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二十六章 九亲王胁迫武林

作者:秋梦痕

时当隆冬,雪花飞舞,大地呈现着银样的世界!突于北风怒吼,寒气森森中,自钱塘江岸冲起一条人影,笔直的朝一处山谷飞去!

其人速度之快,轻功之佳,简直无与伦比,看情形,依稀还是个女的。

山谷中有个非常隐秘的古刹,那女子正对着古刹直进。古刹的山门前有两株苍松,这时被雪压得分不出枝叶,谁知其上竟还藏着个魁梧的大汉。

女子尚距古刹数箭之远,那大汉即遥遥发现了她的身形,只见他振臂一拔,横冲十丈,斜斜的落在古刹殿顶,口中发*一声低沉的信号道:“郡主回来了!”

佛殿内香烟氛氢,肃静无哗,这时竟坐满了一殿非常人物,一个个盘漆于薄团之上,分东西两行垂眉闭目,显出沉闷而严肃之势。

计其人物中有男有女,老少僧道俱全,殿西面第一位竟是清廷九亲王,他以下计有元元后、柳青青、苍头魔姑等三个老太婆,再次为‘绝天剑’辛威,大国师‘火焰僧’,龙卫士、虎卫士、还有两个少女为‘迷楼瑶姬”红玉的丫头。

殿东西第一人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他竟是七十年来从未踏出嵩山少林一步的掌教高僧,紫莲大师,他手下还有三老僧,那是名闻四海,望重中原的少林三老,青莲大师、玉莲大师、金莲大师。

金莲大师右面有两个老道长,那又是武林共仰的大名人物,他就是武当山道教之掌门的丹玄真人,他手下是玉虚真人,其次是峨嵋银化先生、昆仑瑶草谷主、关东大侠赵超圣、漠边大侠沙士龙等。

九亲王本来也是垂眉闭目的在坐着,此际一闻殿顶有声,立即睁睛沉声道:“诸位,小女探罢回来了!”

在座的同时抬头张目,惟独紫莲大师和丹玄真人依然如故。

据九亲王口气那冒雪奔到的竟是‘迷楼瑶姬’红玉!未几,殿内微风忽生,一闪之下,确实出现了‘迷楼瑶姬’!他玉立殿阶半晌,妙目环扫,之后,才缓缓的行近九亲王身前道:“爹,那丫头确实变了,真的与他们合伙啦,而且被捧为发号司令之人。

东面之人闻言面无表情,惟西面自九亲王以下都显得又惊又忿!

九亲王招手“迷楼瑶姬”坐至身旁问道:“玉儿说说他们有哪些人物集会?”

“迷楼瑶姬”望望东西两面之人接道:“有血手狂人…"她的音还未住,首先诧叫的是苍头魔姑,她惊愕问道:”此人已遭地魔阴君的魔笛所废,要他参加何用?”

“迷楼瑶姬”遭其打断说话,面上显得老不高兴,见问冷声道:“传闻他曾得到两个神童送他一颗仙丹复元了!’”

在亲王看出“苍头魔姑”面色不对,立即忿言问道:“此人复元事小,但不知所谓两个神童是谁?”

“迷楼瑶姬”道:“听说连血手狂人自己都不认识!”

她看元元后和柳青青两位师傅在望着她,面上又起严霜,扭过身子故意不理!

九亲王知道她因了万红谷被困之事,不禁连自己亦觉愧然,由衷的叹口气,和声又问道:“玉儿,还有些什么人物呢?”

“迷楼瑶姬”不答,面对少林掌教紫莲大师道:“紫莲大师,你老虽说当年未履江湖,相信对武林人物没有不知道的,我看到一个没有双腿的老儒者,大师定知其人为谁吧?”

紫莲大师这时微微张目点头道:“那就是当年八强中的‘书仓盗蠢’,此人外表诡计多谋,实也磊落君子!”

“迷楼瑶姬”叹道:“我所见的人物不少,惟独认定此人才真正是个奇人!”她从来就没有与康燕南之师会过面,因之她不知道书仓盗合的来历。

她沉吟一会又道:“我去时还有敌人未到,后来在暗中听得计有‘斗牛天君’、‘红光夫人’、‘寰宇游神’,另外在座的共有十几个不知名的武林人物,清华丫头是最后到达的一个。”

九亲王看出“苍头魔姑”由不愉之色转为颓然之态,知道她对清华郡主那个徒弟已完全绝望.了,他冷笑一声接道:“为父的在一月前后已参了你四伯和八伯一本,皇上已将他们贬谪于长春。”

“迷楼瑶姬”闻言大惊道:‘这件事情太欠考虑,清华丫头一旦得知消息,她必定不肯与爹甘休,在目前来说,她的功力已可与地魔阴君抗衡,爹今后遇上非得万分当心不可。”

九亲王对于千军万马毫无所惧,惟独对江湖武林的暗袭仇杀却非常胆寒,目前他虽仗有神剑在握,但能力抗神剑的已大有人在,耳闻清华郡主已可与地魔阴君抗衡,他知道这又是一个不畏神剑的大对头了,闻言之余,立感心震神摇,面色十分难看。

绝天剑辛威见色问道:“郡主对于我方卫士屡遭暗杀之事有否查明?”

“迷楼瑶姬”已知他对清华郡主曾存野心,因之从不假以颜色,冷冷的答道:“那是一人所为或多人所为?在目前来说,江湖无人知道,最近的暗杀似有转移,八卦教、金母帮、九阴教近来被杀的不知凡几,因之这三方之人目前各自派出无数高手在明查暗访,甚至各方都有猜忌,都认是某方假托他人,实存暗杀来消灭异己之势力。”.九亲王道:“这点为父亦有所疑,甚至连这三方都有可能!”

“迷楼瑶姬”道:“爹有此疑,人家又何尝没有,实际上都是失察之过,数月来,这个神秘而恐怖的暗杀者,显然确有一个神出鬼没的人物存在,或有数个也不一定,因为仍旧有人发现在暗杀过程中看到如飞剑般的绿光飞绕天空。”

东面一排人物自始至终仅只有紫莲大师答过“迷楼瑶姬”的问话后,再也没有第二人开过口,这刻谈到那“神秘暗杀君’只见他们莫不凝神细听!

紧接着,那少林三老之一的青莲大师向着武当掌教丹玄真人合十问道:“掌教道见所见绿光,是否即出‘神秘暗杀者’之手?”

丹玄真人稽首念声无量寿佛接道:“当时虽见绿光飞舞,因距离过远,惜未察知属于何物,光正而纯,可确定者绝非邪功,及至,绿光早隐,仅见地上遭下两具尸体,视之知为八卦教中人物,之后久经推敲,证诸传言,八成属于驭气飞剑、飞刀之类,但与精气神合一的飞剑术不同。”

青莲大师念声佛号道:“阿弥陀佛,这样看来,此人亦非等闲可比!”

元元后接口道:“除了练精气神合一剑术之人外,其他凭在座者各自修为,十有九八都可抗拒,此人行动诡秘,谁说其内心又没有畏惧呢?”

少林掌教紫莲大师忽然向九亲王合十道:“世外之人承王爷宠召,来到此刹已有句日,有何差遣?是否即予指教?”

九亲王似曾以朝廷官势将各派迫来之举,他耳听少林掌教之言,忽然哈哈笑道:“本爵奉请诸位高僧、道长。侠士等来此,不外仰仗各大门派的大力来除魔安民,旬日之久未说者,那是因小女查探未回之故,现在小女己探得最后一方底细,希望诸位鼎力支持,本爵自出京之来,即打定不运用官家势力来对付江湖武林,除你调派宫廷卫士之外,从未兴动一兵一卒,即以本爵自身而言,每次行动莫不以武林身分自居,今蒙诸位不弃,务祈合作到成功为止。”

武当掌教丹玄真人稽首接道:“除魔安民,确为中原各派分内之责,惟历朝对各派都有沿革可循,那就是听宣而不听调,本朝进关之初,各派亦曾接到上项圣旨。”

九亲王哈哈笑道:“本爵岂敢违背廷法令,仅鉴于当前邪魔势盛,实非某派独力能支,势分力弱,众志成城,谅诸位定知本爵之心!”一他说得倒是毫无破绽可寻,居心却是十分阴险,东面上在座者谁不清楚,那是明请暗迫,要各派去成群送死!

少林掌教似知无法摆脱胁迫,他为了各派根本大业不受官家忌视之故,合十道:“王爷之意,首先应向何方采取行动?”

九亲王急道:“本爵之意,首先即向天台山下手?”

玉虚真人闻言大惊,传音瑶草谷主道:“这老姦用心阴险至极,他一方面想要消灭心腹大患的清华郡主,同时想使各派与将来的康燕南对立。”

瑶草谷主望沙士龙、一赵超圣,他看到二人亦同样显得紧张非常,回头又见银化先生面显怒容,不禁忖道:“他们亦有同感啦!”

他忖还未了,耳听少林掌教紫莲大师合十道:“王爷既已决定,贫油等自无异议,何时行动?务析事先指示。”

这老和尚修养到家,他面上没有露出丝毫表情,言罢起身,又向九亲王道:“贫袖暂时造退了!”

九亲王拱手道:“大师请,行动就定明日清晨出动,估计四日后即可到达。”_紫莲大师一动,东面之人全部随行,他们毫无声息的直出山门,朝着古刹南面缓缓行去。

九亲王送走众人之后,回头面显姦滑笑容,步进殿内时立朝辛威道:“侠士对本爵之计看法如何?”

辛威早已站起,恭声道:“九爷深谋远虑,属下钦佩莫名,惟彼等口服心违,此去定有不轨之议!”

九亲王哈哈大笑道:“人网之鱼,活已不久,侠士如不放心,暗盯其后探探亦可。”

辛威应声道:“属下遵命。”

这家伙走还未几,九亲王即向迷楼瑶姬道:“玉儿,这小子生成一副反覆无常之相,你追着去监视他。”

辛威不是什么忠厚之辈,他那一肚子坏水并不比九亲王少,他在未出古刹之先即料到背后绝对有人监视,惟独不知是他既想吞而又怕毒的果实!”

在他前面的一群成名老人这时已走出三里之地,渐渐朝着一座森林行进。”

森林中盖了十余间茅舍,看势并非新搭物,但不知是谁的隐居之所,少林掌教回头望望众人,一见皆已进人林内时即郑重道:“后面现有一男一女在跟踪!诸位谈话要当心!”

漠边大侠沙士龙冷笑道:“那是九亲王不放心我们。”

武当掌教含笑道:“对方自然难以放心,不过,第一人却又被第二人盯住了,九亲王真不愧有一代姦雄之名!”

关东大侠赵超圣立向漠边大侠沙土龙道:“沙兄,我俩在林内藏起来。看来人用什么方法接近茅舍。”

武当掌教丹玄真人摇手道。“两位施主千万勿露敌视之形,让其前来暗听罢,否则反给九亲王抓住我方的把柄。”

沙、赵自认想不到此,同时默然随行。

,。、众人进人茅舍之后,各自分开休息,惟独少林掌教向青莲大师道:“二师弟快到宅右林内去看看,那儿早有五个武林人物在藏着!”

他目送青莲大师悄然去后,随即又向王莲大师道:“三师弟速向东南出林,务必在三日前赶到天台送信,‘书仓盗合’只要得到消息,他定有应付之策。”

玉莲大师应声即走,但未走出门口,却被金莲大师叫住!

紫莲大师一见,沉声喝进湖周迅师弟有何意见?”

金莲大师行近道:‘“掌门师兄,假设明晨经九亲王发觉本派少了一人怎办?”

紫莲大师正色道:“本座早已考虑及此,中原各派惟武当与少林人数最众,清廷虽忌而不敢下手,尤其是本派僧俗弟子遍及天下,虎虽猛而无法食尽群羊,当此紧急之时,少林不得不冒奇险,此举既可挽救‘书仓盗蠢’一方势力,亦可使各派免与将来的屠龙公子作对,同时可替各大门派挡去不少麻烦!”

金莲大师经他开说大义之下,立即合十道:“掌门师兄卓见深远,凡僧知过了。”

紫莲大师颔首道:“师弟何过之有,快清静坐去吧!”

玉莲大师不再停留,急急闪出门外而去,他刚隐去身形,恰好青莲大师自外奔回。

紫莲大师迎上问道:“是何方武林?”

青莲大师悄声而郑重道:“没有活人,树上吊着五具死尸,经查死还不久,每个死者都有残废之处,五官四肢各有不全,最奇的是每尸身上用血写有五个大字为‘恐怖暗杀者’!”

他的语音将停,邻舍走出武当掌教来笑接道:“大师所见五尸,无疑是九阴教的人物被杀了,惟‘恐怖暗杀者’只怕又有一个神秘人物出现了!”

紫莲大师合十让座道:“道兄想想是谁?”

丹玄真人摇头道:“这车号似与‘神秘暗杀者’同出一源,好在他们杀人还未波及正派武林!”

紫莲大师又道:“贫僧还顺便查过来盯之人,他竟是绝天剑辛威,目前尚在此面林内藏着。”

丹玄真人微笑道:“这十余间茅屋的四周都是森林,外人容易来探、我方亦便利放卡,凡来者岂敢冒失接近。”

紫莲大师问青莲大师道:“二师弟可曾留心辛威后面,不知跟踪他的又是谁?”

紫莲大师道:“那是谜楼瑶姬’红玉郡主,她似发现什么东西向西北角上追去了!”

紫莲大师道:“莫非她已发现杀害九阴教徒的人物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 九亲王胁迫武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