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60章 深入虎穴

作者:秋梦痕

祁爱珍看看方向道:“我们走的路线与他背道而行,这一会工夫那里能够来得了,他的功力虽強,但要收拾那六个人也不是举手投足间就可成功的。”

莫书容恰在祁爱珍停口之际,突然变色惊叫道:“那是什么?”

万里风闻声奔出,只见在左前方十丈之处的一块大石上堆着九个灰白的人头枯骨,底层四个,中层三个,最上是两个,堆得非常工整;沉吟道:“这可能是猎头帮玩的什么花样?別管他,只怕前途还有。”

众人恐惧地再向前奔,一路确实发现不少,惟数目却有多少不同,所堆之地,大都是明显易见之处。

蒋竹寒计算已有八处之多,忽然道:“那些人骨并非是新的,可能是从坟墓中掘出来的,莫非是猎头帮设置的某种标志?”

众人都猜不出是何作用,惟有谨慎的急急前驰,及至天黑,仍然没有看到桑雷赶来,每个人的心中都急得要命,但也毫无办法。

万里风本想叫大家停止等候,自己回头找寻,但他又不放心四人的安全,只好咬着牙照常赶路,幸好始终再未遇上惊险。

第二日中午,五人自“神池”,“五寨”,经“保德”到“神木”,由神木仍顺长城至“榆林”落店。饭后刚出榆林之际,前面的莫书容突然发现一条人影由侧面超越过去,其速度不似普通武林,显出功力甚深,立即回头道:“里风赶快追去看看,那人未穿黑衣,可能是另外两批中原人。”

万里风没有注意侧面,闻言赶上道:“去了多久?”

莫书容急指道:“从那林角后隐去不久,他恐怕没有发现我们,快一点,若是敌人,我们就走右面避开。”

万里风现身一指林角道:“你们赶到那儿停止勿动,不见俺回来千万不要离开。”

他说完放开双腿,一溜烟似的奔出,霎眼便已不见,四人从未见过他的轻功,那曾想到道有这般惊人的速度,俱不由看得一呆!

蒋竹寒摇头伸舌道:“除了‘御气蹑云’之外,普天下恐怕只有白哥哥才能追得上他,这真是道地的轻身法!”

四人奔到林角一看,万里风早已不知去向,前面尽是莽莽森林,惟中间有一条幽秘的林径,判断已由林径里追去了。

顿饭之后,忽见古今谈立住招手道:“你们快跟我老人家走,里风要独自赶奔白湖,天下武林都齐集南山山脉了。”

四人奔近之际,只听万里风道:“我们所见的人头骨堆,那是猎头帮总招集记号,现在前途已没有一个敌人了,俺有任务要于今天赶到白湖,四位同俺师叔慢慢前进罢。”

万里风说完一摆手,转身道声再会,人已滾滾如飞,随即消失森林中不见。

蒋竹寒边行边问道:“古伯伯,红豆姑姑和大队都到了白湖啦?”

古今谈点头道:“可能在今天到达,我老人家在驾兰城才和大家分手的,唯一的目的是找你们,差点在刚才错过了。”

五人谈着说着,一路非常平静的赶了两天路,第三日黃昏之际到达白湖,这时的白湖已不似往日那么冷僻,四周都是绿草如茵,此际遍架芦棚,人数之多,尤较在金家庄时更盛。

古今谈领四人见了南仙北神后,随即独自去会“三王”和人猿王,探听到南白华日前率万里风探秘去了。

不久,古今谈又回到南仙棚内,举目看到金露蓉和桑雷也在座,不由诧道:“桑大个听说追赶一批黑衣大汉去了?怎的反而比我们早到啦?”

桑雷起立大笑道:“咱消灭那六个家伙后,却又撞上一批罗刹教徒,甚至还和罗刹魔君干了三千招,那还是咱担心莫姑娘等五人的安全,否则不和他打个三日夜才怪哩,你们到达之际,咱也只早到得半日而已。”

棚的右上方坐的是北神,古今谈笑笑向他道:“北老儿说说最近情况如何?”

北神郑重地道:“红豆仙子现在部署防卫计划,蓉儿夺回阵眼主幡后,太虚阵现已从新布置中,南白华曾五探天堂谷未获,但却杀了五百余猎头帮徒众,且知火山派现在部署于南山山脉西面,罗刹教则散布南面,南山山脉中部已成了风雨慾来之势。”

正说话中,突见万里风从外面冲进大叫道:“大斗开始了,快找‘三王’。”

众人闻言大震,古今谈一把抓住问道:“小子,说清楚点。”

万里风一指金露蓉与桑雷道:“主人现在‘三绝谷’观斗,小姐和桑大哥快去!”

一顿续道:“主人探出‘三绝谷’后,立运无上功力传音火山派与罗刹教,岂知竟在两个时辰中那两方之人已全部拥至‘三绝谷’中,目前火山派与罗刹教暂告停手,一致往天堂谷口猛攻,同时,猎头帮亦出动八百余高手全力阻挡于洞外,俺来之际已斗了大半天了,三绝谷竟然成了一片血池,伤亡枕籍,不计其数,俺还发现千古恨和天慾妖妇,她们都投降了猎头帮。”

北神面对金露蓉道:“你和桑雷先随里风赶去,沿途留上记号,三王与人猿王尚须研讨防守之策,此地不能松懈防范。”

金露蓉和桑雷尚未动身,棚外陆续进来五个人,前行的是红豆仙子,她依然穿着那纤尘不染的白衣裙,背后跟着“天王掌”厉龙,“地王掌”侯信,“人王掌”武坚,“人猿王”丁曲神,众人一见,齐都起身相迎。

红豆仙子摆手道:“大家先坐下再说。”

于是老少都依次落座;北神将万里风回来之言说出后道:“蓉儿与桑雷是否先去会华儿?”

红豆仙子侧顾“天王掌”厉龙道:“厉兄意见如何?”

“天王掌”厉龙沉吟道:“仙子既已布好太虚阵,除了几个老魔之外,他人似乎不敢来攻,这一仗是决定今后江湖命运的一仗,以老朽之见,此地交由蒋老弟和忆红女侠防守也就够了,我等宜全部赶赴‘三绝谷’,惟此去三绝谷之沿途上宜多设暗卡,一旦此地有了紧急情况,由暗卡接连传出警息,我们闻息赶回必不致太迟。”他指的蒋老弟和忆红女侠,无疑是指南仙与北神。

“地王掌”侯信接道:“仙子不愿与千古恨会面,那就留下守阵亦可,古老弟也毋须前去。”

人猿王点头道:“那就是这样决定罢,蓉儿和桑大个子先随小猴子动身,我们四个老家伙则环湖再搜查一遍才去。”

金露蓉招手二人道:“里风在前带路,我们要尽全力赶去。”

三人离开白湖后,在子时刚到之际已奔近一座奇峰,万里风指着道:“那峰名叫‘绝尘峰’,仔细看右面还有一座名叫‘绝禽峰’,左面那全是白石插天的叫‘绝兽峰’,三峰之间有一个四面削壁深谷就是‘三绝谷’,‘天堂谷’那个洞就在白石插天的‘绝兽峰’下,我们再过去三十里,翻过正面七座森林后,中间有一条奇险无比的崖峡,通过崖峡就可到‘三绝谷’的西面悬壁上,主人正在那儿观斗。”

金露蓉首先超前飞纵,招手道:“快点!只怕已攻进天堂谷了。”

三十里瞬眼就到,第一座森林档在前面,金露蓉回头道:“桑兄请打倒几株古树作记号。”

桑雷应声出拳,“轰轰轰”!连续挥倒三株巨松,且在树干上刻下“天堂谷由此进”六个大字。

万里风领先向森林钻进,扬声道:“千万別从树梢超越,否则找不出崖峡。”

金露蓉在后叫道:“里风且慢!”

“小姐什么事?”万里风诧然回头问。

金露蓉招手桑雷上前道:“林内血腥气太重!你先去看看。”

万里风知她叫住自己之意,一见桑雷走近即指示去路道:“树上都有‘丹’字记号,但却不要搜查太远!此林最易迷失方向,你看,林梢全无星月之光,纵算有月光也难找出前进路线,好在咱们不怕毒虫猛兽,否则寸步难行。”

桑雷点头搜进,不出四丈,只觉腥气竟从四面吹来,同时也有了发现,扬声叫道:“小姐,这儿确有三个尸体!”

金露蓉随着万里风循声走近一看,凭她视力认出,只见是三个中年大汉,其内並无黑衣之人,一沉冷笑道:“两个火山派,一个罗刹教,原来他们仍在明停暗斗。”

桑雷道:“只怕这森林到处都是,腥气太浓厚了。”

金露蓉挥手道:“不必搜了,近‘三绝谷’四周都少不了尸橫遍地。”

不出她意料之外,越到里面,尸体也就到处都是,断头去臂,腰斩骨碎,真是惨不忍睹,血腥味渗和着瘴气,如非身怀甚深内功之人,那真是寸步难行。

突然,三人听到一个朗朗的传音入耳道:“蓉儿,你们到这儿来,猎头帮两位令立尚未出洞,其爪牙似奉命退入半数到‘天堂谷’去了,罗刹魔君和无情神率领九十余个特等高手首先冲进,八鼠方面竟随后进去一百四十三人。”

金露蓉闻声忖道:“白哥哥在传音相唤啦!”回头对万里风问道:“崖峡已走完,是不是已经到了?”

万里风点头道:“刚才主人传音处已然改了位置,咱们从右侧较高之地去罢。”

桑雷隐隐听到一阵隆隆之声,其音尤如沉雷,地面也渐起震动之势,不禁诧异道:“这是什么声音?”

万里风郑重的答道:“那是三绝谷的打斗声,只因崖谷深沉之故,这声音与雷鸣无异,这时还响得轻多了。”

金露蓉问道:“此地距谷还很远吗?”

万里风道:“起码还有五百丈远,主人可能是在那洞的对面崖上。”

三人边说边走,响声越来越大,未几,在朦胧的星月之下,金露蓉发现南白华高踞一座悬崖的边缘,此际正在向她们招手。

三人一见,加劲奔了过去,及至,都将脑袋伸出崖缘俯视,虽有星月,但却因谷深无比,依然只看出暗暗沉沉的无数黑影晃动闪跃,惟震动力竟使悬崖摇摆不停。

南白华轻声道:“现在少得多了,谷中将近有九百人倒下,他们头子都冲进去了,猎头帮现存在谷中的只有三分之一,除死去的不算,退进洞口的不下三百人,目前谷中的打斗非常混乱,甚至有自相残杀的,显然是杀晕了头。”

金露蓉道:“三王与丁老头马上就到。”

南白华摇头道:“他们刚才已到了,现也冲进洞中去啦,我是专在此等你和桑雷的。”

金露蓉诧道:“他们御气来的?”

南白华点头道:“若不是这谷中的打斗声相引,四老几乎找不到这鬼地方,就是这样,他们找了七个同样的深谷才找到此地来。”

一停对万里风道:“你快回白湖去,请红豆姑姑多派功力高深之人在此谷四周暗察,如一旦有极端变化时,即全力围扫漏网余孽,这是说我们如获全面胜利的话,要是不幸刚好相反,则固守太虚阵勿动。”

万里风奉命回奔中,桑雷请示道:“主人,这是个好机会,让我和小姐冲进谷底去收拾那批余党罢,这些人对他们不能稍存仁慈,留下来终非江湖之福。”

南白华沉吟一会叹口气道:“除猎头帮外,最好少杀为要,上天也有好生之德。”

金露蓉从来不违背他的心意,这时却大大不同,只听她冷哼一声道:“姚崇仁大哥之死,起因都在那些邪魔,今后我可不管这么多,除非他们不遇上我,否则就休息我留一丝怜悯,桑大哥,走!不杀尽你就不要停手。”

她说完扑出,如饿鹰般直射谷底!桑雷望望南白华,只见他仰首长空,眼角竟已泪如泉涌,忖道:“他对姚大哥义同手足,难怪心中悲伤不胜!”他不敢打扰,亦悄悄的扑下谷去。

霎时之间,谷底传出地狱般的惨叫频频升起,大有天翻地覆之势,其恐怖真是使人心惊胆颤!

南白华被叫声惊回惘然的默思,不由俯察一眼叹道:“蓉儿这一狠心,三方面的爪牙恐无人能逃覆亡之祸!”

一个时辰过去了,谷中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忽见桑雷纵上悬崖来道:“主人,小姐问你要不要冲进洞去?”

南白华摇头道:“现在还不到时候,你叫她上来。”

桑雷奉命去后不久,只见金露蓉满身是血的纵上道:“洞内毫无动静传出?我们还在外面干什么?”

南白华招呼她坐下道:“天堂谷是个神秘之地,我估计其洞径不但玄妙离奇,甚且其深不下数十里之距,罗刹教与火山派想打通洞径恐怕也不是件容易之事,除非猎头帮有意让他们通行无阻,否则绝不可能在一两个时辰内到达其中心区域。”

一顿又道:“血、骨两令主从未在绝谷现过身,显然是另有阴谋,刚才之战,那只是虚张声势略作试探而已,我们不进去则罢,让三王与丁老头去悄悄观察,一进去,那就只准成功不准失败!”

金露蓉一指谷底道:“刚才仍被三十余人逃出谷外,另有十七人则窜往天堂谷进口处去了。”

南白华只见她报出生数而未闻其死数,显然是杀得太多而难于出口,叹气道:“罗刹教人尚有可说,火山派则死得有点太冤,下次还是要分出善恶才下手。”

金露蓉人也杀够了,气也平息啦,只见噘噘嘴道:“留下来作恶,不如早予消灭,总之都不是好东西。”

南白华拿她没法,侧顾桑雷道:“现在你先进洞,但要小心为要。”

桑雷应声下谷,瞬息扑至洞口,举目前望,只见黑漆漆的一片,凭他目力也只能看出三丈之内哩,甚且有背道而行的可能。

就在他犹豫之际,耳听一个声音传来道:“桑雷不要动,前面迷道太多,走错了势必终生难出,现在你跟着我前进,想不到猎头帮中真还有不少奇才异士在内。”

桑雷闻声大喜,立住道:“主人,我的目力练得还不够,处此暗洞时才知道差劲呢?运足内功还只看出两丈多远,此洞的确黑暗,却和夜晚大不相同。”

只听金露蓉的声音接口道:“大傻瓜,那里是你视力练得不够,白哥哥一进此洞就说中了敌人的圈套,‘三王’在五丈之内的石壁上留有警告,说此洞处处设有古时失传邪正各式奇阵,如不小心,再強也冲不进去。”

南白华一到,桑雷突觉眼前大亮,十丈内竟能亮发可数,不禁暗道:“他的‘三舍利’禅功真正是玄妙无穷!”

南白华观察一阵笑道:“三王能博古通今不说,罗刹魔君、无情神,以及八鼠也不简单,他们都替爪牙们留有通行识別记号。”说着一指前面石笋上道:“那两种不同的记号就是他们留的。”

金露蓉道:“他们似曾经过不断的打斗才攻进里面的!沿途死的还真不少呢!”

南白华领先前行道:“暗袭是难免的,此去能存到最后拚斗的恐怕没有多少人了。”

桑雷见他左弯右弯的,不知凭什么能一点不错?心中只感到非常惊奇,但又不敢开口去问,惟有和金露蓉跟着他默默前进。

地形越来越觉奇险,前途竟是一起一落,起则如登悬崖,落则如坠入千丈枯井,沿途遭袭而死的人也逐渐增多!

三人约计走了大半天了却无法知道路程还有多少,忽然,南白华在前立住道:“这儿有条阴河,你们看,宽虽不过三十丈,其寒度和湍急真是前未见!去路看不出是沿河或是对岸?总之是非常险恶,你们在此勿动,让我探清楚再说。”

他身还未动,突听一个阴沉沉的声音幽幽地冷笑道:“阁下莫非即为传言的蒙面客南白华?”

那声音竟是充空盈际,使人难以测知发自什么方位;南白华朗声笑答道:“兄台猜对了,多蒙引路,请问贵姓?”

“不敢,区区为‘猎头帮’‘圣池’主宰法律民,今奉令主之命,特此前来迎接阁下,只要阁下能度过在下这一关即能一路无阻。”金露蓉传音南白华道:“什么是‘圣池’主宰?”

南白华传音笑道:“猎头帮内重要秘密我都运用截音法探出大半,所谓‘圣池’,那就是‘污血池’,‘人头殿’亦美其名叫‘聚灵殿’,这两大重地都有一位主宰,另一位名为‘灵殿’主宰,这二人是猎头帮仅次于两令主地位的重要人物,刚说迎接一词,显然是来试探我等功力深浅的,我们要达到其重地中心,必须先将此人制服不可。”

桑雷传音笑道:“主人曾与两令主大打一场,难道他们尚未识出是谁?”

南白华传音笑道:“我若被他们识出那还能吓服其及早收兵,就因这一点才使其摸不清中原武林到底有多少能人,你们随我过河,他刚才发声处就在对岸上游,目前已固守在一陋窄的洞口。”金露蓉抢先传音道:“让我去先斗他几招试试看?”南白华伸手拉住道:“別冒失,此人功力不弱于无情神,力敌不如智取,你和桑雷慢慢来,待我隐身接近他下重手,若然一下不能得手,前途险阻必将不易通过。”

金露蓉闻声放缓脚步,立觉眼前一暗,心想:“他去得真快,不知用什么功夫去制服那人?”

想罢未几,突听“吭”的一声闷哼中,霎时传来南白华的大笑声道:“兄台觉得这一指之功如何?有请带路罢。”

桑雷急急道:“小姐,主人得手了,原来他用的是丹心指。”

金露蓉边走边扬声道:“白哥哥,他怎么还能走动?”

临近时,只见南白华微微笑道:“我已截断其任、督两大奇筋,就是红豆姑姑也无法使其功力复原了,走动毫无问题,可惜不能开口说话啦。”

桑雷走近那人,注目看去,只见对方竟是一个年约三十余岁书生似的人物,风度还非常潇洒,立即伸手抓住道:“朋友,留得一条命在算是咱主人的好生之德,走罢,別耽搁时间。”

那人口不能言,面色吓得惨白已极,闻言没有表示,只见其恐惧的点点头。

金露蓉忽然向南白华道:“他的体内没有奇毒?”

南白华行沉吟道:“猎头帮的重要人物只怕都没有像部属那样待遇,他们怎会跟自己过不去呢。”

那人走的路线非常稀奇,每逢易行的地方不走,专找不易看出的秘径而行!

金露蓉警告道:“白哥哥,他想将我们带入险地嘛?”

南白华微微笑道:“你不见他走的线上都有‘三王’留下的暗记嘛?这才是真正的安全通道哩!”

突然,只见那人伸手一指前面,脚下却再也不肯移动了。

南白华招呼桑雷道:“你将他放了罢,地点到了。”

金露蓉见那人被放后另由侧面一个小洞钻了进去,不由诧异道:“他怎么从那边去了?”

南白华摇头道:“他是没有脸见其主人才由他洞而去,真正的地点想必在前面转角后便能看到,那里似有一丝光线射出。”

金露蓉抢前奔出道:“路程可能还远,那就追去罢。”

“蓉儿快停,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样简单,猎头帮強约天下武林到此,其目的无非在一网打尽各派精英,其居心並非硬斗,当前之会,定必惊险万状,让我先摸清其底细再定对策。”

金露蓉闻声奔回道:“你要先去?“

南白华摇头道:“快坐下来,我要运用神遊功了。”

桑雷传音金露蓉道:“小姐,主人准备入定了,你我必须提功护法。”

金露蓉闻声一震,立即提功戒备。

南白华向他二人看了一眼,点点头,随即盘膝闭目,霎时便如睡去一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