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三十章 “衮王派”十三太保

作者:秋梦痕

这时的天色已是辰初,雪也停止,森林内显出了不少足迹,那显为轻功不高的武林人物所留下。

康燕南循迹而进,他这时已不敢走得太快了,生怕会将两小追脱。”

进去走了不少路,他约计快到半里远了,但仍未发现有人。

突然,前面发出一声大叫道:“在这里,十一个!我们来迟了!”

康燕南闻声大异,立即大喝道:“小丁,是你在说话?”

前面突然大叫道:“师叔快来,清华郡主和‘迷楼瑶姬’追杀了一大群武林!”

康燕南听出确是丁吉的声音,闻言大惊,火速接近问道:“你怎么知道?杀的是什么人?”

于卜从一株树下冲出,抢接道:“是我们眼看她们在追赶的,你看,那儿倒下了十一个!”

康燕南走去细察一会,沉声道:“这是东海帮人,他们虽是海盗,但为什么被她们两人追杀?”

丁吉道:“了爷爷曾说过,她们的性情必定大变,变成为杀人的魔鬼。”

康燕南道:“她们好杀自是难免,但也不致成为疯人,杀人总要有个原因!”

于卜道:“什么原因?这种行为怎不近于疯狂!”一顿又道:“总之乱杀是不对的,而且杀得这样残忍,何况又没有仇恨!”

在康燕南的心中亦有这个反感,但他并未形于面上,为了要查出二女杀人的真正动机,于是重新在死人之间详细注目!

忽然,他发现那些尸体中有几件非常显明的东西,立即指给两小道:“你们拾起那条断鞭来看看!”

丁吉和于卜各拾数段送上同声问道:“师叔要这个干吗?”

康燕南接过之后,逐段查看一悉自言道:“这些人的死因就在这里了!”

丁吉诧异道:“师叔说什么?”

康燕南道:“这些断鞭是干什么用的?”

于卜抢答道:“这些软鞭的质料各有不同,看来是三条鞭被斩的,有铁线蛇皮鞭,有蚊筋鞭,还有条是什么古藤鞭,当然是死者中的兵器了!”

康燕南点头道:“这些都很名贵,在普通兵器内可算宝物!”

丁吉道:“这些鞭显为清华郡主和‘迷楼瑶姬’在打斗中斩断的,但为何起因在鞭上呢?”

康燕南简单的解释道:“二女疑为这些鞭中有一条是‘麟须鞭’,假设这些人在被二女追上时就交出这三条鞭的话,那二女也就不会动手杀人了,这情形是经过抗拒所致!”

于卜道:“凭二女的功力,要迫使这些人交出三条鞭并不太难,她们为什么非要斩尽杀绝呢?”

康燕南沉声道:“为了这点情理,为叔的决定要追去教训她们一顿,你俩随我追赶,她们是向西方走的,此际恐还未出四十里。”

两小紧紧跟着,于卜在后不平道:“她们这种行动大冒失,武林中用鞭的太多了,今后不知要被她们冤杀多少人呢!”

康燕南亦渐渐感觉忿怒,突然停住道:“你们回头将那些人埋了再来!”

两小应声回头,很快就埋葬追上,丁吉还呈上一张字条道:“师叔,这是一个死者袋内的,上面写的是什么我看不懂。”

康燕南接过一看,见上书:“第十批兄弟注意,凡见有用左刀右剑者即全力擒拿,如因力量不足,可以东海令求援本帮任何一路,且火速报告本帮老大!”条下画一支旱烟杆!

康燕南看罢大异道:“此字条有秘密,你们今后也要留心用左刀右剑之人!”

丁吉道:“用左刀右剑的恐亦不少,不知字条上真正用意何在?”

康燕南郑重道:“当前最能引起武林注意的莫过于‘麟须鞭’,此字条我想亦与该鞭有关,但暂时勿透露出去,暗查一段时间再说。”

两小一听与‘麟须鞭’有关时,精神无由高涨起来,同时应声知道,丁吉皱着眉说道:“这事一旦宣扬出去,武林中凡是用左刀右剑者又不知要冤枉被杀多少人!”

康燕南叹声道:“武林中事情管不胜管!”

丁吉道:“师叔的手下被杀殆尽,此仇不能不报!”

康燕南威然道:“这笔账很难着手,罪魁祸首是九亲王,为叔现在要杀他可说毫不困难,但却顾虑太大,下手岂是简单!

于卜问道:“怕什么!”

康燕南道:“他是清廷最重要的人物,一旦将他杀了,后患必由武林转向整个汉族良民!”

两小闻言大震,他们似都没想到这一方面!

康燕南又道:“你们两人杀了他这样多的卫士,为叔的已经担心不少了,计人数已超过你叔叔们何止数倍。”

忽然耳听遥遥传来一声惊吼,丁吉急道:“前面又出事了!”

康燕南侧耳半晌道:“那是逃走的叫着,共有两人!”

于卜急往前冲,于一座峰下恰好撞上。他猛纵近大喝道:“站住!”

两个中年大汉正奔得气喘嘘嘘,闻声吓得倒退不禁!

这时康燕南已和丁吉跟到,立即上前拱手道:“二位勿似情问什么事?”

前立中年人似是认出他是谁,见问大喜道:“原来是屠龙大侠!”

康燕南道:“二位是黄海帮英雄吗?”

后面之人接道:“在下等是,大侠务请援救我的弟兄们!”

康燕南道:“有人被迫吗?”

那人道:“我们一共十九人,现已遭害七个了,还有十人现被清廷两位郡主堵在山洞里!”

,康燕南闻言大怒道:“快带路!”

二人翻身回扑,其一边走边道:“大侠还请留心附近,除清廷两郡主外,我们还看到有两个非常年老的怪物。”

康燕南闻言一震,挥手两小道:“你俩由两侧搜进,但勿轻举妄动。”

两小应声分开,急急朝两侧高地山坡纵去。

康燕南向两人问道:“贵帮派出这多高手登人陆地,莫非有所企图?”

后面之人似有碍难出口之情,沉吟着未及作答,前面那人抢接道:“刘老三,怕什么,大侠与他人不同,说出又有何妨?”

后面之人接道:“帮主老大哥曾有严格规定……”

前面之人吼声道:“帮主自己尚且敬重大侠,他规定是不许告诉有害我们之人!”

康燕南接道:“二侠既有碍难,那就不必说了!”

姓刘的急接道:“大侠勿误会,那是为了找寻一个人,这人左手使刀,右手使剑,北方武林已有不少高手死在他的手里,听说此人身藏一大秘密!”

前面之人补充道:“我们知道的就只这点,敝帮主可能知道甚详,惟未向我们说明白。”

康燕南知道又是与东海帮相同,点头道:“知道此人的功夫吗?”

姓刘的接道:“敝帮主对此亦有交代,其人年未三十,轻功盖世,内功上上,且有超人机智,最难应付的是他阴险绝伦,歹毒无比,最好渔色,凡有几分姿色的妇女,在北方遭其姦婬必杀之已不可胜数!”

康燕南闻言大惊道:"此人不问其身怀秘密,以其为人却须消灭不可。”

前面之人忽然指手道:“地点到了,就在那峭壁之下。”

康燕南看他指的距离尚远,急向二人道:“你们停下吧,许退不许进。”

二人停下问道:“大侠要不要我们找两位小快前来?”

康燕南摇手道:“不要,他们自会找来!”他说完纵起,笔直向前冲去。

前面毫无动静,康燕南渐渐有了疑心,一种焦急的情绪霎时涌了上来,一方面他担心黄海帮人员已遭杀害,一方面又担心二女另外出了岔子,已往的肌肤之情,拯救之恩,始终无法忘怀。

及至将近,一股血腥之味顿使他突然吃惊,暗叫:“不好!”

他预料被困之人全都完了,在一急之下,猛向前扑,及至一看,触目遍地殷红,整整十具尸体都躺在一个洞口。

那惨不忍睹的现象,不由他再存儿女之私,略一观察,长身就朝峭壁上拔起,一冲竟是七十余丈之高。

他脚踏壁顶,岔怒四望,确定一个方向猛进,哺哺道:“我如不因你们是中了符祖之毒,见面绝不让你们再活下去。”

他似循什么迹象往前走的,却于一里之外发觉小丁立在一株树下。

丁吉一见他赶到,立即打出止步手势,加上轻声道:“师叔,确有两个老家伙,他们在前面一条河边。”

康燕南知他不识对方是谁,问道:“你看他们比丁爷爷的年龄怎样?”

丁吉道:“差不多,不过生相非常难看,一个身如门板!又扁又宽,一个高有丈余,瘦如枯柴,且都凶恶难看!”

康燕南道:“小子呢?”

丁吉道:“他在前面石后藏着!”

康燕南招手道:“随我去,清华郡主和‘迷楼瑶姬’又杀了十个人,她们也从这个方向去了。”

行到一堆大石之际,忽见于卜轻声招呼道:“原来那两怪物在注意河下,河下一定有什么东西?”

康燕南伸头外望,诅料看还未清楚,突见河下飞起两道剑气,犹如疾电般射向两个老怪物,一见大惊道:“你们快看,那是清华郡主和‘迷楼瑶姬’!”

两小还未开口,陡见两个老怪物同时举掌硬劈,顿将两道剑气阻住!

丁吉惊叫道:“这是两个什么人?他们功力竟高得无与伦比?”

康燕南道:“可能是丁前辈所说的那批人物,你们匆动,待为叔接近过去!”

于卜道:“师叔莫去,让她们死了也好!”

康燕南不便解释自己与二女的关系,这真是有苦说不出口,仅叹声道:“你们不必多嘴,为叔自有道理!”

丁吉暗扯于卜一把,等康燕南去远才道:“阿于,清华郡主和‘迷楼瑶姬’两人之中,一定有个与师叔有关系的,今后你要小心开口,甚至还不能向那两个女子动手!”

于卜大惊道:“有这种事?”

丁吉道:“等着瞧吧,八九不离十!”

于卜将信将疑,一面点头一面目注二女。

这时二女已展开全力,在康燕南看来,确较过去强得太多,估计以‘地魔阴君’的功力亦难与其为敌,但此际遇上当前两个老怪物却又大感逊色。

两个老怪物时分时合,挥掌移步,表现得轻松异常,似都以八成不到的功力在戏耍,惟出手莫不毒辣、阴损,简直就有置二女于死地之势。

眼看两个时辰过去了,二女渐渐有点力不从心,而两个老怪物亦有厌烦之色。

康燕南看出清华郡主竟亦学会了全套‘天机剑法’,甚至于他看到剑法与前大大不相同,以前使完一套必须重新开始,现在竟是首尾相连,源源不绝,剑气飞出,居然循环不绝,其威力无形中增加一倍。

康燕南是顺着一排小松往前接近的,到达河岸时又从河下慢慢靠扰过去,这时已至三十丈外。

突然只听一个老怪物开声阴笑道:“你们一个是叛国,一个是逆父,别人不敢杀你,老夫等却就可以先斩后奏!”

忽听清华郡主失声叫道:“你是什么人?”

那老怪右掌一挥,硬将清华郡主打得连剑气由五尺缩为三尺,人却摇摇慾倒,阴笑道:“你可知老夫等是本朝开国元勋?”

清华郡主闻言大惊,猛朝后退三丈,面色变得白中透青。

“迷楼瑶姬’却连挥八剑纵开,大叫道:“我无罪!”

两个老怪未追,同时收手昂立,另一人阴声道:“你与叛徒共师,其罪亦当斩首!”

清华郡主翻身就待纵下河去逃走!但被那老怪一间截住,快得真如幽灵,厉叱道:“你们还不自裁吗?难道真要老夫等动手?”

“迷楼瑶姬”冷笑道:“你们自称开国元勋,但却无凭无证,如真是当年‘衮王派’十三太保,那应有衮王‘黑蜈令’在手!”

那老怪阴阴一笑,顺手在身上摸出一件东西,摊开手掌嘿嘿笑道:“这是什么?”

“迷楼瑶姬’一见之下,全身立起颤动,双膝一屈,“噗通”跪在地上,竟连头都不敢再抬,口中却哺前低诉什么!

另一老怪大笑道:“她真懂得‘黑蜈令’的威力,让她悔罪一刻!”

这家伙真正身如斗板,笑起来更加难看,那高长的老怪接口道:“当然不能放弃她悔罪一刻的规矩,你也可拿出来给这个娃儿看看了,她还毫不在乎哩,这真是不见棺材不流泪!”

康燕南仍旧藏着未动,惟两小子却看得惊讶不已,丁吉道:“那双黑色蜈蚣竟有这大的威风!”

于卜道:“你还看出了怪事吗?那清华郡主莫非真正汉族后裔,她这时根本就不理那黑色蜈蚣啊!”

于卜眼看那老怪也由身上去拿黑蜈蚣,急急道:“我们快通知师叔,告诉他内情!”

丁吉沉声道:“不可,了爷爷有严格规定,不到清华郡主的身世揭露之时,绝对不可向师叔透露,一旦清华郡不是汉族后代时,恐将闹出非常之事。”

清华郡主眼看老怪同样摸出一只黑蜈蚣,但她完全不理,举手挥剑,尖声道:“我既叛国,那就情愿战死!”

那老怪似感一愕,阴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 “衮王派”十三太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