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三九章 宝鞭易手·神剑换主

作者:秋梦痕

二人分开之后,不久,康燕南又找到了紫莲大师和丹玄真人,这两个掌教人物总算是有几分道行,乱而不晕,经康燕南提醒之余,随亦分道去找他人。

当此之际,康燕南忽然发现了一个新的人物,那是“绝天剑”辛威,不禁暗诧道:“他一定是刚才来到的!”

辛威立在森林边缘,两眼却注视着乱哄哄的东北角上,那地方同样乱得一团糟,约距辛威有四十余丈。

康燕南顺其视线看去,发觉那儿竟有九亲王的身影,这时正被二十余个“优越谷”高于围得水泄不通,地上还被他劈得尸体累累!心想:“这家伙念念不忘九亲王那把神剑,此际又在大动心眼了!”

辛威已向那个方位开始移动,康燕南也存了暗盯之心!

讵料康燕南一时疏神,居然就在这时被一个黑衣人掩到背后,距离竟只有两丈不到,形迹显示,无疑是对其有不利的举动。

那黑衣蒙面人显出紧张无比之情,右手持一把银光闪闪的长剑,两条腿如蜗牛般慢慢移动,一寸一寸的向康燕南背后接近。

康燕南的面罩不知何时取掉,身上只剩得一件黑衣,当那个黑衣蒙面人快到一丈之内的时候,那也是发动偷袭的最佳距离!岂知竟有一人如流星般飞过康燕南的头顶!

这条人影的突如其来,顿将康燕南的目光带得浚巡而转,恰好与存心偷袭的黑衣人睹个正着!

那黑衣蒙面人似知诡计难逞,但又怕康燕南向其下手,居然开声叫道:“那是康大侠么?”

康燕南闻声听出,暗忖道:“原来是‘鬼眼叟’,哼,你竟想对我偷袭!”他装着糊涂,沉声道:“阁下有事么?”

郭总管上前装着忠实的道:“此谷已大乱,只怕库内宝藏有损失!”

康燕南知他是借故敷衍,冷声道:“那是你的责任!”

郭总管认定他没看出自己的企图,心头立放,连声应是道:“在下决尽力保护就是。”

康燕南道:“专保护没有用,现在我命令你设法向外偷运,时间不宜过长,但也不限定你目前就搬运,总之一句,我需要的时候,你得及时供应。”

郭总管又是连声应是,他也顾不了将来,只求即刻开溜!

康燕南故意瞪他一眼。只吓得这老姦诈全身发抖,于是挥手道:“你不能口是心非,否则……哼!去吧!”

郭总管口虽应是心却恨得只发冷!加上偷袭未成,更感颓丧至极。

康燕南反身纵入森林,急急绕往东北角上,存心暗觑辛威的行动!但走还不到十丈,突见前面排着三个黑衣蒙面人挡住去路!

略加注视,陡然冷哼一声道:“原来是三位副谷主!”

三人突然分开,刹那立成犄角之势,前面一人忽然开口道:“卧底之贼!你居然还不逃走?”

康燕南冷笑一声道:“此谷未毁,必留后患,在下还舍不得离开!”

右面之人阴声接道:“此时想逃,已来不及了!”

康燕南闻言一震,暗惊道:“不好,他们要发动埋伏了!”

陡然踏进两步,嗨嗨笑道:“你们的诡谋恐怕难以实现,先将诸位留下再说!”

右面之人猛的一掌劈出,大叫道:“左副谷主先试试你这冒充的东西到底有多少斤两?”

这人手上戴着一只黑色指环,显然为左副谷主无疑,康燕南左掌一挥,轻轻挡开对方内劲,撤身闪到森林外缘,冷冷笑道:“你们如不出森林,本人尚可奉陪印证几招,假设存心脱出此林,那就得都留下生命,要动手你们都上!”

余下两位一见同伴掌出无功,不禁同时喝声齐上!

康燕南知道他们的功力都与“符祖”、“盗竽”、“五谷虫”等差不多,于是亦不敢轻视,运上八成内功,立即左挡右攻,前迎后避。

前副谷主突然发觉出当前之敌的功力奇深无比,不禁大声叫道:“左、右二位副座注意,此人冒充敖世显并不简单,他真还有几手功夫!”

康燕南知道他们都不明了自己身份,不禁哈哈笑道:“你们有眼无珠!我打了宇文化那一掌应该就知道厉害才是!”

左副谷主欺身进攻,大喝道:“狗东西,你除了偷袭之外还有什么光明的没有?”

康燕南哪能受得了他的破口大骂,故意露出空门,把握分寸,陡地大喝一声:“光明的你更受不了!”

左副谷主尚距五尺未到,但胸口已如遭雷劈,加上自己的掌劲逆转难制,真是火上加油,惨叫一声,整个身体向后飞出,“蓬”的倒翻在地!

当此之际,康燕南的背后亦连遭前副谷主和右副谷主两人攻上,两式掌力也是奇重无比,他闪避不及,被打得跟随跃出数尺。

这两个副谷主一见得手,立即分开一人去抢救左副谷主,另一人则看到康燕南撑了两三次没有撑起身来,于是大喜扑出,阴阴笑道:“本副谷主非要生擒你去见谷主不可!”

康燕南真的是负伤么?那确实无人知道,只见他面朝前方,全身俯着,仍旧有慾起不能之势!

这也不过是俄顷之间的现象,那位副谷主已如风到了他的背后,伸手就朝康燕南项上叉去!

“我可却是要死的!”康燕南竟突然翻身挥拳!

距离又近,拳劲如雷,在一声大震之下,那位副谷主被打得连惨叫都没有发出,仅仅只留得下半截飞上林梢而去!上半截竟已打成肉糜四溅。

康燕南自知这一拳已运足了十二成内劲,早下定一举成功之心,身才立定,突又转身扑出。

忽闻有人声发自林缘大叫道:“小子快走,再迟来不及了!”

康燕南闻声惊醒,他看出冲来之人竟是五谷虫,急问道:“你老还没走?”

五谷虫扑近将他拉住,急催道:“出谷再说,埋伏快要发动了!”

二人还没走出森林,猛听得整个‘优越谷”大震响起,同时到处火焰冲天!

康燕南突觉身前后有点不妙,陡的大叫道:“前辈快纵!”

“纵”字未落,他首先腾身冲出林梢!

五谷虫反应并不慢,接着叫道:“快出林,此地马上也要变成火海了!”

二人连续急纵如飞,但仍旧来不及了,林中轰隆数声,大火霎时冒出,全林皆着,势大无比!

康燕南生怕浓烟迷失方向,反手一把将五谷虫拉住道:“前辈勿变身法,正面就是空地!”

二人都发出体内罡气,烟火都被迫在身外,好在不久即冲到崖下。

五谷虫吁口气道:“‘优越谷’那小子可能不想在此地住了,否则他不会毁去这太好森林!”

康燕南道:“天下武林走出去的恐怕不多!”

五谷虫道:“我们这方都没走出,那更谈不到他人!”

康燕南道:“还有多少在谷前空地未动?”

五谷虫道:“都散了,差不多都进了森林!”

康燕南感到诧异道:“他们都知道有埋伏了?”

五谷虫叹口气道:“少林紫莲大师于心不忍,他竟发出少林‘狮子吼’内功告警!””

康燕南道:“这火烧不死人,除了当场爆炸死去!‘优越谷主’此举相当幼稚!”

五谷虫摇头道:“他的目的不在靠火烧人,其用意是拿火搅乱人心,使天下武林在慌急中失去崖壁内的警觉!”

康燕南道:“我们要设法下崖了,你老请随晚辈来,右前面有处埋伏设置之地。”

五谷虫道:“现在你先走,我老人家必须转到后谷去看‘万眼神翁’一下,目前不知被文如争背走没有?此老虽对天下武林失去信任,但尚有一部分号召力量。”

康燕南不便阻止,立即告别奔出,未几到达一处如削的崖壁之下,他估计那段崖壁足有三十丈宽,里面定必无强人,于是小心往上腾跃。

崖壁又高又光滑,不是他这种功力之人真是无可奈何!

上得崖后,俯首下望,所有森林都被烈火吞没!浓烟冲入天空,谷内楼阁己不再见,唯下崖壁却显得人影渐现渐多。

康燕南知道从火林内逃出的众武林必定会抢先登崖,不禁暗叹道:“中埋伏而死的不知有多少人!”

他忽然想到清华郡主也在其内,不由戚然于色,身不由主,沿崖行去,不时朝下仔细查看,但时在深夜,哪怕他内功再高也无法看清崖下人物的面貌。

行出十余丈后,突见前面崖边坐着一个黑影,且在坐处的石上还染了一大片的血印,不禁暗忖道:“此人是谁?

显遭遇过埋伏!”

情况不明,促使他大声问道:“阁下是谁?”

那人似已筋疲力倦,闻声久之才答道:“老夫沙士龙!

阁下又是谁?”

康燕南大惊冲去道:“晚辈康燕南,你老怎么了?”

沙土龙精神一振,猛地跳起道:“是康大使么?老朽在悬崖中了埋伏,遭敌人暗器所伤!”

康燕南冲近问道:“你伤在哪里?不要紧吧?”

沙士龙叹声道:“老朽不要紧,只是左臂洞穿一窟,可惜关东大快赵超圣已遭穿胸坠崖而亡,相信再无生望了!”

康燕南闻言感伤道:“二老定已得到通知,为何不当心上崖!”

沙土龙道:“崖下的偷袭更紧,崖壁内的埋伏防不胜防,小心也没有用处!”

康燕南轻轻查看沙士龙的左臂伤势之后,立即替他敷葯包扎,接道:“你老能走就先走吧,晚辈还要沿崖前去接应。”

沙士龙急急道:“康大侠不要管别人,你快朝西面追赶清华郡主要紧,有人发现她首先出谷,甚至判断她得到‘麟须鞭’了!此后凡能出谷的都必追去。”

康燕南闻言大惊,急问道:“不知有人追去没有?”

沙土龙想想后道:“这却难以确定,因消息是刚才得到!”

康燕南大急道:“那一定有人追去了,你老慢行,晚辈要先走一步了。”

沙土龙自知赶不上他的轻功,挥手道:“康大侠只管赶快,老朽还要探探赵大侠的真正消息。”

康燕南闻得清华郡主是第一个出“优越谷”之后,知道其中绝不简单,长身纵起,火速向西面奔驰,沿途他不舍得放过每一个可疑的动静。

在一阵怒嚎的北风平息之后,东方已现出曙光,红红的朝阳射在如银的高峰上,映出清晰无比的奇景,使人有一种脱离尘俗的感觉。

康燕南已奔走过二十余处山峰和峻岭,这时立在瀑布潭边,两眼注着潭的草地出神,口中喃喃自语道:“谁在这地方打斗过?”

他看出潭边草地被践踏得非常狼藉,而且留下不少血迹!好在他不相信那是清华郡主的血,于是再向前行。

刚刚步开潭边,忽见一块大石上似有什么东西碍眼,他行近一看,触目只见是只皮靴,拿起来仔细检查过后,他确定附近必定有人死亡。

环视四周,却又没有可疑之处,喃喃道:“难道有人将尸体背走了?”

想还未了,忽听远远传来几声大喝响起,他一听大喜,自言道:“丁吉和于卜出谷了!”

循声追去,未几到达一条断崖之上,俯首下看,只见丁吉在数十丈崖下的石笋之上,于卜则不知何往,心中一急,纵身扑下大喝道:“阿丁!你在叫什么?”

丁吉闻声抬头,一见大喜,急答道:“两个家伙在洞里作鬼叫!”

“阿于呢?”

康燕南落到一根石笋上又问。

丁吉道:“他去找吃的去了,马上就来。”

康燕南闻言放心,纵过去道:“是两个什么样的人物?”

他边走边问,向壁上一个大洞望去,丁吉道:“没有看见,当我和阿于到达壁上时,这崖底就有两个人在争吵鬼叫,及至下来时,岂知连一点声音都没有了,阿丁说他们躲藏洞里。”

康燕南笑驾道:“你们真是笨牛,难道不能追击搜查?”

丁吉道:“咱们肚子饿啦,决定吃过东西再去搜!”

康燕南暗笑道:“明明你们是怕对方在暗中偷袭,否则还在外面大声叫骂干吗?”他不予揭穿,又看了一下崖底形势再问道:“你们是在为叔偷袭‘优越谷主’时逃走的?”

丁吉点头道:“我们与文大叔在师叔还未出手时就溜了,当时还有郭总管在后!”

康燕南道:“郭总管没有出谷,他曾经还想向为叔偷袭!”

丁吉道:“谷内怎样了?”

康燕南将情形说了之后又道:“左副谷主遭为叔打成重伤,在为叔估计他已无法活下七天,另有右副谷主当场被为叔击毙,可惜放走前副谷主。”

丁吉大喜道:“今后又少了两大强敌了!”

康燕南叹声道:“我们这边已死了关东大侠!”

丁吉道:“恐怕不止此数,否则倒是万幸了,我们出谷时遇到天机子和玉符子,承二老指示说清华郡主曾趁乱逃走,很可能是得到‘麟须鞭’了!”

康燕南道:“你们没有追着?”

丁吉道:“讵料反发现了‘迷楼瑶姬’向前面去了,她可能也是趁乱出谷的。”

康燕南闻言大诧,又问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九章 宝鞭易手·神剑换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