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 一 章 无敌大盗劫库银

作者:秋梦痕

月黑风高,大地沉寂,时当初更,突然居庙关口同时冲出五骑千里快马,马上坐的是五个男子,面罩黑巾,一律玄色披风,箭装紧束,谁也看不出他们的本来面目!唯有第一骑个子不高,略显年龄不大外,其他连人带马都是一色黑,毫无特征可辨。

五骑飞驰如电,竟能于一夜之间到达北京城的西山脚下,第一骑忽于是刻举手一挥,立即停马不进,只听他回头示意五骑立刻团团围扰,并低声道:“唐横,这次我们都得要特别谨慎,你与云扫二人进库下手,仇天巡守皇库正面,贡下把守皇库后面,凡有来敌,你们四人都不许出面动手,一切由我亲自阻挡,成功后,你们先奔西北,待摆脱追骑后再转往江南,到达江南时,要立即将库金印记毁去,化整锭为碎金,之后,火速由康记钱庄出名发放贫苦百姓。”

他身边第一骑恭声答道:“大公子暂时不去江南?”

前骑点头道:“清廷这次被劫,必定以全力搜捕,我要留在京师观察动静,稍后几日再下江南。”

第三骑上前问道:“属下等如被追及,红货恐怕难保安全,大公子能否护送一程?”

被称为大公子的第一骑侧顾他一眼沉吟道:“红货绝不能放弃,数十万江南灾民全靠此次能成功去救济,然而,我也只能挡住城郊一刻,过后就要看你们全力突围了。”

最后一骑急急接道:“对方如只九门提督衙内那批高手,属下等自信可以对付,假设追骑中竟有龙、虎、金、殿四大卫在内,甚至还有两大国师出马,属下等不要说保红货,就是本身脱困也是万难,这点,大公子有否顾及?”

大公子突然带转马头沉声道:“如有四大卫士出马,你们就直说是‘无敌九剑’手下,但不许透出我的真正姓名,他们必定因怯惧而自退,至于两大国师,他们已于三日前下辽东去了,你等无须担忧。”

四骑黑衣大汉闻言之下同声应是,立即随他驰进了一座枫林中。久而

俄顷,枫林内突起五条黑影,趁着大风浓云的深夜,如腾空飞马般翻进皇都,目标直奔紫禁城内皇库而去。

是日清晨,整个北京城陡增了一股空前未有的严肃气氛,内外各城门尽为御林军把守得水泄不通,普通军民人城,一律不准通行,凡是大街小巷,充塞了宫廷卫士,无论王亲国戚,百官居民人家,莫不要彻底经过搜查。

同时,由外四门驰出了八十骑长程快马,马上坐的都是威慑武林的皇家卫士。

事情发展到中午后,消息全都哄动了,传言皇库内竟

于一夜之间被劫去黄金三十万两,甚至于牺牲守库卫士二

十七人,为一年来五次京城劫案中的最大一次,康熙老佛

爷龙颜大怒,现已严命全部皇家卫士出动搜捕,并降旨天

下各府州县的文武衙门限期破案。

一连三日三夜,京城内的搜捕工作完全失败了,嫌疑

犯虽捕了三百多名,但在审讯之后却没有一个是皇库劫案

大盗,结果只押下与该案无关的三名武林大人物,其一是

武当派有名的玉虚真人,他竟是武当派掌教真人之师兄,号

称江湖四仙剑之一,第二名为关东武林最享盛誉的‘天王

指’赵超圣,第三名为‘漠边大侠’沙士龙。

奉旨主持这次破案最高人物为康熙皇帝第四位御弟,“此人是文武百官视之如五殿阎王的人物,他就是四亲王觉罗寿荣,当他讯得真犯无著,而被捕者竟是武林声誉甚隆

之人时,居然亦降尊道歉,待如上宾。

四亲王王府位于都城铁师胡同,规模宏大,门禁森严,

出人者莫不是高官显爵,经常门庭若市,车水马龙,是日

更形繁忙,自晨至午,凡因案来参见者,简直是络绎不绝,

计有各部大臣及皇亲国戚,其中以五亲王、八亲王、贞贝

勒、多贝勒、西定郡王为最焦急。

四亲王自接圣谕之时起,他竟昼夜不眠的坐待书房,急

躁的等候各方面消息,直至前一时止,他已经过三昼夜未

曾休息,送走各部大臣及西定郡王等后,留下五亲王和八

亲王、贞贝勒、多贝勒,还有九门提督黄焕升等重要人物。

众人随他到达花园内一所淡雅的大书房中落座后,四

亲王立叫家将召来三人,那就是玉虚真人、关东‘天王

稻赵超圣、漠边大侠沙土龙等三位江湖异士,经四亲王

介绍之后,两位贝勒暨九门提督亦起身礼待甚诚,寒喧中,

五亲王叹声向王虚真人道:“仙长乃道门高士,武林名宿,

鹤驾所及,遍达字内,定知‘无敌大盗’,为何许人也,都

城五次遭其劫,皇上龙颜大怒,祈仙长指示机宜是幸。”

玉虚真人面向关东“天王指’赵超圣和漠边大侠沙土

龙望一眼,起身为礼,念了一声无量寿佛道:“不瞒王爷,

贫道这次远赴漠边和关东,邀请赵施主与少施主进都之意,

就是为了查探无敌大盗的来龙去脉,然经半月以来,毫无

线索可得,承王爷下问,真使贫道无可奉告为愧。”

五亲王闻言大惊,正色道:“以仙长云游之广,尚不知

该犯为谁,看来此案定必相当棘手了!”

关东‘天壬指’赵超圣移动了一下坐姿,沉重的道:

“草民这次进都,途逢大国师于古北口外,据说该犯不止一

人,第三次抢劫时,是否还经多贝勒爷亲自追及过?”

多贝勒显曾失手于大盗之手,只见他尴尬答企:“该批

大盗确有五人,另四名很可能是其中之一的手下人物,是

晚虽有明月高悬,但因对方都蒙有黑巾于面,相貌未露,观

察非常困难,惟其内有中等个子之人,武功高深莫测,剑

术超卓不群,现在想来,该犯可能即为盗魁无疑。”

漠边大侠沙士龙接口道:“草民与龙卫士是多年知交,

深知罗大人武功有不同凡响的造就,据说虎卫士项虹大人。

金卫士伯都大人、殿卫士彭章大人等功力更属卓绝之士,但

不知因何未将该大盗制服呢’

四亲王闻言沉哼一声,圆睁虎目道。“沙义士不要提了,

那都是一批饭桶,这次如再空手而归,本爵非奏请皇上将

其革职不可,第四次遭劫时,该四员曾将该犯困于大和殿

内、诅料被其全不费力的冲了出去,当时如无本爵亲自赶

到,几乎连皇上圣驾都被惊扰。”

九门提督身居臣僚之位,在座者除了三位江湖异士外,

可说是非王即侯,他虽有满肚子意见要说,但却又不敢乱

开口,只在一旁默默静听而已。

八亲王文雅寡言,半天不发一言,唯多贝勒适时接道:

“四叔,听说妹子今晨进宫去了?”

四亲王点头道:“她要请求皇上准许其亲自出京探案,

不知皇上能否准行。”

多贝勒欣然笑道:“妹子如能亲自出马,大案必破无疑,

皇上方面没问题,怕就怕在娘娘不许啊!”

四亲王似对其女非常爱护,闻言含笑道:“你妹子自蒙

皇上恩认公主后,宫内自娘娘以下,一日也不能无她,说

起来娘娘那里真还是个问题,但因案情重大之故,有皇上

许可了,娘娘也不敢阻留。”

玉虚真人肃然起立问道:“王爷所提,莫非即为清华郡

主?”

四亲王哈哈笑道:“仙长也知小女之名?”

玉虚真人正色答道;“武林公认的‘无双玉女’,贫道

那能不知,三年前大会天下武林于江南,郡主一剑镇群雄,江南四公子尚且不敌,真正是名闻宇内,四海同钦。”

四亲王闻言更乐,大笑道:“得仙长一言夸奖,小女也值得骄傲了!”

正当四亲王笑声未竟之际,忽听书房外响起一声银铃似的娇喊道:“爹,你老在背后说我的短处吗?”音落人随,从门外闪进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明眸皓齿,貌若天人,满身红装,映室生辉!

四亲王一见,欣然起立大笑道:“公主回来好极了,快来见这二位武林尊长。”

来女定是所谓清华郡主,只见她嫣然娇笑道:“哟,原来有玉虚道长、赵大侠、沙大侠在座,这真是难得请到的大人物啊!’”。,

全室之人都因她是皇上的义女之故,莫不同时起立相迎,玉虚真人连忙接口道:“公主数年未履江南,恕贫道久疏问候。”

清华郡主娇声让座道:“道长、沙大侠、赵大侠,快请坐,咱家最喜欢随便,不要太客气,一爹,你老怎么了,连于叔、八叔也站起来了……!”一顿之余,面对多贝勒和贞贝勒道:“两位道长可别待在这里了,皇上有命,火速进宫候旨!

大家坐下之际,多贝勒问道:“妹子,皇上有什么急事召见吗?”

清华郡主摇头道:“皇上未对我讲,你们快去罢。”

四亲王目送两贝勒告退之后,急向清华郡主问道:“皇上准许你出京了?”

清华郡主点头道。“皇上倒是许可了,但被娘娘阻了一阵子,然因事情过于重大,说来说去也就放行啦,但却不准我单独出京,除金贝子和玉贝子随行外,还要荣华妹子和富华阿姐伴行,这事不知五叔和八叔的意见如何?”

五亲王看八亲王皱眉道:“既是姑娘有意,我们岂敢不遵?”

荣华君主和富华郡主可能就是五亲王与八亲王之女,只见八亲王叹声道:“荣华武功虽可去得,但却毫无江湖经验,五哥,你富华又何尝不是一样。”

一五亲王看了清华郡主一眼笑道:“有公主携带,危险相信没有什么可出,惟江湖风霜雨露只怕她们受不了啊!”

清华郡主忽然娇笑道‘五叔别给侄女戴高帽了,同时也别看轻荣华妹子和富华姐姐,别认为你们过了半生戎马生活,一经过无数次刀山剑林,论江湖门道并不见得高到哪里去,不瞒你,荣华妹子和富华姐姐这是第九次出京了,你们作爹的还被瞒在鼓里啊!”

随皇伴驾,无日清闲,五亲王和八亲王可能真不知自己立儿一切动态,闻言之余,无不面面相觑,都觉诧异不止。

四亲王一见大笑道:“你们俩兄弟还要管什么国家大步,连女儿怎样出门的都不知道,可见管教不严之一斑啦!”

清华郡主桥笑道:“爹,你老也别说得太满了,我的动态如不是每次向你禀告,难道你能知道一点点吗,得啦!天下乌鸦一般黑,都差不多哩!”

三位老王爷闻言大笑哈哈不禁。,似都被其堵住嘴巴了,这时才听九门提督黄焕升恭声道:“公主这次出京,是否专为‘无敌大盗’而行?”

清华郡主点头道:“圣将下旨全国军民人等共破此案,凡能捕服该盗者,赏银万两,官封特级卫士,同二品衔,随朝伴驾,圣旨将在明日早朝降下。”

她说着目注漠边大侠沙士龙等道:“三位对江南四公子的家世是否略知一二?”

沙土龙惊然答道:“公主之意,此案与四公子有关?”

清华郡主含笑摇头道;“沙大侠不要误会,我只是偶然想起动问罢了”

玉虚真人似已看出某种迹象不对,郑重接道:“公主曾与四公子印证武学,原来尚不知底细?”

。清华郡主目射智慧之光,微微笑道:“我与彼等虽说印证一次武学,但却并未将其任何一人击败,江湖传言我略胜一筹,那都是讹传之误,那次印证之后,我深深感到武

林人才济济,而以江南尤盗,四公子真不愧为绝世之士,然

其四人各有莫测之长,武学之渊博,浩瀚如大海,如想凭

友谊之赛去探其武学根源,那真是谈何容易,更休想知其

家世了”

玉虚真人叹声接道:“四公子之武功来源实为江湖一大

秘密,一可说与当今各大门派毫无关系,不仅此也,他们天

生傲骨,目空武林,甚至于与各大门派毫无往来,贫道所知者仅其家世一二而已,其他却一无所闻。”

他停了一下续道:“四公子以敖世显年龄最长,可能有三十出头,其先人为四蜀望族,富甲一方,迁江南后,即定居于秦淮河边,次为屠云上,祖居青海,其富同敖世显,水相传优.二为有从消,祖为长安巨商,同屠公子字居丹阳湖畔,四为康定野,他有兄弟二人,弟名康燕南,武功毫无所闻,文名只怕公主更清楚,总之一句话,他们都是江南巨富公子。”

清华郡主点头道:“康燕南的文名,可说比四公子武名更著,皇上于去年曾命吴翰林宣召进京未果,竟遭其避而不见,其傲世之性,恐怕还甚于四公子!”

四亲王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认真向玉虚真人问道:“仙长,那康定野有多大的年龄?相貌是否有超人之姿?”

清华郡主抢笑着道:“爹,你老问这个干吗?”

四亲王知道她心中会错意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无敌大盗劫库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