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三十八章 乱中求生难分敌我

作者:秋梦痕

在高崖上观察全谷形势,真是了如指掌!森林虽高,但较崖壁已不足道,除林中动静无法看出之外,凡在空地上的人物走动都可清晰入目,尤其在武林高手眼中,那真是十里如咫尺。

康定野招手太清生道:“先生,我们可转到前崖去看,不知有哪几个挺身向前门攻击呢?”

太清生道:“除了当年那几个老的,此外就只有九亲王。”

康定野一面沿崖纵跃,一面道:“仗着‘魔曲银笛’的‘地魔阴君’和手持两张‘八卦神牌’的八卦教主恐怕也要动手!”

太清生道:“单枪匹马去硬闯,我看没有一个人可以成功。”

时已不早,二人转到前崖已近黄昏,幸有冰雪相映,人影尚能看得清楚。

谷中声息全无,灯火照耀得如白昼,谷堡内没有一个人影出城,但外面天下武林也没有一个敢向城堡上偷进。

这时在前门集中了六堆黑影,多的约数百,少的只有几个人,都距城门八九丈之远,从左面算起,那是九亲王的一批,包括查桐、晁牧、毛刀利、元元后、柳青青、苍头魔姑几个老的男女在内。

在九亲王的侧面数丈处是“地魔阴君”所率其九阴教一批,那老魔立在两百余教徒的前面,身后站着两个凶猛巨人,那是“锁魂三司”的锁魂令主,和“威灵八部”的威灵令主,另外还有个缺chún怪物立在他右手边,那即是“九泉总管”。

第三批是“八卦教”,人数不下九阴教。

第四批都是女的,除“玄天金母”外,一个个也是将头面蒙着,仅衣着颜色不同,否则与“优越谷”人无法分别,据说那批女子是“金母帮”的三十六大弟子,计分“八真”、“八烈”、“八神”、“八仙”,再加上每组有个女首领。

在金母帮左面是中原各大门派人物,计有少林派掌教紫莲大师和他三个师弟、武当派掌教丹玄真人与其师弟玉虚夏人、峨媚银化先生、其师弟“九臂铁猿”甘泉、昆仑瑶草谷主、关东赵超圣、漠边沙士龙。

最后一批是“五谷虫”丁一虹、“九眼鬼”瞿空、“上门债”史敖、“万斤锤”秦重三、“符祖”、“盗竽”,还有个作江湖郎中打扮的可能就是“一剂郎中”周五百了!这批人不简单,都是当年天山大会坐第一列的人物。

当此之际,正门突然大开,门里面现出那个“优越谷主”,他身后立着八位蒙面黑衣童子,在八童的后面又是一排八个人,猜想那是四位副谷主,两位掌纪,一位总管,一位巡察。

“优越谷主”开门见山的大声喝道:“本谷主今晚愿意整夜奉陪天下武林,现在谁来开始?”

他傲然的喝出这声之后,目光如激电般绕射着对方六批人物,突又哈哈大笑道:“据本谷主观察所得,你们人虽众而意志不合,如群斗难免可敷衍一时,但若个别相拼时,却谁也不敢先来丢人现眼。”

“符祖”首先行出,沉声叱道:“小辈狂妄无礼,老夫就敢来教训你!”

“优越谷主”纵声笑道:“你那‘飞蜈’、‘电梭’两套剑法只能在普通武林人物面前玩玩尚可,但在本谷主面前则耍不出什么名堂!”

“符祖”闻言大怒,右手木剑一挥,如电冲近城门口,右掌内的黑色怪铃“叮”的震动一下,即发出一种扣人心弦的妙用!

“优越谷主”似已忘了他身上尚有一种奇珍的事实,突然亮出“麟须鞭”大叫道:“妖道,快还家师‘慑心铎’来!”

“符祖”仗剑震铃,吼声齐施,当时与其猛扑交上手。

“优越谷主’鞭舞如龙,同时以左掌按住前心,显有守住心神之势。

九亲王急向查桐问道:“那只黑色小铃看势甚有威力!”

查桐道:“那铃原名‘慑心铎’,是古时奇宝之一,震动时最易撼敌心弦!”

晁牧忽然插言道:“此铎当年本为那野道士所有,这小子因何说是‘万眼神翁’的?”

查桐道:“这件事情在当年可能有曲折,如要得知详情,只有‘盗竽’一人或可知道。”

自“优越谷主”叫出这个问题之后,不惟使查桐、晁牧、毛刀利都有疑问,同时,立在五谷虫那一堆的几个当年人物亦感不明,因此,秦重三目注“盗竽”瞪眼道:“无山王,野道士那只铃子到底是谁的?”

“盗竿”冷着面皮道:“当然是‘万眼神翁’的!”

“九眼鬼”冷笑道:“这件事情还有疑案未了!”

“上门债”史敖怪笑一声道:“这笔账我真糊涂了一辈子还没搞清楚,难怪‘呼魂怨女’败在那野道士手下不甘心呢,可能就是那只小铃子之故!”

五谷虫被他一言道破了秘密,忽然哈哈笑道:“野道士这一场看势必败无疑,但另外一场又在等着了!”

“盗竽”惊然问道:“酒虫,那‘呼魂怨女’也来了?”

五谷虫点头道:“不久前她曾困住过‘书仓盗蠹’,后来又不知因何放了出来。然在两个时辰前却被我酒虫发现她的倩影,伺时还知道她训练了两个顶尖儿的徒弟也带在身边!”. 就在这时,突听“符祖”大喝一声!

众目齐集,只见他势如疯狂一般猛扑抢攻,手中木剑竟发出一股长达三尺的青色奇光,铃声震得一遍“叮叮”作响。

忽有一人惊叫道:“‘木精剑’,原来那是‘木精剑’!”

“盗竽”叹口气道:“他已将功力发挥到顶点了,但却无法攻进‘麟须鞭’五尺之内,败势注定了!”

五谷虫正色道:“野杂毛是条狡兔子,你却不是坏狐狸,难道用得着兔死狐悲?”

“盗竽”是因己身的功力与符祖相等,符祖一败,那就证明白己无望了,油然生起消极之叹。

正当众目紧注之际,猛听左侧崖顶发出幽灵似的一声阴阴长啸升起!随即飘飘飞来三条淡影,为首一条脚还未停,讵料竟朝“优越谷主”扑去!

“优越谷主”似己觉出来人非常厉害,大喝一声,硬将“符祖”迫退三尺,自己火速回守门口,同时冷笑道:“谁敢联手!”

刹那之间,众目看出来的是三个女子,两个少女停身在天下武林之前,一个中年似的妇人却恰抢在“符祖”前面!

“符祖”似比任何人都先发觉那个中年妇人,他同样急闪一旁戒备甚紧,但却闭口不言,惟两目吐出诧异之光。

那妇人一听“优越谷主”说罢,紧接冷笑一声答道:“你们动手本来与姑奶奶无关,但这野老道不应在此际落败!”

“优越谷主”这时似已看清对方面目,陡然大笑道:“原来你是‘呼魂怨女’,怎么样?这野老道在未经你打败之前就不准他人取胜吗?”

“呼魂怨女”四字人人知道,但见过的却只有当年几个老人,只见她冷声接道:“你小子总算有几分聪明,甚至还认得姑奶奶!”

“优越谷主”大笑道:“只要是当年天山大会上未死之数,本谷主没有一个不认识的!你这老*女此来何为?”

“呼魂怨女”指着他手中“麟须鞭”道:“你手中东西是姑奶奶此行的次要目的!”

回身怒对“符祖”道:“何时动手?”

“符祖”嘿嘿两声答道:“你当年败得不服?”

“呼魂怨女”大怒道:“你盗得‘万眼’老鬼的‘慑心铎’暗算姑奶奶,只想永远无人知道么?”

“符祖”大笑道:“这是谁告诉你的?”

“呼魂怨女”冷笑道:“你知道姑奶奶手下能放过谁么?

但最近却破例放走‘书仓盗蠹’!”

“符祖”阴笑道:“那书虫的胆量不小!”

“呼魂怨女”冷笑道:“量你也不敢杀他!”

“符祖”道:“他长了三个头?”

“盗竿”突在远处大笑道:“你当然知道有‘屠龙’小子吧?”

“符祖”不禁大大一震,他听出言中之意,知道那“屠龙公子”就是“书仓盗蠹”之徒。

“呼魂怨女”接着冷笑道:“怎么样?你有五倍的力量也不是那孩子的对手!”

“符祖”嘿嘿笑道:“本宗师一旦夺到‘麟须鞭’在手时,哈哈,只怕‘万眼神翁’的宝座也要让位了!”

忽听“优越谷主”大声喝道:“家师之位,本谷主早己接替到手,自今以后,天下武林如有不服者杀之!”

立在五谷虫身边的秦重三闻言大怒,吼声纵出道:“你这畜生还有狗脸开口,谁不知你是欺师灭祖之徒!”

五谷虫知他不敌,火速追上拉住道:“笨牛,你急什么,天下武林本来只是为了‘麟须鞭’而来,现在他竟敢提出要夺武林盟主宝位,那就又当别论了,大家先要问他能不能拿出其师所掌的唯一‘至尊令符’来再说,如能拿得出,哪还要‘万服神翁’亲自召开让位武林大会,假使他拿不出来,嗨嗨,冒充盟主之罪就是武林公敌!”

秦重三听他提出武林最尊重的大问题来,于是强忍怒火退回道:“他就算能够拿出‘至尊令符’,我姓秦的也不退出此谷!”

“优越谷主”不等天下武林开口,首先大声道:“各位要看令符不难,那也要等第三届天山大会才能拿出!”

忽听“五颗星”毛刀利怪声大笑道:“老夫倒同意先夺‘麟须鞭’再说!”这家伙被康燕南打得连落地都困难,此际又在捣鬼!

“优越谷主”冷笑道:“凭你那几粒‘芥子雷’今生是做梦也无望!”

毛刀利陡然纵出,如飞冲近门口!

“优越谷主”扬鞭一挥,大喝道:“躺下!”

“轰”的一声大震,毛刀利重重的挨了一下,虽然没有躺下,但也蹬蹬蹬连退三尺!”

众目共睹,只见他若无其事,一退又进!

“优越谷主”陡然大悟,哈哈笑道:“本谷主倒忘了你这家伙尚有一套‘铁背虬龙功’!”

鞭起音未落,他迎上毛刀利又是一下重的!

这次的打法不同,鞭由地起;闪电般朝毛刀利下三路反卷而进!

毛刀利一见大惊,但已避闪不及,双腿一虚,整个身体遭“麟须鞭”打上高空,成弧形抛飞而去!

毛刀利为当年天山大会中第一流人物,他这一败,霎时震慑了不少老辈人物,如查桐、晁牧、史敖、周五百等都不敢再去尝试,原因是他们手中都没有可挡“麟须鞭”的宝物!

“优越谷主”的骄傲更见不可一世,他见再无人敢动,于是指名大叫道:“‘地魔阴君’,你那‘魔曲银笛’又该露脸啦!”

这种当着天下武林丢脸的事情“地魔阴君”再厚颜也不能不理,闻言阴笑道:“本教主从不深信于人,也不随便上当,你说能冲进大门者即奉送‘麟须鞭’之言谁能相信?”

“优越谷主”大怒道:“难道本谷主骗了一人还能骗第二人么?”

“地魔阴君”嘿嘿怪笑道:“你小子只知一己之见,真是愚不可言,凡能冲进者,不是得鞭就是中你阴谋,试问还有第二人可能么?”

此言一出,立将天下武林提高了警惕,莫不同起怀疑之心。

“优越谷主”本存逐一打败天下武林高手之心,但未计及遭人疑心,陡变原计,大声叫道:“诸位既然不信,本谷主尚有一法可行,现在修改原意,将改进门内改为在门外决斗,但须以二十招为限!”

“八卦教主”突然站出问道:“超过二十招的又怎样?”

“优越谷主”道:“在本谷手下超过二十招的就是得鞭之人,假设人数一多,那就听凭你们自己解决,本谷主除献出宝鞭之外,其他概不过问。”

忽听“盗竽”沉声叱道:“那又是你这逆徒一项阴谋诡计,存心坐取渔人之利,等到大家斗到筋疲力倦时,你即再次出手夺回。”

此言一出,立即又引起天下武林议论纷纷,有的认为比较攻进门内光明,有的却同意“盗竽”的想法,但却没有一人能提出更好办法!

当此之际,五谷虫突然听到有人传音道:“丁老前辈注意,请你老赶快出面同意,否则会逼迫他走向下一步阴谋。”

五谷虫听出竟是康燕南的传音,于是急急回音问道:“这办法能行得通么?”

康燕南的传音又道:“你老不必犹豫,晚辈在他身后已准备偷袭,纵或夺不到他的‘麟须鞭’,但也有把握将宝鞭打脱离手!”

五谷虫又道:“他如失去‘麟须鞭’,势必立刻发动崖壁和森林中的埋伏。”

康燕南似恐怕“优越谷主”变计,紧急传音道:“他在宝鞭脱手之余,心慌尚且不已,那时正是天下武林逃出谷外的良好时机,何况咱们再无比这更好时机呢?”

五谷虫再不施延,猛的踏出数步大叫道:“小子,我酒虫同意你的决斗方法!”

“盗竽”闻言大急,冲出问道:“酒鬼,你首愿中他诡计?”

五谷虫哈哈笑道:“我酒虫作事从来是一段算一段,目前先从这小子手中逃出来再说!”

他一面说着,一面向“盗竽”递个眼色,并且传音道:“你赶快通知秦重三,马上就有大变化!”

“盗竽”闻言大震,正感莫名其妙,但见秦重三亦适时追了上来大叫道:“酒虫,要动手就得先让我!”

五谷虫不待“盗竽”传音,忽然大笑道:“这个场合还有人情么?”

秦重三是个有勇无谋的大老憨,他生怕五谷虫抢了头筹,突然一举双拳,如电扑了出去,大叫道:“小子,你秦爷爷来了。”

“优越谷主”早知他是当年力大无穷之人,一见扑到,立即全力慎防!

秦重三拳出如泰山,他甚至不顾及身遭鞭击,一意只朝“优越谷主”正面攻进。

五谷虫立即招手“盗竽”悄声道:“我们只要注意秦重三的安危就行了,一有变化,咱们即全力冲出接应,同时急往谷外逃走。”

“盗竽”有时间问清五谷虫的一切后,他也想到由康燕南出手偷袭必定成功,于是急急传音给秦重三道:“秦兄!

多挨他几下重鞭,想必不会将你打伤的,记住!硬要将他逼退到城门口去!”

秦重三闻言一呆,似听不出他的意思,但就在这一点疏神,真的被“优越谷主”连揍数下重的,只打得他眼冒金星,全身震动。

“优越谷主”见他连一步都不退后,心中亦感太惊,身不由主,反而自退两尺!

康燕南这时已将全身神功运足,同时暗暗传音给后副谷主道:“文兄,你要准备去保护令师安全,必要时只有将他老人家背走!”

文如争似早已得到他将有什么行动,传音道:“在下感激康兄关怀,只怕家师不肯离开!”

康燕南道:“在事不得巳时,那只有硬行背走了,总之,他失鞭则必定疯狂乱杀,不失鞭就会迫使令师交出‘至尊令符’,此谷之内绝不能再住了。”

他不等文如争回答,又传音两小道:“阿丁和阿于当心,大乱一旦开始,你们即趁机早出此谷!”

两小早巳紧张至极,闻言暗暗点头!

康燕南沉着无比,他虽看到“优越谷主”逐次向门口接近,但仍不暴露一丝紧张神态,尤其是他这个策略竟将异己分子完全瞒得紧紧的。

五谷虫看出事情越来越紧张,他除了将消息通知中原各派应变外,讵料竟连清华郡主亦与提出警告!

清华郡主对此情况一无所觉,闻音后不禁大震,同时她灵机一动,暗忖道:“这是千载一时之机,‘麟须鞭’一旦从‘优越谷主’手中震出,那就看谁手快谁夺得了!”

正当此际,猛听门内发出一声如龙吟般长啸升起,康燕南的身体竟快得无人能见!双掌齐发,轰隆一声,竟将“优越谷主”打得全身抛起!

这一下他受的重击过于猛烈,只打得他几乎晕了过去,手中的“麟须鞭”如灵蛇般脱手而出!

刹那之间,当场人声大哗,乱象立现,抢鞭的抢鞭,救人的救人,各方齐朝斗场如潮涌过!

“优越谷”中的人物一见谷主遇袭,人人都将防守之心松懈,发声大喊,纷纷纵出混斗!整个沉谷顿形天翻地覆之势。

这一大乱,反将人心搞得紧张过度,以致影响到头晕眼花,甚至于抢鞭的竟糊糊涂涂跟着救人,救人的反而到处去抢那条“麟须鞭”,在群势汹汹中,哪怕你有天大本领也只慌得无所适从!

鞭在哪里?人在哪里?此际都晕了头,强仇错身而过不知动手,同党偶因挡路而胡乱下毒手,这是一场空前疯狂局面。

人上数千,计有稍微沉着不出几人,第一是康燕南,但他在出手之后就不知“麟须鞭”飞到哪里去了,心虽不舍,而情势如此莫可奈何,此际他只大声急呼,运劲狂喊,一声声只叫着一些人的名号:“丁老前辈、‘盗竽’老前辈、紫莲大师、丹玄道长等等……你们快逃呀!快逃呀……”

毫无一点用处,哪怕他喊破喉咙,运足全劲!其声音也只等于万军阵内一些马铃声,被叫的竟都充耳不闻!

形势越来越凶,说打斗不像打斗,似拥挤又不像拥挤,简直是乱得像一窝蜂,地上躺的,空中飞的,人推人,人挤人,人踏人,连康燕南自己的理智也快要崩溃了!

“优越谷主”比什么人都糊涂,遭了康燕南一下本不严重,但他一心想要夺回“麟须鞭”,这时已忘了杀人,也未计及方向,分不清敌人和自己人,一味就只晓得在人丛中乱闯,反而被手下和敌人揍了不知多少下拳掌,好在他内功奇强,否则哪还有活命。

唯独在前崖未动的康定野和太清生仍能沉得住气,居然将整个形势看得一清二楚,但此际不知为了什么,双双直朝后崖奔去!

康燕南已喊得声嘶力竭,一觉不是办法,长身而起,由无数的飞影中急穿而进,两眼如风车般转个不停,第一件事情他要先找到五谷虫。

突然,他发现前面有一条人影笔直迎来,一见暗道:“这是‘地魔阴君’!”

不加考虑,猛的一掌劈去!

双方都是悬空飘动,下手难免不准,康燕南的劲刚出,“地魔阴君”却已成了弧形下落,讵料另有一个黑影恰好从正面飞到!“蓬”的一声,他竟作了“地魔阴君”的替死鬼!

时间只是刹那之事,康燕南早已出去了二十余丈,闻声便知误伤了他人,扭头一看,不禁使他吁口大气!自语道:“还好,那是‘八卦教’的高手!”

这下虽没打错他自己的人,但却在他心中有了警惕,自是再不敢随便乱出手了!

忽然,五谷虫的影子恰好映进他的服帘,而且满身都是血染通红,甚至如疯狂似的还与三个“优越谷”人、两个“八卦教”人、六个“九阴教”人在打得晕天黑地。

康燕南急急猛仆过去,双掌同挥,立将九个高手排出,伸手一把,攫住五谷虫大叫道:“你老还有什么打的,危险马上就会发生,还不快逃!”

五谷虫被他一声大喝惊醒,糊涂的问道:“‘麟须鞭’呢?”

康燕南见有人围上,立即右手开路,左手拖住他狂奔道:“早已不知去向,这时还问个什么?‘盔竽’呢?”

五谷虫环视四周,只见他满眼都是人影纷纷,摇头道:“谁知道?”

康燕南大急道:“我们分开去找,连中原各派全部叫走!”

五谷虫这时己完全清醒,火速又朝人群中冲去!

康燕南追着他大叫道:“老前辈,你不可再晕头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