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二十四章 九亲王血洗渔村

作者:秋梦痕

第五天清晨,他发觉前途有了困难,那竟是到了海边,海岸虽是奇崖险峻,但他知道无法可以逃过强敌的搜查,奔至一处高崖之后,他面对大海发愁,哺哺自言道:“今天可能会被他们发现了!”

思考良久,后面已有了动静,他不禁仰天叹道:“只有沿海奔逃了!”

他几次想从海面踏波冲去,意慾找个孤岛藏身,然而他心中很清楚,能够踏波追踪者大有其人,一旦在海面被围,那真是插翅难飞!

突然一声冷笑起自一处崖后,倏忽出现一个青年大喝道:“将人留下!”

五谷虫闻声注目,他却没有惊愕之态,住足问道:“小子,你的功力不浅,说说是哪路货色?”

他知道这青年既能单独拦截自己,那就并非简单人物,问出之后,双掌已贯注全部内劲待发。

那青年冷冷的哼一声,拔剑一挥,傲然接道:“五谷虫原来是有眼无珠,我‘绝天剑’辛威并非无名之辈!”

原来这家伙早起私心,想要单独将康燕南夺走!”“五谷虫”从不以怒相对敌,但他此际一扫已往态度,右拳一挥,大怒叱道:“原来是两个书呆子的逆徒!”

辛威手起剑舞,应敌相当谨慎,他似知此老有与不同他人的奇学在身!

一招之下,辛威的天机剑法竟如遭到了莫大敌手,居然发出了异于寻常的尖啸之音,同时,“五谷虫”亦党内劲被阻于三丈之外而无法突进。

两人心中都有数,辛威收剑冷笑道:“丁老儿,你的‘天神令’绝拳不过如此,此路你是通不过去了。”

“五谷虫”猛地踏进两步沉声道:“好小子,你两位师傅见了我也得奉承两句好听的,你算是什么东西?莫说你还只学到‘天机剑法’,就算学全了他们的东西也只能在丁爷面前吃瘪。告诉你。凭你这点道行还差得远。”

辛成横剑傲立,冷冷的哼声道:“再打两拳试试?”

“五谷虫”察知背后风声已近,厉叱道:“你小子站稳了没有,如能接下了爷五招。‘绝拳’而不退,你爷爷从此不喝酒!”

“不喝酒’三字听来似句笑话,但一钻进辛威的耳中时,竟使他无由的打个冷饭。

原来“五谷虫”视酒如命,当年在这句‘不喝酒’的誓言下,可说逢者无生’、死伤垒垒!

一辛成员知毫无把扭取胜,,但却被他背上的康燕南所引,利慾之心蒙蔽了逃生理智,”仍旧仗剑不动。

“五谷虫”冷笑一声,厉喝道:“老夫念在与你师有同好之情,这次不愿置你于死地,小子,接招!”

他音落拳出,一招挥动,劲带裂帛之声!

一辛威不知厉害,仗剑想采攻势,大喝扑出,顶劲而上。

倏忽间,辛威立党剑式展不开变化,剑气虽发,但被”五谷虫”的拳劲胶住,全身如负泰山之重!

“五谷虫”吐劲开声,大喝道:“滚开!”

辛威连剑带人应声抛起,如掷泥丸般飞过崖石,竟一直落到海中而去!

当此之际,五谷虫已知背后到了两人,他无暇回头察看,反臂又是一拳打出,身却朝前猛窜!

一冲三十余丈,耳边只听‘地魔神君’嘿嘿笑道:“丁兄只知望风逃走嘛?”

“五谷虫”在当年的声威毫不下于这个老魔,但此际他为了成全康燕南这条日后英雄,根本不顾自己声誉,听如不闻,窜势更急!

忽然又听“玄天金母”在后冷笑道:“他名为救人,实有独吞之心,阴君为何持笛不用?”

“地魔阴君”的追逐之势似在拼命,但他始终无法赶上‘五谷虫’的轻功,闻言之余,嘿嘿怪笑道:“玄天帮主难道忘了他的‘天神令’,你的‘天机大阵’又觉如何?我们除了联手硬碰,仗玄学岂能困他?”

玄天金母闻言默然不语,似亦知道“五谷虫”的内功非同寻常,追到崖顶时,适逢辛威居然又自海中拔起!无疑的,他被“五谷虫”手一厂留了情。

辛威没有和“地魔阴君”和“玄天金母”招呼,居然再往前追!

“地魔阴君”侧顾“玄天金母”冷笑道:‘’这小子野心不死!”

“玄天金母”传音道:“这小子投降到九亲王手中对你我都有不利。”

“地魔阴君”发出一声阴笑道:“米粒之珠,焉可照壁!”“玄天金母”讥笑道:“阁下的‘泛地活殃’却是死在他的手中对“地魔阴君”显出老姦巨滑的本性大笑道:“伤一毛之失者非英雄,在下志在万世不朽之基,那惜敌我尸集如山。”

“玄天金母”忿其话不投机,罗袖一挥,独自向左侧冲出,冷道:“阁下与我志不同,道不合。青势永难共事。”

“地魔阴君”连眼睛都不向“玄天金母”看一看,其追逐之势较前更快,但当他追到数十里外时,忽然发现九亲王仗剑在一处石山上搜寻什么东西。

当九亲王看到这老魔奔上石山之际,立即朗声招呼道:“阴君何来太迟,咱们的围困失败了!”

“地魔阴君”诧异道:“王爷没有在此截住?”

九亲王阴沉的接道:“本爵在此恰好截住,但被他施出一路非常玄妙的拳法将本爵神剑挡住,竟在二十招不到又逃脱了!”

他扬剑指向四周又道:“相信还在这一片石山之内。”

“地魔阴君”哈哈笑道:“丁一虹的‘天神令’居然能挡神剑!”

九亲王闻言一震,但却没有出口说话,无疑,他也懂得‘天神令’是什么功夫了!

“地魔阴君”对他始终存了夺剑之心,但又不敢接近,只在十丈外昂首四顾,装出毫无敌视之情。

九亲王心中何尝无备,甚至存了偷袭地魔阴君之心,惟双方各有所忌,明斗谁都不愿再动手。

“地魔阴君”似怕九亲王发生误会,藉故搜寻五谷虫,立朝石山右面行去。

石山右面就是海岸,他刚到达一处高崖之上时,发现辛威的背影正向海中扑去,他一见有异,随即暗盯其后。

海面上现出无数黑色小点,距岸上大约有十余里远近,辛威踏着海水滑行,正对着黑点飞奔。“地魔阴君’”豁然自语道:“五谷虫莫非是窜向那些小岛群去了!”

海上升起浓雾,辛威已隐人雾中不见,“地魔阴君”回头不见他人在后面,立即亦朝海面扑去。

接近小岛群第一堆礁石之际,他发觉正面竟还有一座海岛森林,而辛威的身形恰好在此时冲进森林之内。

“地魔阴君”看出事情越来越古怪,于是猛提全劲扑近森林!

诅料事出意外,正当他踏进森林还不到十丈之际,突见辛威满面惊惧的如飞退转!

辛威发现了“地魔阴君”并不停步,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就错身而过!

“地魔阴君”一生傲视武林,他仗着一身神秘莫测的邪学,认定宇宙之间再无使他可惧的东西,岂知这下大大不然,他竟惊然的停步不动,面现又惊又诧之情!

“小子站住!”他禁不住冲口而出,居然向辛威存了打听之心。

辛威忽然似想到太过示弱,错身冲出十丈后又扭转身来,恰好逢上地魔阴君喝他之时,一沉冷笑道:“有种你就进去!”

“地魔阴君”厉声道:“你小子见到鬼了!’辛威正待回骂,忽见“玄天金母”和九亲王居然亦适时而到,于是迎上九亲王大声道:“王爷勿进森林!”

九亲王看出他面色不对,而且又见“地魔阴君”亦已却步不前,立即问道:“侠土发现五谷虫已进人森林?”

辛威摇头道:“属下只看到一条人影进人森林,但追进时却遭遇一次空前未有的暗袭……”.他碍难说出自己的狼狈相,同时又不愿说出其中厉害!

九亲王灵机一动,心中似存了什么诡谋,是以并不追问下去,只拿目光望着地魔阴君与玄天金母,面上带有不可捉摸之情!.玄天金母走向“地魔阴君”’道:“阁下是追辛小子来的?”地魔阴君阴声笑道。“在下见这小子如丧家之犬似的滚出来!”

玄天金母回身向九亲王道:“阁下不再追问辛小子原因,那是想叫本帮主与阴君冒失冲进遭险了,但阁下应知本帮主与阴君并非盲目激动之辈,你这幼稚诡计哪能得逞?”

九亲王可说是官场巨姦,江湖老滑,其阴险程度绝不下于当前两人,闻言毫不变色,反打两声哈哈大笑道:“本爵从未想到二位也有见异心怯之事?”

语落回头,朝辛威道:“侠士有何发现,公开说出也罢,本爵冒险事小,千万勿使外人误会本爵存有什么不正之心。”

辛威犹豫有顷,大有不愿说出之情,似存借森林内的厉害来消灭对方两人,此际经九亲王一问,不得不郑重接道:“林内雾气浓而不散,显非自然之因,属下追进半里之际,竟遭五道绿色光芒连续奇袭,经属下以‘天仙剑法’抵抗之下,察知那竟是有人发出飞剑之类的兵器所致!”

他说完拔出配剑一亮道:“属下之剑亦非凡品,请看已遭中断!”

三人一见,莫不同时变色,“地魔阴君”望着“玄大金母”道:“字内老一辈的何人隐在此地?”

在他的意思是问比他们更老一辈人物‘,“玄天金母”沉思一会没开口,眼睛却望着森林连瞬都不瞬!

“地魔阴君”会错意思,他认为“玄天金母”故装不理,一气之下,长身就往森林冲去,阴声道。“驭气之功如不到神游物外之境,谅其无奈本人何!”

“玄天金母”陡然紧随其后道:“阴君不可冒险,我已想起两个下落不明的怪物来了!”

九亲王招手辛威道:“侠士紧随本爵前去,听她说的可与本爵想的相合!”

在他走近之当中,“地魔阴君”亦闻声立定,面显诧异之情问道:“帮主所指莫非即‘符祖’和‘盗竿’?”

“玄天金母”郑重道:“正是这两个老怪,‘符祖’尚可以语言应付,‘盗竿’非力敌别无他途。”

‘’地魔阴君”忽然对九亲王道:“九殿下愿吾等一探虚实否?合四人之力,纵有天仙下凡,相信有惊无险。”

九亲王朗声笑道:“如二位有意,本爵自然不可。”

“地魔阴君”长身扑出,招手道:“如有所遇,咱们先守后攻!”

“玄天金母”反手拔下拂尘,立由地魔阴君右侧抢出,显有不愿示弱之情。

九亲王向着辛威道:“侠士记清方位,凭你一身内功,只守勿攻,相信无害。”

他带着辛威抢至左侧,同样与地魔阴君走个并排!

四人谨慎探进,全神提防,未几,辛威一指前面道:“王爷当心,属下就在那株榕树下遭遇奇袭的!”

九亲王眼看“地魔阴君”与“玄天金母”闻言立定,随亦住足注目,侧首问道:“侠士觉得雾气较前如何?”

辛威环视四周接道:“似较前稀薄。”

“地魔阴君”沉声接道:“大家当心,咱们已遭对方监视了!”

“玄天金母”冷冷的笑道:“他就在百丈外的石峰上!”

九亲王全仗神剑撑腰,论内功他还不及辛威,闻言接道:“咱们如何接近?”

“地魔阴君”缓缓拔出腰间魔笛,阴沉的接道:“咱们不可冒失从事!宜先礼而后兵!”

“玄天金母”看出石峰影不显,隐隐约约不明,接着道:“那人似存心现身给我们看到,无疑在试探我们的成就!”

辛威亦只好将断剑拔出,他紧紧靠近九亲王的左侧随进。

当四人通过那株大榕树而向石峰逐次接近之际,突然自榕树上一个窟窿中伸出颗毛茸茸的小人头,两只精灵无比的大眼睛,紧紧盯住四人的背影!

树洞中忽又发出一声老人的语气喝问道:“小丁,他们离开有多远了?”

小人头轻轻的回答道:“阿于引他们到达石峰脚了,胖爷爷,咱们可以动身了!”

小人头一伸,全身露出树洞,那竟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他显出非常精灵的往树下一溜,抬头急催道:“快,他们穿进乱石中去了!”

普通武林在这种浓雾中顶多能看出三丈之内的事物,而这个小孩竟能看到百丈之外,其内功之精纯,真是不可思议,就凭这视力来说,他已较九亲王高出不少倍!

树洞内的老人闻声跃出,他背后还背着一个青年,相料竟是这个五谷虫丁一虹!

原来这胖老儿确是被辛威追来森林的,却在无意中遇上了两个孩子,甚至还凭两个孩子使诡计将辛威吓得魂不附体,抱头鼠窜而逃,尤其好笑的是使“地魔阴君”、“玄天金母”、九亲王等三人疑神疑鬼,乱猜一气!

五谷虫溜下树来并不急离原地,他抬眼望望石峰,回头对小孩问道:“小丁,小于不会出事吧?”

小孩摇头道:“不会!我和阿于说好的,叫他引走敌人即先到船上去等我呀!"

五谷虫点点头,挥手道:“那我们动身吧,敌人可能要回头哪i’”

小孩领头朝北急奔,恰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 九亲王血洗渔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