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四十章 武林宝物人敌手

作者:秋梦痕

巨竹林前有七株苍老的大樟树,浮雪扫去,留下一层坚硬而光滑的厚冰,此际在樟树下分成三批立着十个老者,东面是“五谷虫”、“盗竽”、“万斤锤”秦重三。

两面是“一言仇”查桐、“帅字旗”晁牧、“五颗星”毛刀利。

另四人稍微站得远一点,第一位“九眼鬼”瞿空,他右面是“上门债”史敖,第三是“一剂郎中”周五百,最末即为“符祖”。

十个人显然来了不少时间,此际都没有开口说话了。

辛老二看了良久,轻声对辛老五道:“这批老家伙在此搞什么鬼?”

辛老五俏声道:“不外两个原因!”

辛老二急问道:“看形势,五谷虫这面似在找毛刀利一方麻烦?”

辛老五道:“咱们干卫士的时间不长,对当年‘衮王派’所知寥寥无几,仅知查桐、晁牧、毛刀利等是其中重要角色而已,当年天山大会,衮王曾将他们渗进去捣乱未成,目前五谷虫、盗竽、秦重三等可能就是在算那笔老账,这是一,其次不出于为了‘麟须鞭’和你我得手的神剑了。”

辛老二指着“九眼鬼”瞿空那一批四人道:“这四人看势有袖手不管之态。”

辛老五道:“这倒不以为奇,五谷虫这面是武林硬派人物,查桐那方是清廷功臣,惟符祖这面主张的是有我无人,三方各有立场和利害不同,奇在他们既不动手,又不开口。”

辛老二道:“可能还有什么人物未到?”

他说还未落音,辛老五急叫道:“真的、真的,那不是吗?原来是个中年妇人!”

竹林梢头确实出现了一个中年妇人,那就是“呼魂怨女”,然而,辛老五还没发现那妇人背后又现身两个少女!

同时,在竹林里又出现了两个黑农蒙面人,从指环上看出,那即为“优越谷主”和“前副谷主”!

这两批人一出现,霎时将原先这三批人的沉默打破,首先自五谷虫口中发出哈哈两声大笑道:“现在可以决定了,或即干,或约时,我酒虫无不答应。”

“呼魂怨女”冷冷的哼一声,飘飘落不竹林前,伸手一指“符祖”道:“我们的事情要再延期了!”

“符祖”阴声道:“你还没有准备妥善?”

“呼魂怨女”冷笑道:“对付你还要什么准备!今后根本无须姑奶奶我自己动手!”

西面站的查桐插口道:“颜大姐的意思是先找‘神剑’和宝鞭?”

“呼魂怨女”被他喊了一声颜大姐,显然是非常受用,面色转得缓和一点道:“这还有什么疑问?在他手下充当掌纪的‘迷楼瑶姬’现己和那个姓辛的小子同时出现,她手中居然提着‘麟须鞭’!”

五谷虫闻言大震,传音“盗竽”问道:“你说‘麟须鞭’是落在清华郡主手中,难道是看错了?”

“盗竽”似也感到非常紧张,点头传音道:“此中定有严重问题发生了,我怎能分不出两个丫头,清华郡主的生命完了!”

五谷虫急急阻止道:“此事不可声张,千万勿传到康二小子耳中去!待查出真情再讲。”

他忽然行出两步,面对查桐等三人道:“衮王派诸位大人!我们的证人虽已等到,但两宝已有眉目可寻,看势又要延期算账了。”

毛刀利急声接道:“任何人都不要动神剑的脑筋,那是本朝传国之宝!”

“盗竽”嗨嗨笑道:“我们都是老光棍,既无九族可诛,又无戚朋可累!怕只怕神剑不能到手,否则管他什么皇法国宝,就在九亲王手中夺取又有何妨?”

“帅字旗”晁牧阴声道:“万眼神翁在当年尚巳不敢进京盗取,你又算得什么东西?”

“盗竿”猛势扑出道:“杀你足有余力!”

五谷虫同时扑上拉住道:“无山王,现在不是动手的时候,咱们还是快走吧!否则,那双小男女又不知去向了。”

“优越谷主”来此,显然是在查探“麟须鞭”是否落在这批老人手中,他在得悉真相之余,又如幽灵般隐去。

“呼魂怨女”既知二宝下落而不去动手的原因,无疑是自知力量不够,否则她不会因之替人作证而放弃,此来目的显有找帮手之意!她看出双方都有延期决斗之心,于是转身跃人竹林道:“如有惧伯皇法的请勿向西面去!”

她这句话无疑是催着快走!首先,五谷虫一批即紧紧跟上!

“符祖”向瞿空道:“这老*女可能不是虚言。”

“九眼鬼”瞿空怪笑道:“事情绝对不假,但你要处处提防她的‘七瘴笛音’!”

查桐、毛刀利、晁牧等三人比他们盯得更紧,樟树下的人群霎时走得精光!

两个姓辛的一见大急,辛老二道:“我们得设法抢先通知主人!”

辛老五道:“咱们拱命也要抢到前面去!”

两人显得焦急无比,看势与辛威的关系非常密切!

他们走的方向也是巨竹林一面,但却不敢跟在那批老骨董的后面走,辛老二领先,急急转到竹林东侧钻进去。

竹林奇深无比,二人一直钻到日升近午还没有钻出,地势却时高时低,越走越显幽秘。

当二人走到一处岩石之前,突然听到一声大喝道:“什么人?”

辛老二急急接道:“老大,是我和老五。”

岩石中伸出一个头来,年龄不到四十,他看清楚后急问道:“你们逃脱了?”

辛老二道:“险些被‘屠龙公子’发觉了,主人怎么样?”

那人道:“昨天和郡主出去一趟、却被‘呼魂怨女’看到了!”

辛老五接口急道:“快去通知主人,现有天山大会那批老鬼找来了!”

那人闻言大惊,招手道:“你们快去亲自禀告,我在这儿放卡。”

辛老二回头道:“老五,你在这儿助大哥,由我一人去见主人。”

岩石后是座斜斜和小山坡。上面也是竹林,惟在最高处长有五株合抱巨松树,辛老二单独向巨松树之间走去,及近,面向松树顶发了一声暗号!

暗号方停,忽由居中一株树顶飘落一条人影,发出轻轻的声音道:“那是老二吗?”

辛老二纵身走近道:“老三,是我!主人呢?”

那人反手一指道:“有客人在说话,你何时逃脱的?”

辛老二摇头道:“等会告诉你,什么客人?”

那辛老三伸出拇指道:“‘优越谷’的郭总管!”

辛老二大惊道:“他来问主人要宝鞭?”

辛老三神气的道:“他还没有那份力量,此来有秘密!”

他侧耳一会又悄声道:“那鬼眼叟来此之意是为了私事,他申明对‘麟须鞭’毫不过问!”

辛老二急问道:“什么私事?”

辛老三悄声道:“他被‘屠龙公子’不知用什么厉害手段给威胁得恐惧不安,此来是要与主人暗谋下手,但主人现在还没有答应。”

辛老二肯定的道:“主人对‘屠龙公子’己成势不两立之局,他一定会答应的!”

辛老三望着他神秘的笑道:“主人看出他是瞒着‘优越谷主’前来的,于是攫住了他这个弱点来提条件,要其放弃‘优越谷’而入我们的伙。”

辛老二不敢再停,立即挥手道:“你在树上当心了望,现有大批老家伙寻来了!”

五株巨松后不远,隐隐现出一所小小的竹屋,辛老二直朝竹屋走去!

竹屋中坐着三个人,郭总管已自动取下了面罩,看上去约七十余岁的样子,实际上不知他的年龄有多老,他坐在辛威的右面,这时正发出嘿嘿的笑声道:“辛侠不能拿老朽私自来访作为要胁,这件事如真被谷主知道也没有多大关系,倒是辛大侠人单力薄,只怕难以应付天下高手,凭着‘神剑’又能抗拒几个人呢?”

辛威朝着左侧一指道:“辛某今有红玉郡主降格合作,武林之尊已指日可待!哈哈,贵谷主本身恐怕也要向辛某亲近才行啦!”

他左面坐着“迷楼瑶姬”,闻言接口道:“辛兄与郭总管暂勿因了这点问题发生意见,不如先听听郭总管的计策再说。”

郭总管摸摸下额上三根鼠须怪笑道:“老朽知道有个地方非常危险,哪怕他有顶天立地的神通,只要将对方诓进去就永远也休想出来,‘屠龙公子’在武林中确无敌手,身怀奇功高深莫测,硬拼是不可能的,除非将其诱至那种绝地,此外绝无别法!”

康燕南的功夫,此际言人人殊,尤其是他势不两立的更感寝食不安,辛威闻言暗喜,但表面仍装作淡然道:“郭总管此计虽妙,但却无人能引其上当奈何?”

郭总管亦装着困难道:“那小子诡计百出,机警过人,如无绝对的把握,只怕反而弄巧成拙!”

“迷楼瑶姬”决然道:“只要能一举成功,诱其上当绝无问题!”

辛威的表情非常古怪,口中提出反对道:“郡主有心拿清华郡主作钓铒?”

“迷楼瑶姬”道:“此事时久必败,不如先下手为强!”

郭总管装着恳切的问道:“郡主可否说出内容?”

“谜楼瑶姬”郑重道:“清华丫头已被我打下‘吸天潭’,虽未负伤,但也再无出潭之望!”

郭总管道:“郡主的宝鞭原是夺自清华郡主手中!”一顿又道:“‘吸天潭’确是天下一大奥境!”

“迷楼瑶姬”沉声道:“郭老莫非有反感?”她看郭总管面带一种莫名其妙的神情而起疑嗔。

郭总管怪声笑道:“哪里、哪里,老朽倒是佩服郡主这种果断的手段!”

郭总管看看辛威那不可捉摸的面色又问道:“郡主想亲自引那康燕南入险?”

辛威忽然郑重道:“郡主和辛某都不能与姓康的见面,此计必须郭老行事!”

郭总管摇头道:“老朽虽能与其会面,但他绝难深信!”

在双方尚未想出办法之际,那辛老二己在门口高声禀道:“主人,辛二有事面禀!”

辛威闻声大喜,急唤道:“你脱离九亲王了。”

辛老二自门外跨进道:“脱离之事容手下慢禀,现请主人火速准备,当年那批老辈人物都向这方找来了!目前如不走错路线,只怕早己到达啦!”

辛威闻言大急,面对“迷楼瑶姬”道:“郡主作何处置?”

“迷楼瑶姬”道:“以我之见,暂避为上。”

郭总管急急道:“二位避得了今日难避明日,当前既有永久之计为何不行?”

辛威道:“又是刚才之计?”

郭总管道:“此计能困康燕南,自然亦可困住那批老狗!”

辛威道:“要我俩亲自露面绝对不可!”

郭总管的面色忽露狡猾之情,那只是一现而隐,哈哈笑道:“老朽有一折中办法,不知二位同意否?”

“迷楼瑶姬”显出紧张之情的急问道:“郭老请快说如何?”

郭总管道:“只要二位在老朽指定之地露露面,余下的一切都由老朽施为!”

辛威道:“那是什么地方?”

郭总管道:“说来只怕二位多疑。”

“迷楼瑶姬”道:“就在那险地之内!”

郭总管点头道:“二位先随老朽去看看再说如何!此际说来未免多费chún舌。”

辛威道:“不,郭老先说地点,免得中途失散难寻!”

郭总管道:“地点在北天山‘半步危’崖下!”

“迷楼瑶姬”道:“那地方难道没有他人知道?”

郭总管道:“‘半步危’只要是武林高手都知道,而且是产雪莲最多之处,惟在崖下的“金刚狱’仅只有三人知道,那是‘万眼神翁’花了三十年精力造成的。除了他就是敝谷主,老朽得蒙谷主指点,对该洞略知一二!”

辛威诧异道:“是个洞?”

郭总管道:“而且是天然的金刚石和水晶石生成的,那崖下外表是青石崖,内层完全不同,洞内有九门,各门都可转动,只要引人进了第一道洞门,他永世都不能出来!而且洞门变化无常,各道门共有二十四块,由右至左,由左至右,不断交换移动,就以辛大侠手中神剑去破坏亦不可能。”

辛威道:“那一定是机关操纵之故?”

郭总管道:“进出的控制是‘万服神翁’想出来的办法,门的形成却是古时遗留下来的,其玄妙之处真是不可思议!”

“迷楼瑶姬”道:“到时再行决定吧,现在可以分手了!”

郭总管道:“老朽决定在‘半步危’等候二位到来,现在告辞了。”

辛威送他出了竹屋,眼看其隐入竹林深处才回身对那个辛老二道:“你赶快将老大、老三、老五撤走,火速去与老四会合,限定在北天山玉狮峰监视各路人物的行动。”

辛老二去后,他又对“迷楼瑶姬”道:“咱们如遇上少数敌人就全力将他消灭!”

“迷楼瑶姬”的性情大变,变得毒辣而疯狂,她明知辛威掌握的神剑是夺自父亲手中,但她被利慾薰心,居然与仇敌同伍而毫无所耻!闻言娇笑道:“我同意你的雄心而不同意你的作法!”

辛威领先走出竹屋,回头诧异道:“我的作法有何不对?”

“迷楼瑶姬”道:“我们重征服而不重杀戮!”

辛威道:“你想效当年的‘万眼神翁’?”

“迷楼瑶姬”道:“不!‘万眼神翁’只能号召而不能驱使,结果搞得武林门派林立,各据一方,今后我们要统一武林,令出如山!”

辛威摇头道:“恐怕他们口服心不服!”

“迷楼瑶姬”格格浪笑道:“只要查出何人有反动表现,那时杀之不晚!”

辛威道:“那也是有限度才行,如康燕南及那批老家伙一个也不能留下!”

“迷楼瑶姬”似也非常高兴听到他这个意见,张口又待笑出,但突见竹林前面连续闪过数条黑影而住口!

辛威同时又发现左侧也有异动,急急传音道:“那批老家伙都追到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