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61章 作法自毙

作者:秋梦痕

金露蓉正在紧张戒备中,突见前途出现一个四十余岁的壮年人物,看相貌竟与那“圣池”主宰有点相似,同样也作书生打扮,只见他行至五丈之处立定不语,似在郑重的注视着南白华的入定神态,随即娇声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人良久才冷声答道:“在下是‘灵殿’主宰风重光,不知那位是南白华大侠?”

他並不询及“圣池”主宰为何不见之故,金露蓉眼睛一转,似已想到回答之言,故作傲态又娇哼一声道:“地上调息的就是,难道还有一关要闯吗?”

“灵殿”主宰沉吟半晌,只见他忽露傲态的阴声道:“在下本有此意,今见三位既能通过‘圣池’主宰一关,相信我这一关也不困难,那就免了罢,现有‘三王’、丁曲神、罗刹王、无情神及八鼠正为本帮席上佳宾,目前仅候三位驾到就要开筵入席,希望南大侠早点恢复功力赴宴为盼。”

桑雷见金露蓉含糊数语竟能使对方错认南白华是因打斗之故而需调息,不禁暗暗好笑道:“小姐真正是聪明绝顶之人!这家伙被蒙住啦。”

金露蓉传音桑雷道:“那‘圣池’主宰可能因丧失功力而含羞未去报告,此人一去必将重来,希望白哥哥早点醒转才好,否则必会露出破绽来。”

桑雷眉头一皱道:“主人入定快到半个时辰了,怎的要这样久呢?”

他刚一住口,忽见南白华一跳而起急急传音道:“事情严重了,这次如果稍微处理不好,不惟进洞的全部玉石俱焚,甚且连白湖群雄都有灭亡之祸!你们留心记下我一切调派!”

金露蓉见他从未有过这样紧张之情,深知有空前的危险降临了!不禁惊吓之极的望着他;南白华沉神暗察有顷,立即吩咐二人蹲下道:“刚才我神遊所见,猎头帮的根本重地尚有两里多远的距离,那是一个非常玄妙的地方,等于地底里埋着三个尤如山大的巨钟,每钟之间另有通道,通道曲折离奇,长度却只有五、六十丈远,中间有无数的粗巨钢柵隔断,每柵都有严密的防守,中间一所为‘人头殿’,人头垒垒,阴森不下传言的鬼域阴曹,左为一所豪华无比的寢宫,右是‘污血池’,池宽纵橫约五十丈,积血已成黑酱色,但却没有一丝腥臭气味,不知其中掺和着什么葯物在内,更不知其有何作用。”

说到这儿又凝听有顷后继道:“最奇怪的是人头殿前有一所方形议事庭,能容纳百几十人左右,庭的两旁各列有一排人头骨座位,尽为人头枯骨垒叠而成,每边约四十余个,上首背对人头殿,橫列八个金色头骨座位,此时正坐着猎头帮两位男女令主,二人看外表都不超过二十岁,男的英俊潇洒,女的花容月貌,‘三王’与丁老头坐在左侧,下手为八鼠兄弟暨二十余个特等高手,其余的恐都遭暗袭身亡啦!右侧是罗刹魔君与无情神一面,其中还有五个与丁老头功力相等的人物在内,可能是新从罗刹国赶到的,共计也有四十余人。……”

金露蓉见他说到这儿一停,立问道:“你看出危险在什么地方?”

南白华郑重的道:“第一,人头殿的周围上下都有古怪,布满似蜂房一般的小窟窿,那不是什么通风设备,据我的判断,那是暗藏某种厉害无比的东西在内。第二,是两个令主的座位后各有两个铜制拉环,那是控制机关的机钮,现在还不明其作用,但我必须掌握那四个玩意才行,因为我已看出其中一个必属议事庭上方的控制机钮。”

桑雷诧然道:“那上面是什么?”

南白华正色道:“就是白湖的所在地!”

金露蓉大异道:“你怎么看出的?”

南白华叹口气道:“那是‘三王’互相传音说出的,他们此刻俱都在惶恐不安的状态中,这是我的错误,也可说是太巧了,硬将中原武林置于死地。”

桑雷闻言惊道:“庭顶上面藏了什么厉害东西?他竟能使白湖群雄全部死亡!”

南白华沉沉的道出几个字道:“最強烈的爆炸物!”

金露蓉疑道:“难道他们有未卜先知之能么?否则焉知我们要到白湖来呢?”

南白华摇头道:“所以我说是太巧了,他们的设计显然绝非短时间之内能够成功的,据我判断是拿来防止敌人探去秘密从白湖向他们攻击的预防措施,而今天恰好拿来威胁我们。”

一顿又叹口气道:“听‘地王掌’的口气,那种最強烈的爆炸物埋藏甚广,一旦发动机钮,白湖周遭数里之内,将无一人能够幸免。”

金露蓉决然道:“那就请桑大哥赶紧回头向红豆姑姑报警,促其采取紧急措施撤离群雄。”

南白华急急摇手道:“不行,对方已知道我们来了三个,到时一见只有两个,必定引其怀疑而先行发动,何况桑雷还不一定能走得出去呢。”说完招手道:“不必犹豫了,进入人头殿时,一切看我眼色行事。”

他领先前行,将要走过一里半险峻之区时,忽又立定道:“前面距人头殿只有半里地了,再走过去就是猎头帮徒戒备森严的地区,两旁都有暗洞,洞内全是猎头帮徒执械警卫,你们千万別擅自动手。”

他说的果然不错,刚过三十丈时,沿途立时传来一声声传递信号之音,人数之多,起码有三百余人之众,其声势之雄,确有使人不寒而悚之气概。

曲折的戒备之区一过,南白华指着前面道:“那儿有三个急转弯的走廊,最后一处就是人头殿的铁门,此际只怕早已大开,你们是否已觉到黑暗渐淡?那是人头殿里的珠光影响所致。”

金露蓉点头道:“我还以为是星月之光哩,里面挂有夜明珠吗?”

南白华点头道:“人头殿,豪华寢宮,以及污血池三处,夜明珠不下千颗之多,而且粒粒都大得出奇,不知他们从何处搜集来那么多。”

他语音刚停,突觉前面传来一声尖锐的长啸,紧紧接着就是一个清朗的语声道:“令主有请南大侠入殿!”

这时刚转过三处走廊,突觉前面顿时亮如白晝,金露蓉一眼看去,只见一个恐怖的人头殿前竟立满了江湖上百十余位的首屈一指顶尖人物!

南白华潇洒的跨进议事庭,拱手一个环揖道:“有劳各位久候,在下抱歉之至。”

正中一个二十余岁的英俊青年哈哈笑接道:“南大侠誉满武林,请恕本座未曾亲迎英驾之罪。”

他说完将手一摆,立有三个猎头帮徒搬来三座金色人头座位于正面进门处,恰好与他对面而坐。

南白华毫不客气,率桑雷与金露蓉坐下后,举目环视一周,只见血、骨两令主身旁的几个座位现只空下一处,他知道那位置定系因“圣池”主宰未到之故。

这时罗刹教与八鼠两面都默默无言,他们的面上竟露出各种不同的表情,似疑惧,似气忿,亦似妒忌,妒忌的自是因南白华的座位竟也与两令主同为金色。

“三王”与丁老头却不计较那些小事,南白华一到,他们反而显出安慰与兴奋之情,神情也轻松了许多。

这现象只是霎眼间之事,但大家都没开口,原因是猎头帮已摆上丰盛无比的筵席。

南白华趁此机会暗暗传音与“三王”暨丁老头交换几句意见后又传音金露蓉与桑雷道:“你们看,两令主座位后那个人头条案,下面不是有块紫色丝幔嘛?丝幔下盖的就是我说的四个铜环。”

金露蓉传音道:“你如何去设法控制呢?”

南白华答道:“见机行事,不可鲁莽。”

酒席开出之后,只见猎头帮的女令主起立娇声道:“本帮成立迄今,已历百年,虽经数度挫折而不亡者,实为本帮武功神奇之故,‘灵骨殿’曾三次被毀,这是第四次重建成功,此殿一成,江湖必须统一,本帮以武功为主,以神秘为辅,神秘一旦不通,那就以武力解决,历代从不与异己俱存,不是人服,便是我亡,今承天下三大武林主流应约前来敝帮,只有降、战两途,降则武林统一,战则各凭武功以定存亡,现请各位用酒,席终再谈正题。”

吃喝中毫无一人谈话,气氛沉重而紧张,真有风雨慾来的现象,然而表面看去,这那里是生死决斗的前奏!

满庭虽无言语,但却可想像得到,他们都在传音定计,策划图谋。

酒敬三巡中,男令主放下手中玉杯道:“敝帮与天下武林疏远甚久,这次出世,感觉奇才异士竟是空前之盛,趁此席中,聊献一物添作此会之盛。”

他说完一招手,顿时有四个帮徒各奉一物呈至席前,分四面摆下,那是南白华面前一物,和罗刹教席前同样也放一物,其次是“三王”与八鼠之间,最后论到两位令主面前。众人一看,莫不识出那竟是武林求之不得的四枚“金精钢母”,圆圆的有拳头般大,表面宝气盈庭!只见男令主朗声道:“在坐者相信都练有御气飞剑之能,且知武林名剑莫不出自‘金精钢母’,本帮崇拜的是武功,因正将之呈至各位席前一较其功力深浅,谁能将‘金精钢母’刀开者为初选,复原者为复选,最后能将‘金精钢母’炼成宝剑者为天下第一英雄。”

此言一出,全庭惊声四起,这简直是旷古奇闻,人人都知,纵算武功超特之士,也要有无上内功炼过百日才能将“金精钢母”熔解,如用凡火,就非十年休想铸剑!

只见男令主睹情之下,得意的朗声大笑道:“分解、复原、相信在座者不乏其人,惟当席成剑者……哈哈……”

南白华起身淡然道:“阁下自是易如反掌,今当天下武林在座,阁下能不一试神功如何?”

男令主陡然眼冒精光,沉声道:“本令主並非神人,惜无此能,闻足下之言,是否胸有成足?”

南白华在他说话时立即传音“三王”与人猿王道:“前辈们注意,大斗就要开始了,四位连同八鼠对付罗刹教与猎头帮徒,蓉儿和桑雷应付女令主,男令主由晚辈下手,打斗以夺取两令主巾后席位为要……”。

他传音未竟,目睹男令主语音刚停,立即淡然道:“阁下太谦虚了,也许是秘技自珍不愿显露之故。区区一枚‘钢母’炼剑,其功亦非武林之玄,本人不学无术,但能将四枚‘钢母’分炼八把飞剑绕庭盘旋,如蒙各位不弃,马上即可当面献丑。”

此言一出,又是惊声四起,甚至连两位猎头帮主也有难以置信之色!

天王掌传音人猿王道:“白华真有此能么?”

人猿王向他点头笑笑,传音道:“此子已趋武学玄境,只观勿问,将有奇迹出现!”

良久,只见女令主招呼帮徒道:“速将另三枚‘钢母’呈于南大侠席前,咱们今天大可一开眼界?”言下大有不信之概。

南白华暗察全庭,只见都被他炼剑之说而集中了全神,暗忖道:“动手的时机快到了。”

正当他要显身手之际,猛听得一声惊天动地的巨震大起,只震得碟碗“擦擦”挤鸣,人头殿似有摇摇慾坠之势,霎时之间,庭内群雄皆惊动!

紧接着响声之后,只见男令主摆手朗声叫道:“各位勿乱,请听本令主有几句话交代。”

群雄都是屡经大浪之人,闻声顷刻静止,一个个怒容满面地圆瞪双目,大有一即发之势,罗刹魔君首先阴冷的道:“阁下是否就此发动火拚?”

男令主朗声笑道:“足下何必性急,适才之震,乃是本帮破釜沉舟之举,本帮此际已与外界隔绝,所有通路全部炸塞无存,要想生出‘天堂谷’,只有投降本帮,到时自有一条神秘通道可达外界,但却必须先服下本帮一困‘锁心神丹’才能放行。”

他说到这儿,环视群豪一眼继道:“那条通道除本令主兄妹之外,就连本帮‘灵殿’主宰也不知其去处,各位如果不降!哈哈,那就只有同归于尽。”

说着一指人头殿上下四周道:“各位请看,那些如蜂房般的密窟,只要本令主发动机关,窟内自能射出本帮最具威力之‘圣池’神水,那怕各位功力通天,如一旦沾上神水,或闻其气味,保证各位所练之神功全部丧失,此其一,其次是‘灵骨殿’下之地火喷口,只要机关一动,殿毀火喷,相信各位无法扺敌那地心熔液吧?第三……”他一指南白华大笑道:“阁下齐集中原武林于白湖,那真是大错特错之举,也可说是本帮当兴之机运,鬼使神差叫阁下集合众到本帮防敌范围之内,前曾向‘三王’说明其中厉害,相信阁下早有所悉,为今之计,我看阁下还是首先归服本帮为是。”

南白华不理他的威胁,只留心庭内群豪的反应,只见罗刹教方面大有动摇之态,八鼠似也犹豫不决,“三王”丁老头则惶恐显于表面。

看罢起身笑道:“阁下的阴狠毒辣,可说是前无古人,此策诚属妙绝天下,不过,哈哈!在南某看来也算不了什么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1章 作法自毙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