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三十四章 优越谷中遇双童

作者:秋梦痕

旋风逐渐向西移动,最奇的是中心犹如烘炉般火烫,使人有种既焦灼而又窒息之感,康燕南已将全身罡气布于体外抗拒,但却找不到半点人影。

经过顿饭之久,旋风渐近山区,脚底下再也没有黄沙了,他知道漠风快要渐渐停止,于是纵身而起,借着风力飘飘飞入空!俯首下看,真有凌虚慾仙之感!

在一阵急旋翻滚之余,他突见眼前现出一座高峰,再环顾四野,知是身在群峰之内,不禁暗忖道:“这不是到了天山山脉的里面了!”

天山山脉范围太广,他不知道当前高峰何名,随即急运千斤坠,硬朝峰顶坠落,幸风劲已成强弯之末,居然被他顺利落地。

当此之际,峰下隐隐现出两条黑影,而且是朝着峰顶飞登!他一见识出是“优越谷”中人物,于是昂立不动,心想:“我正感无人带路!”

两条黑影的轻功绝佳,登冰崖如履平地,俄顷之间即到跟前,康燕南突然闪出,立将“优越谷”中暗号打出!

两个黑衣人同时刹住四条腿,诧异的回出暗号,并觉得康燕南有点突然。

康燕南行前两步大声道:“兄弟们可知本谷巡察是谁?”

那二人闻言豁然,同声答道:“原来是巡察到了,谷主正在焦急哩!”

康燕南闻言知意,暗想:“谷主焦急的不是我!”问道:“两位掌纪由此过去没有?”

其一答道:“兄弟们刚接少保峰暗卡联络,说有两条矮小黑影向这方过去了,那可能就是两位掌纪,只不见巡察到来,今巡察既到,快请随兄弟回谷。”

康燕南知道他们是出来找寻自己的,接问道:“你们没发现有大批武林向天山侵到吗?”

另一人急答道:“巡察是说‘子午漠’那批人物?”

康燕南诧异道:“什么是‘于午漠’?”

那人道:“就是每逢‘子午’两个时辰要起旋风的沙漠,那地方冰雪无法容积,一年到头都有黄沙飞舞,风力之强,非高手无法立足!”

康燕南朗然忖道:“原来如此,我正在奇怪那沙漠为何无雪哩!”

于是不加多问,立即摆手道:“二位兄弟快请带路!不知本谷尚有多远?”

一个黑衣人抢着领先,急答道:“巡察现立处是‘萨阿时乌拉山’主峰,这还属南天山,咱们本谷是‘喀拉乌成山’主峰之下,提起‘不老谷’巡察一定知名,那是老谷主将它改名‘优越谷’的!”

康燕南点点头,暗想道:“老谷主莫非就是‘万眼神翁’了,不知还活着没有?”他试探的问道:“本谷的形变一定非常奇绝,否则老谷主不致将它改名。”

走在后面的那人无由叹声道:“本谷之方圆十里,全为原始森林,是外人绝迹之地,环绕森林的则是插天峭壁,仅南面有一崖隙可通往来。森林中央即为本谷重地,有温池,有奇卉,四时皆春,就以森林来说,天山的冰雪永远也落不上枝头,降到百丈之上即化为乌有。”

康燕南故作惊讶的道:“老谷主选择这个地方真正是世外桃源!”

那人又叹道:“巡察是最近参加本谷的,对本谷历史恐还不甚了解……”

前面那人陡然打断他的话语道:“胡兄弟,咱们还有很远哩,别说话耽误时间!”

康燕南知道他在阻止姓胡的漏底,不禁叱声道:“本巡察慾观四野地形,走慢一点又有何妨?”

那姓胡的接口道:“巴兄弟,你的意思我知道,但巡察不是外人,包通又不在这条路上,我们……”

康燕南听他没往下说,知道又有问题,立问道:“包通是什么?你们二人对他有畏惧?”

姓巴的接口道:“禀巡察,姓包的也是本谷兄弟,此人属后副谷主手下!”

康燕南哼声道:“这位兄弟常与你们为难?”

姓胡的急接道:“不仅是我们两人,全谷兄弟只要有一丝缺点,他听去或看到,必定要加油加醋的向谷主去密报,常自称是本谷未来巡察之职!”

康燕南沉声道:“本巡察今后倒要注意他的行为了!”

姓巴的趁机进言道:“此人对本谷兄弟常存挑拨之心,而且是后副谷主的心腹人物!”

康燕南道:“本巡察不管他有无后台,凡本谷兄弟一旦犯在手内,就是副谷主亦难逃罪责。”

姓胡的紧接道:“巡察不可大意,后副谷主不似左右两位副谷主,论势力他比我们前副谷主还要大,有一次后副谷主出了事情,我们前副谷主联合左右两位副谷主向谷主面前去挤他,讵料居然没有将他挤垮哩!”

康燕南道:“这个人一定是谷主的内亲了?”

姓巴的接道:“那倒不是,只听说他是老谷主的记名弟子,谷主对他似存了某种疑忌!”

康燕南渐渐有了眉目,追问道:“后副谷主负的是什么责任?”

姓胡的接道:“凡本谷一切金银奇宝、美女都由他管理,而巳负责后洞禁地!”

康燕南大异道:“后洞禁地?”

姓巴的道:“巡察是新来的,当然难明本谷底细,后洞者就是后谷的峭壁下那个洞,而且是老谷主修真之所,凡本谷兄弟如无特别事故,他们都不得冒失通行,犯者即是死罪。”

康燕南故装会意道:“老谷主当年的名声太大,他老人家修真之所当然非要严禁闲人不可了!”

姓胡的道:“老谷主我们没见过,本谷兄弟除了四位副谷主谁都不知详情,有一次仅闻咱们副谷主偶然道及,听说老谷主的身体欠安似的。”

康燕南这下才知道:“万眼神翁”真还未死,而且揣摩其中定有非常秘密,忖道:“据五谷虫口气,那‘万眼神翁’人还不坏,他绝对不会教出徒弟来作大恶之事,凭此判断,这‘优越谷主’又是第二个辛威那种逆徒了,这次入谷非将真相查出不可。”

他们走得虽不急,但也相当快,在天色昏暗的时候,胡、巴二人同时指着前面一座高峰道:“第一道暗卡就在那峰下,巡察要不要休息?”

康燕南道:“不用了,只怕谷主等着开会哩!”

姓巴的道:“大会在前天就开过了,重要兄弟姐妹就只有巡察和两位掌纪了!”

康燕南急问道:“谷主召开大会是为了什么?”

姓胡的道:“巡察回谷就知道了,谷主定会亲自指示!”

康燕南道:“事情严重吗?”

姓巴的道:“是本谷有史以来最大的事情,巡察如慾早悉,兄弟暂提几点重要的。那是三大任务,第一、展开本谷全力与天下武林争雄;第二,搜尽天下财宝来建筑‘优越谷’;第三,搜尽天下美女!”

康燕南闻言大惊,暗忖道:“这样一来,天下无分善恶都得遭殃,连平民百姓亦难逃劫数,我得想出一个对策才好。”

胡、巴两人已在前面打出暗号,他们很快就通过了第一道暗卡,但康燕南仍无一策可想,他只低着头苦思不停。

“优越谷”的明暗两卡交替不断出现,约计不下二十余层,忽听得巴、胡二人在前发出一声低啸,啸音分出三尖两沉,康燕南知道已到达进谷的崖隙了,于是暂停思索,强提精神随行。

经过一处崎岖狭道,抬头一看,当前就是万丈峭壁,崖立如削,高不见顶,仅在十丈高处现出一隙,非拔足上纵无法到达隙口。

胡、巴两人回头道:“巡察,这就是本谷唯一进出之处!”

康燕南抬头一看,暗忖道:“优越谷四周都似这种万丈高崖,除了一批老辈人物之外,就是一流高手也无法入谷,这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绝险之地!”

他看出隙口虽有五丈,但宽仅能容两人并行,又忖道:“隙内的路径必成曲折之状,且沿隙都有高手暗藏在内把守,如判断不错,谁敢由此隙硬闯?”

胡、巴两人带他登至隙口之后,只听他们边走边打暗号,甚至每到转弯之处必稍停一会,这现象似在让把守之人观察情形。

忽然,只听崖内有人大声道:“第三人是谁?他没有遵守本谷规矩!”

姓巴的抢进三步大声道:“那是本谷总巡察,他尚未熟练本谷规矩,务请放行使见谅。”

那人尚未回答,康燕南不由一愕,低声向姓胡的道:“二位兄弟已不断打出暗号,不知尚有什么未到之处?”

姓胡的急声道:“巡察,咱们真糟,你真不懂入口规矩吗?”

康燕南道:“我参加本谷时间尚短,前副谷主尚未指教呢!”

姓胡的道:“这就有得等了,放行使即为此口进出总管,地位仅次于四位副谷主,他不放行,谁都不敢硬闯,否则杀之无赦,凡进出兄弟都得向地上抛掷一锭银子。”

康燕南闻言一呆,疑问道:“这银子属谁?你们抛了没有?”

姓胡的道:“咱们怎能不抛,巡察尚未听出响声吗?银子一半归库,一半即属放行使及守关兄弟所有,因为他们别无收入之故。”

康燕南忖道:“响声是听到了,我怎知有这种事情呢?”

急又问道:“放行使哪去了?他怎不答话呢?”

姓巴的自黑暗中退出来接道:“他要向前副谷主请示之后才能定夺,这就要等了!”—康燕南对于崖隙内的黑暗是毫无视线可碍,但总是看不出半个人影,心想:“把守之人定必是藏在特设的秘密之处!”

忽然,耳闻背后有人高叫暗号而入,姓胡的伸手一带康燕南道:“快让道,后副谷主回来了!”

康燕南随着他们紧靠崖壁而立,未几,只见一条人影迅速而到!

那人刚到三人跟前,只见他陡然立定问道:“你们因何不能通行?”

姓胡的接道:“有巡察未熟练规矩之故?”

康燕南见他答得干脆,忖道:“原来此谷之人在未说出姓名地位之前都作平等而论!”

那人想了一下又道:“你们没说出理由?”

姓巴的抢答道:“早巳申明!”

那人道:“谷外四周百里之内己到达数千天下武林人物,你们接到放行令后,宜速奔‘优越谷’听令!”

他说完自去,似亦抛下了一锭银子!

康燕南悄问胡、巴二人道:“出进之人的银子从何而来,难道要掏私人腰包?”

姓胡的道:“那是当然的,因此之故,凡出谷的兄弟都可任意在外抢劫!”

正当此际,前面有人大声道:“前副谷主有令,敖巡察可以通行了!”

胡、巴二人同时吁口气道:“没有事了!”

康燕南道:“只怕马上又要出去打斗了!”

姓巴的道:“出谷尚不是时候,非等到敌人千方百计攻不进本谷之后,谷主才能向对方动手。”

康燕南估计崖隙竟走了两顿饭久才见前面现出天光,经过一道铁门,当前是两排石室,只见石室门口立着八名黑衣蒙面大汉,未经盘查,即顺利通过,出崖隙即为一片石笋林立,他随在二人后面穿进石笋之内,未几就是森林。

“优越谷”的形势确是奇绝无比,康燕南只感觉温暖如春,谷外的冰雪,至此已毫无半点,他随着胡、巴两人着森林中一条青石径绕行,光线却较崖隙内还黑,头顶上的枝叶,简直如铺着数十丈厚的黑幕。

康燕南忽然想到一事,急向姓胡的耳边问道:“胡兄弟咱们谷主和副谷主的穿着都与我们一样,在身材方面是无法分别的,一旦遇上,如果不说话,那真是分不出谁是准哩!”

姓胡的轻笑道:“这是本谷一大秘密,你千万勿凭声音,那将会闹出笑话,本谷之人自谷主以下,人人都有变换声音的本领,你将来自然知道如何区别啦!”

康燕南道:“我没得到本谷各项秘密之前,你能指教几样重点吗,比如……”

姓巴的急急插言道:“比如对谷主的识别是么?”他又轻笑一声道:“你看谷主右手中指上戴的红色指环么?那就是区别的暗号,后副谷主戴的是黄色,前副谷主是蓝色,右副谷主是白色,左副谷主是黑色,除此之处,将来两位掌纪一定是青、绿两色,再下就不够戴指环的地位了!”

康燕南闻言豁然忖道:“原来有这冲秘密,我说呢,前副谷主在那山头怎会识出谷主哩!”

估计森林走了将近半里,前面仍是古木参天,又问道:“咱们还有多远?”

姓胡的道:“兄弟不是说过,本谷方圆有十余里么,森林成圆形,宽度有半里,现在快走完了!”

不出十余丈,康燕南确见森林已走尽,举目前望,只见当面现出一道成弧形的石城,高有十五、六丈,墙内鳖鱼角高耸,栉比犹如皇宫,不禁暗惊道:“这‘优越谷’的规模竟有如此雄伟!”

姓胡的指墙上那些如鼓楼般的建筑道:“那些就是本谷最内一层关卡,敌人除了硬闯,要想暗地偷进去是绝对不可能!”

康燕南点头道:“本谷形势确够严密!”

姓巴的指着一座高大拱门道:“这是本谷前城门,属前副谷主把守,左右两侧还有两门,那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四章 优越谷中遇双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