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十七章 五彩洞中试神萧

作者:秋梦痕

五人刚走不久,忽自他们停立之处的一座岩石后闪出两个老者,记料竟是“天机子”和“玉符子”,二老并不停留,亦朝五人去向急迫。

快到山顶之际,慕红采忽见清华郡主停在一株巨松之下,他看出那巨松正是辛威发现太清生之处,回头向着竺、夏侯二人道:“他们开溜了!”

竺仲岳环视四周一瞬接口道:“他们可能藏在什么地方。”

清华郡主一指峰背道:“我看到那三人是由这面逃走的!”

辛威接近过去问道:“你想追到他们吗?”

清华郡主摇头道:“我要找寻‘五彩洞’,你们哪位知道这个地名?”

四人同时摇头作答,都在心中怀疑,辛威试探问道:“你的记忆全失,因何又想起这个地名?”

清华郡主似自知失言,但已无法掩饰,一沉接道:“你不必追究原因,谁知道谁就带我去。”

她自花纹石上得知该洞之名,但却不知那三字藏有什么秘密,所谓要找该洞之意,全为一时好奇而已,四个男子无从作答,都被她搞得莫名其妙,慕红采接道:“你知道该洞落在何方何山?”

清华郡主道:“知道还问你们干吗?”

辛威似有所悟,但他不怕另外三人,于是传音道:“三位留心,‘五彩洞’可能就是藏宝洞!”

慕红采疑问道:“四明山古洞虽多,从未听说有什么‘五彩洞’?仅在‘百孤峰’下有个‘五云洞’,但却无人敢人!”

辛威急问道:“五云洞在什么方向?此去有多远?”

慕红采道:“我师妹走的正是那方向,辛兄可否催她快走,晚上即可到达。”

辛威追上清华郡主催道:“姑娘,在下已探知一点眉目了,你如想早点到达,那就不要变更方向,而且宜快!”他忽又回头问慕红采道:“五云洞有危险?”

慕红采道:“洞内窟道如蛛网,且有五色氯氟述目,七日前家师就几乎被困!”

辛威眼看清华郡主已展开轻功急奔,立即道:“我们快追,到了那里再看情形。”

他们五人走后,峰顶又出现二老,‘“天机子”看看后面,这时才开口道:“他们两口子为何尚未赶来?”

“玉符子”急道:“这些小子们可能亦知道五彩洞了,我们还是追去要紧”

“天机子”摇头道:“迷楼瑶姬不到,追上也没有办法,咱们无法救人!”

“玉符子”大急道:“咱们如不将畜生阻在洞口,一旦一,被他得到‘魔曲银笛’就更难制他了。”

正当二老争执不决之际,由南面急急赶到一条人影,“天机子”大声叫道:“康小子到了,嗜,为何不见那妞儿?”“玉符子”迎上大声道:“瑶姬为何不到?”

来人确是康燕南,闻言急答道:“她与晚辈闹翻了!”

“天机子”大惊问道:“她不许你救人?”

康燕南非常急躁道:“都是二老将事情说穿了之过,女人谁不嫉妒!当初只说救人不就得了,干吗要说出非交合不可,现在怎么办?晚辈只有舍生去拼令徒了。”

“玉符子”急急摇手道:“不可,不可,你不是那畜生对手!”他忽然转面向“天机子”道:“伙计,你再去找瑶姬,她学了我的武功,难道就这样给她自学吗?非要她对抗那畜生不可,我即带康小子去找迷楼两妖妇,听说神萧已落在她们手中。”

天机子道:“现在还要分开去找什么,整个武林人都到五彩洞去了,咱们只有在洞内碰机会啦!”

康燕南大惊道:“那洞我已去了两次,简直比二老的阵势还厉害,只要进洞百丈就得受困!”

二老决然不依,带路就朝前奔,天机子回头道:“你为何迟到两天?”

康燕南道:“晚辈为了夺取黑山神鳌那批银子济贫,因之误了约会。”

玉符子大骂道:“在这等紧急关头你还有心去抢银子?真正是个没出息的小子,我问你,瑶姬的功夫练成了吗?”

康燕南点头道:“成是成了,但又有什么办法,她竟拿来向我试手!”

天机子大惊道:“你们竟打开了?”

康燕南苦笑道:“一言难尽,不说也罢,总之怪二老多嘴多舌!”

玉符子闻言大乐,纵声笑道:“这样看来,你连一个都没法消受了!”

康燕南尴尬之极,默然跟着二老急奔,超越数座山峰之后,他想起清华郡主的近况不明,问道:“二位前辈可知令徒已到吗?”

天机子道:“他们共有五人,现已往五彩洞去了,其中有苍头魔姑之徒在内。”

康燕南道:“那人名叫慕红采,就是清华郡主的师兄。”玉符子怪笑道:“这些还要你小子说明吗?我们老人家比你知道的更多!”

康燕南忽然发觉左前面现出四人,急急向二老道:“那是武林四剑仙,二老请先走一步,晚辈通知他们一声。”

天机子挥手道:“什么剑仙不剑仙,简直是扯根鸡毛当令箭,你会罢,勿叫他们来见。”

康燕南拱手告别,长身就朝左侧纵出,追到时大叫道:“四位前辈从何而来?”

玉虎真人首先闻声回头,一见是他,立即大喜道:“施主来得正好,‘黑山神鳌’就在前面。”

康燕南行近笑道:“晚辈已将他的银子全部弄到手了,但却没有伤他,让他改过作人罢!”

峨嵋银化先生接口笑道:“难怪令兄带着一批手下直奔甘肃去了,原来是押着那批银子去了!”

康燕南点头笑道:“晚辈怕家兄来此遇险,故所以请他亲自押运。”

昆仑瑶草谷主问道:“当年八强自昨天进人‘五彩洞’之后,至今有无消息?”

康燕南道:“晚辈全不知情,只听说已有各方高手陆续进洞。”

华山逸尘仙婆接道:“这倒一点不假,我们如不因等你到来,只怕也已进去了!”

康燕南指着前面道:“百孤峰已到,四位前辈当心那姓辛的青年,他也在前面!”

玉虚真人问道:“天、王二老来了吗?”

康燕南点头道:“晚辈就是告别二老才来会见四位前辈的,如果在五彩洞会着他们二人,最好四位不要向他们打招呼,那两个老人的性情非常古怪。”

四老一少走到腰陇月出之际才到百孤峰下,玉虚真人首先抢登,回头对康燕南郑重道:“敝派掌教曾经被困在五彩洞一月之久,后来却自五云洞出来,武林中谁都不知五彩洞和五云洞竟是前后贯通之事,我们这次由五云洞进人如何?”

康燕南道:“任凭四位前辈之意,晚辈绝无意见。”

银化先生突然急叫道:“苍头魔姑在上面,老道快停s”

玉虚真人闻言急急停住,抬头即未发现人影,他回头正想动问……康燕南抢到他身边摇手制止道:“不止一人,还有迷楼两位老妖,她们似也发现什么人物了!’瑶草谷主忽又悄声道:“各位注意右侧,那株巨枫树后有动静。”

他语音一落,康燕南却发觉逸尘仙婆竟又注意左侧,好在他们恰好是行到一处乱草之中,于是他闪过去问道:“前辈有何发现?”

逸尘仙婆打个手势叫大家蹲下道:“是清廷九亲王,看势带来大批高手!”

玉虚真人道:“他来此地不外两个目的!”

康燕南笑接道:“擒我第一,取宝次之!”

逸尘仙婆急急摇手道:“嘴声,‘苍头魔姑’在公开大叫了!”

大家侧耳注意,听到的却是另一个声音在大声叫道:“贫僧奉九王爷之命,在此向天下武林宣布,凡来取宝之人皆可自由,唯独居龙公子乃朝廷重犯,无论任何人等,无论任何手段,谁能将其生擒或杀死者,朝廷赐二品殿前侍卫督总之职录用。”

他的声音一落,陡然引起四野人声大动,记料竟是遍山皆人!

玉虚真人悄声道:“这发话者竟是大国师‘火焰僧’!康施主要当心!”

康燕南道:“四位前辈请先登峰,晚辈未见得将他们放在心上。”

四老恐妨碍他的行动,闻言后齐向前进,玉虚真人回头道:“施主宜火速易容!”

康燕南点头照办,立即变成一个黑面尖嘴的少年,同时还将长衫捞起,翻系腰间,他以最快的轻功绕道前进,循着火焰僧的发声处悄悄摸去。

火焰僧身边共有九个人,他前面一人就是九亲王,康燕南知道距离五彩洞尚有一座平坦的小森林,他这时不慾下手,急急奔至小森林边缘藏着。

无数的黑影向森林间进,遍地里都带出“呼呼”的风声,康燕南等着九亲王由身前过后,他突然一闪,如幽灵般闪到火焰僧身边,举掌按住他的脊椎重穴,传音道:“大和尚,识相的朝左面走,出声就要你老命!”

火焰僧本为武林高手,脊椎穴的重要性自然非常清楚,稍加内劲一推就会送命,他吓得全身发抖,自知遇上了非常对手,于是乖乖的依言而行!

他后面数丈处跟着七个黑影,最前的似已看出他身边多了一人,但却疑为是九亲王,因之没有发问。

康燕南将火焰僧逼到十丈之外即停,沉声问道:“你们来了多少人?”

火焰僧这时才恐惧的回过头看了一眼,但他认不出康燕南的面貌,颤声道:“贫僧不知其数,施主手下留情!”

康燕南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火焰僧摇头道:“贫僧不知,施主莫非即居龙公子?”

康燕南眼睛一转,冷笑道:“那是我的对手!”

火焰僧忽然喜道:“施主莫非是近日传遍武林的第一高手‘绝天剑”辛威?”

康燕南沉声道:“你知道厉害就好i”

他说完突伸两指一抹,火焰僧的左边耳朵顿告失踪!

微风一阵,在火焰僧痛哼出口时,康燕南早已穿过森林。

五彩洞位于两座石峰之间,洞外形成石笋林立的狭谷,进狭谷口处有三十丈之宽,洞在狭谷左侧约半里,外观如巨狮张口。

康燕南眼看着无数黑影纷纷而人,随即亦提功门进,小心探行。

在洞内并不黑暗,触目都是五彩氯红充塞其中,犹如蒸发了多色的染缸,气体腾腾,如云如雾,哪怕有再强的内功,也使你伸手不见五指,且有目迷眼花之感。

康燕南似已有了经验,他将眼睛睁开一会又闭目一会,仅以全神放在耳上。

突然有一股劲风自侧面急涌而到,而且带出呼啸之声,同时有人急喝道:“来人通名?”

康燕南闻声一闪,急接道:“白公公,我是燕南!”

那人闻言闪进,竟确是“复宇游神”白公公,只听他急声道:“哥儿才到吗?”

康燕南听出他的声音有异!不禁紧张道:“公公遇上那姓辛的青年了?”

白公公道:“老朽八人全遭他和清华郡主冲散了。好在双方都是摸索着遭遇,否则老朽一方定有死亡。”

康燕南大急道:“这怎么办,清华郡主已变态,她将杀死不少正派人物!”

白公公道:“目前急也无用,现在最重要的莫过于阻止邪魔们得去‘魔曲银笛’,该物一旦落人邪人手中,武林将无宁日。”

康燕南道:“该物到底落在什么地方?我们如何才能找到呢?”

白公公道:“尽人事而听天命,谁都不知落在何地。”

康燕南忽然道:“噪声,前面有人来了!”

白公公传音道:“左右都无声,你左我右,那一定是通‘道,注意,无回音处都是空的。”

康燕南耳听白公公一闪而去,他却不向左面,反而迎上来人问道:“来者通名?”

对方闻声立住,只听他阴声问道:“你又是什么人?”

康燕南闻声一惊,暗叫道:“不好,是‘倒灵霄’柳老太婆!”

他倏忽灵机一动,急答道:“在下是武当弟子!”

柳老太婆阴笑道:“你休胡扯,快报真名,我老婆子不受欺骗!”

康燕南知她听不出自己变音,立即上前道:“前辈是哪路高人,晚辈确是武当弟子张明!”

柳老太婆厉声叱道:“不准动,再上就要小命!”

康燕南立住问道:“前辈到底是谁,难道不许晚辈通行吗?”

柳老太婆哼声骂道:“混账,只要你是真正武当弟子,我老婆子焉有不许通行之理。”

康燕南朗声笑道:“那就让前辈来证实晚辈有何不实之处了!”

柳老太婆冷笑道:“武当‘三阳神功’出手便知,你向我老婆子劈出一招试试!”

康燕南自然不懂武当内功,但他并不犹豫,闻言接道:“前辈莫非是迷楼仙老之一,晚辈岂敢放肆?”他胡乱替对方加一顶高帽子,心中暗暗好笑,忖道:“你如不运全力内功承受我这一掌,那就是你活该倒霉,虽然不要你老命,但亦非重伤奔逃不可。”

柳老太婆被他“仙老”两字一叫,竟是呵呵笑道:“武当弟子虽未证实是真是假,但凭你的口气听来,确是知礼的名门之后,不要紧,你只管动手,绝对无人怪你失礼。”

康燕南早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五彩洞中试神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