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十六章 郡主失策误服毒

作者:秋梦痕

旭日东升,暗暗的山径更显得沉静和崎岖,清华郡主看出两个老太婆仍在犹豫不决,不禁娇声问道:“二位师伯故意拦住咱家去路,可是要想夺取神虬内丹?”

元元后阴声接道:“我老婆子要替你师傅管教管教!”

清华郡主冷笑道:“若论到国家皇法,不要说要你们,就算家师亲自在此,咱家要她跪下恐亦不敢违抗,否则即为反叛广

柳老太婆接口道:“你这丫头到此地步还想挖出公主架子来;,,

她知道清华郡主已尽得苍头魔姑传授,猛的一掌劈出道:“交出神虬内丹就免你一死!”

清华郡主火速拔出身后宝剑,娇喝道:“大概你们不想回京了,咱家现判你们欺君造反之罪!”

元元后闪开一旁观斗,阴声笑道:“九亲王早已奏明皇上,说你已私通大盗屠龙公子,只怕连你父亲四亲王也要受到严重处罚!”

清华郡主闻言大惊之至,不禁大喝猛扑,势慾拼命!

柳老太婆并不施展玉剑,她只双掌齐挥,但也奇劲无比,边斗边阴声骂道:“丫头,你这套黑地剑法能在我老婆子面前称雄?”

清华郡主党出她内功惊人至极,三百招一过,只累得香汗淋漓!

元元后大声叫道:“姐姐不要杀她,只活捉捆绑人京即可!”

柳老太婆深知捆绑不易,大声道:“杀虽不致,重伤难免!擒住后再整治罢。”

她突然施出一招绝技,全身欺进清华郡主黑地剑法之内,猛地一掌劈出。

清华郡主突觉眼睛发黑。肩头如遭雷劈,身体抛起,直贯人林!

柳老太婆得势大笑道:“丫头内劲欠佳,未免可惜了黑地剑法!”

元元后一见,如矢追进林中,大叫道:“姐姐勿懈,提防她带伤逃走广

她身刚进林中,猛见清华郡主落在一个少年手里抱住,触目赫然大震!

柳老太婆闻言亦到,同样暗叫:“完了!”

少年看着两个老太婆不理,俯首只见清华郡主早己晕死过去,但手中仍旧紧握宝剑未放!

他轻轻的将清华郡主放在地上,这才面对两个老太婆厉声大笑道:“原来你们就是当年欺压我师傅的三个人之二,快说,还有‘神亦迷’盖古芳何在?”

两个老太婆早先未曾向“天机子”和“玉符子’”下手之因,就是看到二老已有传人,此际两相觑面,便知遇上克星!

元元后阴声接道:“我们的来路居然被你小子模清了,你盖奶奶早作古人,要找你就到阴间去找罢!”

盖古芳已遭康燕南劈死之事,这少年自然一无所知,但他焉能相信两老太婆一面之词,只见他忽自腰间拔出一把配剑冷笑道:“你们自知难敌,因此想少死一人,存心将盖老太婆藏起不成?这又有何用,少爷虽然讨厌两个老鬼穷嗜苏,但对他们的仇人仍有替他们收拾的义务,你们快将‘玉符天机’图上的东西都拿出来,让少爷先指点你们所学未全之处,让你们开开眼界后死也死得安心,否则你们死了恐难瞑目。”

两个老太婆渐渐身心皆颤,同时各自裙底探出玉剑,甚至那柳老太婆还多出一把,无疑,那把玉剑就是盖古芳遗下的。

少年一见。。陡然哈哈笑道:“‘金乌剑’、‘玉兔剑’。‘繁星剑’,三剑本来就是我那两个老鬼指引你们得到的,今天只怕都要归少爷之手了,繁星剑既然不在盖老婆子之手,嗯!可能她真个是死了!

两个老太婆不等他语音停顿就采取行动,于是同时厉叱扑出!

少年不避反进,长剑直取正中空门!招式不快,力也不雄,岂知竟将两个老太婆吓得大惊急退。

少年哈哈笑道:“你们两个老妖妇可识得这一招天机剑法?”

柳老太婆看出连一招都攻不下去,心中哪还有斗志,立即传音元老太婆道:“二妹子,你拾得那把神箭练熟没有?只有拿它来对抗了。”

原来那支祥和金萧竟然被她们在暗中拾去!元元后闻言急答道:“神曲一时难成,而且不明其中诀窍,我们只有设法逃走了!”

那少年正待向她们迫进,目光中杀机立现,但忽听身后有了异动而停,反身扑出大喝道:“是什么人?”

原来他身后并未来了他人,而是清华郡主渐渐苏醒之故,他一见立即上前探视,却给两个老太婆趁机开溜了!

少年这时已将全神贯注在清华郡主面上,那种如仙质之姿,立将他吸引得如醉如迷,只见他小心翼翼喂了她一颗葯丸,再运起内功替她按在肩头伤处治疗!

清华郡主经顿饭之久已完全清醒,且已感觉伤势毫无,但她仍装作未醒,心中已在揣摩他有何不良企图。

少年见她依然不醒,面上现出又惊又疑之情,收手之后,哺哺自道:“伤势己好了,怎的不醒呢?嘿嘿,那两个老妖妇难道还弄了其他手脚在她身上,哼!我不要她们死得极惨才怪。”

忽然,他察知两个老太婆早已不在,不禁勃然大怒,跳起大叫道:“你们还想逃吗?”

清华郡主对于两个老太婆逃走之事确实不知,那时她还没有清醒,此际耳闻少年之言,心中暗道:“我如不趁他离开后脱身,势难避免他的纠缠!”

她察觉少年身已纵起慾追,诓料又停止不动,耳听他哺哺道:“我怎能放心她躺在这里呢?”

他犹豫一会,转身仍朝清华郡主行去!

清华郡主知道他要抱自己离去了,于是装作刚刚清醒,慢慢的将身躯转动,无疑的,她是不愿让他搂抱。

少年一见,立即急行接近,蹲身轻唤道:“姑娘,你醒了?”

清华郡主闻言跳起,装出惊讶道:“你是什么人?”

少年根本不知她的身世,但却已被她美色所迷,只见他显出一派斯文道:“姑娘伤愈就好了,在下姓辛名威,请问姑娘还有什么地方不适吗?”

清华郡主装作豁然道:“阁下莫非就是吐出‘神虬’内丹之人?”她知道无法隐瞒,故是装作坦诚无私,而且向身上掏出作奉还之态。

少年一见,立即摇手制止道:“姑娘不要误会,‘神虬’内丹既被姑娘拾得,那就是姑娘之物了,在下绝无收回之心,只希望姑娘检查尚有内伤没有?”

清华郡主立即顺水推舟,将手放下摇头道:“莫非是阁下拯救之恩,现在已无妨碍了!”

少年大喜道:“姑娘何必言思,在下不过是举手之劳,如蒙不弃,咱们同行去采取几件奇珍如何?”

清华郡主早知他有逆师行为,同行之说,本待拒绝,但她心中似有某种打算,沉思之余,点首应道:“阁下慾往何处?”

少年笑道:“四明山有一支‘魔曲银笛’,天下武林慾得者举目皆是,其次南海九仙礁有一个玛秒壶,姑娘如想到手,在下愿全力寻来奉送。”

清华郡主嫣然笑道:“阁下到手之后再许诺罢,说早了不怕成为空谈吗?”

她既不推却,也不表示谢意,但在这一笑之中竟比什么力量还要强,霎时将那少年逗得神魂颠倒!

二人一面说着一面起程,于路途之上,那少年对她卫护得无微不至,处处唯命是从,殷勤得如仆人一般。

清华郡主则外弛内张,在言谈态度中时冷时热,她已控制住对方的心灵,使其既不敢放肆,又不舍脱离,甚至连一丝邪念都不敢表露。

但在第十日后的一个清晨,那少年似已压制不住心头的*火,恰当清华郡主行到右谷之际,他忽然停住叫道:“姑娘,咱们这样昼夜不停的赶路,在下真感有点疲乏了,不如在这石谷中休息半天如何?一

清华郡主停步回身,沉吟接道:“疲乏恐怕未必,倒是有点饥饿了,十日来没有吃点正餐,再吃一些野味真有点吃不下去了。”

少年急接道:“姑娘就在这儿休息,在下去看看附近有无房屋如何?”

清华郡主未曾察觉他的异征,于是点头示意认可。

那少年立即长身纵起,翻上石谷左侧崖顶,稍停观察,认定正南奔去。

清华郡主如果要在此时离开独行,日后只要设词托故那是毫无痕迹,但她慾将少年一切珍宝及功夫骗到手中,因此再不打算即离。

那少年去了将近半个时辰,此际居然又如飞回到崖顶,但他并不马上下谷,手中却拿了一个纸包,显然是找来什么吃的东西,只见他伸头朝着谷内的清华郡主偷偷一望,随即又迅速缩回;口中哺哺自道:“我如不施计将她迷住,要下手恐怕不太容易!”

倏忽间,他从身上取出一只玉瓶,瓶中装满了什么红水,他打开纸包,包内现出两只烧鸡,一块大大的烤牛肉,只见他目吐邪光,面显狡诈之情,立将瓶盖揭开,发出得意的阴笑道:“生米一旦煮成熟饭,到时我还怕你不心甘情愿的听我摆布!”

红水被他倾倒食物之上,表面上看不出一丝破绽,一切妥当之后,便拿起纸包直朝谷底行去。

清华郡主一见他走近,不由自心头起了一阵跳动,原因是她看出对方的目光有异,问道:“辛兄找到什么来了!”

那少年没有回答,显出心中有点不安,他顺手将纸包递给清华郡主,这才笑道:“不知姑娘喜不喜欢?这是从四十里外一个小镇上买来的。”

清华郡主接过一看,立觉一股香气冲鼻,霎时忘了心头警觉,微笑道:“好香!劳你走了这么远。”

少年见她不疑,顷将宽心大放,笑着道:“姑娘快吃罢,在下已于镇上吃过了。”他转身又道:“此谷不知有无泉水?”

清华郡主本已饥不能忍,见他离开之后,随即撕下一条鸡腿就吃!

三口下肚,她已晕晕沉沉,俄而颓然倒地不醒;

那少年辛威此际已藏身在三十丈外一株树下,他似知道红色葯水有到口即被迷住的功用,藏了一会就向清华郡主奔回,他一见事情成功,陡然发出得意的哈哈大笑,继则俯身动手!立将清华郡主抱起,意在找个适宜之地去尽情享受,共赴阳台。

石谷哪有适宜作乐之处,他抱着清华郡主找了不少时间,在*火逼迫之下,他实在挨不住了,于是就择一块较平坦大石,放下清华郡主,自己首先脱衣解带!

记料事出意外,正当清华郡主要在这一刻遭遇毁灭之际,突然自谷壁上现出一个老者来,大喝道:“畜生,你竟敢作出人所不齿的下流行为吗?”

少年辛威闻声抬头,他一见大怒道:“老鬼,你还不快点给我滚,难道要我动手吗?”

原来现身的是他师傅之一的“天机子”,老者似知绝非徒弟对手,闻言既不离去,又不敢下谷救人,仍旧叫骂不停道:“畜生,你还想在武林称雄?如敢不听老夫之言,老夫马上就替你宣扬出去。”

少年怒不可遏,又将衣服穿上,阴声笑道:“我将你杀了之后,看还有谁去宣扬。”

他猛的拔身而起,如闪电般冲上谷崖就追。

老者一见,拔腿就逃,边走边骂道:“畜生,你老是要学‘天机阵法’,这下就叫你尝尝这阵法的滋味了。”

少年辛威刚刚踏上崖顶,突然只觉眼前一黑,再也看不到师傅去向了,他猛地大吃一惊,知道已被师傅用阵法困住了,只气得怒发如雷,暴跳乱冲。

“天机子”就在他数丈之外,大声骂道:“畜生,你如不改过自新,老夫就要将你活活困死在阵内。”

他说完就朝谷中扑去,边走边叫道:“伙计,怎么样了?”

这时在清华郡主身边却蹲着“玉符子”,他闻声接道:“畜生用量过多,已无法解救了,除非让那畜生与其交合,否则回天乏术了。”

“天机子”走近大惊道:“那畜生竟将一瓶‘长眠红’都倒上食物啦,这怎么办,再过一时…”

“玉符子”抢着道:“快将畜生放出来,除了交合无法再活了。”

“天机子”立加反对道:“不可,岂能让那富生如愿,还有一法,你赶快喂她一颗‘巨雄丸’!”

“玉符子”诧异道:“你要使她乱性?”

“天机子”点头道:“为了救她性命,除此再无别法。”

“玉符子”摇头道:“她的武功太强,醒来你我无法将其带走,搞不好还要遭她毒手,其性一乱,善恶不分,那是好玩的吗?”

“天机子”不管一切,立自身上探出一颗丹丸,顺手就往清华郡主樱chún内一塞,冷笑两声道:“我还要让那畜生吃一点苦头!”

“玉符子”阻止不及,霍地跳起道:“快离开,她马上就会醒来。”

“天机子”道:“你在左侧藏着,我去放那畜生出阵,他不知我们弄了手脚,可能还要来作那种下流事儿,如能恰到好处,这妞儿在他解衣时醒来,必定会突然动手。”

“玉符子”知事已至此,只得依言藏起。

“天机子”奔到崖顶即回,同样藏在玉符子身边道:“那畜生马上就要来了,看他有无警觉。”

那少年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郡主失策误服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