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十八章 屠龙刀拼绝天剑

作者:秋梦痕

康燕南走着问道:“何以见得‘血手狂人’遭人制住呢?”白公公道:“他一生不顾他人生死,这是反常现象!”

康燕南道:“他在喝阻我们两人?”

白公公摇头道:“不3是早先到达之人,可能已有不少!”前面又是个转弯之处,康燕南正待转过之际,忽见门来一个矮矮的人影,他一喜不禁大声喊道:“师傅!”

那人没有双脚,全凭两掌支地弹动,形成倒行的怪相,原来真是“书仓盗稳”,他见康燕南走近时才坐下道:“燕儿,你同白师叔一道吗?”

白公公飞快走近抢着接道:“二哥,小弟在此!”

“书仓盗合”对他显得非常友善,一见叹声道:“七弟,我们八人现在只有五人活着了,血手老大现在‘地魔阴君’手中受苦,蓝焰五妹,绿水老六,颠倒老八俱已死在那魔头手中了!”

白公公大惊道:“地魔阴君还在人世?”

“书仓盗合”看看康燕南后答道:“你们遇上无数‘电蜈蝎’吧?那是他一手养成的奇毒之物,凡到此地之人无不遭那种毒物袭击,已经送死在毒物之下的将近百十余人;你们来的时候那洞不是亦有两个关外武林人死了吗?”“白公公急问道:“刚才的喝声真是血手老大?”

“书仓盗蠢”点点头,又叹声道:“他已被‘地魔阴君’的‘魔曲银笛’吹得功力难提,时晕时醒,醒时恶性全改,拼命阻止他人接近,目前已倒在九莲台下。”

康燕南惊问道:“魔曲银笛已落在那魔头手中了?”

“书仓盗费”点头道:“那魔头绝对不是近期得到‘魔曲银笛’的,他在这儿已隐了七十余年,魔曲似早已练成,此际在与他运内功相抗的有迷楼两老妖及苦头魔姑,还有‘玉符子’和‘天机子’那个逆徒,为师与‘斗牛天君’不敢冒险,你白滴滴则追着清华郡主未到。”

白公公道:“其他天下群雄除死的之外,还有多少在此?”

“书仓盗蠢”叹声道:“估计尚不下三百余人,其中有三分之二是九亲王率来的,他们都在‘地魔阴君’的禁区圈外观望。”

康燕南闻说清华郡主未到,心中略为放松,问道:“师傅,那魔头现在地火喷口处吗?”

“书仓盗蠢”摇头道:“地火没有喷口,五色氮愿是从地底冒出的,声音也是起自地下,估计中心位置确在九莲台下,那魔头端坐在九莲台中央,扬言谁能将他攻下九莲台的,那支‘魔曲银笛’即双手奉送。”

他忽又收双手支住地面道:“那座九莲石台有五丈高,但在一个沸水池中,池四周宽有十丈,凡属高手都可纵到九莲台下,然而那池就是‘地魔阴君’的禁区,过池必道其魔笛之声困住,你和师叔去时只可在池边观看,没把握时千万不可抢登九莲台下。”

白公公和康燕南随着他绕过洞道,出了一座半圆形洞门,举目一看,确见池边绕坐一圈天下武林,但却没有一个在大声说话。

池水沸腾,蒸气如雾,池中有一石台,生成九朵莲花之形,上面坐着半男半女凶恶老人,左掌放在膝上,右手端着一支两尺余长的长笛,双目如电,射出绿焰般的光芒,不时环扫池外四周的天下武林。

白公公忽然停住在门口,悄悄对“书仓盗合”耳语道:“二哥,此洞定在地腹之内,真正大得惊人!那老魔与当年毫无改变。”

“书仓盗合”点头道:“那老魔的功力简直较当年高上十倍了,他手中魔笛根本就不须用口吹奏,挥一挥就能发出摄魂夺魄之威。”

白公公忽然想起康燕南得到的神萧道:“二哥,燕南在无意中得了‘神虬’洞那支‘祥和金萧’,不知能不能克住老魔的银笛?”

“书仓盗蠢”陡将目光注意到康燕南的右手,面上现出惊喜至极之情,急急的传音道:“别声张,燕南尚不能运用,这正是克制魔笛的惟一之物!”

康燕南走近师傅身边道:“马上练恐怕来不及了,弟子尚未注意萧上的‘神曲’啊!”

“书仓盗蠢”沉吟一会道:“你赶快绕到右面第七洞口内去,‘玉符子’和‘天机子’就在那儿藏着,此萧必须他们指示玄奥才可。”

康燕南应声走出,悄悄的奔至第七洞口,只见二老儒确实在盘腿打坐,立即行近过去见礼道:“二位前辈早到了?”

“玉符子”摆手叫他坐下,指着池中道:“你小子早来也没有用,石人头已被那妖人毁在池中了。”

康燕南坐下后拿起金萧出示道:“家师派晚辈来见二老,务请指示此萧神曲玄妙。”

“天机子”一见金萧,首先惊讶道:“你在什么地方得到的?”

康燕南立将经过说出后,问道:“此萧是否可克魔笛?”

玉符子郑重道:“一点不错,但目前己来不及练成神曲了。”

天机子道:“伙计,此萧蕴蓄无边玄妙,纵不练成神曲,凡持有者亦可抗拒万邪,小子如果有胆,叫他冲至九莲台下一试如何?”

玉符子道:“魔笛虽能防,但妖人的功力绝非小子能敌。”

康燕南道:“晚辈试将令徒与迷楼两妖及血手狂人救出如何?”

天机子沉声阻止道:“你小子真有点混账不清,他们是些什么人?”

康燕南道:“迷楼两妖看势又要受制于‘地魔阴君’,令徒也只是时间问题,假使他们都走上‘血手狂人’一条路,很可能会向敌人投降,如此不是使邪与邪会,其力量更加不可收拾!”

二老闻言大惊,似都没有想到这种厉害的上面去,天机子惊然道:“迷楼两妖投降犹可,假设那逆畜投降就不堪设想!”

康燕南立将神萧塞在怀里,复又回到他师傅身前,即将要救辛威之事禀告。

“书仓盗蠢”望望白公公道:“老七,你的意见如何?”

白公公郑重道:“只怕将他救出来反而恩将仇报!”

康燕南道:“到那时再说,最重要还是制止他们投降。”

正当他举步到池边待纵之际,霍地另一方向的人声大哗,其中有个惊声大叫道:“快避,‘横天灵僵”冲进来了!”康燕南火速回到“书仓盗合”身边道:“师傅,‘横天灵僵’既到,‘泛地活殃’恐怕也来了!”

“书仓盗合”点头道:“这二人无疑是来抢夺‘魔曲银笛’的,你暂时观看变化再说。”

忽然只见“玉符子”和“天机子”同时到来,“书仓盗蠢”和“筹宇游神”白公公介绍之后,哈哈笑道:“二位老哥不甘寂寞了!”

天机子道:“来了两个武林凶神恶鬼,我要用阵法困死他们。”

白公公道:“这两个凶人是不会向‘地魔阴君’投降的,让其去斗斗狠岂不更好。”

玉符子道:“现在还没听到那两个凶鬼的凄凉叫声,难道也知碰上顶头货了。”

康燕南很快绕到池的另面去,在蒸气中潜查了半晌即回,朝着师傅道:“他们没有向任何人下手,现在池边坐着,四限紧盯着九莲台上。”

“书仓盗蠢”笑道:“那是要向‘地魔阴君’动手了,不知他们的‘导星邪功’能否敌住那支魔笛?”

玉符子道:“导星邪功与魔曲同为古天魔八大绝学之一,魔曲凭音劲摧毁人之内功,‘导星邪功’凭掌劲导引对方内功,这两种功夫是一聚一散,作用相反,假设两功相对,那就要看谁的修为到家了。”

康燕南忽然接口道:“二位前辈为何不用阵法将‘地魔阴君’困住呢?”

天机子哈哈笑道:“你小子真是聪明过分即成愚!阵法等于设陷井擒虎,没有听人说要到虎脚下去挖陷井的!”

康燕南自知说错了,尴尬的道:“难道‘地魔阴君’永久坐在那儿不动?”

玉符子道:“他不动还可看到他的存在,他如要动时,只怕神仙也难察他在什么地方了,你身上的神箭千万勿露出来,这是唯一能够敌他的东西,一旦被其看到时,你的生命就难活下去了,不等练成神曲就勿让其知道为妙。”

康燕南大急道:“二老快将神萧诀窍指点晚辈,免得后来又要寻二老。”

天机子道:“很惭愧,老朽等没有一个能懂音律的,那就要看你自己去揣摩了,一切都在萧上。”

康燕南颓然遭:“晚辈也不懂音律奈何。”

玉符子道:“凭你的天资,悟也要将它悟通,那只是时间问题。”

突然一阵震荡,全洞怪声大起,霎时形成鬼哭狼号;顿将五老一少惊动,天机子大叫道:“‘横天灵僵’与‘泛地活殃’过池动手了,这是魔曲高扬之音。”

康燕南道:“其音虽凄厉,但无荡魄摄魂之效?”

“书仓盗合”郑重道:“燕儿少不懂事!‘地魔阴君’已将魔曲练到控制由心,他将池内划为禁区,其威力就绝不妨害池外。”

康燕南忽见九莲台已隐人浓厚的蒸气之内不见,心中骇然忖道:、“魔笛威力真有使风云变色之功!”

忽然,他看到有三条人影由浓气中窜出池西一面,触目急叫道:“快看,迷楼两妖和辛威脱困了!”

天机子叹口气道。“他们趁空退出之因,那就是‘地魔阴君’全力对抗两个凶人之故,他无法兼顾被制之人了,小子,你还不趁这机会过池,一面可试神萧本身灵效,一面可将血手狂人救出。”

康燕南看看“书仓盗蠢”不加反对,于是拔身而起,飘飘的冲进池中浓气之内。

不到一刻,他双手抱着血手狂人而出,走近“书仓盗蠢”身前放下道:“师傅,你老如何处置?”

白公公沉声道:“他毁了你师傅一双腿,你就将他双腿斩去!”

“书仓盗合”叹口气道:“当年争宝反目之事不必提了,怎么说他也是你我拜兄,何况他尚在晕迷之中/’白公公大声道:“二哥能饶他,只要他醒了就不会认你!”

“书仓盗蠢”朗声道:“那是他的事,你我不可绝情!”

天机子微微笑道:“他的功力所剩无几,八成都被魔曲攻散了,再去双腿就不能活下去了。”

康燕南道:“如此说来,那将他放了罢?”

“书仓盗蠢”点头道:“你负责将师伯送出洞外,但不须再来了,宝马为师不要了,你骑着寻找清华郡主去罢!”

康燕南应声问道:“师傅不马上离开吗?”

天机子知他是担心“书仓盗合”安全,接口道:“你放心去罢,我们四个老不死的不会分开的。”

康燕南知道洞内无可留连,俯身抱起“血手狂人”,告别四老后急急出洞。

他凭着神萧有克制氮氛和慑服毒物之威,不到三个时辰绕出洞口!将血手狂人安置在妥善之地后,随即在一处山谷中召回蓝马。

时当深夜,他不知向什么方位去找清华郡主,于是任马前行。

走出数十里丛林地带之际,蓝马突然刹住冲势,康燕南即有惊觉,翻身下马,悄声向蓝马耳边道:“皇帝,你得躺下,我去查查是什么人物?”

蓝马就是不能说话,闻言真个卧下不动,康燕南见立身处是座谷口,于是悄悄朝谷中摸进。

突然他发觉两条黑黑的东西就在前面十丈之内,其一似还有点蠕蠕而动,一见不由大惊道:“是谁被杀在此!”

他顺势一个箭步纵近,在皓月之下,俯首一察,认清之余,竟使他面色顿变,咬牙哺哺道:“我的弟兄!是谁杀了我三龙手下兄弟?”

他声带痛苦之音,头上煞气盈宇,但见一人尚未断气,立即扶起细察。

那人似还可以说话,康燕南顺手点了他几处穴道,虽知回天乏术,但他仍旧运功治疗。

过了一刻,那人无力的苏醒过来,在他睁眼认清时,面上居然露出一丝喜色!……康燕南听他轻轻的叫出一声公子,不禁泪流满面,叹声道:“兄弟,你们道谁杀的?”

那人躺在他的手腕内挣扎着,良久才费力的答道:“是‘绝天剑’辛威,太先生也负了内伤,幸而一个蒙面老婆婆赶到救援,但仍非姓辛的对手,这时不知怎样了?”

那人音落气断,颓然死去!

康燕南未料他们是随太清生来的,闻言更加大惊,立将二人埋葬,召来蓝马,跨上就朝谷内急迫。

快到天亮之际,他刚刚翻到一座峰下,忽见峰上飘落一个少女!认出竟是迷楼瑶姬,不禁忖道:“她又要找我麻烦来了?”

迷楼瑶姬如飞冲到,面上冷冷的,开口就哼声道:“你救出清华没有?”

康燕南正当心中又急又痛之下,忿忿答道:“这个你管不着!”

迷楼瑶姬冷笑道。“谅你也救不到手,她现在跟着姓辛的打得火热啦,八成已结为夫妇了。”

康燕南闻言又急又怒,大声问道:“他们在什么地方?”

“你还不死心吗?问问你自己是不是辛威敌手再去罢!”

康燕南大怒道:“辛威杀了我两个手下兄弟。我非要找他算账不可,你还不快说。”

迷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屠龙刀拼绝天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