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二十九章 天山大会旧情仇

作者:秋梦痕

时当二更,大雪告停,一轮明月高挂天空,银辉照着大地,使人有一种身处幻境之感!

在峰的北面,这时闪闪飘来三条人影,丁吉首先啊声道:“符祖到了!他右边是‘迷楼瑶姬’,左边……”

五谷虫接道:“左边是清华郡主!”

康燕南默然不语,他心中似有非常难过的现象!

于卜忽又指向东面道:“地魔阴君,啊,还有‘玄天金母’、‘八卦教主’,他们没带着其他的人来?"

同时,五谷虫指着南面道:"盗竽由树梢飘来了!”

丁吉悄声问道:“论剑没有真刀真力打斗热闹,时间恐怕还长哩!”

五谷虫道:“有时要想化解对方一招,或克制对方一招,或克制对方一招,往往苦思三日是经常有的,如在友谊印证,甚至长达三年五年!他也有限时比斗的,在规定时间之内,某方如不化解,那就是负数,这次看他们用哪一种比斗方法。”

三方面的人物都己到达峰顶,并不出五谷虫所料,恰好是以巨石前小坪为斗地,成犄角,各距十五丈,符祖率两女在东北角上,盗竿在正南一面,“地魔阴君’等三人在正西,三方面都没有说话,到达后即就地坐下。

首先,盗竿抬头环视四周林木与乱石之间良长,这才面向符祖道:“符兄,是谁引来这群旁观之人?”

他的面色在雪夜显得毫无表情,符祖阴声答道:“符某慾求天下武林为证,不得不传出消息,且使他们一广见闻!”

盗竽突然大笑道:“符兄目空一世之心仍未稍减!”

“地魔阴君”陡然接口道:“无山王完全说错了,符兄当年的雄心而今已有动摇!”

康燕南听来非常奇怪,急问五谷虫道:“前辈,盗竽又叫什么无山王?”

五谷虫微笑道:“作强盗的无不占山为王,靠水称霸,惟独脚大盗才四处飘游,盗竽即当年独断独行的独脚大盗,因此才在当年人称无山王,你兄弟虽称大盗,但也有手下。有庄院,他却什么也没有。”

康燕南几乎吁出声来,忽听盗竽侧顾“地魔阴君’道:“你这阴世鬼王在当年鬼鬼祟祟,每次都不敢正面动手,今晚倒有勇气赴约了,请说说符兄有何不对?”

“地魔阴君”嘿嘿笑道:“如其雄心稍减,他焉能找两个现成徒儿来作帮手!”

盗竽纵声大笑道:“这样看来,你之所以敢出面的原因,也是有了玄天婆子和算命野道之故了!”

符祖没有开口,惟面上显出煞气更浓,却被玄天金母接口道:“你这强盗自认光明磊落,天下无敌,但在当年也只有暗偷本宫珠宝!”

盗竽哈哈笑道:“要钱的多半不择手段,我老盗能在你睡觉的地方打滚,当然有点偷偷摸摸,哈哈,这种行动能光明磊落嘛?”

玄天金母闻言脸红,几乎气得要死,八卦教主接口道:“今晚凭功力不凭嘴,无山王何必专仗口舌之利。”

盗竽笑道:“凭你们三人能经得起几招绝学?本人之所以尚不即时开始者,因为还有一个未曾想到的后起之秀尚未出现之故?”

符祖沉声接口道:“那青年人恐怕不愿参加。”

“地魔阴君”等闻言大惊,莫不面显栗色的同声问道:“那是谁?”

盗竽正色道:“即练成拐仙神功之人!”

“地魔阴君”等哑然无语,同时面面相觑,神情呈现着紧张而不安。

盗竽一见大笑,哈哈不禁道:“这次是论剑,败者毫无生命之虞,诸位稍安勿躁!”

“玄天金母”厉声道:“你无山王并不高明多少。”

符祖接道:“你们三人以谁为主,宜事先提出,免使人多嘴杂,毫无头绪。”

“八卦教主”冷笑道:“你向谁攻击,谁就是接斗之主!”

符祖沉声道:“我用‘飞蜈剑法’中第一招“百零三式’,以五个字的吐音时速,右手剑式攻你左侧,以‘电梭剑法’中第一招‘九九循环’八十一式攻你右侧,同时口吐三支‘绝命蛇齿钉’罩住你胸前大穴!”

“八卦教主”闻言身颤,头上霎时冒出大汗!

盗竽阴声道:“犯在那里?”

盗竿冷笑道:“第一,你不事先声明开始而发招!第二,发招之前必须限定对方败路才算数!”

符祖阴声道:“第一点是他亲作激斗言词,无疑已有准备,第二点本人未攻他的背面,这就是限定他后退认败!”

盗竽见他说出似乎有点道理,立即转头向‘八卦教主’道:“野牛鼻子意见如何?”

“八卦教主”经他从中一岔,始有充裕时间思考,接口道:“本教主左右有八卦神牌可抗,胸藏五面八卦令符可防!自信固若金汤,稳如泰山,岂能后退分毫。”

符祖沉喝道:“今晚是论剑,除剑术外忌用旁技,八卦神牌且属外门兵器,你野牛鼻子还不认败滚下山去?”

盗竽接口道:“你那三支‘绝命蛇齿钉’又待何解7”

符祖冷笑道:“你无山王有意偏袒不成?”

盗竽大笑道:“符兄如不循理比斗,今晚即失去论剑意义!”

符祖大怒道:“就算本人取消三支‘绝命蛇齿钉’,但他毫无一剑可言。”

盗竽朗声道:“两百年前的天山武林大会有规定,凡高手论剑,除进攻与破解非剑术不可,如固守与拯危则不择手段,相信符兄不致忘情?”

符祖被他驳得哑口无言,只气得怒发如就,根根激张。

五谷虫在石上看得大乐,侧顾康燕南等传音道:“盗竽一生偏激,斗狠,但对武林成规却毫不轻视!”

康燕南道:“八卦教主守而不攻,他虽不算败,但已失去论剑地位了!”

五谷虫道:“看他们所坐的位置,那是三人一体的格局,八卦教主还只算得三分之一。”

丁吉道:“听说论剑只准一对一,今晚不但有三方、而且可以多人参加,这是算什么?"

五谷虫眼看三方都在沉思奇招异式,即答道:“在盗竽和符祖这种剑术高手之前,并不在乎多面论剑,惟独某方联手却是空前之举,这可能是盗竽和符祖有约在先,否则地魔阴君等不致这般行动。”

忽然,只听“地魔阴君”大喝道:“本教主以“九阴剑法’第八招‘阴网罪魂’攻你三路!”

同时又听“玄天金母”厉声道:“本帮主以‘玄大剑法’中第四招‘仙子织锦’攻你下三路!”

八卦教主大叫道:“我危已解,同时以‘二极剑法’中‘双龙寺珠’取你心脏,迫使你无法措手,还不给我后退五尺。”

盗竽看出符祖目射奇光,似亦感到非常棘手而紧张,不禁大笑道:“符兄如不退,凭你功力也只能挡住两人!”

符祖本可以清华郡主挡右面,以“迷楼瑶姬’挡左面,自己足可逐退‘八卦教法’但他带来二女并未在论剑中作数,加上他生性目空武林,这时被盗竽一激,心中更加紊乱,思路难以集中。

又听盗等大笑道:“十字之数已过,时间已去十之二二!”

五谷虫在石上闻言大惊道:“他们这次时限之短,可说数百年来未曾有过!”

康燕南道:“假设你老受此攻势应当如何破解?”

五谷虫道:“我老人家还没想到破解之法?”

康燕南道:“出奇制胜虽不能,借力脱困尚有一法!”

五谷虫急问道:“快说什么办法?”

康燕南向他传音道:“符祖可以挥左剑直迎地魔阴君,脚踏离宫抢坎位并非后退,再以右手挡‘八卦教主’,硬将‘玄天金母’摆脱!”

五谷虫道:“那‘玄天金母’的剑势如电,且与‘地魔阴君’、‘八卦教主’发招同时,纵算抢到坎位,为时已间不容发,符祖岂能摆脱伤亡?”

康燕南道:“你老看看坎位落在什么地方?”

五谷虫一看愕然,诧然轻叫道:“恰在盗等身后!”

康燕南笑道:“盗竽如不出手,那‘玄天金母’之剑恰好中在他的身上!”

五谷虫喜得几乎大叫,但在张口无声之际,猛听符祖已大喝出口道:“本人左手‘飞蜈七式’同出,踏离宫奔坎位,右手‘电梭穿云’,野道士已成虚发!”

这老魔想出的破招真绝,他竟与康燕南的想法相同。

五谷虫叹声道:“他成功了!””

陡听‘玄天金母’厉声道:“符老儿快躺下,你右侧连中八剑!”

符祖没开口,忽见盗竽大笑道:"玄天帮主搞错了,你那八剑已遭我的‘天衣剑法’第九式‘拂袖排云’化解无存!”

“玄天金母’闻言一怔,但她到底非比等闲,一看方位便知是怎么一回事,于是赧然不语。

这种动口不动手的打斗,看起来毫不精采,实际上如有一字之错就会牺牲终生名誉,甚至迫使一个顶尖高手永别尘寰。”

正当此际,符祖已急采取攻势,他大叫道:“我以电梭七式‘逐妖入洞’罩住地魔,以飞蜈十三式‘百足齐展’迫住野道士,你俩已毫无反击之力,不逃即伤。”

这种近似吹牛的口气,如在普通武林听来定不服气,但在比斗的当事人中却较真枪真刀还急;

盗竽大叫道:“我不还击!”

“玄天金母”吁口气,厉声道:“我有充裕时间了,踏巽宫奔乾位,从侧翼,发玄天九式抢救”九阴教主’成功,变九式为‘倒翻天河’,同时解救了‘八卦教主,之危!”

盗竽大声笑道:“时、地恰当,危解了!”

“地魔阴君”沉声道:“我以‘九阴剑法’第十招‘中元集会’适时反击,符兄快踏兑位!”

符祖的左右两手都被‘八卦教主’和‘玄天金母’牵制,胸前空门大露,自知非踏兑位不可,被迫大喝道:“你剑未及身,我已吐出一支‘绝命蛇齿钉’!”

盗竽在旁大笑道:“他也有采守势时候,时间已到,谁与本人动手?”

他们似在事先约定了时间,符祖忿怒道:“你在我反击之际报时,莫非其中有鬼?”

盗竽大笑道:“四周来观的不下五百武林,他们之中定必有细心之人,你问他们看,自你开始起,到我叫停止,是不是恰好一百字连?”

突然有人从西面林中大叫道:“还多了半字之久,你如不发‘绝命蛇齿钉’,论理是你败了!”

符祖闻言阴笑道:“居然有不怕死的敢作见证?清儿和红儿去查查看?”

清华郡主和‘迷楼瑶姬’闻言同声应是,双双直奔西面树林,但身还未到,忽从林内闪出一个青年来大声喝止。

二女一见,突然停止不动。

“地魔阴君’急向‘玄天金母’道:“他是‘屠龙公子”!

原来那少年就是康燕南,不知他是什么时候离开五谷虫和两小,而又绕到西面林中的。

他这一现身,同时引起盗竽和符祖立起身来,符祖急叫道:“清儿和红儿回来!”

“迷楼瑶姬”与清华郡主一言未出,闻唤立即回头!

康燕南看出她们并非白痴一般,在神情上却已失去当初那股温柔姻静之姿,他一步一步跟在二女后面,手指符祖冷笑道:“你开始用的是何种论剑?”

符祖阴笑道:“你不愿参加初级论剑?”

康燕南道:“初级论剑不如当场动手,只适于一般高手之技!”

盗竽大笑接口道:“你的意思,今晚要举行中级论剑了。”

康燕南道:“可惜有三人经不起八招!”

他指的是‘地魔阴君’等三人,言中之意,谁都听得出来,因此激怒‘地魔阴君’怪吼道:“你小子敢轻视本教主等?”

康燕南这时恰好与他们立成四角,停步接口道:“你们先接下一招试试,才知道是否遭人轻视!”

他说后忽然拔出青霜剑,剑尖指向‘地魔阴君’,剑把平胸端定,左手扣住一式剑诀,斜斜指向天空,手还微微震动,两眼注定对方大喝道:“这是什么剑式?”

“地魔阴君”陡然变色,口仍强硬道:“单骑破敌!”

康燕南冷笑道:“看剑诀!”

“地魔阴君”仍不服气,厉声阴笑道:“大不了是‘八面埋伏’!”

康燕南朗声大笑道:“你既识剑诀为‘八面埋伏’,就该知道我身后及左右无法夹攻。”

“玄天金母”接口道:“我们亦可固守正面!”

康燕南望着盗竽和符祖道:“请问二位,康某在此十五丈距离之内,应运什么剑势出手?”

盗竽和符祖似亦看出他此招非同寻常攻势,并不认为他夸张,于是互祝一眼,符祖抢先道:“你运快剑有利,但他们三人纵算内力不济,然亦可联手逐势破解!”

康燕南双眉一挑,沉声道:“我是一式出手!”

“地魔阴君’闻言大惊,急向‘玄天金母’和‘八卦教主’道:“二位留神!”

在这一声留神之下,只见三人各自取下兵器,莫不将内功运至顶点!

盗竽的神情亦起紧张,而符祖竟将清华郡主和‘迷楼瑶姬’喝退!

康燕南目朝三方滚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 天山大会旧情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