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四十一章 独闯重围为伊人

作者:秋梦痕

辛威和“迷楼瑶姬”紧张了一阵之后,始终未见有人前来夺宝,又传音道:“他们也知道厉害,看势谁都不敢单独前来!”

话未住口,当前突然出现三人,为首一人阴阴冷笑道:“你气候未成,口气倒是不小!”

出现的为‘一言仇’查桐、“帅字旗”晁牧、“五颗星”毛刀利,说话的就是后者,只见他直奔辛威!大有举手即可置人于死地之势。

辛威仗剑迎上大喝道:“神剑不是在九亲王手中时那样简单,你老儿要小心脑袋!”

毛刀利猛地一掌劈进,厉叱道:“rǔ臭未尽,能有几许功力?”

辛威神剑一展,急急施为,天机剑法出手!

查桐一见,急对晁牧道:“这小子今有神剑在手,天机剑法如虎添翼,你监视那妞儿,我得助老毛一臂。”

辛威忽见查桐由侧面攻上,立即全力攻守,他的内功比九亲王高深数倍,三十招一过,居然尚有余劲反击。

“迷楼瑶姬”恐怕晁牧再加入,立即向他行去!表情非常严肃!

晁牧一见,立形紧张,大喝道:“郡主真要与令尊作对吗?”

“迷楼瑶姬”冷笑道:“废话少说,我早知你们各有私心!”

晁牧何尝不想将宝物夺归私有,心中自有难言之隐,今被“迷搂瑶姬”一言点破,只见他头上突现煞气盈宇!

辛威以一敌二,剑式已发挥到顶点,但他要想取胜,那还是不太容易,看势非数千招不可!他见“迷楼瑶姬”的鞭已出手!不禁大叫道:”郡主,放手干,咱们要速战速决,否则必夜长梦多!”

“迷楼瑶姬”看出竹林不适于使鞭,她只是步步进追,存心将晁牧逼到空旷之地下手,她有恃无恐,心雄胆壮。

晁牧的心中已被“麟须鞭”三字所惧,他竟看不出竹林有碍对方施展,“迷楼瑶姬”一迫,他竟怯懦后退!

这样一来,“迷楼瑶姬”却和辛威变成两下分离之势,事实上不能互相照应了。

查桐与毛刀利尚能全力抗得住辛威的攻击,他们将距离拉下五丈之多,仅以掌劲拳力遥遥攻守,根本就不与神剑的芒尾接触。

辛威拿他们毫无办法,那种如山的内劲始终无能突破,此际全靠神剑将罡气排出身外,看起来双方都有所顾忌。

是感不安的要属晁牧了,他有高深的内功不敢出手,一意只知惧怕‘麟须鞭’上身,他练的功夫不似毛刀利那一种,能快而不能挨,因此只怕“麟须鞭”给揍上一下就吃不消。

事有凑巧,他退到四十丈外时,恰好有一块不小的石地出现,“迷楼瑶姬”一见机会到了,突然娇叱扑出,扬鞭急挥,出手就是五式连环。

晁牧悚然大震,猛势向后急退,同时双掌力推!竟还不敢进攻。

“麟须鞭”玄奥无比,未经施展则已,一旦发动,竟能自起变化,“迷楼瑶姬”感觉自己根本无须用力,而且带着她身轻如叶,紧紧迫在晁牧身前。

晁牧的身形虽如一面大旗,但展动开来却快速无伦!

出他意料之外,鞭影所及,顿使他头晕目眩,而且是四面八方有幻影笼罩,简直就不知所措!

“迷楼瑶姬”虽见他慌张失措,但不知是自己的宝鞭内藏玄妙,得机不放,存心立下杀手!

她心念方动,麟须鞭霎时相应,突然发出裂帛之声,“波”的一声脆响!晁牧全身抛出,滚滚摔进竹林!

“迷楼瑶姬”诧然一呆,她真想不到这种奇迹,及至面上洒到几点湿湿之物才清醒,伸手一摸,忽见掌上血迹模糊,陡然大叫道:“他负了内伤!”

晁牧患在失去勇气,他确实被打得相当严重,为了顾全面子之故,仅喷出一口浓血而忍痛未停!

“迷楼瑶姬”提鞭再追进竹林,显已存了消灭之心!

她身还未进正面竹林,突听有人冷笑道:“丫头,你的性情真己变得这样狠毒吗?”

“迷楼瑶姬”回头一愕,忽然冷笑道:“原来是五谷虫!”

五谷虫单独在此现身,显然并非为了“麟须鞭”而来,只见他沉声喝道:“你手中鞭从何来?”

“迷楼瑶姬”看出五谷虫满面严霜,不禁升起一股寒意,一摆手中“麟须鞭”道:“我得自‘优越谷主’手中!难道你老也想抢夺吗?”

五谷虫大声叱喝道:“传言宝鞭是落在‘清华丫头’手中,你还不快说实话,她现在那里?”

“迷楼瑶姬”恐怕此事提前传进康燕南耳中,立刻否认道:“谁造的谣?当初我和清妹都是黑衣蒙面,一定是错误之故!”

五谷虫冷笑道:“暂时由你狡辩,此事终有证实之时,老夫警告你要小心,那康二小子现正在追查清华丫头下落!”

“迷楼瑶姬”闻言大震,但表面上不露破绽,仍装着淡然道:“他找他的,与我何干!”

她一步步朝着五谷虫走去!

五谷虫为康燕南非常敬重的前辈人物,这点”迷楼瑶姬”心中是很清楚,她这时的企图非常狠毒;暗中有将五谷虫消灭之势。

五谷虫练有‘绝拳’,他自知对‘麟须鞭’稍可抗拒,一见她步步逼近,突然喝道:“丫头,居然敢向老夫动手?”

“迷楼瑶姬”已杀机大起,表面仍格格笑道:“前辈为当年一流高手,红玉正想求教一二。”

五谷虫碍于身份,不好意思先出手,然又怕被动必定吃亏,沉声道:“你心存毒念,老夫岂有看不出来,但你想拿老夫与晁牧一般估计就错了!”

“迷楼瑶姬”格格笑道:“晚辈久仰前辈那独步武林无二的‘绝拳’,但不知对于‘麟须鞭”仍能有效用否?”

她说着已到距离,手起一鞭,竟以全力攻进!

五谷虫不像晁牧没有骨气,明知有险而不与回避,亮拳一挥。硬朗鞭身打去,沉声道:“凭你这点功力尚不佩施展宝鞭!”

“麟须鞭”可以攻破罡气,但五谷虫的‘绝拳’亦是无坚不摧的神技,两下相遇,刹那发生惊天大震!

“迷楼瑶姬”没有感觉,而五谷虫却蹬蹬蹬后退难禁!

这现象更显得‘麟须鞭’威力无匹,无怪能引动天下高手拼命。

鞭势如天罗地网,拳劲不亚泰山盖顶,然而五谷虫怎么样也无法稳住阵脚!

三十招苦撑过后,五谷虫仍旧难免退入竹林,倒霉的巨竹林这时被打得如一片乱麻,天空中的竹杆如万箭纵横,但响声却被拳劲鞭威压得毫无所闻!

五谷虫生平那遭遇过这种败局,此际似亦豁出了老命。

“迷楼瑶姬”却不似对付晁牧那样轻松,鞭势未变,心情却大大不同,她怦怦难安的就是担心康燕南出现。

这面越斗越形紧张,而辛威一面更已到达白热化的阶段,毛刀利的‘虬龙功’遇上神剑等于克星,他胸前和左大腿竟已现出血槽,两处外伤几乎入骨!

查桐的苍顶遭剃,白发所留无几,长袍亦裂了数条长口,其打斗激烈可想而知,但他们的招式更显得有增无减!

辛威身虽未负伤,但身体却显得疲而又颓,他因功力不足,竟累得喘息如牛!

突然有三条黑影由远处竹梢飞来,一个奔往辛威,另两人却向“迷楼瑶姬”之处猛扑,左面一人大叫道:“史兄当心,宝鞭绝对不能让酒虫抢去!”

开声的是“九眼鬼”瞿空,他在“上门债’史敖后面急得乱叫不停!

五谷虫已到退无可退之际,闻声又惊又怒,而且更加着急,厉声叱喝“迷楼瑶姬”大骂道:“丫头,你还要纠缠吗?”

“迷楼瑶姬”尚未开口,来人已双双扑到,史敖奔向五谷虫,一开始就是全力进攻。

瞿空扑上“迷楼瑶姬”,发出尖声怪笑道:“妞儿,丢鞭求饶吧!”

“迷楼瑶姬”一见五谷虫舍已去斗史敖,随即亦横鞭猛扫瞿空,娇叱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送上来,老鬼,你也尝尝本郡主的厉害!”

史敖本来不是五谷虫对手,但此刻却仗着生力之利,居然还占了上风。

瞿空他亦存了以逸待劳之心才肯出手,但他估计却完全错误,一接上手,顿被“迷楼瑶姬”打得手忙脚乱!

就在这时,那面辛威已发出逃走的长啸信号,他是被新到的‘符祖’大施压力而怯惧!

“迷楼瑶姬”闻声大急,辛威一退,她知道全部压力都会集中到她一人身上来,于是猛扫数鞭,硬将瞿空迫得团团乱转。

瞿空几乎遭了“帅字旗”晁牧同样命运,只吓得硬朝竹林密处逃避,空门一露,“迷楼瑶姬”那还敢再耽误,飞身越过竹林而去。

仅这一霎,“符祖”没有追上辛威,反身如风而到,同时,那‘一言仇’查桐和‘五颗星’毛刀利亦双双随后跟来,二人之间还扶着内伤不轻的‘帅字旗’晁牧哩。

“九眼鬼”瞿空一见,便知自己的失败已被他人看到,老羞成怒,一肚子气竟向五谷虫发去,狂扑而上,存心双战取胜?

五谷虫恰在这时有扳回劣势之机,一见瞿空扑到,只气得大声喝道:“九眼鬼,你敢不顾天山大会之禁,竟要两打一吗?”

瞿空阴声冷笑道:“蛇无头而不行,‘万眼神翁’已废,当年禁条等于未定!”

“符祖”、查桐、毛刀利等袖手旁观,他们没有一人出口鸣不平!

五谷虫双手那能敌得过同等功力的四拳,不到十招,败势顿露,他连斗三场,再强也无能支持!

人算不如天算,应该不让五谷虫死亡,突在一发千钧之时,远远传来康燕南那嘹亮无比的啸声!

声还未落,人已先到,如电射向五谷虫身后,只听他大喝一声:“谁敢以多为胜?给我滚出去!”

“蓬蓬”,两声巨震起出,瞿空和史敖的身体如两颗流星般的飞出,双双被打得一去不回,去势之猛,真正吓人之极!

五谷虫踉跄退出数步,显已到达筋疲力倦之际,但他仍然支持不倒,相反还发出喘息大笑道:“小子,你来得真是时候!”

康燕南根本不看“符祖”等人,回身关怀的道:“你老怎么样?”

五谷虫哈哈大笑道:“我老人家的晚运享通,看我死的人越多而阎老五偏偏不要!”

他话中含有讽刺旁观之人,以致使“符祖”等不言而去,走得非常尴尬!

康燕南忽又问道:“你老因何与他们动手?那晁牧又是谁打伤的?晚辈不是听到响声,根本不知这儿有打斗哩。”

五谷虫道:“原因当然是为了‘麟须鞭’和神剑,晁牧即为宝鞭所伤。”

康燕南大喜道:“你老看到清华郡主了?”

五谷虫摇头叹气道:“‘麟须鞭’是落在‘迷楼瑶姬’手中,此事其中必有阴谋。”

康燕南变喜为怒,大声道:“清华一定是遭红玉谋害了,她现在哪里?”

五谷虫又叹道:“你暂且勿追红玉下落,我老人家有个碍难启口的问题藏了很久啦,这时不能不向你提出来,然而,你在未全知道之前千万勿急躁!”

康燕南见他神色严肃,便知问题不小,点头道:“你老慢慢说吧,晚辈自能控制情绪!”

五谷虫道:“在未说之前,我老人家要先问你一点碍难出口的事!”

康燕南道:“你老要问晚辈与红玉的私事?”

他非常干脆!而且坦白!

五谷虫道:“这丫头不值得我老人家关怀!”

康燕南道:“那就是清华郡主了?”

五谷虫点头道:“你与她亲近的时候,有否看见她小腹上生有两点朱砂印?一点像日形,一点像月形?”

康燕南又坦然道:“确有其事,她项上还有一把玉锁!”

五谷虫激动的道:“那就完全对了,唉,事情弄出来又迟了,清华恐怕已完了!”

康燕南大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五谷虫沉吟一会,又叹口气,这才将四亲王屠杀明朝开国元勋中山王第六世孙一家之事,详尽的说了一遍,之后,即指出清华郡主就是被四亲王所劫的那个女婴。

康燕南猛的一掌挥出,立起轰然大震,跳起骂道:“四亲王那走狗还曾经被我救过一命,谁知他竟是当年惨案的主谋之人!”

五谷虫道:“此王现已去权势,要杀已无困难,当今之计,你要先查出清华下落才是急务。”

康燕南道:“红玉现在何方?”

五谷虫又将刚才之事详说一番之后又道:“她一定是和辛威约定什么地方会面,但你要当心他们二人合手之斗。”

康燕南急急道:“你老如无别事,不如同往追赶。”

五谷虫尚未开口,康燕南突向竹林深处大声喝道:“什么人?”

良久没有人现身,五谷虫长身扑出道:“他向西面开溜了!”

康燕南拔身纵起道:“这竹林接连数座高峰深谷,一时恐怕查他不出。”

二人追出数里之后,康燕南突然立定在竹梢上道:“不对,我们上当了。”

五谷虫忽觉走的路线是朝东,同时亦醒悟过来道:“这人定是辛威的同党,我们赶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一章 独闯重围为伊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