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十五章 佛光圣刀克神虬

作者:秋梦痕

康燕南一旦没有旁人拖累,心情立感轻松非常,他既存心诱敌,此际却缓缓而行,一路上独自无聊,难免思前想后,一幕幕往事,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迷楼中一幕,他虽在恍值中进行,但此际想来仍旧心醉神迷!

忽然,他身后响起一声银铃般的娇唤道:“傻子,你在想什么,怎的毫无惊觉啊!”

康燕南正在想人非非,这一声人耳,不由猛的一怔,回头诧然,他竟看到清华郡主如一阵清风飘来!

“你怎么了?”清华郡主看他还不开口,因之又诧又气,娇声带喷!

康燕南愕愕的问道:“你面色不对,有什么事?”

清华郡主一指身后道:“快逃,我师傅和迷楼三老妖追来了!”

康燕南豁然笑道:“原来你是为了这个,那怕什么,而且就是我引来的!”

清华郡主拉着他一面奔跑一面问道:“盖老婆子那条右臂是你斩去的?”

康燕南笑道:“那是我沉不住气,否则连脑袋也取下了!”

清华郡主叹声道:“将来你的强仇太多了,今后要当心警觉一点才是。”

康燕南见她如此关怀,心中愧然忖道:“红玉之事,将来如何向她解释,看来想摆脱她是不能了,今后……”

他想到这里真有点不敢再想下去了!

清华郡主又问道:“最近由西南边疆传出三大消息,你有否得知一点?”

康燕南道:“莫非就是四明山、魔天岭、九仙礁三地出宝之事?”

清华郡主诧异道:“你怎的早就知道了?”

康燕南含糊应道:“我是得自两个老人口中说出的,不知今师与那三个老太婆是否亦知此消息?”

清华郡主道:“目前当然都知道,我是因此才到处找你。”

康燕南笑道:“你能单独去吗?”

清华郡主伸手打他一拳道:“要去同去,免得过后你又来抢我的!”

康燕南哈哈笑道:“此一时,彼一时,从此我怎忍心抢你的东西!”

清华郡主笑骂道:“凭你这张油嘴就不像个读书人!”

康燕南正待想多逗几句,但忽然觉出后面似有异动而停,急急道:“令师等来得好快,咱们已被追上了,你赶紧离开,免使令师怀疑。”

清华郡主娇声道:“你认为我在危机之际让你单独走吗?”

康燕南大急道:“难道你要和令师反目?”

清华郡主道:“说不定!”

康燕南诧异道:“如无特殊事故,逆师必遭武林不齿!”

清华郡主似有碍难出口之言,但终于说出道:“你知道我有一个师兄吧?”

康燕南点头道:“就是那慕红采?”

清华郡主冷笑道:“家师不顾我的身份,硬要将我许配师兄,此事已闹了数次,最后我要家师亲自向皇上求婚,诅料家师竟以压力来威胁我就范。”

康燕南微微笑道:“令师已为皇上重用,如真提出,只。怕你那皇帝义父也会答应哩。”

清华郡主冷笑道:“我觉罗氏贵族与平民缔姻尚未有先例可循,除非……”

康燕南听她说到“非”字后再无下文,不禁笑道:“除非你自己心甘情愿嫁谁,否则皇上也不能作主是吧?”

清华郡主被他说到心眼里去了,娇喷道:“是又怎样?”

康燕南指指她的心,又指指自己,却不说话!

清华郡主忽然满面羞红的骂道:“你有脸皮大概是变多了相貌之故,只怕厚得连刀都割不破了!”

她似亦听出了什么动静,急又催道:“天色昏暗了,我们往前面高峰上逃!”

康燕南忽然问道:“你的水功如何?”

清华郡主摇头道:“不行,在水面尚能运气,在水底可不能打斗。”

康燕南暗暗着急,知道已失去有利条件了,不得已,只有跟着前行狂奔!

后面的追敌似已接近,只听“苍头魔姑”的声音大起道:“清儿站住!”

清华郡主装着不闻,相反走得更快,康燕南回头冷声接道:“老婆子,你们为人不正,以致徒弟离心,如不反躬自省,只怕你将有走投无路之日。”

人虽未见,双方的声音相通,就只这数语之间,清华郡主首先登上峰顶,回头一看,隐隐只见四条人影亦已到了半山之下。

康燕南一察地形,急见前面还有奇峰,不禁大喜道:“我们己进入括苍山了,那就是括苍山主峰。”

清华郡主突见峰下四人已分成两路,急急道:“不好,她们分开抄上了!”

康燕南道:“不要慌,括苍山内古洞甚多,咱们找个洞府死守不出,看她们又有什么办法。”

二人奔上括苍山时,天色更加黑暗,但追敌并非等闲,想趁黑暗脱身是没有办法,康燕南听出对方越迫越近,心中一急,伸手一把将清华郡主抱起,立即展开无上轻功猛窜,势如闪电。

清华郡主被他紧紧一抱,不禁芳心急跳,一股克制不住的微妙作用,刹那充塞全身,耳红面热,如饥如渴!

康燕南忽闻她喘息急促,不禁俯首急察,只见她双目紧闭,樱chún微张,触目不由怦然心动!

当前到达一座危崖,他一见不;由大喜,显出旧地重游之情,俯首轻道:“清华,咱们有地方可守了,这是鹰愁崖,高有数百丈,峭壁中间有一猿王洞,正好可作我们据守之所。”

清华郡主充耳不闻,她这时真已到了忘我之境!

康燕南已将她抱得更紧,他运起全身内劲,猛朝峭壁上升,如登青云,如履大虚,足未登压,手无所凭,硬生生笔直飞腾,一纵是七十余丈,恰好到达了洞门。

就在这时,崖下顿发阴笑之声,耳听一个老太婆大喝道:“小子,你还逃得了吗?”

康燕南听出就是盖古芳的声音,回身而立,俯首朗答道:“你如想老命不要,这次叫你四肢俱废。”

盖古芳闻言急怒难禁,怪叫一声,拔身猛升,大喝道:“老娘今天要你碎尸万段方泄我心头之愤!”

另一个老太婆一见大急,厉声叫道:“三妹快停。那是猿王洞,旁边毫无落足之处!”

盖古芳已被怒火迷住心窍,这一冲早已快到洞口,康燕南一见大笑道:“来得好!”他的右掌早已运功待发,“好”字出口,猛劈对方头顶!

盖古芳这时全身虚托,哪还有还手之机,距离不过三尺,竟被康燕南全部击中。

一声惨叫声起,她那看似中年美妇的头颅,这一下硬遭粉碎飞溅,尸体横出,下落之势比上升还快上数倍。

霎时崖下惊声,悲声大起,另外三个老太婆已捧尸大恸!

康燕南这时也呆了,他真连作梦也想不到这一掌竟将对方劈死!

清华郡主这刻也已清醒,在怀中诧异道:“你的内功已突飞猛进啦?”

康燕南茫然道:“我近来连坐功都无法去练,功力从何而来?”

语音未落,崖下突然停止哭声,紧接着有三条黑影如流星般冲到洞口而来!

康燕南一见大惊,大喝出口,掌势急挥,凭洞力拒。

三条黑影都无落足之地,逐一被掌风震落,一连十余次,三个老太婆似知激进无益,于是叫骂一阵后即守在崖下不动。

康燕南轻轻放下清华郡主道:“你快进洞内去看看,旁左面壁间有一石仓,我在一年前曾在仓内放了不少干肉,看看坏了没有?”

清华郡主道:“洞内冷干肉不易坏,只怕被人偷吃了,或被猴于搬走了。”

康燕南紧守洞口不离,闻言笑道:“猴子不吃肉类,何况那石仓是经人工造成的,石门上还有机钮哩,你要拉动铁环才能将门打开,里面甚大,还有炉灶设置。”

清华郡主边听边行,渐渐摸进黑暗不见。

康燕南不知三个老太婆在崖下作什么,他将半身伸出洞外,俯察之下,只见柳老太婆独自在埋盖老太婆的尸体,元老太婆则和“苍头魔姑”在商量着什么问题,立刻收回探首暗忖:“看势她们是不会离开了,这一僵不知要经过多长的时间哩!”

他立了一会,不见清华郡主回来,于是即面朝洞外而坐。

数顿饭久过去,崖下仍无来攻之迹,然而,清华郡主也不见出来!

康燕南忽然感觉奇怪忖道:“这洞我虽来游数次之多,但却没有深人,清华不回,难道还有出路可寻吗?”

时已到了深夜,崖下竟已生起火光,三个老太婆居然在烧东西吃了,一无疑在作长久死守之计啦!

康燕南正感有点不耐烦,突见清华郡主如幽灵般闪了出来,她手中拿的不是干肉,竟还是两只热烘烘的野鸡!

康燕南一见大异,诧问道:“这是从何而来?”

清华郡主娇笑一声,递给他一只烧得香气喷喷的烤鸡道:“别大声,我找到一个小世外桃源,有花有草,有水有屋,就是无法出去,那地方像个巨大的覆碗,内有人筑的石室三间,一个寝室,有床有被,一间客室,有桌有椅,一间厨房,里面还储有山羊、山鸡、野兔等等肉类,室外有条暗流,经石壁下流出,又经另一石壁下流去,最奇的是那遍地花草,这时恰好盛开怒放。”

康燕南闻言大奇道:“花草如无阳光怎活?”

清华郡主嫣然笑道:“星光自上面可见,但都是从很多石缝中曳下来的,你想,有星光怎无阳光呢,在白天只怕那地方还很明亮哩,可惜那些缝隙太窄,用缩骨法恐仍难出去。”

康燕南大喜道:“你我都有前古宝剑在手,顺缝隙不能开条出路吗?”

清华郡主摇头道:“不行,我估计那些缝隙是经过数百尺厚的岩石而成,绝非十日半月能劈出一条生路的。”

康燕南道:“这地方只能拿来作隐居练功之用,目前既然吃喝不愁罢了,我还是守住洞口为上,一巳让今师和那两个老太婆进人此洞时,那就无法抗拒了。”

清华郡主摇头道:“这样守下去也不是办法,就算我们轮流来守,时间长了仍会疲劳,要想持久,那地方比这洞口更好!”

康燕南诧异道:“好从何来?”

清华郡主道:“有一层三十丈厚的活动岩壁有机关控制,那并非石质,而是金属物凝结而成的,我曾用宝剑连劈十几下,居然只能劈进几分,甚至还不能挖下一块,她们要攻,起码要用宝剑劈上一年才能攻破,我不相信她们要攻这多日子。”

康燕南大笑道:‘用法太妙了,但不知是什么人在此居住,可能离开还不久哩!”

清华郡主伸手拉他往内走,轻笑道。“你猜是谁在此居住?”

康燕南闻言一呆,诧异道:“你已知道了?”

清华郡主轻笑道:“我是从一本邪书上知道的,他就是‘血手狂人’!”

康燕南更奇道:“什么邪书?”

清华郡主忽然不好意思开口,吞吞吐吐的含羞道:“名叫‘阴阳极乐百法诀要’!封面标有‘血手狂人’精撰四字!”

康燕南暗笑道:“难怪这久不见你回来,原来是在研究那本书去了。”

她含羞将康燕南带进条石缝,经数十步后,眼看就是一大圆巨洞,确见花草遍地,芳香袭人!

清华郡主立住道:“你回身看看,只要将这红点一按,全壁马上复合,如要开启就要按这白点!”

她说着一按红点,全壁竟毫无响声的迅速合拢。

康燕南惊奇的道:“这机关绝对不是‘血手狂人’能造,我想是前代异人留下来的!”

清华郡主同他到处看了一遍,估计约有十亩之大,洞顶不见高,但也有十丈以外,最后二人回到寝室,康燕南将手中鸡骨一抛,向床上一躺,吁口气道:“近来难得一刻安宁,这下得好好睡他一觉了。”

清华郡主坐在他的身旁笑道:“你别偷懒,再去各处查查看,其他地方不知还有秘径没有?”

康燕南猛的将她拉倒在床,轻笑道:“探秘是我拿手!”

他已是再世刘郎,这时怎能熬得住满腔*火,边说边探手乱摸,真正在找寻他的秘径!

清华郡主自看完那部“阴阳极乐百法诀要”后,早已春心荡漾,此际更是如饥如渴,她不与半点推拒,顺势向他怀中一滚,霎时之间,罗衣尽解,玉体横陈!

康燕南手脚忙乱,势如饿虎扑羊,阵势一旦展开,刹那短兵相接!一压如山,上涌如潮,一阵紧锣密鼓,反复酣战忘时。

室外出现了曙光,天已到了巴时,二人因一夜贪欢之故,此际尚拥抱如故,虽已停止动作,但却酣睡如迷。

突然一阵隆隆之声传人洞内,三间石室为之摇摆不停,清华郡主首先惊醒,含羞急推康燕南道:“坏东西,她们攻洞啦!”

康燕南慢慢张开眼睛,伸腰打个呵欠道:“让她们攻吧,总不致马上打进我们房中来!”

清华郡主忽见床上殷红满布,不由更加含羞答答的捏了他一下道:“你看!”

康燕南微微笑道:“大盗亦知风流味,公主初识云雨情!”

清华郡主忙乱的清理一会,硬逼他穿上衣服,娇嗅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佛光圣刀克神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