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二十八章 符祖盗竽各收徒

作者:秋梦痕

村镇不大,然生意却非常热闹,来往的行人拥搞于一条街上。

丁吉和于卜选择一家最小的馆了,随便叫了几样菜,很快就吃了一顿。

当他们会账出门之际,突见门口有白袍老人似早已等在那里。

丁吉走在前面,睹情不由一怔,回头急向于卜连个眼色,装作不见,直朝镇北口行去,他已觉出这老者有点古怪!

白袍老人生相平凡,银发覆耳,头顶却又光得连一根都没有,他见两小向北,随亦急跟在后。

于卜察知有异,急催丁吉道:“快点,这老儿追来了,他莫非就是符祖!”

丁吉道:“不,我已知道他是谁了,你要当心,尤其不可失礼!”

于卜豁然有所悟,惊问道:“是我们未见面的师傅,他真没有死?”

丁吉道:“是师是敌尚难确定,好歹在他要不要,如要,我们就认师拜见,不要就只有一拼了,目前只是装作不知。”

于卜想到天机于曾说盗等习性喜穿白袍之语,这时更确定不疑!

当二人奔出镇外两里之际,丁吉忽向左侧跨出,急叫道:“走山区!”

丁吉突然拉住他惊异道:“后面没有了!”

丁吉道:“快!他绕道拦截啦!”

丁吉不信,仍旧向后面张望不停。

丁吉在几纵之下已进人林中,但身还未定,突见一棵树下悄立着那个白袍老人!

事虽在他意料之中,但也吓得心惊肉跳,猛朝后退!

于卜刚刚接近,几乎与他撞个正着,急问道:“什么事?”

丁吉沉不住气,立从怀中摸出三把‘烈雷金刀’,沉声道:‘哪老儿在前面!”

于卜尚未开口,陡见那老人走近道:“老夫是谁你们都知道了!”

于卜亦将两把“烈雷金刀’探到掌内,急答道:“你老人家似亦知道我们两人了!”

老人没有生气,问道:“七星岛下秘洞,你们仅知其一。”

丁吉接道:“所有洞府都知道,但连了老前辈面前也未提及,除神丹、金刀、秘复之外,其他未动分毫!”

老人点头道:“老夫生平不收徒弟,所得之物,只算是你们奇遇,惟有一未见面的同道现在北方,你们赶快追去,遇上即拜他为师!”

于卜急问道:“你老既不肯收,那就让我们白闯江湖不行么?干吗还要我俩拜在他人面前为徒呢.倘那人亦不收,我们又将如何?”

老人沉声道:“老夫的东西岂能轻易让你们得去乱用,如不愿为盗,那就全部收回!”

丁吉闻言大惊,急问道:“那人姓甚名谁?”

老人道:“就是当世大盗康定野!”

于卜大喜叫道:“阿丁,是康大伯!”

丁吉道:“那就完全答应了!”

老人点头道:“此去恐有危险,老夫再传你们‘烈雷金刀’中‘射芒秘诀’,此诀一放,金刀必射奇光,强敌遇上,有眼如盲,但只能瞬息间就无事,你们即可凭此逃脱!”

老人传完两小‘射芒秘诀’之后又道:“此诀不能持久,算是老夫赐你们保命的绝招!”他说完又在身上摸出一把‘烈雷金刀’递交于卜道:“金刀一共三十六把,你们各得三把吧!”

于卜接刀大喜,正待拜谢,但觉眼睛一花,身前已失老人身影!

丁吉道:“他走了,用的正是‘射芒秘诀’!”

于卜跳起笑道:“这一手妙极了,今后可与强敌对面啦!”

丁吉催道:“我们快向北进,先到西湖去寻寻康:二伯,如果没有找到,那就直下辽东!”

两小这次走的是正北大道,沿途发现不少武林人物,因大雪纷纷之故,除了对方身上的兵器,所有面貌都被掩得无法看清。

当中午刚近之际,丁吉忽然看到一个高大的人影由身旁如风抢过,去势劲疾无比,显为施出全力在拼命飞驰。

于卜未得丁吉同意,口中发出一声冷哼,长身就朝前进,同时大骂道:“你是什么东西!”

丁吉一见大惊,敢上急唤道:“阿于,你要干什么?”

于卜道:“他是存心在我们面前显轻功!”

丁吉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于卜道:“在擦身过运去之霎,他还回头看了我一眼!”

丁吉道:“那是人家无意的,你不可找麻烦!”

于卜良看已将那人追及,不理丁吉,大声向前喝道:“大个于,你给我站住!”

那人似感大大一惊,猛然煞住冲劲,回身立定!

丁吉生怕于卜动手,正待喝阻出口……

于卜看清那人面貌甚熟,他竟抢在丁吉之前骇声叫道:“是‘斗牛天君’!”

对方似觉一呆,宏声问道:“孩子们轻功奇深,为何识得老夫?”

于卜一见丁吉冲近,立即站住道:“那是在暗地里知道的,老前辈因何火急赶路?”

“斗牛天君’走上两步道:“孩子们先说来历如何?”

丁吉接口道:“老前辈无须疑忌,我们就是拯救‘血手狂人’前辈之人!”

斗牛天君闻言大喜道:“他是你们救的!”

于卜道:“这算不了什么,他老人家现在那里!”

斗牛天君”向右前方指道:“就在前面镇上,目前发生了大事,大家正在商量!”

丁吉问道:“老前辈们离开天台多久了?”

“斗牛天君”道:“离开两天了,九亲王必定摸了空!”

于卜道:“什么大事?”

“斗牛天君”道:“不知小哥们对清华郡主有无认识?”

丁吉道:“没有见过,但知与康二怕是朋友,而巳和老前辈们是同一面,她怎么了?”

“斗牛天君”道:“在大家离开天台山时,她就遭不明人物引逗向西方追去,不久前老朽会到玉符了,听说她已被符祖擒去了,符祖这个不知小哥们听说过没有?他是武林中第一号魔头,除了有个‘盗竿’是他对手外,天下再无第二人单独能敌!”

两小在天机子口中就知道有这件事情发生,听来虽然大惊,但也并不觉得意外,于卜接问道:“你老人家就是因了这件事去通知其他老前辈的?”

“斗牛天君”点头道:“清华郡主如果不设法救出,不出半月之后,她的武功虽然大进,但她的个性必亦大变,很可能就会变成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了吉急催道:“那你老就别耽搁了!”

‘“斗牛天君”仍旧不明两小的真正来历,临行问道:“小子们意慾何往?”

丁吉道:“下辽东!”

“斗牛天君”道:“符祖的老巢听说是在千山山脉的‘摩天岭’新巢却在川、甘交界的摩天岭,假设他将清华郡主俘往老巢的话,那正是两位小哥所去地方,如在沿途有了发现,务请设法通知老朽等前去如何?”

两小同声应道:“这个自然,那还用老前辈吩咐嘛?”

“斗牛天君”又道:“两位小哥要不要经过前面镇上!”

丁吉接道:“晚辈走正北大道,今晚必须赶到临安,愧不拜见其他几位老前辈了!”

“斗牛天君”再不停留,挥手告别道:“老朽等很可能与两位小哥等在北道又碰头,祝两位前途顺利。”

于卜见他侧向右面急奔而去,侧顾了吉道:“我们不在暗中协助他们么?”

丁吉道:“论实力,他们绝对不是符祖敌手,我们暗中协助也是枉然,假设他们是计谋,有‘书仓盗蠢’老前辈在场,那还用得着我们的主意,现在既知符祖有可能北上之迹,沿途上我们多加注意也就是了。”

于卜听他说的有理,于是长身奔上朝北大道。

他们在道上没有停止,甚至连午餐都未吃,一路加劲,冒雪前奔,终于翌晨赶到临安。

他们没有进城,打听之余,直朝西湖行去,丁吉边行边想,侧顾于卜道:“五谷虫没有说出康二伯藏身之处,我们人生地不熟,要找将如何代法?”

于卜道:“那一定是在最隐秘的地方!”

丁吉道:“你这句话说了等于没说,我们连热闹的地方都不知道,那还说什么?”

于卜耸耸肩,作个鬼脸道:“难道就不找了?”

丁吉沉吟不语,直至走到西湖才道:“此地与他处不同,你看这里行人往来如市,我们就在人群中想办法!”

于卜道:“在人群中想什么办法?”

丁吉道:“你看到人群中那些挂刀带剑的么?其中十有八九都是老江湖,同时还有不少是清廷卫士哩,这些家伙难免也有在搜查康二怕下落的,咱们只要看出破绽,马上就盯着他们后面不放,如此一来,何悉不将西湖稳秘之地查遍,其次就是留心各方面武林人物的谈话,相信总有蛛丝马迹可寻。”

于卜道:“看来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但希望太少。”

忽然有人高声大笑道:“岳王坟到了!奇怪,双方尚未来呀!”

丁吉忽见发声之人是个独目中年大汉,背上竟插着两把形似车轮的兵器,不禁急对于卜递个眼色道:“那是九阴教中人物。”

于卜道:“听他语气,似有什么人要在岳王坟比斗!”

丁吉道:“我们挤上去,先找个适当地点旁观就知道了!”

于卜道:“有九阴教人在此出现,其同党绝对甚众,西湖恐怕不太安宁了。”

丁吉道:“我们再留心看看,其他方面恐亦有不少人物到来!”

于卜道:“你是说‘八卦教’与‘金母帮’?”

丁吉道:“还有中原各大门派,以及无帮无派的各方武林?”

二人奔到岳王坟时,岂知早已成了人山人海,要想择个适当高地根本没有了,他们四目环扫,同时暗惊,所见的竟没有一个是普通游客,丁吉道:“阿于,这真正是大出意料之外,其中能看得出的太少少。”

于卜恐怕别人听到,悄声道:“人群中穿插不少黑皮粗汉,他们可能都是海上英雄!”

丁吉道:“你料到一部分,只要细心听听口音,大多数还是来自四极八荒中人物,奇怪,他们挤到临安干什么?”

他们好不容易挤到一个高地,脚刚立定,突从人隙里伸出一只大手,一把即将于卜抓住。

于卜猛感全身发软,只吓得几乎张口大叫……

但他尚未出声,耳听:“小子别叫,是我老人家!”

于卜闻声大安,转头悄对丁吉耳语道:“阿丁,丁老前辈来了!”

原来抓他的就是五谷虫,丁吉闻言大喜,与于卜同时注目,只见五谷虫背面相对!甚至拉着于卜大声道:“孩子们,没有什么可看的,快随爷爷去游三潭印月罢。”

丁吉和于卜没有吭声,随着他穿出人群,及至下了岳王坟,五谷虫择了一处僻地停下道:“你们为何来了此地?”

丁吉道:“天台山‘书仓盗蠢’已将全部人马撤走了,九亲王必定扑了空,我们还去做什么?”

他将清华郡主被擒之事,以及他遭了‘盗等’等等说出后又道:“我们要下辽东,顺便由此找寻康二伯!”

五谷虫面现喜色道:“你们遇‘盗竿’了!这真是你们的福气,那家伙一定追了你们不少时间,而且他有个非常狠毒的个性,凡是不要的就杀,而今竟将你们送给原定野作徒弟,这是绝无仅有之事,海海,他真的没死啊!”

于卜道:“你老拼不过盗竿和符祖吗?”这句话没有分寸的失礼之言,竟没引起五谷虫不乐!

只见他咧笑道:“那只怪我老人家永远不敢与他们交手,心中始终犯了恐惧病,如干起来,胜负不见得确定是谁!”

“唉!”他又叹口气道:“清华那丫头无法救出了!”

丁吉道:“我相信‘书仓盗蠢’前辈会用智取!”

五谷虫摇头道:“时间来不及了,清华此际已中了符祖的手脚!”

于卜道:“康二伯怎样了?”

五谷虫道:“他的礼质已出乎我老人家第二次意料之外,饿了三个多月居然毫无影响,我老人家赶到此地时,他竟提前离开啦,目前根本不知他到那里去了!”

丁吉道:“你老知道临安武林拥挤之因吗?”

五谷虫道:“不仅仅是临安,你们走到那里都能看到大批武林人物的。”

于卜道:“那是为了什么?”

五谷虫道:“为了三件大事!”

丁吉诧异道:“三件大事?”

五谷虫道:“第一,九亲王许下百万黄金悬赏要捉你康大伯和康二怕,第二,字内外武林要看符祖和盗竿火拼,第三,为了一条‘磷须鞭’!符祖与盗等这次出世的原因,其真正目的就是因‘磷须鞭’而起!”

两小闻言大异,同声急问道:“前两点不算为奇,‘映须鞭’干啥用的?”

五谷虫道:“脸鲜为千古时神兽,千万年前早已绝种,以其须制鞭,试问要多少蹦蹦才能制成一条长鞭?这还不算稀奇,得者只算得到一件稀世奇珍,价值连城而已,最能引动武林的是该鞭本身有两种奥秘存在,第一是鞭本身蕴蓄无边神力,拿来作为武器使用,不但宝剑难伤其一丝一毫,而且挡者必被震成肉泥!只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 符祖盗竽各收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