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十二章 为友朋委曲求全

作者:秋梦痕

四明山方圆数百里,他们走到日落西山仍旧没有脱离四明山区,当晚,他们就在一处森林中停下来,准备吃点东西后再连夜偷偷奔赶。

“牛首魔君”是始终不将太清生放手,这刻他向康燕南道:“阁下如果希望老夫替姓太的解穴治伤,那就请你离开一顿饭久,不过,你可要当心四周的安全,否则就莫怪惊扰这姓太的小子!”

康燕南忍气行开,心中暗骂道:“只要我将太清生救到手中时,必叫你们慾逃无路,目前由你们如何摆布都行。”他走出未到三十丈,耳听背后响起“兴安金豹”的声音道:“阁下慢点走,老夫来奉陪!”

康燕南明了他们的心意,冷笑一声道:“要监视是很危险的!”

“兴安金豹”怪笑道:“老夫还敢与你并肩散步哩,只要你敢动手,嘿嘿,那姓太的还有命吗?”

康燕南一想不错,忖道:“这些老魔硬是吃定我啦!”但他灵机一动,冷笑道:“你敢接近试试看!”

“兴安金豹”大笑行近道:“老夫有何不敢?”他真的毫不怯懦的走到康燕南身旁!

康燕南估计离开已有七十丈之外,猛的回身反扑,伸手一把抓住他胸前长袍,冷笑道:“你的把握何在,叫一叫我就要你的老命!”

“兴安金豹”毫不在乎,既不反抗,亦不变色,怪笑道:“下手罢,老夫如要叫唤,临死还来得及!”

康燕南沉声道:“我虽不杀你,但却可以走马换将!”

“兴安金豹”摇头道:“老夫早就料到你有这个计策,嘿嘿,那你就完全打错了算盘,咱们四个人的个性你是知道的,素来只知有己而不知有人,平生重利不重义,目前合作,看来是像共生死同患难,那只是银子还没瓜分之故,你如想拿老夫去换姓大的?嘿嘿,得了吧,保证你连一根头发都换不回来!”

康燕南轻叱道:“他们不顾你的生命?”

“兴安金豹”作个消极的姿态道:“老夫的生命能值多少银子?相反的,还替他们增加了一份瓜分。”

康燕南冷声道:“我如杀了你岂不是减少一个麻烦,他们仍旧要胁而已!”

“兴安金豹”似感一震,继而又笑道:“论道理一点不错,怕只怕他们恐惧会走上和老夫同样的道路而将姓太的毁了!”

康燕南没有十分把握前,他真还不敢轻举妄动,松手道:“你们进入新疆之后,在我得到太清生时,难道就不怕我复仇?”

“兴安金豹”大笑道:“事情哪能想得这么远,到时再说罢,目前你是无能为力的了。”

正当二人举步之际,突听有人冷笑道:“你们能够走出四明山即算万幸."

“兴安金豹”闻声变色,传音康燕南道:“这是‘迷楼瑶姬’的丫头,你要全力防护!”

康燕南心中怀疑,问道:“未闻那三个老太婆还有什么丫头?”

“兴安金豹”大急道;“你是撞了鬼!‘迷楼瑶姬’又是什么老太婆啦,竟还说三个哩,她却是一个如天仙般的少女啊!老夫还是近日才见到她数面的。”

这下可将康燕南搞糊涂了,好在那声音未曾再起,急问道:“江湖上难道还有在下不知的秘密人物?”

“兴安金豹”不与解说,阴声道:“你不知的恐还多着哩,快点提功准备,这少女却比‘苍头魔姑’更厉害!”康燕南立朝发声处扑了过去,大声道:“谁敢阻我去路?”

他扑出未到十丈,突觉一股劲力迎面袭来!

“兴安金豹”跟在康燕南身后扑进,他竟抢出就是一拳迎上。

一声大震之后,树木立折十余大株,“兴安金豹”亦被震得全身乱摆如醉!

对方仍未现身,康燕南传音向“兴安金豹”问道:“你为何不让我动手?”

“兴安金豹”轻声笑道:“她的主人尚未出来,老夫不让你露出功夫!”

康燕南暗暗忖道:“这倒是句真话,否则必招来劲敌。”他向“兴安金豹”打个手势,双双急向林地退回!预防暗中之人前来偷袭。

为时不止一顿饭久,“牛首魔君”似已完成治伤工作,他一见二人退回,立向“兴安金豹”紧问道:“敌人已退了?”刚才之事,他们三人显已听到,“兴安金豹”急答道:“现还不知敌人来了多少,总之此地不能久留,咱们吃完干粮就走。”

康燕南哪有心情吃喝,他只担心太清生安全,沉声向“牛首魔君”问道:“我的人情况如何?”

“牛首魔君”阴笑道:“伤势已稳住了,想必不致恶化,刚才还给吃了一点东西。”

康燕南虽然不能接近太清生身边,但在星月下看出他面色较前为佳,急催道:“你们边吃边走,在天亮前必须走出四明山范围。”

四人对于他的意见倒是毫不反对,商议之余,大家都决定让康燕南开路。

康燕南因了太清生之故,真是生怕他们遭遇暗袭,走出一段路程之后,回头向四人道:“你们只留心左右和背后,如果有了异动,千万不可出手,传音与我即可。”

“黑山神鳌”怪笑道:“这句话倒是非常中听,到达新疆时,保嫖费绝不短少一文。”

康燕南闻言啼笑皆非,暗忖道:“这些魔头真正能够沉住气,在这四敌虎视之下还有心情说笑话!”

他心中刚刚忖罢,猛党前途闪过几条黑影,一见即知有了问题,立向身后四人打出手势,传音道:“诸位当心!”他并不扑出追敌!后面四人心中有数,来人如非特等奇士,有他在此,可说是安若泰山!“天山灵官”传音另外三人道:“这次我们算成功一半了,将这小子要胁在握,最低限度各大门派是无人敢敌。”

“兴安金豹”看到康燕南去势甚速,急催道:“咱们不可脱离太远,一般来说,有他在场不怕,但那‘迷楼瑶姬’和几个老太婆却不是好玩的。”

前途突现一处狭谷,康燕南看出形势险恶,立住不进,等到四人奔近沉声道:“前途可能有大批敌人堵住了,你们哪个让把长剑出来给我。”

四人用剑的只有“天山灵官”,闻言抽出长剑送上道:“此剑乃老夫祖传,你可不能弄丢。”

康燕南接过一看,微微笑道:“原来是古剑‘青霜’,这怎能算你祖传?”

一顿又道:“敌人未现之前,难道你要我提着来装腔作势?”

“天山灵官”仗着人质在自己一方,不怕他不还,随又解下剑鞘递上!

康燕南接过扣上腰带,还剑人鞘后笑道:“咱们不可拉下距离,在下如果逢敌突围时,你们就得紧紧随后冲出。”

他不管四人回答与否,长身就朝狭路猛进!

狭谷又窄又长,奔到半里之后,忽见前面黑影闪动如潮,在康燕南沉着接近之际,突听黑影中有人大喝道:“本王有令,不准放走巨盗一人,生擒者赏银千两!”

康燕南回头道:“这是九亲王觉罗拔亲自到了,诸位随着在下冲过去!”

银的一声,青霜剑拔之在手,大喝冲出道:“觉罗拔,你敢挡我屠龙公子去路!”

时当晨庵初露之际,狭谷形势渐渐了然,目睹前面人影交织,估计不下百十来个,在他接近之下,猛听喝声大起,真如潮水涌到!刀剑如林,喊杀之声如雷震耳!

九亲王高立一座岩石之上,全身亦作江湖武林打扮,他耳听竟有屠龙公子在内,心中不禁大震,惟其依赖卫士众多,仍旧壮胆督阵。

康燕南左掌右剑,犹如虎落羊群,霎时冲进重围,俄顷之间,耳听惨叫遍起!

“天山灵宫”拥护“牛首魔君”急冲,他们不敢脱离康燕南五尺之外。

众卫士虽说人多,但却无一可以近身,谁要冒险攻进,谁就尸横在地,顿饭之后,众卫士火速撤去。

出了狭谷之后,康燕南算是暂松了一口气,还剑人鞘,回头问道:“诸位要走大道还是僻野?”

“黑山神鳌”等见他身上连一点血迹都没有,各自在心中又怕又奇,“牛首魔君”接口阴笑道:“咱们先找个村镇吃点酒饭再议!”

康燕南冷笑道:“你身上扛着一个人,难道不怕人们起疑?”

“牛首魔君”怪笑道:“怀抱病人走路,这是经常有的,何况咱们连朝廷亲王都敢动手,他人疑心又算得了什么,老夫等可不管那一套。”

康燕南自认倒了霉,一气就朝前追;“大山灵官”大叫道:“众敌未追,阁下怎不还剑?”

康燕南回头冷声道:“你这老家伙真正是个小气鬼,人质在你们手中,难道怕我不还?前途强敌如麻,到了新疆再要不迟。”

“天山灵官”闻言不安,但又不好再说,“兴安金豹”哈哈笑道:“老夫年轻时听过一段故事,其名叫做‘猛虎借猪’!天山兄不知懂不懂!”

“黑山神鳌”大笑接道:“类似的故事多着哩,三国时就有两件,甚至出自刘备一人之手。”

“牛首魔君”是个大老粗,说经论典,他是一窍不通,好奇的问道:“神鳌兄何不说说,紧张之后,也得轻松轻松一会儿!”

“黑山神鳌”望了“天山灵宫”一眼笑道:“我的天,他连这个都不懂,那是刘备‘河北借兵’与‘借荆州’呀。”

“牛首魔君”懂个啥!仍是茫然道:“怎么样呢?”

“兴安金豹”大笑道:“那与‘猛虎借猪’是一样,‘有借无还’!哈哈!”

“天山灵宫”越听越难过,大声叫住康燕南道:“屠龙公子,快还老夫宝剑来!”

康燕南早已忍笑得眼泪直流,闻言装出冷哼道:“说真的,这把宝剑在你身上确不相称,我如不还又怎么样?”

“天山灵官”闻言更急,大声道:“你不要姓大的命了?”

康燕南笑道:“你叫‘牛首’老魔动手罢!”

“牛首魔君”大笑道:“人与物不向,你如敢动咱们四人一根汗毛,姓大的自然难保。”

“天山灵官”冒火道:“人是我擒到的i”

“牛首魔君”嘿嘿笑道:“你的私心太重,难道因一把宝剑来破坏了我们全盘计划?”

“兴安金豹”看出“天山灵官”大有动手之意,立即接近沉声道:“天山兄不可乱动!”

“天山灵官”知势必成孤立,强忍怒气道:“你们不要忘了,新疆乃在下范围之内!”

“黑山神鳌”大笑接道:“难道你要将我三人都留在天山不成?”

康燕南倏忽灵机一动,暗忖道:“凭‘黑山神鳌’这种口气听来,他们所劫的银子,似已运到别地去了!”

前面确实有个村镇出现,众人各有心事,默然急行,未几进人镇内。

康燕南走进一家酒馆,“牛首魔君”等亦随后进门。

“兴安金豹”立即叫酒呼菜,霎时将店家大忙了一顿。

康燕南打听之下,知该镇尚在四明山地界,他单独选了个座位,存心不与他们一块,一餐之后.略事休息。

“天山灵官”不时将目光射在康燕南腰间那把青霜剑上,面色显出阴晴不定之态。

“兴安金豹”丢个眼色给“黑山神鳌”,叫他慎防“天山灵宫”向“牛首魔君”突袭,自己则走往柜上结账。

在他结账回桌之际,忽从店外跨进两个少女,一红一黄,姿色迷人,看年龄都不出二十岁之外,各人都留上两根大辫子,长长的拖在丰臀之下,紧衣窄裤,腰配短剑,看来真有点江湖儿女气概。

“兴安金豹”首先发觉,一见面色立变,很快的行到康燕南桌前道:“阁下,这就是‘迷楼瑶姬’的两个丫头!”

康燕南点点头,传音道:“你去通知同伴,人家不动,我们就装作没看见,现在是启程的时候了。”

在众人起身之际,那两个少女已走往楼梯,但走到写有“楼上双座”四个横字之下时,她们似有意无意的朝康燕南背后看了一眼!

这举动没人看出,因为食客们都在留心“牛首魔君”的动作!

原来“牛首魔君”一进店就将太清生安置在靠壁下一把椅子上,当时食客们都认为太清生因酒醉所致,但这时却就不同了,大家都看到太清生嘴角还有血迹未干。

“黑山神鳌”正待催促“牛首魔君”快点挟起太清生离店之际,记料那两个少女之一的红衣女郎忽然冷笑道:“你们还想走出此镇吗?”

“兴安金豹”怪笑道:“金姑娘,咱们是第五次见面了。”

红衣女郎冷笑道:“昨晚接掌的原来是你。”

“兴安金豹”大笑道:“姑娘刚才之意,莫非又要来上一掌吗?”力旺黄衣女郎接口道:“你们昨晚突出重围的急什么人?”

“黑山神鳌”大笑接道:“银姑娘消息真灵,可惜老夫等没有时间奉告了。”

二女突然纵身拔剑,一闪拦住店门!

食客一见不妙,同时惊声四起,一窝蜂冲往店后逃走!

“牛首魔君”急向康燕南道:“阁下还不替老夫等开路!”

他作势要下太清生重手之情。

康燕南冷笑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为友朋委曲求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