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四三章 北塔山中“半步危”

作者:秋梦痕

在灰蒙蒙的天空又加紧了鹅掌大的雪片之际,时间又是黄昏,北风拂动冰冻的森林,不断发出恐怖的异声,使人有点寒冷更深之感。

距离北塔山不远,康燕南渐渐将轻功放慢,显然是怕忽略了途中动静。

他要找人并不难,何况还有人在存心等着呢!突然间,前面有一道火光晃动,使人一见便知那儿有点异样,康燕南心中在想:“那莫非是猎户人家?”

路程约计有半里,康燕南一口气就奔到光映之处,原来那儿是半山上一个大石洞!

“喂,有人吗?”康燕南走到洞口喊叫一声。

洞里面走出一个中年男子,目光炯炯的望了康燕南一服道:“找谁?”他冷冷的,看势有点不高兴!

康燕南看出那确是猎户打扮,拱手道:“请问这儿距‘吸天潭’还有多远?”

那人反手一指:“不远了!”

康燕南又问道:“请教贵行在此共有多少人?”

那猎人冷笑道:“你找谁?”

康燕南道:“在下要找一个江湖朋友?”

那人望了他一会摇头道:“很难找,没有姓名尤其难。”

他说着竟转身就回洞里去。

康燕南闪身拦住道:“阁下请站住!”

那人怒瞪双眼,大声道:“你要怎样?”

康燕南急急道:“阁下可识一位姓郭的武林前辈?”

那人眼睛一转,冷笑道:“你要找他徒弟?”

康燕南知道有了眉目,拱手道:“正是,正是!”

那人装出十分戒备的道:“原来你是林中彪的狗党!”

康燕南见他气势汹汹,立加解释道:“阁下误会了,不要说姓林的,就是‘鬼眼叟’也不够作在下的同党!”

那人道:“那你找他作啥?”

康燕南道:“我看阁下虽为猎人,但也不外武林中一员,说真的,在下找姓林的是为了探听一件消息。”

那人道:“你是谁?”

康燕南笑道:“在下姓康,阁下贵姓?务请指示那姓林的落足之地是幸。”

那人转身向外,走出数尺,边行边告诉康燕南他姓何,并指着一座峰头道:“林中彪现在不打猎了,他住在那座峰下,此人相当阴险,康兄最好少接近。”

康燕南拱手道:“承何兄关怀,小弟感激不尽!”

他拱手作别,急急向那座峰脚奔去。

走还不到十丈,那人又追上问道:“康兄可识得武林闻名的‘屠龙公子’?”

康燕南淡然道:“那就是在下的小字号,何兄有事吗?”

那人居然未表示惊异,仅拱手道:“原来就是康大侠,请恕何某失敬了!”

康燕南岂是需要恭维之人,他并不因对方淡漠而不快,仍旧拱手施礼而去。

这个猎人几乎因表情上的破绽而搞糟了,他就是‘鬼眼叟’所派的那人的同党,他一切做作都是有计划的安排,好在康燕南因心情混乱而失察,否则恐没有他的命活着了,事后他显然醒悟,只见其面色顿变,喃喃暗叫道:“好险!”

人的生命注定是什么死法,他就明知也逃不了,这个‘优越谷’化装的家伙正在自我庆幸,突听一个老太婆的声音冷笑道:“原来这儿又有一个装猎人的!”

那猎人闻声大惊,惊惶的回头注目,岂知他竟没有看到一个人影,但耳中又听到另一个男子的声音道:“嬷嬷,我二弟还没有上‘鬼眼叟”的当吧?”

原来语声是发自于一个高高的雪堆后面,但那猎人却不敢上前探看,也不敢拔腿开溜,竟是双足如钉,动也不动,但面色却变得惨白无血。

雪堆后面立着三个人,两个青年和一个白发婆婆,讵料那竟是康定野,太情生和‘红光夫人’白嬷嬷!

太清生这时接口道:“大公子不必怀疑,林中彪临死之言不会有假!”

白嬷嬷长身跃出雪堆道:“再问这个小子看看,他一定也是‘鬼眼叟’派来的。”

那猎人显然是听得出白嬷嬷的声音,只见他陡的双腿一软,跪地求饶道:“前辈,请你老手下施恩,我何明情愿供出一切消息!”

白嬷嬷冷笑上前道:“原来你真是‘优越谷’的人,快说!”

那何明抬头道:“康大侠刚在此地,现正朝金猿峰去会林中彪去了,小的只是依林中彪在此作中途监视卡而已。”

白嬷嬷冷笑道:“林中彪是‘鬼眼叟’派来的?”

何明点头道:“他现在金猿峰。”

康定野叱声接道:“他早已回老家去了,你也休想再活。”

“活”字未落,提掌劈出,何明发出一声惨叫,被他劈得头破身亡。

白嬷嬷阻止不及,叹声道:“哥儿太性急了,老身还没问他口供哩!”

康定野急急道:“嬷嬷,那林中彪的口供绝对不假,我们赶快追上二弟要紧。”

白嬷嬷道:“追上去告诉他也好,免得到处摸索,甚至恐怕还会误入‘金刚狱’!”

太清生道:“你老和大公子在此勿动,让晚辈一人去就够了,他如知道清华郡主是被‘迷楼瑶姬’打下‘吸天潭’的,第一步必定要到‘吸天潭’去追悼一番,此处正好是必经之路。”

白嬷嬷道:“清生,你不可将清华郡主的凶耗说得太真了,免其悲伤过甚。”

康定野叹声道:“我担心二弟会因此而消极,也许对武林大局再不过问了。”

白嬷嬷催着太清生向金猿峰去后,侧顾康定野道:“哥儿快将这个尸体埋了,我们到那高地去了望等待。”

康定野道:“不要埋,雪下得这样大,不须一刻就会掩去!”

老少二人行走之际,忽见前面出现两条人影,白嬷嬷陡的噫声道:“哥儿,那不是天机子和玉符子吗?”

康定野轻声笑道:“此二老在这儿现身,其中必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了。”

天机子早就在前面遥遥大叫道:“白婆子,你看到康二小子吗?”

白嬷嬷问道:“二位老书虫有事找他?”

玉符子道:“我们有紧急消息要告诉他,你在这儿更好,务必火速去传递消息与正派武林,现在当年第一老杀星出现了,那个魔头正朝这面行进中,遇上他都是死数!”

“红光夫人”白嬷嬷闻言大惊,纵身迎上道:“你们看到‘九魂道君’再出世?”

天机子道:“不是他还有谁,我们本来是追着毛刀利,却于中途给撞上了”

白嬷嬷道:“毛刀利有何企图?”

玉符子道:“那个家伙是奉了九亲王之命往东北行进,目的就是去请‘九魂道君’,讵料‘九魂道君’竟事先南下了!”

康定野接口道:“晚辈二弟马上就会来,二老在此略待如何?”

天机子道:“事情太多了;我们要赶往北天山去,那儿恐怕已有大批正邪双方都遭险了。”

白嬷嬷忽见太清生独自如飞而回,便知事情又有变化,及至,沉声问道:“太哥儿没追着?”

太清生气喘嘘嘘的接道:“二公子一得消息即如疯狂奔走,单独朝‘吸天潭’去了,晚辈不敢劝阻,你老快点追去,迟恐会出事情。”

白嬷嬷叹声道:“事情该没有,老身非去不可是真。”

太清生急道:“他手竟持‘麟须鞭’在握,但不知从何得到的。”

白嬷嬷诧异道:“那可能是从‘迷楼瑶姬’红玉手中夺到的!”

天机子立向玉符子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白婆婆,你说说看?”

白嬷嬷急将‘迷楼瑶姬’把清华郡主打下‘吸天潭’之事说了一遍,又将‘鬼眼叟’设计陷害正邪之情一一道明。

紧接又道:“康燕南被太哥儿追去没有叫回来,他一定是单独赴‘吸天潭’哀悼清华去了,二位能否同去劝慰一番?”

天机子惊叫一声,立朝玉符子道:“还得了,‘麟须鞭’必将得而复失!”

玉符子叹声道:“凭那小子的个性,大概不会留下的!”

白嬷嬷不明他俩打的是什么隐语,急问道:“二位说些什么?”

天机子道:“清华因了‘麟须鞭’而被‘迷楼瑶姬’暗算,而今宝鞭被二小子得手,他在伤心之余,必会将宝鞭投入潭中,以作殉倩慰灵之举,现在追击恐伯阻止不及了。”

白嬷嬷慨然道:“那也是人之常情,我们不能再待在此地,希望他还没有找到‘吸天潭’地点。”

老少五人提功急进,但也经过两个时辰才赶到北塔山主峰之下,天时已到了深夜,峰顶奇寒无比,白嬷嬷暗嘱众人道:“大家留心,干万不可冒失接近,他在悲痛之中,难免心神有点错乱!”

峰顶为严冰所封,中有一潭,但却毫无康燕南的影子,只见潭面碧波荡样,居然冰雪绝迹,无怪为武林所奇。

天机子首先抢步前行,陡见潭边足迹遍布,既深而有规律,不禁有所领悟,回头高声道:“你们快来,他确是到了此地!”

康定野看出足迹有异,不禁心情沉重,问道:“二弟恐伯没来吧?这足迹乃与普通人无异,显出毫无内功!”

天机子道:“就因这些足迹之故,才确定是他无疑,普通人无能到此,其他武林人那有不运内功抗寒之理,凭这深深的足迹,才可看出他悲伤之甚,你们看,他不但忘了运功抗寒,而且是绕着潭边一圈一圈的行走,从此更显出他的心伤如痴!”

白嬷嬷领着众人沿潭细察,发现西南崖壁上有一行大字,笔画竟深入崖石数寸,注目一看,只见上刻:“悲尔无知,恨尔矫情,从斯永决,投鞭慰灵。”

玉符子吁声道:“这正是康二小子用掌劲削成的,凭字句,可见其悲痛之甚,咱们快查脚迹,看他是向哪个方向去的?”

沉重的足迹是向西,天机子道:“他是奔往北天山,我们快追,免其误入‘金刚狱’!”

白嬷嬷突然感到四野有了异样的情形,急对众人道:“我们已遭大批不明人物团团监视了,但不知有何企图?”

玉符子道:“不要管他,我们只管前进!”

康定野招手太清生道:“先生,我们向前探进,看是什么帮派中人物?”

太清生紧随其后纵出,警告道:“大公子准备神箫应变,提防敌人暗算!”

康定野探箫在手,边走边向四周留心,轻声道:“我想可能是清廷方面人物!”

太清生回头看到三老落后甚远,立即传音叫道:“三位前辈请勿拖下太长距离,敌暗我明,提防中途有变。”

三老闻音,随即接近,天机子叫道:“你们不宜向低处,专择山岭前进,老夫己知道对方是什么人物了。”

康定野回头问道:“是清廷方面的?”

白嬷嬷接道:“老身也发现了,全为‘优越谷’高手!”

突然从侧面发出一声阴阴的冷笑道:“你们哪位是‘无敌大盗’?叫他交出‘祥和金箫’可免一死,否则不能走出一百里之外!”

白嬷嬷闻言大喝道:“你是什么东西?叫你们谷主出来答话!”

那阴阴的声音似隐在二十丈外,只听他嘿嘿笑道:“在你们五人之中,不知有否能敌本副谷主之人,如果不能,那还要本谷主亲自出面吗?”

白嬷嬷闻言大怒,遥遥一掌,立朝发声处劈去,大骂道:“老身要你狗命!”

掌劲所及,林倒尘扬,其势猛烈无比!

对方没有接招,只闻冷笑而己,天机子轻声道:“老婆子,别费傻劲,他目前不肯动手的,我们只管前进。”

白嬷嬷气极道:“你已看出那东西意图吗?”

玉符子道:“他们人多势大,要动手早就动手了!”

白嬷嬷诧异道:“哪有什么诡计不成?”

天机子道:“赶快前进,他们怕我等追上康二小子,这是拖延之计。”

康定野和太情生忽然退了回来,同时指着地面道:“脚迹已被对方破坏了,前面雪地搅得乱七八糟!”

天机子道:“不须再查足迹了,二小子不出数里外就会运轻功,就算不被敌人破坏也无法查看了,我们只有向西直进,找到‘半步危’奇崖就是了。”

康定野和太清生自从得到于卜、丁吉两小所送的灵丹食后,其功力与前大不相同,这时加上神箫在握,心中毫无半点畏惧,闻言之余,挺胸向前奔去。

三老紧随在后,谨慎提防袭击,虽知难免一场打斗,但却再不开口与‘优越谷’人答话。

那个发声之人似有所避忌,一见阻止无用,随即稳去不响、但在白嬷嬷耳中却听得两侧的异动越来越甚。

玉符子暗暗向天机子传音道:“伙计,我们弄他一点玄虚如何?”

天机子摇摇头,传音道:“天机阵对‘优越谷’的人马白费劲,他们都是此中高手!”

话还未停,前途突然冲出八人,竟如幽灵般朝康定野和太情生扑上。

太清生早已仗剑在手,迎上大喝一声:“滚回去!”

剑式如幻,出手挡住四人,另四人侧向超进,分左右夹攻康定野,其势犹如拼命!

康定野右手持箫不动,左臂横掌急扫,冷笑道:“最好全部出来一拼,想分批阻挠却不成。”

交手不到十回合,大清生立将一名黑衣人杀得惨叫倒地。

白嬷嬷适是冲出,龙头金拐一横,大声道:“太哥儿让开,你去帮忙大公了!”

太清生只觉眼睛一花,金光闪处,当前三敌霎时发出连声闷哼,竟被白嬷嬷在一招之下全给放倒!

讵无暇细看,转身就朝康定野一方冲进!

讵料忽从天机子口中发出大喝道:“小子当心,树上有人!”

“人”字未落:太清生猛觉头顶有一股奇大无比的压力罩下!

他回手不及,被迫就地一滚!

轰隆一声大震,地面被那股压力击得沙石齐飞,同时只听有人嘿嘿笑道:“看看谁滚?”

太清生险逃一命,他听出那是‘优越谷’的前面副谷主之音,拾头大喝道:“偷袭算什么英雄,何不下来一决胜负!”

那人尚未开口,猛听白嬷嬷由另棵树上叱道:“你也吃我老婆子一拐!”

那人似感一惊,他也遭了白嬷嬷照样偷袭近身,同时又听康定野大喝道:“此路不通!”

原来那人闪身之际又遭康定野挡住!

太清生恐怕康定野有失,拔身跃进,一剑就朝那人足底点出,口中叫道:“大公子提防,他是前副谷主!”

康定野眼见太清生一剑没有点中,反把那人迫着朝白嬷嬷逆袭出手,不禁大惊,全身猛扑急援,口中大叫道:“嬷嬷,背后……”

白嬷嬷本来是向那人偷袭的,但在一举未成之下,忽被另外数条黑影从侧面拦住,此际耳闻康定野急呼之声,立即回拐防身。

那人知道难以得手,趁机拔身,倏忽越过林梢,瞬息失去身影。

白嬷嬷急催康定野:“大公子快点前进,‘优越谷主’恐怕不仅是这一路设伏,其他各路定有同样布置,其目的在于阻住各路人物接近‘半步危’通信。”

天机子接口道:“五人同行,目标太大,我们分开来走。”

康定野仍与太清生走前面,回头向白嬷嬷问道:“此去‘半步危’崖头尚有多远?”

白嬷嬷道:“老身曾经走过一次,想来距此约有百里开外,这一段耽误,只怕天亮不能抵达那儿。”

在五人分开之后,康定野即护住白嬷嬷身边,单独派太情生向前探道西进,他估计于途还有几场苦斗始能到达。

没有出他所料,那个前面谷主虽未现出,但不断派出手下自两侧偷袭,始终企图阻挠时间。

直至天明,白嬷嬷指着一座奇峰对康定野道:“快到了,那峰后就是‘半步危’现在更加要小心了。”

突然,耳听太清生在前面发出惊吓一声大叫,人却如风退了回来。

白嬷嬷急急问道:“什么事?”

太清生指着前面道:“那林外死了一大群,估计不下七十余个!”

康定野道:“你看出是哪路人物?”

太清生道:“非常奇怪,其中有‘八卦教’、‘九阴教’以及清廷卫士,最多的还是‘优越谷’中人物,看势是经过一场强斗。”

白嬷嬷招手向康定野道:“我们去看着,其中恐另有原因。”

三人到达林后一看,只见那儿是个非常宽大的坪地,其上尸体纵横,鲜血将冰雪染成如一块莫大的红毯。

白嬷嬷发现死者都是被拳掌劲力所杀,不禁诧然有所悟,立对康定野道:“这都是你弟弟打死的!”

康定野似亦看出原因,点头道:“凭死人的面上肌肉看来,二弟经过此处已有不少时间了。”

太清生道:“为什么死的有三方面人物呢?”

白嬷嬷道:“这不出两个原因,其一是这三方面人物在此拼斗,恰好撞上燕南经过而下手,其次是‘九阴教’和‘八卦教’已与‘优越谷’连上了手。”

三人查看一会之后,见无其他可疑之处,于是急朝前进,及奔到对面奇峰之下,太清生忽又发现当面林中情形有异,立即等着白嬷嬷行到道:“别动,里面有!”

白嬷嬷侧耳一会,轻声道:“是五个人!”

康定野似因有神箫在身的原因,他竟听得非常清楚,郑重道:“我们要特别小心,那是‘优越谷主’和‘地魔阴君’、‘八封教主’、‘鬼眼叟’以及前副谷主,他们在讨论如何消灭‘玄天金母’与‘呼魂怨女’,我们最好避开!”

白嬷嬷道:“‘地魔阴君’与‘八卦教主’真的已与‘优越谷’联合上了!”

太清生道:“我们不可避开,甚至要冒险去听听他们的计策,其中难免要讨论对付二公子之计!”

白嬷嬷点头同意,随即对康定野道:“我们有神箫在握,胜虽无望,脱险却有倚仗,快点接近过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