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十九章 “四天灵”顿失一隅

作者:秋梦痕

近晚之际,这条庄镇上经过了不少奇人异士,第一批九亲王领头,后面跟着“苍头魔姑”、元元后和柳青青三个老太婆,他们边行边谈,面色都很紧张,最使九亲王恐惧的是苍头魔姑禀告他关于清华郡主近日的消息。

在快进镇时,九亲王忽然叹口气道:“皇上最爱清华那个丫头,如果得知她已被邪魔加害时,只怕连本爵都要降罪三分。”

行在最后的元元后接口道:“王爷,你老担心请不出‘驭仙神剑’,这正是一个好藉口,如说非此剑无法拯救公主,皇上一定会答应的。”

九亲王豁然大笑道:“元供奉一语醒迷,本爵受教了。”他们进镇未停,直朝北方赶路,大概在顿饭之久,第二批是四位男女老人,走在最前面的忽然停在镇外,回头对同伴道:“我们绕镇而过罢,遇到九亲王难免那些俗礼纠缠。”

他们就是中原武林四剑仙,说话的即为瑶草谷主。

第二位为玉虚真人,只听他接口道:“咱们无须北上,也不一定要择取方向,绕镇奔山道更好。”

居中第二位的逸尘仙婆接道:“假设屠龙公子就在镇上,那我们不是当面错过?”

嵋峨银化先生接道:“窘宇游神和书仓盗蠢就在后面,他们不管什么九亲王,一定人镇吃饭的,屠龙公子如在镇上,二老一定会知道。”

四人取得同意后,瑶草谷主侧身纵上小道,但走还不到半里,迎面遇上辛威低头行来,玉虚真人首先发觉,低声警告二人道:“这青年似在五彩洞中斗‘地魔阴君’之人?”瑶草谷主急急打出手势,立促同时隐避!传音道:“此子心术不正,性情偏激,你我四人让开为上。”

辛威感应非常灵敏,四人身还未起,他已猛地抬头!

四老一见,同时停止,显有不愿当面示弱,但也不将目光注视,仍旧朝前行进。

辛威却不认识四老为何许人,走到距五丈之际忽停下来不动,傲然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瑶草谷主见他毫无半点礼貌,当即装作不闻,眼望侧面,笑向玉虚真人道:“传言九亲王回京是奉请皇上赐与‘驭仙神剑’镇扫武林,道长猜想能否如愿?”

玉虚真人尚未答话,辛威却已怒声道:“你们有耳如聋,存心卖老不成?如再不答,那是自找麻烦!”

峨嵋银化先生抢出叱道:“少受家教的东西,怎么连一点礼貌都不懂,老夫等是什么人难道非告诉你不可?玉符子和天机子怎会教出这种坏坯出来!”

辛威闻骂一怔,继而冷笑道:“原来你们都认识我那两个老鬼!”

玉虚真人念声无量寿佛道:“少施主,你这种侮辱恩师之言,不仅贫道等不愿再听,只怕连整个武林都不告你的为人!”

他说完招呼四老道:“我们走罢,不要与这种卑劣之徒多说。”

辛威突然大发凶性,举手一掌横扫而出,阴声喝道:“你们谁都休想过去!”

四老不约而同,瞬息向两侧急避,挫销的一声,四剑齐出,瑶草谷主挥着长剑大叫道:“速展‘四天灵’!道长主苍龙、银化兄主白虎,我占朱雀、逸尘老婆子主玄武,今天要好好教训这逆畜一顿,不然他目中永远无人。一辛威哪能将四人放在眼里,他闻言之下,反而立住不挥第二掌,纵声大笑道:“凭你们四个老不死的还能显出什么惊世骇俗的功夫?少爷倒要看看有什么鬼名堂摆出现世?”

当四老各占方位,严肃亮式之际,在十余文外的林边倏忽现出两个老人,一个昂立,一个竟坐在地上,昂立的传音道:“二哥,四剑仙想摆‘四凡灵’剑阵胜他,恐怕不能?”

坐在地上的微微笑道:“你认为他们摆的是‘蹦、凤、龟、龙’四灵阵法?”

立着的讶然道:“难道他们摆的是‘四天灵’?”

坐着的点头道:“中原‘四剑仙’之号得来不虚,他们确是凭‘四天灵’剑阵争来的,不过这阵法在他们生平难得一用,此际似知道在作生死存亡之拼了。”

原来这老者就是“震宇游神”和“书仓盗蠢”赶到了,就在此际,忽听辛威大喝道:“你们今天得见识见识少爷的‘天机剑法’了!”

音落之余,他的长剑已如电拔出!

玉虚真人显然占在阵势主位,只听他连念数声无量寿佛之后,接着喝道:“八九易位,副阵兼施!”

须臾之间,四老剑起如电,人影交织,顿将辛威束成一团光网!

旁观的“书仓盗蠢”忽然发出一声叹息道:“他们不愧列身老辈之群了,其谨慎之心,毫无半点火气,居然又将‘四凡灵’副阵加进去了!”

“震宇游神”郑重道:“那小子的‘天机剑法’发动了!”

辛威确已发动攻势,凭四剑仙阵势形成的光球突然张大即可看出,惟独他的招式和人影仍无所见,依旧被剑阵因得丝毫难见!

四剑仙这时也隐人自己的剑气和银芒之内,显出双方都已到全力施为之境。

表字游神陡然叹声道:“四剑仙的内功只能算是上乘罢了,却未到你我之境,记料竟凭剑阵将那小子困住,可想在功力之外,还须多学一些玄妙之能。”

“书仓盗蠢”点头道:“后汉诸葛亮手无缚鸡之力,但他能凭八阵图困住东吴百万大军,这就是玄学的证明,好在‘天机子’和‘玉符子’早有所觉,否则这小子一旦学成他们全部所有那就不堪设想,此际虽被剑阵困住,看势他仗着天机剑法仍有攻出可能。”

正当此际,“书仓盗矗”忽觉出背后林中有了一丝异动,他立刻通知“表宇游神”道:。“老七,你去看看,后面来了什么人物?”

震宇游神看出四剑仙的阵势有点不稳,光球被辛威在内攻击得东移西滚,仅只没有被攻出而已,他沉吟一下接道:“后面恐怕不止来了一个人,似已停止行动了,无疑是在窥伺我们与斗场,现虽不明敌友,但他们既不现身,我们又何必追查,四剑仙一旦困之不住,破阵后遭伤亡,有你我在此,到时还可接应”

“书仓盗蠢”摇头道:“四天灵阵法可以突困而不可破解,辛威如能突困,四剑亦可包围,只怕那小子不再上当了,他能突出就不会恋斗!”

表宇游神素知这位义兄胸怀珠现,从来就不加猜疑,闻言后举步道:“二哥不要离开,我查明马上就来……”

他走还不到三丈,耳听背后响起书仓盗合急叫之声道:“老七口来i”

表宇游神闻声急转,诧异道:“什么事?”

书仓盗蠢忽然指着斗场道:“你看出什么变化没有?”

震宇游神猛觉剑阵内发出连续不断的波波之声,不禁骇异道:“四剑仙有人受伤了?”

书仓盗合郑重道:“不仅是受伤,而是有人死亡!”

禁字游神大惊道:“是谁死亡了?”

书仓盗合叹声道:“阵势变化虽强,略识仍能看出其方位,峨嵋银化先生占的是白虎阵门,玉虚真人占的是苍龙主阵,这两方突然加强,而且分力弥补玄武阵门,可见玄武阵门已成空虚,而朱雀阵位现成独当一面之势,从此分析,那逸尘仙婆显已死亡了!”

筹宇游神闻言更惊,举步纵起道:“二哥,我们快去接应,迟则恐那小子又要向其他三人下毒手了。”

书仓盗合急急止住道:“老七快停,咱们除了在阵外发掌,进阵无补于事,反而乱其三人手脚,此阵非熟练者毫无助力”

筹宇游神大急道:“这岂能眼看他们三人遭殃?”

书仓盗合摇头道:“刚才定为逸尘仙婆躁进失手之故,如能死守,目前只以他们三人尚可支持,纵或守之不住,顶多让那小子突围而出,失手是绝不可能。”

剑阵的光球突然发出一声大震,辛威终于破阵冲出,但他连头都不回,笔直朝北角上如箭狂奔,似亦被阵势困得惊慌失措。

书仓盗合紧急叫道:“老七快去助三友运功调气,他们都已脱力了!”

襄宇游神闻言扑出之霎,忽自树林后面行出两青年,双双对着书仓盗台接近!

书仓盗蠢闻声回头,喝问道:“什么人?”

两青年同时立住,其一急上两步,忽然跪下道:"二师伯,弟子夏侯慾!”

后面青年亦跟着跪下道:“弟子竺仲岳。”

书仓盗蠢诧异道:“你们是谁之徒?怎么向老夫作如此称呼?”

竺仲岳接口道:“二师伯从未见过弟子等二人,恐家师等亦未和二师伯说过,弟子恩师排行第三,夏侯欧即六师叔之徒。”

书仓盗合豁然道:“原来是斗牛与绿水之徒,快起来说话,有什么事?”

他忽然想起绿水山人死在五彩洞“地魔阴君”之手,又向夏侯欧叹声道:“你师已遭地魔毒手,尸体还在九莲台下,这事你们知道否?”

夏侯慾咽声道:“弟子早得三师伯告知了,只恨无能替恩师报仇,还望二师伯作主。”

书仓盗合叹声道:“地魔功力盖世,且有魔笛在握,目前尚无报仇之策。”

竺仲岳忽然接口道:“大师伯现有危险,弟子等幸遇二师伯在此,希二师伯作主。”

书仓盗蠢大惊道:“你为何早不现身,且等这时才说?”

夏候慾接道:“弟子等因见二师伯和七师叔正因刚才之斗而关心,深恐打扰二老心思."

书仓盗合眼看玉虚真人等已能自行调息,急将筹字游神叫道:“老七,血手老大有难,你快随我去救!”

在筹宇游神闻声奔到之际,他又向夏侯慾二人问道:“大师伯被何人追赶?他的功力只剩十之二三了?”

竺仲岳答道:“不是追赶,而是被苍头魔姑之徒关在一处幽秘古洞之内,弟子等自认非他对手,因之四处找寻师伯师叔去救。”

震宇游神似已知二人来历,沉声喝道:“老夫曾见你们二人与慕红采甚善,他难道翻脸无情?”

二人似显一震,夏侯慾急急答道:“那东西为了想自大师伯身上迫出‘宝华神功’,哪还顾得什么友谊,弟子等当时如不见机开溜,只怕连报信之人都没有了。”

书仓盗合双手一撑地面,弹身而起道。“你们快点带路,距此还有多远?”

在竺、夏侯二人奔出领路之际,“表宇游神”紧紧靠近“书仓盗合”传音警告道:“二哥,这两个东西性与其师相似,恐怕其中有鬼。”

书仓盗合点头道:“我残废何尝看不出,但血手老大的被困绝对不假!”

二老紧紧追着竺、夏侯二人去后,玉虚真人等亦渐渐将真气聚于丹田,惟地上却躺着一个血淋淋的逸尘仙婆,她竟是遭遇辛威一剑穿胸而亡。

三老尚未起立,忽见一条人影自小镇方面奔来,后面还跟着一个中年大汉!

玉虚真人闻声睁眼,一见跳起道:“二位快起,屠龙公子可能闻得消息寻来了。”

银化先生和瑶草谷主闻言起立,二人同时吁口长气道:“来迟了!”

奔来之人确是康燕南,他如飞奔近,一眼看到逸尘仙婆的尸体时,变色蹬足叹道:“晚辈之罪,晚辈之罪!”

玉虚真人迎上道:“施主已知经过了?”康燕南咸然指着身后大汉道:“这位仁兄是崇明岛义侠徐员,晚辈蒙他赶到赐告时,恰好遇上‘横天灵僵’与‘泛地活殃’亦由镇上经过,因之耽误时间。”

瑶章谷主叹声道:“生死由命,少侠千万不要难过,老朽等如不承蒙令师和令师叔相助,此刻只怕亦因脱力而亡。”

康燕南诧异道:“家师与白师叔哪里去了?”

玉虚真人道:“贫道耳听是被两个青年请去救血手狂人,方向是树林一面。”

康燕南急问道:“前辈可知两青年为谁?”

玉虚真人陡然想起道:“施主快追令师,他们是竺仲岳和夏侯慾,其中一定有诈!”

康燕南闻言大震,急对徐员道:“徐兄请和三老同行,恕小弟匆匆告别了。”

徐员拱手道:“阁下何必客气,事宜火速,快请动身。”

康燕南告别三老后急朝树林扑去。

诅料竺、夏侯两人确是怀有诡谋,他们引着二老在未出树林前就调了方位,先走正北,后又行向西北,因此之故,康燕南施全力追出三、四十里还没有发觉半点影子。

他这时立在一处高原之上,似已起了疑心,举目四望,哺前自语道:“我已中计了!从竺夏侯离辛威之时算起,他们绝对没有走多少路,否则不会又绕回剑仙打斗之地。”

四野尽力起伏之地和遍生的矮丛林,他无法了望一里之外,沉吟一会之后,不再前进,信步侧向左面而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