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09章 风云际会

作者:秋梦痕

姚崇仁对地形似乎相当熟识,见走的山道渐趋向下,一察形势立即道:“古老前辈,这是下山路,直往黄潭镇呀?”

“小子,你懂什么?那小妞儿就是追的这条路呀,不要多嘴。”

南白华不吭气,又走了一程,三人在黄潭镇过了午,古今谈一点不停,吃了东西就起身。

姚崇仁大讶道:“古老前辈,这是向天台山走了!”

“叫你不要多嘴怎么不听话?”古今谈生怕南白华反对,是以向姚崇仁发起火来!

黄潭镇口就是条河流,过了河沿岸而行,渐接近天台山。

古今谈向后看看两个青年人道:“小子,现在行人渐少,我们得加把劲了。”

南白华一直未作声,闻言拉住姚崇仁跟着古老头飞赶,古老头见他拉个大人还是走得非常轻松,便故作不理,放腿就奔。

南白华那里晓得他随时都在想捣鬼的主意,他快跟着快,他慢跟着慢,追追逐逐的地势渐渐往上升了。

古今谈一面走一面回头,他老想把南小子丢得远远的才痛快,惟见南白华还是轻松如故,惟有姚崇仁已两脚不落实地了!

古今谈偷偷的一伸舌头,再也没有办法捣蛋啦。

山道越来越狭,两壁陡升,形势非常险恶!

古今谈大叫道:“小子,我们这几顿饭的工夫走了多远啦?”

南白华没好气的也声答道:“大不了百几十里,叫个什么劲?”

古今谈又待开口斗嘴皮取乐,岂料前途突然传来阵阵喝叱之声!

山道曲折,叱声虽近却不见人,古今谈又叫道:“小子,现在归你领先啦!”

南白华茫然道:“走得好好的干吗要我领先?”

“嗨!前面有人打架了!”

姚崇仁噗嗤笑了出来道:“打架怕什么?”

“哈!你小子走路要人拖,嘴巴倒比腿子硬呀!”

南白华懒得听他的,闪身走往前头。

前面又是一个大转角,他刚刚转过石角,谁知迎面撞来一个老人!

南白华眼明手快,顺势拉住大叫道:“金伯伯!”不知何时,南白华已取下了蒙面黑巾!

原来撞上的就是金天乐!

华夏剑客金天乐慌急慌忙闻到叫声一顿,一眼看清不由骇然叫道:“白华快退!”

他话音刚落,紧接着又如飞走来两个老头子。

南白华放过金天乐又迎上道:“黄伯伯、徐伯伯,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黄道一把拖住道:“孩子快退,你金伯伯的仇家金城堡、汤池庄联合追来了!”

南白华闻言冷哼一声道:“三位伯伯就在这里等着,让小侄迎上去看看!”

金天乐那里肯让他前去,伸手就待拖着走……“嗳嗳,住手!”

三老闻声一震,同时回头注目,这才发现有姚崇崇和一个其不貌不扬的糟老头儿!

南白华暂时放弃迎敌,上前介绍道:“三位伯伯恐怕不识这位老人家吧?”

三老同时摇摇头!

古今谈抢说道:“我叫古今谈,要见礼得等下次,这地方太窄了。”

南白华见三老又惊又喜,接着道:“古老头,这是什么时候,开玩笑也要分出地点情势呀!”

“哈哈!小子,你又不乐意啦,得了得了,我们一道往前淌。”

南白华在前,三老跟着古今谈,姚崇仁一人尾随。

金天乐走着问道:“古老,晚生庄前那块告示是你老立的么?”

“那里那里,我要南小子打天下,当然要去掉他的后顾之忧呀。”

黄道笑笑说道:“孩子有这个能力吗?”

“噫嘻,你们是被蒙在鼓里,待会你们亲自看看。”

南白华回头笑笑,向姚崇仁递个眼色,那是叫他说明经过及解释,自己则加紧步法往前赶去。

姚崇仁会意的一笑,见他已走过弯道,便将他己往一切向三老详细禀明。

南白华倏听狭道前面一遍呼呼之声越来越近,便知来的高手不少,立即在一地形较宽之处停止不动!

四老一少这时也赶到他的背后停住。

突然,在前面转角处首先冲出三人!

南白华见距离还远,即回头朝古今谈问道:“古老头,这是几流货,属于那一路的?”

“呸!三流杂碎,金城堡的。”

他说话之间,正面三人已到,猛抬头发现一个面蒙黑巾的人!

其中一个倒退数步大叫道:“快退,蒙面大侠!”

南白华冷笑一声,呼呼劈出两掌道:“滚下去!”

接连数声惨叫,三条身体应声坠落万丈山沟!

惨叫发出,前途来人更快更多,南白华守住路口,谁也休想逾越雪池一步!

古今谈见一个报一个,叫什么名,几流货,那一路的,如放炮竹似的说不住口!

南白华身听手劈,顷刻就是廿余名之多,他杀得性起,逐次往前推进!

三老看到他刚才这一阵俐落的手脚,莫不在心里暗喊一声厉害!

古今谈哈哈笑道:“小子,留点劲,他们头子可能快到了。”

南白华目注前方,耳听声音,突感有点不对,忽然抬头一望,不觉心头一震,暗自忖道:“前面已无声音,假若敌人居高临下,推石砸下来怎么办?我虽不在乎,恐怕四位老人和姚大哥就要遭遇危险了。”想着回头叫道:“我们赶快离开,此地只怕有险!”

四老也看出形势不对,闻言连续跃起,南白华让过姚崇仁道:“大哥,你紧随四老前进,小弟得翻上悬岩。”

说完轻啸一声,双足一蹬,拔起十余丈,接连几次已翻上悬岩峭壁!

他立足甫定,“呼呼呼”!一排掌风迎面直冲过来!

南白华心知遭遇偷袭,不禁怒喝一声,两拳硬往前顶,连连打出“拯危拳!”

一阵震耳慾聋的大响,南白华已抢进数尺!

举目一看,不禁一震,当前扇形排开六个老者,他认出竟是金城堡的“势力王”陆权,率领两大助手——“八九博学”诸葛异,“六韬怪叟”姜尚安。右面是汤池庄主“帮疆爵主”海威,同样率有——“三五鸿儒”卜通,“三略奇人”黄包白。

“嘿嘿!蒙面客,你倒是见机得早,逃过了我们的乱石垒之苦。”汤池庄主抢先嘿嘿冷笑发话。

南白华估计形势,知道这一战相当危险,咬牙不语,暗提神功。

金城堡主冷笑接道:“蒙面客,你的手段未免太过毒辣,竟用拯危拳杀死我们三十七个弟子,问问良心,难道不觉残忍吗?”

“哈哈!残忍?残忍的是你自己,谁叫你们尽派些脓包打先锋,自己只想在暗中捣鬼。”

南白华闻声就知道是古老儿赶到了。

金城,汤池两魔一见古老儿就心起忌惮!

海威大声道:“古老,我们与蒙面客的纠纷,是不是也妨害你我的协定?”

古今谈想了想一耸肩道:“我老人家是有信用的人,说句老实话,这事不妨害我们的协定。”

金城堡主陆权拱手道:“古老信人,那就请让开一旁,作壁上观罢。”

古今谈一面退开一面道:“你们如何打法,先告诉我老人家听听。”

汤池庄主海威冷笑道:“既与协定无关,那就没有告诉你的必要了。”

“嘿嘿!你们想群战吗?”古今谈无话找话问。

金城堡主陆权冷冷的答道:“慾达目的不择手段,这是向你古老学的,必要时当然不惜群战!”

古今谈被堵得无话可说,回头发现金天乐等四人已赶到,即上前拦住轻声道:“你们不要参加进去,免得南小子绊手绊脚。”

黄道大急道:“他一人怎能敌得过六个顶尖高手?”

古今谈轻声道:“不要急,暗中来了不少厉害的,相信到了骨节眼上有人出来打抱不平的!”

南白华看到古今谈阻住了三老和姚大哥,心中大定,挺胸上前两步冷笑道:“本人最高兴拚群战,你们还等什么?”

海威“涮”的一声拔出“白蛟”剑沉声道:“蒙面客,传言你已尽得‘法海神僧’遗宝,本庄主就先和你卫道十三式拚一百招试试。”

南白华哈哈大笑道:“海威,凭你那套‘白蛟剑法’还差得远呢,最好与陆权的‘青蛟剑法’同上为佳。”

海威气得大喝一声,白蛟剑银光一闪,如风冲出,幻起千点银星往南白华头顶罩落!

南白华微微一笑,“拓疆开塞”,左手打出拯危拳第一式,硬往上攻,右拳虚虚一幌,并不进袭。

海威突感拳风奇劲,剑到半途之处将手一扬,白蛟剑立改“天龙回空”,撤足侧进!

南白华不等他剑势劲到,右拳适时横扫而出!

古今谈大声叫道:“好一招第五式‘力挽狂澜’,小子,你能不按次序施为,哈哈!练成精啦!”

海威撤招不及,猛力硬接!

拳风剑气一撞之下,闷响和着嘶嘶之音大起!

海威突感胸口一窒,骇得急闪不迭!

南白华哈哈笑道:“海威,再上罢,一百招还差得远哩!”

三五鸿儒卜通向三略奇人黄包白一递目光,双双拔剑由侧面袭至!

海威一声不响,迅速配合反扑!

三把名剑加上三个顶尖的内劲高手,瞬息间奇光大盛,一片裂帛之声围定南白华四周!

南白华大喝一声,抖擞神威,拯危五拳招式双手齐发,一条身影如幽灵般穿梭于剑芒刃网之内,顷刻已成狂风暴雨之势!

海威三人一开始即以全力猛扑,攻势之烈,可说是他们有生以来第一次发动这种威力!

悬岩上山石树林,被双方剑气拳劲冲击摧残得连根拔起,周围十丈之地一片迷蒙;真下似提尘蔽日!黄道、金天乐、徐涛暨姚崇仁四人,只紧张得连气都透不过来!莫不提心吊胆的震慑不已。

古今谈则大不大相同,只见他张开笑口,哈哈之声不绝于耳,附带着还替南白华数招式!

拚斗越久越烈,悬岩上这时另一种呼呼之声大起!

古今谈抽暇向四周望望,不禁用手将金天乐等三人撞醒道:“小子们,急什么!南小子的看家货还未出手哩,快看,哈!这一阵到了多少人啊!喝!都是些老家伙,喏喏,那边一个单独的就是北神呀,咦!那巨石上坐的老太婆不是南仙刘忆红吗!啧啧,甜蜜宫那老妖妇也到了,还有……多啦多啦……”

黄道轻声对金天乐,徐涛道:“这下子武林祖宗都到齐了,啊四海苍虬,长生隐士两位前辈也到这边来了!”

古今谈突然又惊叫道:“不得了,边疆两个顶尖大魔头也来了,呵呵今天我古老儿有四个人没法抓住他们的把柄了,这可怎么办!”他自言自语的也开始紧张了!

徐涛性子最直,闻言茫然道:“古老,江湖传言你老能将所有武林中人的缺点掌握在手,怎么还有四个漏掉啦?”

古今谈叹口气道:“正是正是,北神、南仙、漠龙、雪煞这四个老家伙太厉害,不,五个,天慾圣母抓住一点点。”

突然一声宏亮的大喝道:“三个不行,喂,那旁边姓陆的,你们三人看什么,还不加进去。”

陆权闻声抬头道:“是那一位?”

“问什么,快干呀!”

“哈哈,漠龙,姓陆的加进去也是白费。”

“哼,北神,那可不见得。”

古今谈见陆权真个率领八九博学和六韬怪叟齐喝加入战斗,立即大声叫道:“小子,快用双龙剑,今天是你出头闯万的时候啦,好好干他一场精彩的!”

南白华闻言,突然发出一声劲啸,音震四野,响澈云霄,立见金光四射!他真的抖出双龙神剑来了!

双龙神剑一现四周同时发出五声惊叹之音!

古今谈得意的大笑道:“哈哈,北神南仙,漠龙雪煞和天慾老妖你们也感惊奇了吧!我古今谈武功不如人,寻宝货找帮手可不差。”他说完又哈哈大笑不已!

金城堡和汤池庄的六大顶尖高手一见蒙面客抖出一把稀奇古怪的的宝剑来,同时心里一颤!不约而同的齐声怒叱,各展所学,舍生忘死的彼进此退,猛扑狠攻,一心想在敌人未占上风之际将对方收拾下来!

南白华奇剑出手,沉着应战,他也要在这一场从遇过的大战里好好测验一下自己的真正实力,只见他右手双龙剑向两面抖开,无形中变成两把奇剑攻敌,左掌配上拯危拳,打得有声有色!

长生隐士和四海苍虬走近古今谈身边,向金天乐等微笑点头即目注战场。

四海苍虬郑重的朝古今谈道:“古老,孩子能接得下吗?”

“嗨嗨!老小子!这个你放心,如胜不了也不会落败!”

他话还未竟,倏从岩下翻上两条人影,前面的边走边骂道:“好呀,老古董,你支使我白哥哥去冒险呀,我和你拚啦!”

古今谈闻声吓得一哆嗦,大叫道:“妞儿,你别冤枉好人,他打架与我一点不相干。”

南华虽在激烈战斗中但耳朵并未有放弃四周的动静,闻声大叫道:“蓉儿,你千万别参加进来呀……”

他说话之际,左边汤池庄三把长剑就想趁虚而入!齐喝一声向几个要害全力袭进!剑尖如灵蛟绕飞,一冲而至!

南白华那能让其得逞,左拳一翻,“呼呼呼”冲出三拳稍阻金城堡攻至的三把长剑,右手双龙剑一抖,“开天辟地”,硬往汤池庄三把剑上横扫!

金露蓉生怕白哥哥分心,立即尖声答道:“白哥哥,你好好打啊,我不来就是啦!完全听你的。”

南白徉闻言大是宽心,“开天辟地”一招击退汤池庄三人接道:“蓉儿乖,但你也不要跟古老头找麻烦知道吗?”

“知道啦,我不是没吭气了吗?”

“哈哈,蛇怕了叫化子,妞儿怕了!……”

“呸,老古董,你又要我骂啦!……”

“好!双剑分东西,这一招别出心裁,前古未有!”北神此际远远的大声喝彩!

“呵呵!北老头,你看这一招‘南北奇兵’更加妙极了!”南仙也跟着叫出彩了!

“哈哈!刘婆子,你从不夸讲别人的武学,怎么着,老来变样啦?”北神朝南仙打趣的笑着。

“嘿嘿!”漠龙嫉妒似的嘿嘿冷笑。

雪煞一直不吭气,这时也冷笑道:“这两招有什么奥妙的?毛头小子不过是临急应变罢了。”

南仙冷笑叱道:“雪煞老魔,凭你也能想出那种高招么?”

雪煞突然立起道:“南婆子,老夫除漠龙兄之外无敌于天下,那又何必临急应变呢?”

南仙大怒道:“雪煞,你记不记得漠北一战之败了?”“嘿嘿!当年是当年,现在你不妨与老夫大战五千招看看?”

南仙如风扑出,火速就与雪煞斗上,“轰轰”!瞬眼间硬拚两掌!

两人可算是数十年前的老仇敌了,一旦拚上就是难分难解!只两条淡影闪动不迭,简直快得出奇!

漠龙身形一移,北神大叱道:“漠龙你做什么?”

“嘿嘿,我要收老账!”

北神扑身上前怒声道:“有我在此你就休想以两战一。”

漠龙一拳冲出道:“那么你就接招!”

北神再不发话,接招就拚!

两人拚未十招马上就挤到南仙和雪煞一块去了!

西面的天慾圣母眼睛一转,慢慢将位置向北神等四人身旁移近,企图不明,行动有异!

南白华偶然发现天慾圣母的举动,心里顿起怀疑,立即朝长生隐士叫道:“长生伯伯,快请和四海伯伯接下小子,那老妖妇想混摸鱼了!”

二老闻言,双双扑进!

但二老只能接下一半,汤池庄三把长剑还是死死的将南白华缠住不放!

金露蓉何等聪明,大眼睛向四下一找,突然叫道:“蒋大哥,你过来,我们接下金城堡打个痛快!”不料她这一叫竟叫出两个人来,除了蒋超然还有个刘梅影!

南白华一得三个帮手接下了金城堡三把长剑,连休息都不顾,竟如电光石火的飘到天慾圣母面前道:“老太婆,你的心眼我清楚,想在旁边抽冷子暗算可不行!”

天慾圣母的心事一点不错,完全被南白华揭穿了,她的企图想趁这一战打尽自己的硬对手,如一旦收效,那十二红豆就等于是囊中之物了。

南白华见她沉吟冷笑不语,不由暗忖道:“哼,你不动我也不动,刚好乐得休息休息。”

这场面非常古怪,两个斗场打得火热,这边的南白华和天慾圣母却反而沉默得使人窒息!

南白华偷眼看看金露蓉,见她竟和刘梅影配合得奇妙无伦,就好似多年的老手一样,而且有说有笑哩!

“小子,你真要阻挡本圣母的去路么?”天慾圣母突然开了口!

南白华陡然一震,继而哈哈笑道:“四明山十招之战,天台山是否要加点价钱?”

他一语提醒她数日前的比拚,不禁问道:“小子,你那把宝剑呢?”

南白华大笑道:“难道我会将它扔掉?”

“藏在那里?”天慾圣母似乎非看看不可。

南白华向腰间一拍道:“当然是藏在身上。”

“拿出来看看。”天慾圣母终于忍不住索观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