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二十二章 九亲王亲征捕屠龙

作者:秋梦痕

谁料事出凑巧,在他全力奔出三十里外之际,迎面竟遇到两个老者,那是“天机子”和“玉符子”。

二老一见,同时拦住去路,天机子沉声道:“小子想去江宁捣乱吗?”

康燕南对于他这句未卜先知的问话,却毫不感到惊讶,他知道这两个老人确有一些鬼画符,沉声答道:“晚辈手下人快死光了,此去只是索讨血债!”

玉符子接口道:“那你要去扑空,九亲王此际已向南海进发,要找他最好先去九仙岛!”

康燕南闻言一怔,又沉声道:“他们对码瑞壶有兴趣?”天机子道:“那是附带的事,主要的是天下武林都集中到那儿去了,金母帮现在已开始移动了!”

康燕南不得不打消去江宁城的成见,问道:“二老在此现身,莫非专为拦阻晚辈而来?”

玉符子道:“这是其一,而且叫你找个地方练“神萧”

否则你无法抗拒三方强敌,九亲王现已请出‘神剑’,遇上你只有死路一条好走,‘地魔阴君’已出老夫预料,他能仗魔笛指引,根本就不上老夫设阵之当,何况老夫等还要尽量避免与‘玄天金母’相遇,今后对你再无援手之力了。”康燕南大惊问道:“二老难道惧怕‘玄天金母’?”

玉符子道:“‘玉符天机’实图本来就是她手中之物,当年不知何故遗失在江湖而被迷楼三妖妇得到,试问她还不懂围内一切吗?”

天机子接口道:“她手下现有三十二个蒙面少女,你已全部见过,这些女子经老夫费尽心机已整个摸清,她们八人一队,每队都练成天机大阵,而且一个个都有高深莫测的内功,目前在这附近有两队,即八大神女和八大仙女,还有两队是八大真女和八大烈女,最近两天之内,老夫又看到在三十二女之中两个蒙面女子,行动尤其诡秘,很可能就是‘玄天金母’手下最重要之人,你今后如遇到身佩一面古镜的蒙面女子时,必须当心避开,那就是上述二女。”康燕南道:“二老近日看到迷楼瑶姬现身吗?”

玉符子道:“你不问起,老夫倒给忘了,她在七日前失踪了,还有清华丫头也不见了。”

康燕南道:“清华郡主被慕红采困在天台山上,上次晚辈忘了奉告!”

天机子摇头道:“她没有被困,相反,那姓慕的和姓竺的两个小子倒遭她斩去十指,现在已成残废,将来非练成假手是无法再在江湖闯荡了。”

康燕南忽然想起以前所见二十只手指之事,啊声道:“二人断指我已见到,难道即为清华斩下的。”

玉符子道:“根据这件事情看来,清华定已恢复记忆了!”

康燕南诧异道:“她怎能恢复记忆呢?”

玉符子叹声道:“老夫等忘记她身藏有‘神虬’内丹之事了,该丹能除一切奇毒,她一定是吞下该丹之故。”

康燕南知道二老所料之事万无一失,心中虽痛手下之人之死,但亦略获一点安慰,接口道:“晚辈现在已无心静下研练神萧,决计就此赶到九仙岛去,二老是否亦要前去?”天机子道:“去是必须要去,但不能与你同行,咱们就此分手,或许在半途再见。”

康燕南本拟回百丈峰告诉大清生,但怕二人跟去冒险,于是独自奔往南海。

他的轻功冠绝武林,在第四日即到达武夷山脉的中部,是晨即在一家山民之处吃了早餐,略为休息,仍朝前进。

出山民之家不到半里,忽自一处林内纵出两人,他一见感觉非常熟悉,暗忖道:“这两个老者满面正气,我总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好在对方一位着蒙装的朗声叫道:“来者莫非是屠龙公子?”

康燕南被他一语叫醒,啊声道:“二位前辈原来是.…,”

前行的不让他叫出姓名,立即哈哈笑道:“老朽沙士龙、这位是赵超圣,虽与公子未正式见过面,但却相逢不少次了!”

康燕南一面招呼一面忖道:“关东大侠‘天王指’赵超圣和‘漠边大侠’沙土龙二人听说明服清廷,而暗护正派武林,此际出现来见我,必定有事情发生。”

关东大侠赵超圣见他走近时,抢步上前急急道:“老朽等刚逢银化先生和瑶草谷主从此经过,自他们口中得知康少侠要从这条路上经过,因之特在这儿等着少侠到来有事急告。”

康燕南问道:“二位前辈一定发现九亲王就在附近?”

赵超圣道:“九亲王率领两百高手已往南海前进,惟有苍头魔姑、迷楼两妖却在前面不远!”

康燕南拱手道:“多蒙二位前辈好意指点,晚辈正要找她们?”

他长身就往前冲,去势更加奇速!

沙土龙一见大急,朗声大叫道:“少侠不可性急,快请停下,老朽等还未说完!”

康燕南身如箭疾,早已失去背影,赵超圣叹声道:“坏了,左有绝天剑辛威,右有横天灵僵和泛地活殃。他这一去非遭奇险不可!”

二老同时提功急进,但哪能追得上,一直追到三十里外,突见路上死了两个卫士!沙士龙叹声道:“清廷现在引发他的杀机了,这简直召来无穷祸害,此二人不是他杀的而何?”

又十余里,前途猛闻数起杀声震耳,赵超圣急急道:“迷楼两妖妇和‘苍头魔姑’被他追及了!”

沙士龙急急道:“我们不可明进,快由左树林掩去!”

二人接近一处林边,举目只见当前是块十亩大的草原,这时在草地内打得天翻地覆,剑气弥空,劲气催林,那正是迷楼两妖和苍头魔姑围困康燕南火拼至紧!

草原四周都是树林和岩石,无论岩石之间与林隙之间,此际竟是人头隐现无常,估计不下数百之多。

赵超圣急道:“事情大不寻常,九亲王居然停止未动,他不是早已前进了吗?”

他看正南面的一座岩石上立定九亲王,背后背着一把非常奇古的宝剑,剑鞘发出金黄闪光,他的左右前后为京内卫士中一流高手护住。

沙士龙道:“我们不能现身,否则必被卷人左右为难的漩涡,你看,他为什么不自己仗‘神剑’动手?”

赵超圣道:“此人又姦又险,谁能识出他的意向?”

沙士龙指着西面道:“他的心情这次可以看出,你看,那儿树下不是立着绝天剑辛威?距辛威十丈处岩石上,同时有两个巨人和一个缺chún怪物,九亲王之所以不出手者,那是提防这四人之故。”

赵超圣忽然指着东面道:“‘横天灵僵’和‘泛地活殃’也来了,听说他们已投降在‘地魔神君’旗下?”

突然一声痛哼发出草原中心,同时只听康燕南冷笑道:“苍头魔姑,你还不给我滚,第二剑就再不留情了2”

苍头魔姑的背上已遭康燕南一剑点中,鲜血如泉涌流出,她仍咬牙死拼,厉声尖叫道:“小子,有你无我!”

康燕南左手护萧,右手施剑,真如天龙般穿绕在三个功力极强的老太婆之间,论实力,他绝非其中二人之敌,看情势是紧张到极点,险到无以复加,然因其不顾生死。全力与拼,加上他轻功绝伦,相反还抢尽先机,每逢空隙遭敌罩住时,右手‘神萧’近身立格,妙在一格即能却敌!

迷楼两妖妇的天机剑法虽然不全,但到底是剑术中绝无仅有之故,二人配合展开,真有使风云变色之威,康燕南如无“神萧”护体,此际定已身遭数创。

苍头魔姑的黑地剑法另有奇效,她飞舞于两妖之间,较天机剑法居然毫不逊色,可惜她为了争功心切,未料康燕南“神箭”点中剑上,致使她由一窒之下,竟被康燕南的青霜宝剑闪电般刺伤!一绝天剑辛威不知看了多久,他这时才知道康燕南功力确非自己所及,此际,他才想到失去‘神虬’内丹的错误,只听他哺哺自语道:“如无旷古绝今的内功,纵有旷古绝今的剑术亦徒唤奈何?”

正当斗到激烈之际,突闻一声冷森森的尖啸起于草原西边林内,同时东面的缺chún怪物和两大巨人闻声向草原中心行进,甚至连西面的‘横天灵僵’和‘泛地活殃’亦是闻声步进草原中心而来。

赵超圣惊愕的向沙土龙道:“莫非是‘地魔神君’到了!”沙士龙急指西边道:“是吗?情形看来要大变了。”

九亲王在南边突然纵出,金光一闪,“神剑”发出龙吟虎啸之声,大叫道:“三供奉停手!”

迷楼两妖和苍头魔姑立将康燕南撇下飞返,打斗霎时告止。

康燕南被搞得进退不得,逼急了大声向九亲王喝道:“觉罗拔,你敢亲自出手与公子分个胜负?”

九亲王正在指点三个老太婆应敌之策,闻声沉声叱道:“本爵已知你就是江南康燕南,今后你的生命已掌握在本爵手中,如皇上不是要本爵将你生擒活捉,凭‘神剑’取你小命真是不费吹灰之力,你等着吧。”

他说完扭过身去,面对立对十丈之外的地魔阴君道:“阁下乃世外隐士,因何不安本分?竟敢存夺取本爵‘神剑’之心!”

“地魔神君”仰首作出一声鬼嚎之音,阴森森的接口道:“本宗主掌握人荒四极异杰,开派立业还较你觉罗氏立国历史悠远数倍。生平不服人管,且已修成长生之诀,慾取慾舍,全凭心之所好!”

康燕南眼看九亲王横剑一挥,剑上竟射出金芒万丈,不禁暗惊道:“此剑真是天下第一神剑!”

他耳听九亲王沉声喝道:“阁下纵或不怕皇法,本爵只有以实力为手段,试问谁来与‘神剑’对抗?”

“地魔阴君”似亦知道神剑之威,阴阴笑道:“本宗主手下异士如云,自有领教千岁神剑之人!”

他将目光转注‘泛地活殃’身上道:“阎护法前去试试看。”

九亲王手中神剑是觉罗氏传家之宝,清太祖亲赐其十四子多尔表闯关斩将,杀人何止百万,为当年举世传奇之物,其来历无从考据,世传有自动飞出杀人之说,且任何内功都不可抗御!

“地魔阴君”自己不敢前去,却派出“泛地活殃”打头阵,其畏惧之心不言可知!

“泛地活殃”自仗“导星邪功”,闻言拔出他的古怪兵器,举步直往九亲王冲去!

九亲王此时才知此怪本来姓阎!仗剑迎上喝道:“本爵知你练有‘导星邪功’,试试对本爵有无作用7”

“泛地活殃”立时怪棒一扬,作出一式猛攻之势,但他不发书!

“苍头魔姑”一闪冲到九亲王身边道:“王爷勿动,他在诱你先下手了s”

九亲王哈哈笑道:“本爵虽未与其会过,但却深明导星邪功作用!”

他忽然传者问道:“元、柳两供奉动手没有?”

“苍头魔姑”急答道:“所有武林人物都在四周注意,天机大阵暂时难设!”

九亲王急急道:“供奉请退,让本爵先斩此怪再议!”

在苍头魔姑闪退之霎,九亲王同时一步踏进,神剑一起,说待发招……突然一条人影闪出大叫道:“觉罗老儿且慢!”

九亲王止步注目,他认出为绝天剑辛威,于是收剑叱道:“你有什么话说?难道要与本爵先行过招?”

辛威冷冷的接道:“本少爷的天机法却与迷楼两老妇不同,一旦施用,你仗着神剑亦徒唤奈何,结果必拖得你一场筋疲力偿。”

九亲王大怒道:“斗既不是,喝止何为?”

辛威立在‘泛地活殃’侧面,恰好与康燕南遥遥对面,他一指康燕南向九亲王道:“此人是众矢之的,你老儿愿让他作隔岸观火吗?咱们先公后私,合手将他除去后再谈私事如何?”

这家伙真歹毒,居然存挑拨之计!

康燕南眼看九亲王无动于衷,不禁暗暗吁口气,朗笑接道:“姓辛的,你真是小人之尤,、怯场嘛?有种就过来!”辛威一见毒计难售,被憋得进退不得,尴尬的呆立当场!

九亲王忽然一计上心,立起拉扰辛威之意,横跨数步,朝着辛威近道:“本爵爱才如命,辛威侠士如愿协助本爵,功成必得高官厚爵。”

辛威看出自己孤独元援,顺水推舟,朗声接道:“蒙王爷知遇之恩,草民感激不尽,请问有何差遣?”

九亲王哈哈笑道:“天机剑法不惧‘导星邪功’,侠士正好一展绝学。”

辛威双手一拱,拔剑出鞘,恭声道:“谨遵王爷之命。”

他一闪就朝泛地活殃冲去!

康燕南见他毫无骨气,不禁讥声大笑道:“摇尾乞怜于他人撑腰,真正是无耻之尤。今后岂能抬头于江湖之上。”

辛威装作不闻,起手一剑,直点“泛地活殃”胸膛!

“泛地活殃”似知对方创法有抗拒自己导星邪功之能,立将内功蓄而不发,展开怪棒迎头猛攻。

交手不到三招,辛威立党对方功力奇深,他的天机剑法竟又失去绝对之威,心中赫然大震!

“地魔阴君”忽然面对“横天灵僵”喝道:“尤护法,两打一,加上去!”

“横天灵僵”闻声纵出,如风扑往斗场!

九亲王一见,立朝背后一挥,“苍头魔姑”马上响应冲出,立将对方截住火拼!

“地魔阴君”嘿嘿笑道:“比人多吗?本宗主看你带了多少?”他突然张口作出一声怪啸!

霎时之间,林后异声顿起,犹如打破了十八层地狱,嗽嗽鬼叫群噪而到,俄而冲出数十个独目、单耳、缺鼻、破足、歪头等无一完整的残废怪人,分成两批,一批由赤面巨人率着抄向辛威,一批由黄面巨人率着抄向“苍头魔姑”,一个个显出功力奇深!

九亲王一见心寒,高举神剑,向后一招,沉声大叫道:“元、柳两位供奉,快率卫士群迎敌,他已派出‘威灵八部’和‘锁魂三司’群丑大干了!”

迷楼两妖妇闻声急发长啸,倏忽间带出两百卫士围上,数十亩大的草原,刹那变成人山人海,喊杀之声如雷,刀剑之音震耳!

康燕南看出已成混斗之势,他仍旧卓立不移,不问那一方,只要攻近他的身边就杀,不到一刻,他身边已倒下三个残废怪物,而那些卫士却没有一人敢去接近。

九亲王仗剑向‘“地魔阴君”走去,厉声喝道:‘调下情同造反,本爵难以容忍!”

“地魔阴君”嘿嘿笑道:“只要本宗主不去北京打扰玄烨(康熙皇字),连玄烨也不敢说出‘造反’两字,当年太祖进关,本宗主功过多尔察,你是什么东西,竟敢吠出‘造反’两字?”

九亲王仰天大笑道:“本爵早知你的来历,实为蒙元遗孽,本朝人关时,你的本意是在浑水漠鱼,因志不遂,中途隐退,此际还弹旧调,想在本爵面前瞎混不成?”

“地魔阴君”闻言大怒,猛挥大袖,厉吼攻出,大叫道:“你敢侮辱本宗主!”

九亲王挥剑抢攻,神剑芒尾暴吐,大喝道:“你那三十二种邪功休想在本爵神剑之前得逞!”

“地魔阴君”嘿嘿笑道:“此剑在多尔哀手中时,本宗主早已得悉甚详,要想克制本宗主神功那是万万不能,当年与多尔表印证不下百次,不胜不败之局早成定论。”

九亲王何尝不明过去之事,冷笑道:“你既知道神剑厉害,那又何必存起夺取之心。”

地魔阴君怪笑道:“本宗主慾得此剑之心久矣,惜无到手之机,今后你要当心,本宗主不惜一切手段,迟早要将它夺到手中。”

曾经与康燕南火拼一场的那缺chún怪物这时已接近“地魔阴君”,只见他下齿一掀,传音“地魔阴君”问道:“吾君可使宝宙制他!”

“地魔阴君”沉声接道:“他有神剑在手,宝笛已被剑气克住,此际已完全不能发音,总管快去注意那名叫屠龙公子之人,他身边那支金萧是件奇珍广’缺chún怪物似知并非康燕南之敌,闻音虽去,但他只是遥遥监视,不敢接近。

草原之内越斗越紧,“地魔阴君”的人数虽少,但个个抢尽上风,真是杀得天旋地转,尘雾弥天。

康燕南忽然撤出草原,拔身一纵,一闪到了北面林前,朝林内轻叫道:“沙、赵二位前辈快走,晚辈已察出另有大变到来了。”

沙士龙和赵超圣不料他竟发现自己的藏身之地,闻言行出,同声问道:“少侠察出什么?”

康燕南道:“可能是金母帮的人马到了!”

沙土龙闻言大惊,立刻向赵超圣道:“四周旁观者不下千余武林,你我宜赶快分头警告!”

康燕南不待二老离开,忽又绕林纵去,除沿途警告各方武林外,似还在搜寻什么东西,及至看到数十丈外有点红影闪动之后才停,他陡然哺哺道:“原来不是皇帝(蓝马)到来,怪,这匹桃红宝马是谁的?看模样,竟与皇帝同等骏神!”

原来他是听到马嘶之声四处乱找的,此际他看到一匹桃红骏马藏在一处岩石后,才知不是他的宝驹。

正当他犹豫之时,突然发现一个蒙面女子由左侧一闪而过,好奇心起,提功暗追,紧紧蹑踪其后。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