广,然而,他两人目睹古老人手中的东西!简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只有瞪睛呆住了!

金露蓉看到那东西眉头一皱,噘嘴睇眼!老大不高兴地冷冷道:“义父,我当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哩,原来你故作神拿出个老古董剑柄来!”

古老人见她撒娇得怪有意思,不禁哈哈大笑道:“蓉儿,有柄无剑这才是奇闻呀,你看,这剑柄上几颗奇珠多名贵,告诉你,这几颗珠子没有黄金如山休想买它半颗。”

金露蓉越听越不是味,连声啧啧讽讥道:“当然当然,可惜没有一个识货的,因此你老收到现在还没有人问津哩?”她说过最后一句,心想一定会引起两位老伯伯大笑不已?是以很快转头注目。

不料长生隐士和四海苍虬这时突然睁大四只眼睛!那是发现了某种最惊讶的现象!

金露蓉似知有异,不由呆住了!

南白华伸长脖子向古老人手中静静一看,突然惊叫道:“双龙剑,双龙剑!”

古老人本是笑微微地在逗金露蓉,一闻南白华叫出“双龙剑”之名,倏然笑容尽,满脸严肃的道:“华儿得了丹心秘笈?”

南白华侧身听听四周,转面轻声恭答道:“是的!”

“顺天三掌有了几成火候?”古老人紧接着问。

南白华躬身道:“小子现已炼成,秘本已交与两位伯伯。”

古老人嘘口气道:“好!你已超出我期望三年,这是老夫一生料事的……嗯!第二次失误了,幸喜这种失误是老夫所祈求的!”

长生隐士轻声道:“古老,双龙剑晚生不明出处,但剑柄上三颗奇珠是否传言的升空,射芒,化形三大奇珠?”

古老人正色点头道:“长生所料正是,这三珠在目前江湖上只有天慾老妖能用,内功火候如未达超然之境是不能运用的,南娃儿刚才炼剑瞒过老朽,看来也可能已能运用。”

南白华低头道歉,不好意思!

古老人微微笑道:“今日老朽倒霉!蓉儿抓住我的心理,你又能骗过我的判断,哈哈!幸喜倒霉在我喜欢之人手里,否则这个人就丢大了。”

金露蓉越听越觉有趣,咭咭笑问道:“义父,双龙剑在那里?干吗把它和剑柄分家啊?”

古老人摸摸她的一头青丝,顺势揭去文生巾,呵呵笑道:“我的假公子,宝剑在剑柄里睡觉哩!”

“哎呀,快还我头巾;你看,头发都被弄糟了!”

古老人笑嘻嘻的将头巾一抛,右手姆指往第一颗珠上一按,顺势抖手挥出!

突然龙吟声起!从剑柄里射出一红一绿两道奇光!

众人眼睛一花之际,倏见古老人手中多出两条软绵绵的东西,像飞蛇似的弹动不已!

古老人左手一指道:“你们看,这就是上古奇兵双龙剑,一柄二身,柔能绕指,无剑可敌,据奇兵语录上载,此是第二次出世,红剑名赤龙,绿剑名碧龙,如无登峰造极的内功,得之无用,反遭其害,此双剑共一柄,运用之妙,不可言喻,惟‘丹心秘笈’另有此剑之诀,今当长生和四海之面交与华儿,我这正邪不分的老不死,今天不能不规规矩矩作点正事。”

长生隐士向南白华喝道:“华儿还不跪受!”

南白华想谦拒也可能,只得跪道:“小子承古前辈惠赐,此生永志不忘。”

古老人双手递过道:“物各有主,老朽留之无由,你就好好干罢,今晚战天慾老妖时,有把握就拿出来,没把握千万别露了白;只有一点,如‘射芒’珠的光芒能掩蔽剑身之时,天慾老妖就无能识出你手中是何东西了,否则她非夺不可。”

南白华接过起立,仔细观察一番,见赤龙色如玛瑙,碧龙色如碧玉,根本看不出是何种金属炼成的!真是天地之奇物。

长生隐士和四海苍虬同声叹道:“真是无双神物,古老从何得来?”

古今谈微微笑道:“此宝得来不易,老朽为了保全此物,想尽方法才抓住天慾老妖的把柄,否则此剑早就不知落于何人之手了,说不定因了此剑,武林不知要死多少人!百六十年前,眼看天慾妖妇得‘罗天色相’秘笈而不敢伸手者,就是因了此剑之故,此剑得之于黄河发源之处,也就是那泉眼之内,记得当时此剑出口之际,是个暴风雨中雷电交加之夜,老朽为了搜只离火神鼠,偶遇此剑趁雷电风雨而飞腾,老朽事先不明是何物出现,即冒死扑近泉眼,岂知正逢此剑冲出,老朽双手猛扑,险被斩成两段,此时回亿起来,犹有余悸。”

南白华一指柄上三颗奇珠道:“请问老前辈,这三颗奇珠是否又能作机纽之用?”

古老人点头道:“华儿眼明心慧,刚才老朽故弄玄虚,不意竟被你看出!第一颗以一成内劲稍按,即可启动剑柄内藏机关,射出双剑,按第二颗射出‘赤龙’,按第三颗射出‘碧龙’,如要收剑则在本位上再按一次,第三次则又射出。”

金露蓉格格笑道:“那真有趣,怪好玩的!”

古老人哈哈笑道:“看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双龙剑初会天魔r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