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三十三章 清华瑶姬情相异

作者:秋梦痕

时当深夜,寒风更劲,他们走出四十里后,山区算是全部走完,康燕南这时问道:“请问二位掌纪,我们走大道,还是走僻径?””

他听出“迷楼瑶姬”的声音答道:“走僻径,直奔北天山!”

康燕南主要就是想先摸清对方的根本重地,这下被他确定是在北天山之后,立即感觉放心不少,于是想道:“这以后我就不怕中途有变动啦!”

及至走到天明,前途又现出一条大山脉,当中一峰突起,高耸入云,康燕南暗忖道:“这一晚竟走到九华山了!”

二女大概是怕露出真相,这时立住向康燕南道:“我们的穿着难免惊世骇俗,巡察设法去找点饮食回来?”

康燕南道:“二位掌纪就在这儿立等么?”

清华郡主的声音答道:“我们在九华山峰顶等你回来。”

康燕南一直就装着敖世显的声音,因之二女无法听出竟是她们又爱又恨的那个人儿,他离开二女去后,自是暗暗高兴!且在一路上谋算着今后对付之策。

二女直奔峰顶,及至半山,“迷楼瑶姬”红玉忽然立定道:“清妹,这人形迹有点不对?”

清华郡主道:“不管对不对,迟早我是要杀他的,只可惜目前尚无借口!”

“迷楼瑶姬”道:“为什么?”

清华郡主道:“他是江南四公子之一,曾经害过燕郎的哥哥!”

“迷楼瑶姬”冷笑道:“你还要替他卖力?”

清华郡主道:“我们的想法和作法都难相同!”

“迷楼瑶姬”问道:“假使他不要你呢?”

清华郡主沉声道:“你的意志已有动摇吗?哼!优越谷主的妖女群中,难道你想占她们一席?”

“迷楼瑶姬”不语,心中想道:“我为了要诱出那谷主的一切东西,当然是不择手段,也不计及后果,咱们势难共立,那就要看各人手段高低了!”

她的意思是不计牺牲去夺取“优越谷主”武功和宝物,存心不愿与清华郡主合作!

清华郡主显然已得知她和康燕南的肉体关系,心中虽嫉,但也似存了容忍之情。

她们登上峰顶之后,即在一棵松树下坐等,半响,“迷楼瑶姬”又道:“你认为‘优越谷主’真能将武功传与你我两人?”

清华郡主沉吟一会道:“你有什么计划?”

“迷楼瑶姬”道:“咱们共同商量呀!”

清华郡主道:“我主张先将他的‘麟须鞭’取到手再说!”

“迷楼瑶姬”道:“他的武功胜过我们十倍,而且鞭不离身,我想你是无能夺取的!”

清华郡主道:“明夺不行,暗取总有机会!”

“迷楼瑶姬”笑声道:“希望你有那份运气!”

清华郡主明知她另有计划,但也不与过问,于是默然不语!

大概等了两顿饭之久的时间,康燕南才从峰下飞奔而回,他放下手中纸包食物后,显出紧急的形状道:“二位掌纪快点吃罢,咱们身后已有强敌追踪来了!”

清华郡主急问道:“什么人?”

康燕南道:“属下看出他们背影似是屠龙公子,他身边还有五谷虫和盗竽两个老头。”

他故意扯个大谎,是在试探二女的心意:说完就走到远处立着,假装向峰下张望。

清华郡主非常沉着,她默默仰首望天!内心里不知在作何想法。

“迷楼瑶姬”却十分紧张!一种心灵的表现暴露无遗,陡然站起道:“那我们快走,他可能已得风声了!”

清华郡主道:“他怪我的行为不对是难免的,追我们绝不可能,还是吃过再走罢!”

“迷楼瑶姬”这下毫不顾忌他人在旁,急急道:“他将会破坏我们的计划!”

清华郡主望望康燕南的背影,他既不否认,也不答话,独自打开纸包,取出里面的食物就吃,半晌才道:“你不会明白他的为人!”

“迷楼瑶姬”见她不动,仍是惶恐不安道:“我们投拜符祖为师他就翻脸无情,这次他绝对不会放过我们!”

清华郡主迫她坐下进食道:“你只要守住感情不变,洁身以待,其余事情他管不着!”

康燕南装着不知,但他早已知道二女的个性不同,等到二女吃完之后,这才朗声催道:“二位掌纪可以走了吗?”

二女闻言起立,拂去身上微尘,只听“迷楼瑶姬”道:“你带路罢?”

康燕南朝着西峰下举步而行,回头道:“二位掌纪可要当心背后!”

他说完这句话时,忽然发觉走在中间的蒙面女有点异样,陡然有所敏感,忖道:“她们对我有什么行动啦?”

他看到的正是清华郡主,因为她刚才确有向康燕南下手杀害之心,不知为了什么缘故,手抬到一半又改了主意。

“迷楼瑶姬”似亦看出形迹,传音警告道:“清妹,不到‘优越谷’,你就不可动手!否则我们无法向谷主交代。”

清华郡主未理,忽向康燕南叫道:“巡察在前途留心,今晚我们要找个山洞休息一夜!”

康燕南一面答应一面忖道:“今晚一定对我有什么举动。”

一路上未遇行人,可见得他们走的是何等隐秘!中午过后,前途是接连不断的丛林,四野冷僻得非常阴森,雪仍旧下个不停!

康燕南忽在心中起了奇想,暗自忖道:“今晚一旦找到宿处后,我得好好试探一下二女的贞操观念如何啦!假设真个是杨花水性,那我只有狠心与她们断绝关系了,杀她们我是不能忍心的!”

在未申之交的时候,他在一座小山上发现了数间草房,这时二女距离尚远,于是急奔上去一看,谁知里面毫无人影,不禁忖道:“屋里非常暖和,地面又铺了厚厚的枯草,莫非是猎户留下的?”

他走到最前一间时,发现地面上还铺着五张豹皮,显然是作为寝室用的。

陡然,他感觉房后似有一点异样,立即推开后门一查,讵料使他楞住了,触目竟发现三个死人躺在两棵大冬青树下!

走去一看,原来是三名猎户打扮的中年大汉,每人的胸口竟遭遇重掌所毙!

这时二女已到,似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耳听清华郡主道:“此地已经他人住过一晚了,那三人可能是昨夜死的!”

康燕南道:“三个猎户与武林中有何怨仇,二位掌纪猜想是哪路人物所为?”

“迷楼瑶姬”的声音接道:“为了避免消息走漏,杀人灭口的事情何尝不有!这个无须想他,我们晚上就在此地停止了。”

康燕南道:“二位掌纪自管休息,时间已不早了,属下趁此向四周巡查一遍再回来。”

二女不疑有他,随即在后面一间地上坐下休息,清华郡主向“迷楼瑶姬”道:“此人表现得特别精灵,等一会非叫他取下面罩看看不可!”

“迷楼瑶姬”道:“这不行,我们的目的未达之前,‘优越谷’的禁忌千万不可冒犯!”

清华郡主道:“你相信他真是姓敖的?”

“迷楼瑶姬”道:“他比我们先加入‘犹越谷’,就算不是,那也与我们无关!”

清华郡主道:“希望不是才好,如果真是姓敖的,那我们的一切都会被他猜透了!”

“迷楼瑶姬”悚然道:“这样说来,那是非下手不可了!”

清华郡主道:“今晚等他睡觉时即下手!”

“迷楼瑶姬”陡然跳起道:“对付这样一个无能之辈还等什么晚上,我去收拾他不就得了:”

清华郡主警告道:“你莫让他见机脱逃了,下手就须一招成功!”

“迷楼瑶姬”忽又问道:“优越谷主回来追问他的下落怎办?”

清华郡主道:“只说在中途遭敌突袭死了就行!”

“迷楼瑶姬”这才长身纵出前门,循着小山四周悄悄暗察而行。

讵料康燕南早在屋后潜伏偷听,二女的谈话虽轻,但哪能逃过他的耳朵,“迷楼瑶姬”一动,反引起他暗暗好笑!

自言道:“你们真是幼稚无知!”

他知道“迷楼瑶姬”这一去,绝非短时间即能回来,于是运起他无上轻功,无声无息的从另一条侧门掩进屋内!

这时清华郡主还在瞑目养神,她作梦也想不到这时有人在背后暗袭于她!

康燕南以最速的动作掩进她的身后,突伸一指,如风将其点倒在地!

清华郡主突觉软麻穴在刹那酸楚之下即全身无力,这一惊简直是她有生以来最大的一次,只吓得发出一声非常尖锐大叫!

康燕南知道“迷楼瑶姬”闻声必回,立即将清华郡主仰面放好,取下她的头罩道:“掌纪没想到是属下吧!”

清华郡主大怒叱道:“你这东西竟敢犯上?”

康燕南轻声笑道:“只点倒当然是犯上,假使属下与掌纪成了好事就又当别论了,本谷对男女欢会之事认为正当行为,谷主一旦知道还有奖赏,原因是本谷弟兄能够玩过一个功力高过于他的女子。这只怕掌纪还不知道这个规矩吧?”

他耳朵留神屋外的动静,一面迅速的替清华郡主脱衣解带,口中又道:“那位红掌纪也难逃脱这一场快乐。只要她一到,保证与清掌纪双双躺下受同等待遇,属下这是一箭双雕!”

清华郡主全身无可反抗,眼睁睁的任其摆布,惊吓得连叫都叫不出声了!

康燕南这时的*火早己高涨,假设是旁的女子他是不敢越礼,或许被道德观念所控制,但在清华郡主和“迷搂瑶姬”则不然,他们之间早己发生关系,而订有海誓山盟在前,需要时明做亦顺理成章!

清华郡主已恐惧得全身发抖,脑子里晃荡着康燕南的影子,陡然大叫道:“燕南!我只有以一死明志,今生再也不能和你团圆了!”她的面上已两泪双流如注!

康燕南初闻前两字不由大惊,他以为是被清华郡主看出真相了,但听到后一句又吁口气暗笑道:“她对我确是纯情呀!”接着问道:“掌纪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清华郡主这时已将双目紧闭,呼吸急促至极,闻言厉声道:“你如敢玷污我的清白,你认为还能活得成吗?”

康燕南哈哈笑道:“本谷纪律虽在尊座掌握,但却没有这一条,相反,掌纪如果事后杀了属下,那还真犯死罪哩!”

清华郡主只想拖到“迷楼瑶姬”回来打救,感觉康燕南尚未采取行动,又叱道:“本人事后非杀你不可!”

康燕南双手摸摸她脱得精光的玉体大笑道:“这样说来,掌纪是不想得到那把‘麟须宝鞭’了,何况还有谷主那全身无敌武功呢!”

清华郡主冷笑道:“谷主从何知道是我们所杀的?”

康燕南朗声笑道:“属下刚才出去作什么,哈哈,那就是防止两位掌纪不遵本谷纪律,事先已留下秘密暗号多处啦!”

他一面尽情享受,一面信口胡扯,真是乐不可言!

清华郡主知道他已洞悉自己这方计谋,闻言真感左右两难,杀则又舍不得将成之计,不杀则恨无可泄,而且怕他走漏消息!这时是又惊、又恨、又无主张!

康燕南察如明镜,又笑道:“你们终难逃过谷主的手掌,运气好,你们共侍谷主,作个正副谷主夫人!否则全谷之人都可与你们交合!”

正当此际,康燕南陡觉远处有了动静,于是忖道:“希望她不要叫喊,否则“迷楼瑶姬”非来拼命不可。”

他突然一计上心,装着沉着道:“这屋中还不够温暖,待我将外面枯草捞进来再玩!”

清华郡主只希望他不马上采取行动,这刻哪还想到他在用计!

康燕南闪出屋外之霎,火速藏于当道一株树后!

未几,确是“迷楼瑶姬”颓然而返,她是因没有找到康燕南而生了气!

康燕南耳听她距离不远,立又施出一式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如电般点了她的软麻穴,他的功力现已超过二女太多,举手投足,莫不应试成功。

“迷楼瑶姬”倒地即知不妙,这时看清当面之人时,不禁尖声骂道:“敖世显,你要怎么样?”

康燕南俯身将她抱起,直朝屋内走着笑道:“不必多说,你问问清掌纪就会全部明了!”

他将二女并作一排,哈哈笑道:“今晚真是良辰美景,我姓敖的哪生修来如此艳福!”

边说边脱,仍将“迷楼瑶姬”脱个精光!

“迷楼瑶姬”一见清华郡主亦遭遇同样命运,一面恐惧,一面传音问清华郡主的经过!

清华郡主几乎哭出声来,忍痛告诉一切后道:“我们今后有何面目再见康郎?”

“迷楼瑶姬”道:“你有办法逃脱吗?”

清华郡主道:“命运使你我绝望,唯死没有他法,我本待嚼舌自尽,但仍难避免这东西疯狂,且不甘任其逍遥世上。”

“迷楼瑶姬”眼看康燕南双手不停在自己两人身上抚摸,真是又急又怒,但却没有清华郡主那样羞愤痛苦,她咬牙,又向清华郡主道:“你的意思怎样?”

清华郡主道:“事后杀他泄恨再自杀!”

“迷楼瑶姬”立加反对道:“不可,我们的志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三章 清华瑶姬情相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