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三一章 神秘记号“白牡丹”

作者:秋梦痕

康燕南看出师傅从来没有这般焦急之情,随即暗将全身功力提到十二成,快走数步立即卫护“书仓盗蠹”身旁,恭声问道:“两小哪去了?”

“书仓盗蠹”不答,指着对方道:“这是毛前辈。”他不叫徒弟拜见,且语气并不温和!似在提醒康燕南当心!

那姓毛的不等康燕南开口,即嘿嘿冷笑道:“有徒如此,无怪作师傅的胆壮心雄!”

康燕南双眉一挑,沉声道:“前辈这种语气,不知含有多少敌意?”

毛老怪嘿嘿笑道:“那要看你师傅的诚意而定!”

康燕南忽然察觉对方身后似藏着两小,心中豁然,回头问道:“师傅,你老与毛前辈交谈什么?”

“书仓盗蠹”沉声道:“为师是当年天山大会司事之人,凡参加大会之人,每个都有秘密攫在为师手中,惟有约规定,除大会召集人与为师外,绝对禁止公开,那是一本小册子,现在毛前辈要为师交出给他。”

康燕南面对姓毛的道:“毛前辈一定是当年大会召集人了!”

姓毛的阴笑道:“召集人是天山‘万眼神翁’,他自开会以后就失踪于罗刹国内,至今恐已成为古人!”

康燕南冷笑道:“那毛前辈凭什么权力要家师交出呢?”

“书仓盗蠹”接道:“燕儿,那本小册子并非在为师手中,实为‘万眼神翁’亲自带走了!”

康燕南道:“那个不管,就算在你老人家手中又有何妨。”

姓毛的冷笑道:“册子是死物,人口是活的!你师徒当然懂得灭口的重要性!”

康燕南知道他要杀害师傅,朗声道:“你的‘芥子雷’此际已无法偷袭!”

“书仓盗蠹”闻言大喜,暗忖道:“燕儿已知对方长处了。”

姓毛的闻言大惊,猛地朝后退开数丈!伸手就要向怀中探去!

康燕南一见大喝道:“你要放明白点,本人一丈之内已无物可以近身!”

他喝声未住,姓毛的身后突然飞起两道绿光!那是两小已采暗袭行动!

姓毛的似有所觉,来不及探入怀!回身就发双掌!

康燕南知道两小不敌,飞身冲出,闪电般一拳攻进!

姓毛的一时失措,他竟背后空门大露,虽将两小“烈雷金刀”击退,但竟遭了康燕南如泰山压顶般的一拳!

在隆然一声大震之下,竟被康燕南将其打出十丈之外!

康燕南口中大叫师傅跟上,手却末停,蹑踪而上,第二拳又告出手!

姓毛的竟没有受伤,但在身刚落地之霎,康燕南第二拳再告中的,这次将他打得更远,身如泥九抛起,翻翻滚滚,简直着不了地!

康燕南一直追着不放,只要对方在将落未落之际又是一拳,他知道,一旦对方有了呼吸之机,其反攻之势必定既毒且狠。

“书仓盗蠹”急急召回两小,带着他们紧紧随在康燕南身后不离。

姓毛的确是练有什么玄奥内功,虽然伤未负,但也被打得晕头花眼,丹田之气竟已无法提聚,甚至连落地之余都不可能!

康燕南这一路别开生面的怪打法,在打到十几拳之余,顿将暗观的武林人物引动,左右后三面何止跟上百数十人观看,惊讶声、怪笑声、喝彩声犹如雷声隆隆!

转瞬之间,康燕南已打出一里之外,但仍不放弃攻击,一路如玩皮球!存心要将对方消灭!

不到一刻,“书仓盗蠹”背后已追来五谷虫大叫道:“书虫,千万别叫康小子松手!”

“书仓盗蠹”急问道:“那面如何了?”

五谷虫郑重道:“打开了!而且也由这一路打来了!”

丁吉抢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五谷虫道:“九亲王已发动七百多高手围攻,他亲自与查桐、晁牧合攻符祖和盗竽,但你康师叔已掌握毛刀利之故而不敢全力下手,因此都向这一面滚滚而来,快要接近了。”

“书仓盗蠹”边走边问道:“酒虫为何不助盗竽二人?”

五谷虫道:“有‘万斤锤’秦重三参加了!”

“书仓盗蠹”大喜道:“他不但活着!而且来了?”

五谷虫道:“活的还多哩,现在没时间说,快追,康小子翻上山岗了!”

于卜急问道:“那怪物怎么打不死,连惨叫都没发出一声?”

五谷虫道:“你师祖没告诉你们?他练的是‘铁背虬龙’外功,且有‘虾蟆伏气’内功相辅,如不是康师叔的神力,谁能将其打得晕头失措,当年我老人家只能与他打个半斤八两,仅稍逊于‘万斤锤’秦重三!但他并不服气哩!”

他们翻上山岗一看,只见康燕南仍旧拳打紧追,一直打到山岗背面向下坡去了!

丁吉忽然回头叫道:“快看,我们后面竟是人山人海!”

于卜问道:“丁爷爷,那个又高又大的就是‘万斤锤’秦重三吗?”

五谷虫点头道:“论高,他与查桐差不多,但粗得如条牛。”

“书仓盗蠹”道:“九亲王的神剑太强了!”

五谷虫道:“也因这个原因才替秦重三、符祖、盗竽减轻负担,他怕自己的剑气伤了手下人,因之他不准他人合围!”

丁吉道:“除了清廷人物外,更多的简直分不出派系啦!他们冒着生命危险看什么?”

五谷虫道:“好奇、见识是第一个原因,其次是在搜索有无得到‘麟须鞭’的那神秘人物!”

丁吉道:“这真是幼稚想法,那个人说什么也不会到这种场合里来呀!”

“书仓盗蠹”接口道:“那人的武功传言非常高强,据你丁爷爷估计,其能力绝不下于符祖!何况越是这样混乱场合越好隐藏呢,他在这里的成份一定居多!”

于卜不相信道:“听说他是左手使刀,右手使剑,有这样标帜那还不容易识出?”

五谷虫骂声道:“你小子的精灵到哪里去了,人家就不知道将刀不用,或将剑藏起吗?”

两小一想不错,于是立即留神,丁吉道:“清华郡主和‘迷楼瑶姬’被二师叔骂得不见了,她们没在人群中?”

“书仓盗蠹”一见康燕南已打进一座山谷,急催道:“快点,后面的打斗更接近了。”

两老两小追到那个谷口—看,触目竟是满眼古森林!康燕南的拳声却在森林里响出,五谷虫急叫道:“快接近,这种森林遮天蔽日,最容易失去踪迹,好在这是下雪的天气,否则里面等于黑夜!”

两小始终不离“书仓盗蠹”身边,彼跳亦跳,被停亦停,卫护之情,十分严谨!

追进半里之后,渐渐感到里面阴气森森,忽于这时,另—方向似亦有了打斗之声,五谷虫急对两小道:“你们切勿离开师祖,我老人家要去查查,这又是什么人在打斗?”

他身还未动,突然自左面三声惨叫传来,五谷虫大急冲进,大叫:“完了!”

他奔进五十丈之际,猛觉眼前有人影一闪而没!神目一扫,察觉三丈之外确已躺下三具死人,纵近一看,只见全为利剑腰斩!

他陡然呆立,口中喃喃道:“这人的轻功竟不下于康小子,他到底是谁,刚才黑影定为下手之人!”

俯身翻动三个死人的面部一看,这又使他大大一惊,再不停留,火速向“书仓盗蠹”方向急追!

好在康燕南的拳声未停,他追出一段即追到“书仓盗蠹”,及近急问道:“书虫,只有你知道谁曾用过‘白牡丹’为暗记,而且此人的轻功较你还高,较现在的康小子不会差!”

“书仓盗蠹”边追边听,闻言问道:“你在哪儿发现‘白牡丹’暗记?”

五谷虫道:“刚才三声惨叫,确是遭了那人毒手,无一不是腰斩而亡,每个死人的面上都留下一朵精制的绸制‘白牡丹’!”

“书仓盗蠹”面色凝重,良久没有开口,似在思索白牡丹的出处!

突然,他猛地停止跳跃,张口想说些什么,但又没有出口,摇头数下才喃喃道:“不会是他!”

五谷虫大急道:“谁?”

“书仓盗蠹”望望他道:“先追上燕儿再说罢!”

五谷虫看出他有点惊疑不定之情,于是领先纵出!内心亦感到问题严重起来!

两个家伙知道出了奇事.但都不敢开口问,丁吉忽然道:“后面的人群都进入森林了,二师叔拳声怎么了,这会好久没响啦!”五谷虫招手急催道:“有变化,康小子停在前面四十丈外!”

他们同时加劲奔出,五谷虫先到达,康燕南一见,苦笑道:“他走了!”

五谷虫急问道:“如何会走脱?”

康燕南一指身前道:“晚辈没有留心这儿是处千丈高崖,崖下还有条大江,最后一拳打得过重,竟将他打下崖去了,及至到这儿一看,下面连一点影子都没有了!”

这时“书仓盗蠹”带着两小己赶到,闻言莫不说声:“可惜……”

五谷虫看看四周形势,知道再无可追之处.招手道:“大家坐下休息罢,后面森林太广,九亲王再无围困之力了,打斗必将形成捉迷藏,符祖、盗竽、秦重三可能还要些大下杀手!倒霉的又是九亲王,他的手下只怕又要死伤狼藉了!”

他面对康燕南师徒,又将刚才在林中所发现的重新对康燕南说了一遍,一停向“书仓盗蠹”问道:“你有什么惊疑之处?”

康燕南抢着道:“这人晚辈发现过,头上蒙有黑罩,身穿黑色长袍!轻功确如前辈所见,可惜当时无暇去追!”

“书仓盗蠹”问道:“你察出他的年龄如何,该不是老辈人物?”

康燕南摇头道:“他曾几次接近徒儿左右两侧,因其身法如电,实在无法察出他的年龄!”

五谷虫道:“他在留心你的功力!”

“书仓盗蠹”目注五谷虫道:“你还记得谁比我的轻功稍强?”

五谷虫抬头想了半天,继而猛地跳起道:“你指的是‘万眼神翁’!”

“书仓盗蠹”郑重道:“你记起来了!他的暗记虽不乱用,但却正是‘白牡丹’!”

五谷虫摇头道:“他是何等正派!岂能乱杀武林,刚才那人不惟手段残毒,杀的又是毫不足道之人!‘万眼神翁’绝不会至此。”

“书仓盗蠹”问道:“假设你有个徒弟不肖呢?”

五谷虫复又坐下道:“你以为是他徒弟?”

“书仓盗蠹”点头道:“希望不是:否则连你酒虫也不是他敌手!”

五谷虫紧张道:“‘万眼神翁’能独战符祖、盗竽、秦重三、查桐、晁牧、翟空等六人合手而居上风、假设他真教出一个徒弟为恶,那确是一件不堪想像的祸事!”

康燕南非常精细,一待他的语气停止就问道:“前辈发现那三个死者是谁?”

“面貌虽遭血糊,但还看得出来,一个名幕红采,十指是假的!他好像听说是苍头魔姑之徒,一个似叫什么竺仲岳,这小子我老人家会的次数较多,据说是‘斗牛天君’之徒,第三个名叫朱四和!总之他们都投降了‘九阴教’。”

康燕南想到曾在四明山一块石上发现二十只手指的事,又问道:“那竺仲岳是否也没有了手指?”

五谷虫道:“你问这些小事干吗,九阴教没有手指的多哩,‘地魔阴君’手下都是残缺不全的货色,完整的他不收!”

康燕南道:“晚辈因一件疑案始终不明之故!”

五谷虫道:“你是发现四明山那二十只手指吗?这有何奇,干脆告诉你,那就是慕、竺二人的,而且是被清华郡主在失去记忆之时斩下的!”

康燕南叹口气道:“这才活该报应,这二人曾经帮助‘绝天剑’辛威为恶,几次都想将清华郡主玷污,岂料被她斩去手指!而且又死在此地。”

五谷虫无心再谈这些过时之事,眼看两小喝道:“小子们,别跟着在此偷懒,你们给我老人家转入森林去看看,人声似有沉寂之势,是否又起变化了?”

丁吉道:“关我屁事!”

五谷虫哼声道:“好小子,你得盗竽的全部家产竟毫不关心,去看看他到底打得怎么样呀!”

丁吉再无话说,跳起叫道:“阿于,咱们不能不饮水思源!”

于卜道:“老盗哪能有危险,丁爷爷心中是在捣我们的鬼!”

他口虽是这样讲,脚还是朝向林中移动了!

五谷虫一见两小去远,这才哈哈笑道:“这两个家伙真是精灵鬼!”

康燕南问道:“你老真是搅他们的名堂?”

五谷虫道:“你没注意么?三十丈外的林中有人在偷听我们谈话,让两个小鬼去捉捉迷藏?”

“书仓盗蠹”没有答腔,他仍旧在猜想那个不明的人物!

康燕南忽然郑重道:“偷听之人该不是高手吧?”

五谷虫轻笑道:“喝酒的人物哪里能有高手!”

康燕南豁然笑道:“原来你老是嗅到酒气啦!”

五谷虫妙计一旦被康燕南点破之下,他不禁张口就要大声哈哈……

“书仓盗蠹”举手乱摇道:“酒虫,勿大声,少引几个清廷爪牙前来!”

五谷虫耸耸肩,悄声对康燕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一章 神秘记号“白牡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