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 十 章 水底游龙斗三妖

作者:秋梦痕

在两人对话中,当地仅存大清生一个人,六强老人们和慕红采早在‘苍头魔姑’开始拼斗“泛地活殃”时就去了,继之是慕红采两个同伴青年与四剑仙,此际都全神贯注在那一斗场附近,对这里的一切,再也无人留心了。康燕南并没有闲情去观看那场拼斗,他似不愿再与清华郡主见面,俄顷之间,他和太清生即走下峰顶去了。清华郡主目送康燕南失去后的背影仍未动,奇怪,她面上流下了两行泪水!

当此之际,她背后忽然冲过一条人影,在晨雾蒙蒙中,笔直追向康燕南的后尘而去,当康燕南和太清生到达山脚时,那条黑影渐渐缩短数十丈之距。

康燕南耳听后面有异,心疑是清华郡主追来,他这时愤怒未息,竟连头也不回。

黑影显出诡诈之情,此际才发出一声怪笑道:“小子,刚才那一剑滋味如何?”

康燕南闻言一呆,立对太清生传音道:“是‘血手狂人’追来,这魔头是见机开溜啦,或另有所图!”

太清生向他丢个眼色,意似叫他当心!

“血手狂人”见他虽不答话,但.已停步回头,又是一声怪笑道:“哈!伤得不轻,几乎洞穿啦,咦!干吗不上葯?”康燕南沉声答道:“伤重伤轻,无须阁下关怀!请问追我为何?”

“血手狂人”大笑道:“你小子有师帮忙,没有多少时间即能摆脱‘横天灵僵’老夫倒霉,竟被‘泛地活殃’追到,刚才幸好撞上‘苍头魔姑’挡住,这种机会难得,老夫焉得不趁机开溜!道路相同,连你干吗?”

康燕南侧身让路道:‘那只怪在下多疑了,阁下请先行“血手狂人”急急摇手道:‘咱们和是和,打是打,你不要防备老夫施暗算,同行又有何关系,何况你还有个帮手,说真的,老夫再走远一点也没有用处,只要‘泛地活殃’有了空,他必定不出三日又会找到我的去处,目前只是松口气而已。”

康燕南拿他没有办法,但却相信他不施暗算之言是实,遂传音大清生道:“这魔不无所求,先生请在后面随行!”“血手狂人”和他走个并肩儿,不时向他伤口看看,良久又道:“小子,你这伤口太深,时久恐怕不适吧,你专用内力闭血是不行的!”

他说话时眼睛打滚,显然是在动什么脑筋!

康燕南没有看他,太清生在后面又看不见,真不知他在搞什么名堂?走了几步之后,才听到康燕南叹声道:“在下从来未带疗伤之葯,只好赶到前面城内去治了!”

“血手狂人”大笑道:“老夫虽有灵丹,只怕你不相信哩!”他又笑笑道:“不过,你那‘真女丹’如果有多的话,拿来治疗那是更加见效!”

康燕南闻言,立时有悟,忖道:“原来他在动我这个念头!”

他还没有开口,耳听太.清生急急接道:“公子,你那一颗不可用去,否则难避‘横天灵僵’,好在我身上还有一颗,那还是老主人交我事先备用的。”

“血手狂人”正色道:“既有多余,那就快点治伤,你们懂不懂如何使用?”

太清生抢上两步道:“从没听得我老主人说过,请问你老懂吗?”

“血手狂人”点头道:“此丹只有‘书仓盗蠢’能炼,老夫还是当年听他说的,拿来,老夫好教你如何使用之法!”康燕南深知太清生才智不下于己,暗忖道:“他哪里有什么‘真女丹’,莫非是将计就计之策!”

太清生没有思索,立自身上摸出一颗绿色东西道:“你老请看,此丹越收越透明!”

“血手狂人”面现喜色,接过欣赏一会叹道:“老夫虽未曾见过‘真女丹’,但却知道确是绿色!”

他一面说着一面玩弄,作了好几个姿态才又交到太清生手中道:“快丢到口中融化,和唾液敷在伤口,保证不出一时即愈!”他说完之后;忽啊声叹息道:“可惜你们不能与我同行了,因敷伤后必须就地调息。”

太清生接过后一点不疑,看都不看就丢进口中,含糊答道:“谢谢你老指教,快请先行一步!”

“血手狂人”大笑道:“好说,好说,那就失陪了!”

康燕南眼看他的背影消失后,立即对太清生道;“先生捣的什么鬼?”

太清生立即替他脱下衣服,一面敷伤一面大笑道:“一块翡翠换来一粒灵丹,说便宜却不便宜!”

“我说哩!你哪里有什么‘真女丹’,原来是粒翡翠玉啊,这魔头可真的上了大当啦!”

太清生噗嗤一声笑道:“老魔头的手法真快,七弄八拨的就被他掉了包i好在我是有心人,硬见他袖口内搞下这粒灵丹来。”

康燕南叹声道;“他是被‘泛地活殃’追怕啦,但又不敢向师傅老人家伸手讨,不知他动了多少脑筋才转到我的头上来,”

太清生敷好伤后,再替他穿上衣服,哈哈笑道;“他过后如遭‘泛地活殃’找到时,不知要恨我到什么程度呢?”康燕南摇头道:“这老魔的个性我看透了,像这种哑巴亏他是不会报复的.”

太清生道:“就是来找我也有方法对付他,公子快坐下调息吧!”

康燕南道:“你反过来要上他的当了,他说调息只是缓兵之计,生怕我们追上他而已。’”

太清生笑道:“其实我们也没有急事,慢点走又有何妨?”

康燕南道:“有急事,九亲王押运一批军切银下江南,目的在引我与哥哥上钩,咱们得设法将其夺到手中济贫。”太清生大笑道:“那必须赶往长江下游去!那此地夺宝又怎么办?”

康燕南道:“神虬无人能敌,此物必须智取,但我还没有想出杀它的办法。”

太清生道:“那么今晚只能到青川城了,明天由青川经罗门霸到剑阁,赶到云阳城搭船是条直路,就这一段还要五六天才行,九亲王运银时是否还赶得及?”

康燕南道:“确实日期现在还不知道,咱们赶到后再探吧!”

二人边说边行,天还未黑,青川城已遥遥在望,进城后,经太清生在近北门处找到一家客店住下。

康燕南感到伤真好多了,笑对太清生道:“血手狂人恐怕也在这座城内哩,他不会离开摩天岭太远的。”

太清生道:“他也没有办法杀‘神虬’,何况还要被‘泛地活殃’追赶哩!”

他说到这里又接道:“公子,你不如换换衣服,洗个澡”

康燕南笑道:‘你想将‘万里伏敌香’洗去?”

太清生道:“难道不行?”

康燕南笑道:“有这样容易时,‘血手狂人’也不致动我的脑筋换‘真女丹’了,虽不知‘万里伏敌香’是个什么东西,但想得到是种特殊气味,一旦染上,非经那两个魔头收回是无法去掉的。”

晚餐一过,康燕南提议要赶夜路,太清生见他伤口已愈,也就不加阻拦,仅叫他仍须改变容貌。

康燕南为了他哥哥起见,依言化成平凡之相,算还店钱后,马上出店奔北门赶路,是时甚早,城楼还刚打一更。柜料事有凑巧,在他前面也有三个要赶夜路之人从斜道里行出,太清生在前,一眼认出,急急悄声道:“那是慕红采!还有他两个同伴。”

康燕南陡然面色寒霜,挥手道:“我要他带点东西给‘苍头魔姑’看看!”

太清生从未见他有这种表情,不禁暗暗大惊,忖道:“他是伤了心啦!”立即悄声道:“先探他有什么企图如何?”康燕南决然道:“管他有什么企图,还不是仗师横行,你不要太接近!”

太清生立将脚步放慢,嘱咐道:“他们三人,另两人连底都还未摸清!

一康燕南长身追去,大声道:‘识怕他不动手,否则一并收拾!”

一双方本就只差半箭之地,前面的慕红采首先知道有人追来,只见他突然回头。

另两人感觉有异,同时停步问道;什么人?”

慕红采倏忽面现严肃之色,大声道:“是‘屠龙公子’请二位小心提防。看他来势不善!”

他右手边那青年对左手边那青年疑问道:“面貌似有点不同,夏侯兄看清了吗?”

姓夏侯的看看慕红采道:“慕兄不要搞错了?”

慕红采摇头道:“师妹说他变化多端,凭面貌无从识出,在下是凭他身后那人才醒悟出来的!”

他在康燕南到十丈之内就大声问道:“来人可是‘屠龙公子’?”

康燕南边行边答道:“阁下猜对了.

慕红采闻他音出带煞,声似冰冷,便知风头不对,立即提功冷笑道:“你丢下同伴追来,莫非有事指教?”

康燕南已追到五丈之内,面色更寒,沉声道:“在下正有此意,希望你带点东西转给令师!”他已只距五尺,停步又道:“这二位似在摩天岭见过!”

慕红采冷笑一声,介绍道:“这是我的两位好友!”他指着右道:“这是‘斗牛天君’高足,姓竺名仲岳!”转过身来:“这是‘绿水山人’得意弟子,复姓夏侯名歌,怎么样,阁下是想打什么歪主意?”

康燕南感到有点意外,一怔之下,忽然纵声大笑道:“这样看来,今晚没有误会了!”

那个名叫夏侯放的哼声道:‘阁下‘误会’作何解释?”

康燕南大笑道:“在下生怕二位不是高人之后!”

竺仲岳大声接道。“阁下说话体带含糊,竺某仍旧不明。”

康燕南顺手在道旁树上折下一段三尺长的树枝,哈哈笑道:“在下之意——假设你们不是高人之后,一旦遭了他鱼之殃,岂不是多番道歉?”

慕红采闻言大怒,厉声道:‘你想无是生非不成?”他反臂拔出反剑:“难道再想重伤一次!”

康燕南微微一笑。深洒的挥动一下树枝,很自然的踏进一步道:“阁下自问一句看看,你较令师妹的武功如何?在下受伤虽愈,但却有点冤屈,原因是令师妹武功并非高过于我,就是令师来说,她也不见得高到哪里去;今后终有与其死拼之期,不过…慕红采猛将长剑一起,冷声道:“不过又怎样?”

康燕南一抖树技,震落几片树叶答道:“先请你带点轻伤口去,算是在下给令师的挑战之书!”

慕红采闻言更火,长剑如电攻出,大骂道:“你想死!"

康燕南侧身跨出三步,动作既快且妙,哈哈笑道飞“原来你还不会黑地剑法!海海,令师真正有点偏心.”

慕红采闻言一怔,显然被康燕南说到心痛之处!

康燕南不看对方表情如何,侧顾竺、夏侯二人道:“二位的长剑如何不拔?”

竺仲岳冷笑一声,外强中干的道:“大丈夫岂凭人多取胜,咱们一个已够你受了!”

康燕南闻言大笑道:“这叫作识时务者为俊杰!竺兄高明!”

他这声大笑讽言出口,立将慕红采惊醒过来,剑招如狂风急卷,较前判若两人!

康燕南仍旧避而不接,哈哈笑道:“这套剑法亦不坏,不知叫何名称?阁下莫非是‘苍头魔姑’的寄名弟子!”

慕红采显己恨上师傅偏心,否则何致性情剧变,闻言冷笑道:“你明知我‘晕天剑法’不如‘黑地剑法’,何必多说废话,他的招式还比话急,身如罩浓雾,真有晕天之势!

康燕南渐渐舞动手中树技,讥笑道:“观阁下内功更差劲,令师何以偏心至此?”

慕红采不问自己天资如何,硬被康燕南拨弄之言所愚,渐渐气得乱了章法!

竺、夏侯二人见事论事,眼看“晕天剑法’”确实不如‘黑地剑法’,此际亦替慕红采不平,加上武林最重首徒之习,皆认‘苍头魔姑’真是偏心。

康燕南一见计已得售,猛的大喝一声,树枝如灵蛇绕进,嗤的一声,插人慕红采肩头三寸之深,部位竟是与他自己负伤之处完全一样!

慕红采只痛得惨叫出口,身体拼命倒退了六尺!

康燕南立住未动,冷笑道:“滚罢!”

慕红采左手按住伤口,恨声道:“阁下之伤乃我师妹所为,你却将它报在慕某身上,此恨终有雪洗之期,阁下记住罢,到那时难免加倍奉还。”

康燕南哈哈笑道:“令师的武学。你是休想再得寸进尺,除非另求名师,否则恐你永远也报不了此仇了。”

竺、夏侯二人见他血流未止,同时走近劝道:“慕兄,治伤要紧,咱们走罢。”

二人边说边扶,立将慕红采扶人道旁林中而去。

康燕南回头向太清生招手道:“先生,咱们也要赶路了!”

太清生奔近笑道:“这姓慕的武功不弱!”

康燕南点头道:“经试出,仅次于‘斗牛天君’,他如沉着动手,一时之间,我还庙他不成!”

二人走了七天,中途再无事情发生,第七日中午,太清生指着一座山口道:“出了山口就是云阳,如不等船,马上即可放流而下。”

康燕南正想答话,但忽见左侧山上似有人影闪动而住,急急道:“咱们快藏起来,我好像看到两个女人下来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水底游龙斗三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