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三十五章 万眼神翁徒居虚位

作者:秋梦痕

天色呈现着朦胧状态,森林形成黑暗,当他们奔向深处之际,突然传来一阵闷响之声,丁吉首先叫道:“那是火并之声。”

后面那个总管沉声道:“三十六‘行刑使’出事了!”

于卜道:“有人劫刑场!”

好在他们都不怕黑暗阻碍视线,大家急急循声奔去。康燕南传音两小道:“你们慎重行事,是友则助,遇敌即杀!”

丁吉急问道:“有这个家伙在旁监视,我们怎好助友?”

康燕南道:“此人有为叔控制,他想脱身怎能?”

丁吉道:“还有三十六‘行刑使’,他们的功力都是上等,一旦走脱一个,我们将全部漏底!”

康燕南道:“只准暗袭,不可明斗!”

丁吉已无暇再问,立将康燕南的意思告诉于卜,身却朝前冲去。

康燕南由第二位改行于卜之后,这时只距那总管不到五丈之远。

那个姓郭的总管忽然走近康燕南身边说道:“贵巡察身负本谷内外一切动态,怎么行动倒有退缩之意?”

康燕南这才哈哈笑道:“刚才耳闻总管口出雄论,想必在当年曾经打败过五谷虫?目前本谷兄弟己与敌人出手,本巡察是想看看总管的威力。”

那总管阴声笑道:“本总管负的是本谷钱粮宝库之责,对外打斗不必要时是不出手的。”

康燕南暗笑道:“你已在我掌握之中,生死只在我一念之下,等会有你受的了!”

说话之际,于卜亦跟着丁吉冲去,但他走还不到二十丈地,忽见丁吉立在林隙中不动,立即走上问首:“看清了?”

丁吉道:“你注意就明白了!”

于卜刚刚看清,恰逢康燕南和那总管齐到,于是回头道:“是八个‘九阴教’和十个‘八卦教’一等高手在与本谷兄弟混斗,敌方已处下风!””

康燕南看出“八卦教”和“九阴教”高手都是个个功深至极,但竟遭三十六个“优越谷”人打得首尾不相应,暗忖道:“‘优越谷’的势力真正是不堪想像的高强,今后如想将其摧毁,那真是谈何容易!”

那总管看了一会,忽然大声笑道:“本谷武功得自老谷主一脉相传,那真是万众一心,技专功精,如有外力要求撞壁,无疑是以卵击石!”他的话中影射,莫不针对康燕南等三人而发!

康燕南暗笑不语,忖道:“这时我才知道‘优越谷’之名有因,他们都是些自高自大,目空一切之辈,此人既为诡诈阴险之人,其对异己生命必然是视如草芥!反之,他对自己的生命却珍惜至极,这种君子与小人的分野,我是确信不疑的……”

他忽然想到一事,暗思道:“此人负责本谷一切掌库大权,我倒暂时不能杀他了,非想个妙计将其胁为自用不可!

一旦将其生命握住,‘优越谷’所有财物岂不是全部到手!”

沉思一会,忽有所得,急急传音丁吉和于卜,暗将心意通知,于是大声道:“此地已成定算,我们继续巡查他处去罢!”

“八卦教”和“九阴教”人的死亡,他根本视如无睹,两小闻言即动,顾左侧改向前行!只听于卜传音道:“师叔,那两个犯人呢?”

康燕南传音道:“斗场之内没有死去的黑衣人,犯人可能已被第三者救走了!”

于卜会意,又传音问道:“师叔己想出胁迫此人之法么?”

康燕南传音笑道:“为叔的只想到一个空城计,用在他人身上或许不行,用在这种人物身上绝对放心,你们等着看罢,为叔的包管叫他死心塌地。”

忽听丁吉传音道:“这是森林最深处,为叔可以下手了!”

讵料就在这个关节眼上,突然自前面传来一声哈哈大笑道:“啊呀,这林中有鬼!”

康燕南闻声一愕,两小亦感觉诧然!他们三人都听出那是“盗竽”的声音!

那姓郭的总管似是听出了声音,只见他挺身踏前大叫道:“无山王!你真有种进入‘优越谷’内?”

康燕南知道自己计划一时不能动手,于是伺机而立,眼看“盗竽”一闪而出,现身于五丈之外,他旁边竟还多出一个“符祖”!

“盗竽”两眼望了康燕南和两小有顷,接着移到郭总管面上又大笑道:“说有鬼真有鬼,哈哈,我说‘鬼眼叟’!你那条鬼腿还没好呀,看来竟变成残废啦!”

郭总管屁股一撅,跛腿又扭出三尺,阴阴冷笑道:“我郭洛残而不废,只怕二位从此出不了‘优越谷’外!”

“符祖”侧顾“盗竽”一眼道:“可惜‘万眼神翁’那一掌没有揍准,居然留下他一双争名夺利的鬼眼,否则字号叫不成还是小可,只怕连叫化也很困难!”

“盗竽”大笑接道:“他真是生成一副奴颜婢膝,挨了重揍还不知耻,居然还屈膝当人总管!”

郭总管一听二人在揭自己的疮疤,直气得跛腿如波浪般发抖,吼声道:“二位的狗嘴不知比功夫强弱如何,谁敢与我郭洛耍上千招?”

“符祖”也是阴险人物之一,只听他冷笑接道:“你还是回去请示主人再来动手的好!”

突听侧面黑暗处又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大笑发出道:“野老道,你这回可就搞错了,他的主人却不是当年的‘万眼神翁’,相反,倒是‘万眼神翁’的逆徒,我酒虫神通广大无边,仅仅在一时之内就算出来了,那‘万眼神翁’在目前真是慾死不能,想活不得,己受尽人世折磨啦!”

声落人现,讵料竟是五谷虫走出!

他这一番胡扯不要紧,岂知竟将全场都惊呆了!

在“符祖”和“盗竽”的心中,一方面佩服五谷虫的神通不说,居然还说得这样肯定。

那个郭总管竟显得全身惊震,他恐惧“优越谷”的秘密己全部泄漏了。

康燕南却传音两小道:“丁老前辈所说,已与为叔的揣测全部吻合,你们有机会时留心本谷禁地,务必要查出真正情形。”

忽听“盗竽”朝着五谷虫道:“酒虫,消息来源不必说,你倒是讲讲那叛徒因何欺师灭祖的?”

五谷虫道:“所谓‘智者干虑,必有一失’,‘万眼神翁’那双眼睛,可说在武林中是前无古人,讵料他竟逆心而行,居然明知那小子将来必叛逆而硬将他收录为衣钵弟子,甚至不惜一切,硬将他全部奇学倾囊相授,嗨嗨,这岂不是自掘坟墓而何?”

“符祖”阴声道:“你说完了?”

五谷虫干咳一声怪笑道:“野老道,答应请客嘛,否则没有下回分解!”

“盗竽”大笑道:“你这家伙专懂敲竹杠,说罢,我答应!”

五谷虫望了那惊得一言不发的郭总管一眼又笑道:“‘万眼神翁’遭逆徒残害的时间并不长,那只是一年以前的事情,他自天山大会之后去了罗刹国,你们知道他去干什么?”

“符祖”道:“他一生神秘莫测,谁知道去干什么?”

五谷虫又看了那郭总管一眼笑道:“鬼眼叟可能知道一点风声!”

郭总管这时厉声道:“他将我禁锢在‘大仙洞’内近九十年,我怎么知道?”

五谷虫大笑道:“因此你就记恨在心,联合‘金兰毒’、、‘木公果’、‘臭牡丹’等三人遗传弟子去共同挑拨那宇文化逆徒害他?”

郭总管似被他道破心底阴谋而默然不语。

“盗竽”沉哼一声道:“原来有这般离奇大变,‘万眼神翁’空负虚名!”

五谷虫突显得沉痛的接道:“‘万眼神翁’当年奔罗刹,讵料竟为了私查‘瀚海古秘图’的下落!”

“符祖”突然惊讶道:“他竟没有当着天下武林泄漏半点消息,那他还有什么脸面冒充武林盟主?”

五谷虫叹声道:“这就是他正邪之分的最后裁判,凡是真正公正之士,至死焉能变志?他在罗刹逗留了将近八十年整,回来就收了宇文化那个逆徒,费了他二十年多年苦心,一直到前年才算完全教成,讵料竟放出一个毁灭他自己的坏蛋来!”

“符祖”阴声道:“难道就这么无缘无故的叛师不成?”

五谷虫道:“你最好问问‘万眼神翁’找到那张‘瀚海古秘图’没有才对!”

“符祖”惊诧道:“他居然找到了!”

五谷虫道:“他在罗刹一个绝项高手家中完成目的,但也几乎两败俱伤!回来时伤重过甚,他自知非十年难能复元,但又怕因之一病不起,于是才决心收徒,最使他难过的还是那张‘瀚海古秘图’,到手竟无力去找!”

“盗竽”急接道:“他明知徒弟根器不好;竟又将宝图说出给徒弟知道?”

五谷虫道:“这一点你们可以问‘鬼眼叟’了!”

郭总管阴声道:“我姓郭的还未到被迫口供之时,各位要想知道,那就请一位出来露两手!”

五谷虫哈哈笑道:“咱们是多年的老相好,‘打’字自然难受,但也不是时候,你不说,我酒虫可以代你扬眉吐气!”

他又向两小和康燕南道:“你们还站着不动干什么,抽个人回去报个信呀,否则咱们说完了就会开溜的!”

康燕南和两小的冒充,看势他们还搞不明白,五谷虫这句话只是信口找开心而已,丁吉和于卜未得康燕南许可传音之下,仍憋着嗓音怪声道:“你们自信逃得了吗?”他心灵性巧,毫不露出一丝破绽给郭总管攫住!

康燕南暗赞许其精明,但却不出一言!

“符祖”忍之不住,又阴声叫道:“酒虫,有屁就快点放出来,卖过门又有什么出息!”

五谷虫大笑道:“你急什么,难道还怕‘优越谷’内人物围困不成!”他咧咧嘴,又笑道:“那个宇文化根本就不知道其师有什么宝图不宝图,事情也只怪‘万眼神翁’太疏忽,他认为这‘鬼眼叟’被关了几十年关变了!糊糊涂涂的将宝图藏入‘大仙洞’内,天知道,谁知藏处恰好是在禁锢这个姦诈的视线之内!”

他睇了“鬼眼叟”一眼怪笑道:“老相好的!当时你可发现了干载难逢的脱身之计啦!”

说到紧要之外,他又吊起“鬼眼叟”的胃口来了,只急得旁听的几个老少徒唤奈何,而“鬼眼叟”却吼声不绝!

“盗竽”大骂道:“酒鬼,你倒是还有下文没有?”

五谷虫哈哈笑道:“别急,你只洗耳恭听就是了!”接着又是一声干咳,然后指着‘鬼眼叟’道:“他当然知道‘万眼神翁’藏的绝非等闲之物,但也亏了他等,一直等到宇文化长大了,功夫也练成了,于是他就展开三寸不烂之舌向宇文化下工夫,便将那个逆徒挑拨得视师如仇,其中细节不必说,相信诸位亦可揣测个八九不离十!”

言中之意很明显,宇文化盗走“瀚海古秘图”之后,一定是用出最毒辣的手段去折磨其师,甚至凭图聚宝,而自瀚海沙漠中得到了“麟须鞭”!

“符祖”另生枝节问道:“当年‘金三毒’、‘木公果’、‘臭牡丹’都是‘万眼神翁’亲手杀死的,从来没有听说他们还有弟子!”

五谷虫道:“那三个怪物都是诡计百出的家伙,而且是与这位郭总管有过生死之交,他们虽然回了老家,武功自然有埋伏,那三个小子得到秘笈自练成功,却又被这位郭总管全部发现而加以认亲,于是才将宇文化抬出作了‘优越谷’主!”

“盗竽”冷笑道:“那三个小子是?”

五谷虫道:“‘优越谷’的前副谷主、左副谷主、右副谷主,只有后副谷主却是‘万眼神翁’的记名弟子,但也随着字文化后面效尤啦!”

康燕南得知一切消息之后,立即传音五谷虫道:“前辈不可在此久留!提防‘优越谷’大批出动,他们的实力大得惊人,只怕在近日之内要向江湖展开三大奇袭,希望前辈火速通知各正派人物当心遭殃!”

五谷虫闻言大惊,他这时才知道竟有康燕南在内,当下不露声色,回头乃装着哈哈两声大笑道:“我说‘无山王’、野老道,我们再往别处走走如何?”

“盗竽”听出话中有因,立即面对郭总管道:“鬼眼叟,咱们多年不见了,过几日找个好去处印证三招两式如何?”

郭总管早有点外强中干了,他巴不得当前三个死敌快点离开,闻言冷笑道:“各位最好是早点逃走,否则为时已晚,悔之不及了。”

五谷虫大笑纵起来道:“‘优越谷’已成天下武林必毁之地!你这瓮中之鳖还能活得几天!”他的身在空中,同时又传音康燕南道:“小子,当心自己!而且要暗与那位后副谷主接近,他是明服宇文化,暗存替师复仇,我老人家的消息都是他口中说的!”

康燕南耳听五谷虫说出那后副谷主就是“优越谷”中的反对者之后,心中竟是又诧又喜,他眼看三老隐去,于是装着急追,招呼两小道:“谷主有命,务必要盯住他们!”

两小同时作势随行,但已暗探“烈雷金刀”在袖!

郭总管突然发出一声阴笑道:“你们追什么,还是转回‘优越堂’去的好!”

康燕南哈哈笑道:“郭总管一心要到‘优越堂’去,那无疑是要看我们三人的面貌了,这很简单,在下就此取下面罩也是一样,不过,贵总管识不识在下恐成问题!”

郭总管闻言一怔,他自知连敖世显的半面都未会过,更谈不上识出冒充之人,他犹豫一会忽然道:“巡察之面虽未见过,八童之面没有不识的!”

康燕南笑道:“那很容易,你总管随便挑选一人取下他的面罩就得了!”

郭总管冷笑道:“本谷有十大规定,叛谷罪第一,强取兄弟面罩第二,你想引我入罪吗?”

康燕南大笑道:“你也没有信心了,那你看看在下一件东西就知道在下是谁了!”

他自黑衣里面探出那支神箫来笑道:“这个你可识得?”

郭总管一见大惊,全身立起波动,嘴chún颤动道:“你……你是……屠龙公子?”

康燕南收好神箫轻笑道:“你能接下在下几招?”

郭总管双腿后移,显已恐惧至极,但退还不到三尺,突觉背上有物抵着,同时传出丁吉的声音喝道:“不要动,再动就休怪我‘列雷金刀’穿胸而过!”

“烈雷金刀”本为“盗竽”成名之宝,郭总管自然闻名知惕,真的立刹退势!

康燕南一步一步的向他行去,立即冷笑一声沉叱道:“你的诡诈、阴险亦不过如此!”

郭总管额声道:“在下己无反抗,难道你不顾及江湖规矩?”他认为康燕南要向他下手!

康燕南走到他两尺之内一停,冷冷的哼一声道:“我姓康的一生不管什么江湖规矩,只知以光明对光明,以阴险对阴险!”

郭总管已知毫无脱身之法,甚至连动都不敢动,又颤声道:“我与阁下无仇,难道忍心下毒手?”

康燕南道:“在下一生爱的是财,而且你又是本谷掌握财宝的唯一人物,若想活命,那只有贡献出全部所有!”

郭总管一听尚有生机,态度立转轻松,但他知道绝不简单,装出诚恳的声音道:“只要阁下留情,郭某一定从命,不但将本谷藏库秘密交出,甚至可将各分谷财宝一一指出地点!”

康燕南沉声道:“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取,你要负全责将所有财宝保管住,一旦接到我的命令,要你运多少到什么地方,你就送到什么地方去。”

郭总管口中连声答应,内心却暗暗冷笑道:“本总管只要脱离此地,你小子的如意算盘焉能实现!”

康燕南不是傻瓜,他怎能让其安全离开,只见他突伸一掌,如飞按在对方胸口,收回时又冷笑道:“现在你去罢!”

丁吉不知他在对方胸口捣了什么鬼,立将“烈雷金刀”收起,退在一旁不吭气!

郭总管哪还肯动,发出焦急的声音说道:“阁下已在我的身上做了什么手脚?”

康燕南淡然笑道:“你自己运用内功查查看。”

郭总管半晌不语,似真的在检查身上的毛病,但他竟毫无所感,越是查不出,他越感震惊至极,陡然又颤声道:“阁下不能说明要求吗?这样岂不是使郭某死得不明不白!”

康燕南突然大笑道:“你是出了名的姦狡之人,我姓康的焉能不留手绝招就放你回去,不瞒你,我还想在‘优越谷’逗留几天呢?凭此你就不敢走漏消息,而且非听我的命令不可,只要你不怕死,那就反道而行可也。”

郭总管大急道:“你在郭某身上下了‘灵魂应’!”

康燕南沉声道:“你想的倒不错,但‘灵魂应’在当今武林只怕还有人物解救,在下的功夫却没有第二人能解,这家师都束手无策!”

郭总管更绝望的道:“那就是较‘灵魂应’更高的‘锁魂功’了?”

康燕南道:“你不要乱猜,只要你不起反抗之心,到了时候我会替你解脱的!否则你只要稍起反抗之心,那就使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现在你去罢!”

郭总管仍旧不动道:“阁下既已掌握了郭某的生死,一切自是惟命是从,但你不能不使郭某知道功夫的厉害,难道要我糊涂过日子不成?”

康燕南道:“好罢,你先问你,你可知道什么叫作‘生死簿’?”

郭总管陡然大叫道:“那是武林绝传千年的邪功!”

康燕南哈哈笑道:“你没想到还有我能获得那种绝技吧!”

郭总管一言不发,颓然转身而去!

康燕南招呼两小道:“咱们再去查探吧,有了此人在握,今后济贫有了资本啦!”

走了一段之后,丁吉疑问道:“师叔真的练有什么生死簿?”

康燕南轻笑道:“在武功上来说,不仅是绝传的,而且是禁用的,你相信为叔真有吗?”

丁吉接口道:“为叔是在用空城计!”

康燕南道:“像郭总管这类人物最怕死。但也非等闲武功可以吓阻他,为叔的曾经在你们师祖平时道及古时正邪两派奇功时,其中单提到‘生死簿’为邪功中至上至毒的一种,因此拿来对付‘鬼眼叟’是再好没有的了!”

两小闻言几乎笑出声来,丁吉接口道:“这个老家伙的见闻也真够厉害,他连古时候武功都知道。”

康燕南笑道:“这就是要看人施计了,越是懂得多,他就越知道厉害,假使用在普通武林人物身上就不成了!”

于卜道:“此人竟与丁老前辈是同时人物!”

康燕南道:“可能在武功上也与五谷虫前辈差不多!”

丁吉道:“此人虽然不敢起反抗之心,但他非常多疑,今后向人打听‘生死簿’是否真个绝传于江湖之事是难免的!”

康燕南道:“此中只有‘万眼神翁’能肯定说出有、无!

他人都难以确定。”

丁吉道:“‘鬼眼叟’不会去问吗?”

康燕南陡然大惊道:“为叔疏忽了这一点,这怎么办?”

于卜道:“咱们宜速探后洞!”

康燕南道:“那是禁地,无故焉能去得?”

丁吉道:“先打通后副谷主,问他有无办法再说呀!”

于卜道:“‘优越堂’不知散会没有?”

康燕南道:“那不能等到他们散会了,‘鬼眼叟’一定早去了,我们只有冒险偷进。”

丁吉道:“‘鬼眼叟’要去也只有偷进,他不敢无故乱闯的,相信他去也不敢过快!”

康燕南点头道:“我们还有个借口,一旦被人发现,只说是有外敌侵入了!”

两小认为有理,立即带路奔往后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