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十四章 玉符天机破迷楼

作者:秋梦痕

但挖了一个时辰之后,问题又来了,他们挖出的碎石竟无处容纳,起先向房内堆集,好在楼为岩石与巨木所筑倒还不碍事,然而容纳有限,估计只要数个时辰后又是充塞不通了。

康燕南一看不是办法,于是向“迷楼瑶姬”问道:“假设将石块倒向门外,不知有何反应。”

“迷楼瑶姬”沉吟道:“这倒不知有何反应。”

康燕南端起一块大石往门口掷去!

谁料石刚出门,突又如流星般“呼”的一声弹回!

“迷楼瑶姬”手快,顺势一掌劈落,大惊道:“快点住手,阵内有人!”

康燕南问道:“令师等又回来了?”

“迷楼瑶姬”不答,突向门外问道:“门外是哪位师傅?”

突然自门外发出一声怪笑道:“你的师傅早已到苏川城去了!””

“迷楼瑶姬”闻言大惊,娇叱道:“你是什么人外

那怪笑声又起道:“只有你师傅们知道老夫姓名。”

“迷楼瑶姬”忽然惊叫道:“你是‘玉符子’或是‘天机子’?”

怪声答道:“三妖妇都告诉你了,老夫确是‘天机子’,‘玉符子’尚在饱食痛饮,等会也要来的。”

“迷楼瑶姬”立向康燕南悄声道:“他们就是当年两个宿儒,刚才掌劲不强,武功显无多大成就,如能将这两个老冬烘诱进房来擒住,那我们即可出身下楼,至于前面森林更加容易,因为这些阵法都是他们两人教会我三位师傅的。”

康燕南摇头道:“算计于人,有欠光明,不问他们武功如何低能,欺压之举我还不能为。”

门外突然传进一声大笑道:“那小子倒还是个硬骨头,可惜我老人家偏偏相反,不受欺诈就不痛快!”

康燕南闻言大奇,暗忖道:“世上竟还有这怪物!”朗声笑道:“久仰前辈饱学多才,当然难为他人愚弄,晚生虽受困此楼,但也有法逃出。”

突从镜后传出另一个怪笑声接道:“小子想作穿箭之盗乎?”

康燕南大笑答道:“求生为人之先决奋斗,晚生不得不作挖洞之策!”

那怪声又起道:“崖高千丈,谈何容易,凭你们四人功力,为时亦必须数月之久,然而苦工在前,绝粮在后,此举不亦愚乎?”

康燕南正色答道:“畏难则坐待毙,晚生只求耕耘,不计成败。”

楼门口那怪声抢接道:“近闻你小子是当今第一名文士,为何要作此大盗?”

康燕南纵声大笑道:“久仰二位前辈亦为当年宿儒,请问至今有何非常成就?盗亦有道,与文何伤?”

两个怪声寂然无语,显为康燕南辩论所压服,“迷楼瑶姬”悄声道:“他们此来必有原因,你不要将他们激走了。”

康燕南点点头,示意金、银二婢道:“你.们继续挖洞,房中尚可堆集。”

忽然,又听镜后怪声笑道:“小子,你真是死心眼,为何不试试骗老夫等上当?”

康燕南决然道:“晚生既不求人,亦不骗人,求人必报,骗人损德,请二老去休息。”

突然自楼门口伸进一颗白发苍苍的人头来笑道:“你既不骗不求,老夫自无办法,这样罢,咱们来次永久交易如何?”

“迷楼瑶姬”急接问道:“老头儿,你快说如何交易?”

苍头老者嘻嘻笑道:“要小子开口!”

康燕南看他面如婴儿,又白又嫩,不禁大异,忖道:“他们确已练成返老还童之奥了!”接口笑道:“前辈们既愿露真相,不如请进房中坐谈,晚生绝无危害之心。”

那老者忽然发怒道:“老夫二人当年上了三个妖妇大当,从斯谨慎不懈,不问你诚与不诚,在未成交易之前,想叫老夫接近是绝对不可能。”

康燕南道:“前辈既不相信,那是人之常情,有何交易?不妨说来听听。”

苍头老者道:“你小子如果想逃出此谷,必须答应老夫等三个条件,第一是取得摩天岭‘神虬洞’内两把‘纸扇’,第二是寻到四明山中一颗石人头,第三是南海九仙礁有把玛瑶酒壶,你能将这三样东西答应送给老夫,老夫则马上带你们出谷。”

康燕南闻言叹口气道:“你老莫说有三样,就只‘神虬洞’一件晚生也办不到!”

镜后忽又伸出同样一颗苍发婴面老人接道:“老夫只要你答应,有困难尚在其次,咱们可以商量去办。”

“迷楼瑶姬”接道:“只答应管啥用,你们焉能相信?”

楼门口老者接道:“老夫等已找尽武林奇才,想来想去只有康小子一人可成大事,不相信那是当然,但不得不来次空前未有的赌博了,康小子如失信食言,那就算老夫等赌输,反之则是老夫等获有生以来的胜利,这也是第一次暂信于人。”

康燕南摇头道:“蒙二老下了这大的决心来托付晚生,晚生既感且幸,但叫晚生盲目答应这样无法能办到的事情,那真是连晚生自己都不敢相信了,这件交易碍难从命,还是请另找他人交易罢。”

两个老者对望一眼,渐渐露出全身,在镜后显得非常着急,大骂道:“浑小子,我老人家不怕你失信,你竟然还是不答应?这现钱对赊账的买卖谁也不会放弃呀!”

康燕南大声笑道:“晚生之事,二老呼吸可就,这是何等容易,二老之事难如登天,这笔交易本多利微,相信无人敢作。”

楼门口老者道:“我老人家除了带你小子出阵,再加上‘玉符天机’图内全部精华如何?”

康燕南不得不用点心计,灵机一动,答道:“二老既然买卖有减有加,那么晚生也就只好让步,话又说回来,假设今后不能将三样东西全部得手牵上时,不能说晚生全部失信,这是一,其次二老必须先将三样东西的用途事先说明,不然晚生仍作罢论。”

两个老者都沉默了一会,又互相对视了一下目光,似在征求对方的意思,于是镜后老者勉强道:“你小子除了文章、武功之外,居然还有一套生意经,这件买卖算是成交了”

“迷楼瑶姬”急催道:“你们还没有说出用途呢?”

楼门口老者道:“九仙礁下那把玛瑞壶又叫吕仙壶,爱好杯中物者视为稀世无双之宝,不问在什么地方或什么时节,只要找到五谷一粒,或果实一颗丢进壶内,灌满泉水,塞上壶盖,它就在俄顷之间变成了世间少有的醇酒。”

康燕南哈哈笑道:“那真是稀世之宝!石人头呢?”

镜后老者接口道:“该头骨本为真人头骨,因年代悠久之故而变成了石质头,在亡明时期,外国人曾经找去一只,听说凭头可以查出咱们人类的来源。”

康燕南笑道:“那石头骨落在四明山什么位置?近来有不少武林人物涌到四明山内,难道就是为了找这个玩意不成?”

镜后老者摇头道:“位置不明,你要去找寻,传言头骨所藏之地尚有其他珍宝,内中能使武林觊觎的是支古银笛,笛上刻有魔曲一支,按曲吹笛,能使风云变色,鬼哭狼号。”

康燕南笑道:“这不可信!也许另有其妙,请说说纸扇用途”

楼门口老者道:“‘神虬洞’共有两宝,除神虬本身不算,一为两把纸扇,一扇上画有两只鸳鸯,一扇上画有无边仙境,得扇者夜必有梦,由鸳鸯引路找寻仙境,为人有此,日游人表,夜人太虚,其乐何如。”

一顿又道:“另一宝物为金萧。物出古仙人之手,萧上有神曲数支。按曲吹萧,音闻百里,闻者忘忧止慾,息争消杀,此萧原名‘祥和’,非具大仁大义、大慈大悲之心者不可吹,反之伤元而死。”

康燕南欣然笑道:“二老对‘祥和金萧’和‘魔曲银笛’为何不要?”

二老同声道:“老朽等对二物都有畏惧,那算你小子意外收获罢。”

“迷楼瑶姬”急将二婢召回,对两老问道:“现在可以出阵了?”

镜后老者向康燕南看了一眼,道:“小子一旦得手,老夫等自然现身会面,无须你来寻找,还有一点切记勿忘,金萧、玉笛上神曲与魔曲如能练到那念动功随之境时,挥萧舞笛即能发声成曲。”.语音一落,招手道:“你们走罢,阵势已被老朽控制,火速离开谷外森林。”

康燕南眼看二老隐去,急向“迷楼瑶姬”道:“你们三人带路!”

“迷楼瑶姬”首先领头下楼,穿花林,过草地,顿饭之后奔出森林。

康燕南立对“迷楼瑶姬”道:“你们三人一道奔西南,沿途查寻太清生和家兄下落,我一人奔东北方向查寻,务求得到确息。”

“迷楼瑶姬”问道:“你单独行走不太危险吗?”

康燕南挥手道:“谁能顾及后果?”忽又问道:“你的武功对‘横天灵僵’与‘泛地活殃’怎样?”

“迷楼瑶姬”毫不思索道:“据家师等证实,可抗不可胜,与‘苍头魔姑’的‘黑地剑法”有同等功用。”

康燕南长身纵起,急扑正东方面,循森林边缘奔驰!

时间到了深夜,四野黑沉沉的,他一口气奔出了七十余里,估计快出天台山地境。

在黎明初兴之际,前途已现出一座小镇,他考虑一下,渐渐将步速放缓,忽然,猛见一条黑影自横路冲出,如流星般扑进镇去!

康燕南看出是个道人,在一怔之余,急急尾随其后,两人相距仅只半箭之地,那道士显己觉出后面有人追赶,突在一家店前刹住喝道:“什么人?”

康燕南闻声大喜,急道:“是晚辈康燕南/

道士原来就是玉虎真人,闻言迎上道:“施主,贫道可将你找苦了!”

康燕南道:“前辈有事吗?”

玉虚真人道:“‘牛首魔君’已死,‘天山灵宫’和‘兴安金豹’亦重伤不治,惟独‘黑山神鳌’尚在附近,这些事不知施主有否耳闻?”

康燕南立将别后之事检出说得的—一告知,难于出口的就马马虎虎含糊带过,接着问道:“‘黑山神鳌’听说已往北窜,不知又因何还在附近呢?他们又被谁下手的呢?晚辈现在急于查出太清生下落。”

玉虚真人指着镇南道:“天明在即,贫道与施主先找个地方坐谈一会再定行止,那方有座山神庙,咱们边说边行如何?”

康燕南拱手道:“晚辈遵命”——

玉虚真人举步带路,行出数丈后才叹声道:“‘牛首魔君’等一生不正,死也是应得,施主对太施主的下落须费心啦,动手拯救的是一对白头夫妇,经贫道多方打听所得,那竟是当年八强之二‘震宇游神’和‘红光夫人’,他们夫妇俩甚至还在昨晚又将令兄自一个老太婆手下设计救去,而那老太婆听说就是‘苍头魔姑’,这件事至今未了,‘苍头魔姑’现已查得‘震宇游神’的下落,贫道就是因这事赶往报信的。”

康燕南急急问道:“寰宇游神’现在哪里?”

玉虚真人道:“贫道在一个时辰之前会着一名卫士,他是九亲王身边的心腹家将,也就是查得‘震宇游神’下落的三人之一,贫道曾与其有点俗亲关系才吐露真情,据说‘震宇游神’现正在三门湾海边一个秘洞之中。”

康燕南诧异道:“二老何致藏在海边?”

玉虚真人道:“可能就是为了替大施主和令兄治伤之故””

康燕南突然止步道:“三门湾距此不过五十里,前辈如无他事,我们宜早寻到为上。’:

玉虚真人道:“施主要不要查出‘黑山神鳌’?他是被清华郡主自苏州路上截回头的,那批劫银已全部为其集中了。”

康燕南沉吟道:“这样罢,我想前辈在此监视‘黑山神鳌’,晚辈先赴三门湾,我们只有分开行事了。”

玉虚真人点头道:“除此再无兼顾之策。”

二人分手之后,康燕南急施全力飞驰!半个时辰不到,他已临近海边。

三门湾范围大广,康燕南忽然想出一个办法,他登上一座海岸危崖,张口发出一声清亮长啸!

俄顷之间,忽见左侧沙滩上奔到两条人影,在海雾蒙蒙中,同样发声应和;

康燕南在恍馆中还认为是“震宇游神”夫妇闻声赶到,继而一想不对,他听出对方内功平平,音劲柔和而无锐,于是急扑下崖,迎上叱道:“什么人?”

两条黑影在匆忙中刹不住冲势,明知找错了目标,但已避之不及,硬是一个劲撞到康燕南跟前!

康燕南这时已看清是两个中年大汉,突伸两指,闪电般点住对方二人软麻穴!

“噗噗”两声,两人同时倒地,康燕南一闪走近喝道:“快回答!”

那二人看出当前之人时,同时惊叫道:“屠龙公子!”

康燕南一怔,暗忖道:“他们居然认识我的真正面貌!”闻言沉声道:“你们是九亲王手下?”

其一似知瞒也无用,怯然点头道:“大侠饶命!”

康燕南冷笑道:“‘苍头魔姑’到了吗?”

另一人急答道:“马上就到,祈大决开恩!”

康燕南迅速将二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玉符天机破迷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