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二十三章 五谷虫即是玛瑶壶

作者:秋梦痕

走着之际,耳听草原中传出一声声惨叫之声,显已斗到快分胜负之时!

追出不到一里,那蒙面女子忽在一处林中隐去,他恐防有失,加劲冲了进去。

突然,由四处林隙中霎时出现大批蒙面女子,一个个如风包围而上!

康燕南一见大惊,知道已中对方诱敌之计,立即停身慎防。

他估计其数,暗暗忖道:“金母帮的三十二个蒙面女似已全部到齐!”

众女之中,忽有一个冷冷的问道:“你就是得到‘祥和金萧’的屠龙公子?”

康燕南耳听音自四面发出,简直不知是何人开口,不禁暗惊道:“这女人的内功己到登峰造极之境了,而且非常年轻!”

他沉着朗声接道:“神萧确为在下得手,诸位亦有抢夺之心吗?”

他的姿态显得慌洒而沉静,立将一众蒙面女子看得悄然无声,惟独那不知位置说话之人又冷冷地道:“你知身在何地吗?”

康燕南朗声大笑道:“看似众香国,却为胭脂阵!”那冷冷的声音桥叱道:“你不要油嘴滑舌,交出神箭,这是生路,如想动武,此即死地。”

康燕南陡的沉声接道:“论强抢豪夺,在下早已字内闻名,诸位不信,不妨试试在下手段。”

那女子突然娇喝一声:“布阵!”

康燕南知道她们要设天机大阵,不禁哈哈笑道:“诸位何必多费手脚,在下掌握神萧在手,莫说小小天机一阵不能困住,纵或天仙下凡亦拿在下奈何?”

微停,他看出众女毫不混乱的各就方位,不禁又沉声道:“在下还有一言警告诸位,如要逼我出手,死伤事小,只怕诸位难免出乖露丑!”

那冷冷的声音娇喝道:“阵势已成,你有种就闯出去,什么叫出乖露丑?”

康燕南大笑道:“曾闻诸位都是*女,且视玉体如生命,凭诸位蒙面掩体看来,相信传言无讹,一旦在下发动攻势,宝剑所及,难免有人衣裙纷飞,至时就难防妙相暴露!”

他的语音刚落,突闻一个苍老的声音大喝道:“这小子出言轻浮,孩子们火速动手,将他分尸万段!”

一众蒙面女子闻声齐叱,刹那长剑纷飞,势如万星洒落!

康燕南一面挥剑力拒,一面忖道:“刚才之人定为‘玄天金母’其人,原来她竟亲身在此.”

忽然间,他看出众女所施出的全为天机剑法,不禁大吃一惊,立将神萧舞动,全力周旋防守。

那苍老的声音接着又大声喝道:“孩子们,千万勿与他的神萧接触!”

第一圈围上的足有十二个蒙面女子,她们运出海浪般攻势,一圈攻罢,二圈接上,层层交替,攻势无穷,但在这刹那之间,早有数女被神萧震飞而去!

康燕南在无仇之下不愿杀人。何况对方都是青年少女,因此之故,无逢可杀之机到来都给放过,一时过后,他立朝西面攻进。

隐在暗中的‘玄天金母’见他英勇绝伦,似亦感到非常意外,立即下达命令,全部将攻势撇开!

康燕南只觉眼睛一花,身边立起满目奇景,他看出遍地都是花林,所有蒙面女子竟如烟消云散!

他顿有所悟,豁然忖道:“天机大阵发动了."

忽然,他手中的神萧立起悦耳之音,不吹自鸣,声如天籁,陡然使他惊喜道:“我刚才本为撒谎之言,记料神萧真个显灵了!”

不出一刻,他忽见花林间现出一条白沙铺成的小道,弯弯曲曲,不知通往何处?有感于衷,立即循径而行,欣然笑道:“这是幻境中的幻境,定为我出阵之道啦,妙绝,妙绝,玄中之玄,谁能相信此中玄理!”

突然,他耳中忽又传进那苍老之声惊叫道:“孩子们,加紧发动,那小子真的练成‘神萧’仙曲了,他已隐身不见了!”

康燕南闻声更欣喜,禁不住哈哈笑道:“神箭竟还有这种妙处,我本不见她,她反而不见我了!”

他的笑声虽被对方听到,但却捉摸不到方位,听来如在缥缈之间,晃荡的笑声如自天降!

康燕南忽又暗暗忖道:“可惜我未练成此萧,否则我必能看出那老太婆的身形!”

想到乐处,朗声大笑道:“老太婆,你可是‘玄天金母’?怎么样?有本领尽管施出来吧!”

“玄天金母”这时立在十丈外的一株巨枫树顶,她身穿古装,看去犹如古时贵妇,毫无半点苍老之容,面美如玉,看来只有四十余岁,手执洁白拂尘,左右立着一黄一白两个蒙面女子,她闻声之余,眉峰高扬,侧顾右面女子道:“这小子现已无法擒住,只看将来如何了,否则必为本帮第一号大强敌!你去唤电孩和雷孩回来!”

那黄裳女子应声飘落,去向竟是草原群斗之地。

另一白裳女子似看出‘玄天金母’面现烦恼之色,小心问道:“师傅,既然不能将他擒住,那就放开阵门让他去吧?”

玄天金母沉声道:“他有神箭在握,不放亦能自去,相反,他如不出,为师竟还无法撤阵!”

那白裳女子闻言大惊,骇然问道:“这是何故?”

玄天金母显得急躁异常道:“那是神萧远较天机阵更玄之故,你不见众妹子已成被动的旋舞?为师今天才真正失手于人了!”

正在此际,那黄裳蒙面女倏忽带回两个蒙面女子,玄天金母一见道;“那面拼斗怎样了?”

其一答道:“双方死伤甚众!九亲王已和地魔老鬼罢斗,泛地活殃竟遭辛威的天机剑法劈为两段,师傅如再不动手,地魔必定会罢斗离去。”

玄天金母叹声道:“地魔已练成魔曲银笛,为师已无能运阵法将其困住了,此仇非用实力报复不可了,九亲王的神剑更加厉害,为师自认只能抗拒,取胜的希望非常渺茫,目前我们只有在暗中旁观。”

她说到这里忽又惊声道:“那小子出去了!”

四女忽见设阵的三十二女都成疲乏之态坐在地上,不禁齐惊讶道:“妹子们脱力了!”

玄天金母叹声道:“你们四人快向南面追去,那小子不能让他失踪,但千万不能与他动手。”

四女闻命追去,紧紧盯着康燕南身后不放!

康燕南脱离天机阵即党一切幻境俱无,然其感觉非常灵敏,知道后面已有四人在跟踪自己。

他没有回头查看,走出数十里后,突又觉出左侧也有了动静,心想:“后面四人是金母帮无疑,但左侧又是谁呢?”

前面是条小河,他突然闪到河岸,火速隐人柳林之内.

金母帮四女刚追出一座小山,即发觉失去了康燕南的踪迹,前面是那黄裳女子,她惊讶的叫道:“那狡鬼溜了!”

穿白裳的由最后抢前道:“他可能过河去了!你们看,对岸是一片大竹林!”

另两女的装束是一绿一红,红裳女抢到一处高地了望一会上下游,回来悄声道:“上游是石山和悬崖,我发觉那儿有了动静,狡鬼可能藏在石山内!”

其他三女同声道:“有多远?”

红裳女道:“一里不到。”

绿裳女摇头道:“他的轻功虽绝,但也不致快到这个程度,我们就只转个弯的工夫,他那能就去了一里,我们先向对面竹林TXTGOGO。”

黄裳女显为四女之长,只见她犹豫一会接道:“先查那石山,不要让第三者看到我们,那狡鬼不管过河不过河,他定已发现我们在前面了,不如给他个慾擒故纵。”

白裳女首先纵起,挥手道:“要去就快点。”

三女紧紧跟在她的后面,直往石山扑去,康燕南看得非常清楚,而且听得更明白,暗暗笑道:“这会可要让我跟踪你们了,但不知石山内是什么人物呢?”

他抬头一望,即顺着河岸盯去,但走还不到半里,突见前面河内水花一翻,“蓬”的发出一声大响!

河水开花,突由水底冒出一个人头,康燕南一见,猛煞身势,惊愕的忖道:“那是什么?”

人类并不可惊,奇的是五官难见,全为乱草似的头发披覆,霍然一见,无疑是河中出了夜叉,康燕南为了掩蔽形体,又不便喝问,只有呆立看其变化。

忽然,由乱草似的发丝中吐出一声哈哈大笑道:“好酒!”

康燕南吁口气道:“乖乖,原来是个人呀!”

“喂,小子,别瞪牛眼,快来拉我老人家一把!”

康燕南闻言大乐,暗笑道:“这家伙年纪不小,原来是酒醉跌进河里去的。”他顾不了被人发现,朗笑接道:“此地没有渡船,阁下因何跌进中流,观阁下的水功不弱,何必要在下来多番手脚?”

那怪人破口大骂道:“混账小子,谁说我老人家是跌进河中的?”

康燕南见他露出半身,破袍温得似落汤鸡,更觉大乐道:“阁下既非跌进河中,那是存心沐浴了!”

那怪人猛向岸边冲来,快得破浪如飞,一跳上岸,指手大骂道:“你这小子见死不救,还要胡猜什么,我老人家生性喜于在大水里喝酒,你连这点都未听说过吗?”

康燕南见他又老又矮,又胖又白,这下可就看清了面貌,不禁惊讶暗道:“这又是字内奇人一个了!”他看出这老胖子在大热天还穿破布厚棉袍,更感奇中有趣,哈哈笑道:“河水当佳酿,古今一城闻,在下真正是少见多怪了!”

就这一会工夫,忽见那老胖子全身如立雾中,刹那间水迹毫无,竟完全被内功蒸发得干燥异常,只看得康燕南惊然忖道:“此人内功已到至境,现出一双赤脚,猛的踏进两步大喝道:“你姓什么?”

康燕南已看出他满面红光,目射神芒,知其并非邪门人物,因之虽被喝而不以为件,哈哈笑道:“在下姓康名燕南,阁下存心找斗吗?”

老胖子立将破袍一卷,紧紧的札人腰带,探手人怀,摸出一条灰布带,迅速的将蓬发束向脑后,真泼皮找是非,装出一副流氓样,将康燕南看得乐不可言,哈哈笑道:“阁下手无寸铁,不畏我背后青霜剑吗?”

老胖子忙了半天,总算是披挂停当,双拳一举,大声喝道:“原来你小子就是屠龙公子,我老人家整整找了你一年半了,今天仇人见面,那还不拼个你死我活方休,照打.

康燕南见他雷声大,雨点小,打字出口大半天,双拳却又收了回去啦,冤枉提功待斗,紧张一场,愕然大诧!

老胖子见他呆立当场,似也觉出好笑道:“小子,你为何不接招?”

康燕南皱眉道:“招在哪里?”

老胖子哈哈笑道:“我老人家见你连架式都未摆出应敌,当然收招不发了,否则落个以老压小之名谁犯得着?”

康燕南豁然领悟,暗笑道:“这家伙原来是拿我找开心!”忍不住纵声笑道:“阁下见机怯阵,可算是江湖老油子了,请问尊姓大号?”

老胖子突然改变满面笑容道:“小子,你的名声不小,但真要与我老人家干起来时,那还不知鹿死谁手,得了,咱们要打只好留待将来,目前暂时作个朋友……”

他顿了一下,咽口吐沫,干咳两声又道:“你认识我的老婆和徒弟吗?”

康燕南见他不报姓名,反而问起这些,不禁莫名其妙,摇头道:“在下连你老儿都无一面之识,那还能识得阁下家人?”

老胖子哈哈笑道:“我老人家亲眼看到你小子和我老婆、徒弟发生过冲突,怎能说是不知道呢?”

他想了一会,忽又海海笑道:“那个书呆只知自己诡计多端,教徒弟却不在行,他竟连江湖上的重要人物都不说给你听,那真是糊涂透顶,喂,小子,‘书仓盗蠢’不配作你师傅!”

康燕南惊然惊忖道:“这家伙识得我的来历!”

于是拱手问道:“前辈既识家师,显然并非外人,尚希见告尊称”

老胖子哈哈笑道:“我老人家在当年名叫‘五谷虫’,最近想来这个尊号太不雅听,于是改他叫作‘玛消壶’。却把真正姓名给完全忘记啦。”

他说到这儿探手人怀,俄而摸出一只紫色葫芦,通体透明,里面似还装满一葫芦佳酿,晃了两晃,揭盖倒灌一口微笑道:“号自物得,名实相副!”

康燕南突然有所悟,大惊问道:“前辈才由‘九仙岛’前来?他想到那只葫芦疑是哄传江湖的宝物——玛瑞仙壶,情不自禁的问了出来。

老胖子顺手将壶揣进怀中,仰天打个哈哈大笑道:“小子,你心里有数了吧,算是我老人家捷足先得了,天机子和王符子必将大失所望,讲得好,我让他们喝两口,说翻了,那就叫他们望葫芦兴叹。”

忽然,他将两国注视上游,拔腿就跑道:“小子,快去看热闹!有人打架!”

康燕南似亦听到了打斗之声,但他却被一件心事搞得不知所措,原因是他答应天机子和玉符子三个条件都落空了,闻言虽然跟着老胖子走,但却心不在焉。

“五谷虫”!“五谷虫”!这名字在他脑子想来想去,但却想不起他师傅是否提起过,无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 五谷虫即是玛瑶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