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07章 火辣辣与冷冰冰

作者:秋梦痕

“哈哈!你走得比滚的快多了,我老人家懒得追你!”他得意的哈哈大笑,笑声充满了赏月坪!

老人笑声未住,接着是四周一阵大乱!所有旁观的江湖武林,闻听红豆二字,都顾不了已身安危,捕风捉影的紧随天慾圣母而去。

长生隐士首先从林内踪出道:“古老,天慾老妖被你骗走,假设红豆真被她得去怎么办?”

古老人大笑道:“小老儿,这件事你放一千万个心,她还没有我知道的多哩。”

四海苍虬步出道:“古老不可大意,四明出虽说广阔,但凭她也不难找出藏宝位置。”

“嗨,四明山不要说红豆,就连黑豆都没有半颗,空气是我姓古的放出,活该让她跑几圈冤枉路吧!”古老人说完又得意的挤挤眼睛!

金露蓉跳出笑道:“义父,这么多人到四明山来找红豆,原来是你放出的空气呀!为什么要这样骗人?红豆到底在那里?”

古老人大笑道:“为什么?为了热闹。我老人家和左老鬼寂寞无聊,嘿嘿,首先商量撒布谣言于江湖,再由整个江湖武林惊动甜密官,这样一来,天慾老妖妇就耽不住了,必定亲儿出马,哈哈,热闹就这样造成,我老人家从中捣鬼,你看多有意思!”

南白华摇头道:“老前辈,古语说‘无风不起浪’。十二红豆绝对不是无中生有吧?”

“当然当然,十二红豆并非真是红豆,那是十二颗像红豆的东西,其中十一颗我曾说过,大概你还记得,另一颗么?不说啦,至于天慾老妖之所以相信的原因,她是确知红豆之密,而且又和道落于南方,若说到真正地点么,嘿嘿,她知道个屁,我老人家也还只知道一点大概呢。”

“在那里?”金露蓉着急了。

古老人怕她撒娇,轻声道:“乖妞别急,左老鬼单独行动去了,我在这里只是缓兵之计,如有了眉目的话,左老鬼马上就会来通知我们的。”

“白哥哥,我们走,他不说算了。”

古老人哈哈笑道:“蓉儿要走的话,我不阻你,或许你缘份好,找着十二红豆也很难说,不过那是一件很冒险的事,因为十二红豆只有三颗有益,其余都是危险的东西,你与南小子必须小心从事才好。”

长生隐士担心的道:“古老,这十二红豆有无识别之处,否则不要也罢。”

古老人沉吟道:“这是个谜,无人能猜出这谜底是什么!数百年前,这四明山出了位奇女子,当时人称红豆仙子,武功高得出奇,曾打败蓬莱三仙、琼崖九魔而威镇天下。

后来拚上中原九洲金童,在天台大战经年,她始终未下杀手!九洲金童到最后一场自知不是红豆仙子对手而认输,临行刻石记其事于天下台之巅!

不料红豆仙子事后发现石上铭记之旁还有一首情意绵绵的,哀伤悱恻含意悠深的相思之诗,自是红豆仙子每于寂寞孤独之余,常到天台山巅徘徊,口中不断念那首诗词,音凄而悲,相思之情与日俱增,哀哀不能自己!

一日,她实在顾不了往日的自尊,决心找遍天涯海角要将九洲金童寻着,到时尽情吐出自己的心声!永订白首之约!

于是,江湖上风传红豆仙子之事迹时有所闻,名山大川,闹市僻乡,处处都有红豆仙子的踪迹!……

世间好事往往天不从人,事与愿违,红豆仙子经数年之久虽将九洲金童找到,但是二人相见却如隔天渊!九洲金童已于当年战败之后,心灰意懒,遭人败绩,无法自遣!竟在金山寺削发出了家。

红豆仙子目睹斯实,泣诉竟日,怀着空虚的心情,颓然告别回归四明,将自己的武功不知用什么方法藏于一颗红豆之内,并将她自己炼成的两颗不老丹也同样制成红豆。功成之后虽唯恐三宝得非其人,是以附设九颗副豆共藏,事后即留言一纸传世,声称每颗红豆式样相同,各将十二子丑一字镌于其上要后人从那‘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字内找出其中三宝!

那张留言纸条于一百二十年前被天慾老妖所得,后又被我老古偷走啦,因此这一密秘只有我们两人知道。”

南白华问道:“百多年前不寻?为什么单于这时闹开呢?”

古老人哈哈笑道:“小子真会堵嘴,原因是那张蝠翼纸上留有预言说:‘卫道拯危出甲子,十二红豆亦逢时’。今年正是甲子之年,而且卫道剑法拯危拳法也在这时被你所得。”

金露蓉大叫不信道:“不对不对,拯危拳和卫道剑虽说不全,但早已出世一半,那时候为什么不找寻红豆呢?”

南白华道:“小蓉,你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真正的卫道剑法只是最后三式,拯危拳也只有两拳,长生伯伯和四海伯伯所得只是这两样武功的副式。”

金露蓉豁然娇笑道:“原来有这么多名堂啊!喂!义父,我猜想红豆仙子一定自杀啦!”

古老人摇头道:“虽未自杀,但也从那时杳于人世,多半是消极归隐啦。”

金露蓉叹了口气,凄然同情道:“红豆仙子真可怜,为什么当时与九洲金同相斗之初不作朋友呢!干吗打了一年啊,对了,我想都是犯了不好意思的错误!唉……”

古今谈大笑点头道:“蓉儿看来很懂事了,你猜猜九洲金童削发后叫什么法号?”

“哼,还不就是法海和尚,他真傻,红豆仙子履次不下杀手,那是喜欢他呀,笨死了,干吗一点都看不出来?白哥哥才没有他那样笨呢。”

三老闻言,都大笑不已,只笑得南白华无地自容!

金露蓉嘴巴噘起老高,一把将南白华拉起就走,娇嗔道:“白哥哥,别听他们的,三个老头子坏死了?”

三老见南白华得机走得更快,乐得老眼笑成六条缝!呵呵之声响彻云霄……

金露蓉脱离三老的调侃,走得轻快已极,回头见离峰甚远,格格娇笑道:“白哥哥,你干吗这样害羞?我根本不在乎!”

南白华故意摸摸脸道:“小蓉,你看我这个比你薄多少?”

金露蓉噗赫笑道:“我可不像红豆仙子,当面不抓住,到后来哭哭啼啼的有啥用。喂,白哥哥,你总不会去做和尚吧?”

南白华见她问出这句话时,面上呈现凄然之色,即顺手将她拉在怀里道:“小蓉,我们从小在一块长大的,你不放心吗?”

金露蓉双脚未及地,硬被南白华搂着走,仰起头欣然连点,继而接道:“白哥哥,我们还没打过架,何况我还打不过你哩!”

南白华朗声大笑道:“小蓉,你又想到红豆仙子和九洲金童啦,就是你打得嬴,呵呵,我也不愿去当和尚啊!”

“格格,我说你比九洲金童强就在这里啊!”

南白华倏然想到十二红豆之事问道:“小蓉,你的心眼儿比别人多,想想看,十二红豆既然按十二子丑之数安排,每颗都刻有一字,猜猜那里面不知是那三个字才是没有危险而能得到真正宝物呢?”

金露蓉眨眨灵活的眼睛,微偏其臻首,喜孜孜的道:“白哥哥,我最喜欢猜谜了,不要急,待我想想看……”

南白华突然将手一摆道:“小蓉别响,有人来了!”

金露蓉挣脱南白华的怀抱,闪身拦在路中!

“小蓉,你这是干吗?”

“格格,收买路钱呀!”

南白华噗赫笑道:“你这个女强盗,打劫都不懂要领,这又不是关津要路,在深山里有啥油水?别淘气了!”

“格格,三天不打架,宝剑生锈啦,你听,还有喝叱之声哩,虽然不抢钱,但抱不平还是要打一场,白哥哥,你躲起来!”

“干吗要我躲起来?”

“怕有熟人认得你呀!”

南白华一想也对,依言藏于道旁林内。

金露蓉忽听一个尖声嫩气的声音骂道:“要不要脸,八个追我两个,打个追我两个,打嬴了也不算英雄!”

“哈哈,小妞儿,快将马匹交出来,不然今天走不了;张雄,快拦住那小子,他想分开逃了。”

金露蓉伸头一看,见后面说话的是个三十岁不到的青年,手指另一青年去拦一个头结一双朝天小辫的幼童,那幼童身法灵活已极,左转右转的像只小白兔,他还口里咭咭大笑道:“张雄?你叫张雄,哈哈,我当你是狗熊哩,拦罢,拦不住吃我一泡尿。”

金露蓉看得大乐,她童性正浓,这种事正合胃口,不禁高声格格娇笑接道:“喂,那位小弟弟,快和小妹妹到这边来,姐姐帮你们退敌。”

小童闻声,也不管是谁!总之知道对己有益,走着盲目的叫道:“好啊!姐姐在那里,快帮我龄龄啊!”

金露蓉也不等南白华有否指示,连跳带笑的冲了出去!

南白华怕她闹事,紧紧蹑足其后,当前形势一目了然,发现追赶两个小儿的人,确有八个之多,而且都曾见过,不禁大叫道:“于吉儿,快叫班逊兄等住手。”

于吉闻声回头,哈哈笑道:“白华老弟,你也到四明山!放心,这两个小顽皮我们不会伤他的。”

“不要脸!你们伤得了吗?”那小女儿打打走走,动作快得出奇!口里还骂着!

金露蓉正待出手,但一听南白华叫出对方名字,知道不是外人,格格笑道:“哈哈,小弟弟妹妹快过来,不要闹啦,你们是那一派的?”

两小早就看到金露蓉,闻声“涮”!“涮”跳了过来!男孩大声叫道:“姐姐,我们没有派别,她叫刘梅龄,我叫蒋竹寒。”

小女孩噘嘴道:“谁要你报名,我自己不晓得说吗?”

金露蓉一手一个将两小拉到一边,亲热的有说有笑!

南白华上前向八人一一问好,互道离情。

于吉一指金露蓉道:“白老弟那位姑娘是谁?你也得介绍呀。”

南白华笑道:“她是‘中原剑客’金天乐前辈幼女,和小弟是儿时伴侣,八位兄长一定会笑我说得过于亲蜜吧!”

八人同声大笑一阵,班逊抢先道:“白弟素有坦荡君子之称,从无妞妮之态,做哥哥的只有祝福,那会讪笑,快请她过来见见!”

南白华见金露蓉根本没注意这边,竟和两个小孩笑声不绝,微笑叫道:“小蓉,快带两位小朋友过来,大家交交朋友。”

金露蓉格格笑道:“你们不晓得到这边来,人多为强吗!”

她一语双关,引得两小心里大乐!小女孩轻声道:“金姐姐,你的嘴巴多厉害哟,暗中替我们出气啦!”

金露蓉又是一阵格格轻笑!

南白华见她不过来,耸耸肩膀无可奈何,于吉大笑道:“白老弟,将来这个对象难管得很哩!你要拿出威风来啊!嘿嘿,不然嘛……”

班逊大笑岔言道:“于老大,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若手心茫然。”

南白华不在乎的道:“未必那么严重吧!”

众人说着笑着,一齐往金露蓉那边走。

八人一到,南白华道:“小蓉,我来替你介绍几位大哥,这是昆仑派于吉大哥,这位是天山派班逊二哥……”

排立第三人岔言道:“小白,别噜苏,我自己说,金姑娘,我叫张雄,是峨嵋派的蹩脚货。”

“咭!”

“嘻嘻!”

金露蓉和小女儿见他粗得可以,不禁咭咭发笑!

小男孩一本正经的道:“啊,先前我是听错啦!……”

张雄怕他又叫狗熊,赶紧岔道:“得了得了,下面的话请你保留一点,小子真够厉害,喂,金姑娘,你记着,这是我假弟弟张青青,你们都是西贝公子。”

张青青轻笑道:“莽张飞,我要你介绍什么?金妹妹早就看出啦。”

金露蓉笑道:“还有哩,班逊二哥后面那两位姐妹也瞒不了!”

张青青见她又美又顽皮,格格笑道:“班妹子,黄妹子别装了,快过去亲热亲热。”

班逊闪开身体:“金姑娘,这是我妹子班玲玲,那是黄鸿老五的妹子黄莺,你们今后多接近,江湖上也有帮助。”

黄莺取下头上文生巾娇笑道:“这个东西根本伪装不了,要它干吗!”

班玲玲笑接道:“骗骗呆子倒还可以,千万别丢啦!金妹妹你说对吗?”

金露蓉摇头道:“二位姐姐说的不对,只怪我们化装技术不够,要是有经验的话别人绝对看不出。”

“喂,你们别扯太远了,我李长明还没报名哩。”

他一指身旁中等身材的道:“他是衡山黄鸿,人称‘黄老五’,他可不是三横一竖的王,嗯,我还忘了自己报派别哩……”

黄莺笑接道:“得啦,谁不知武当大剑手李长明,喂,金妹妹,这两个小顽皮你知道他们叫什么?我的‘桃花红’是他们偷走的呀!”

金露蓉笑道:“小妹妹叫刘梅龄,小弟弟叫蒋竹寒,他们对我说啦,莺姐的桃花红马儿是龄儿的姐姐借去了,过两天就要送还的。”

张清清叹口气道:“我说哩,找来找去只看到这两个小顽皮在弄鬼,而马儿连影子都没有,原来还有第三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火辣辣与冷冰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