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四十四章 屠龙遭困金刚狱

作者:秋梦痕

进林约五十丈之处,当中是个坟起的大土堆,但这时却变成大雪堆,其上围坐着五个人,那确是‘九阴教主’、‘八卦教主’,还有三个黑衣蒙面的,想像那就是‘优越谷主’以及他两个重要助手——“前副谷主”和郭总管了。

当白嬷嬷、康定野、太清生等三人接近时,正好听到‘九阴教主’开口道:“谷主,‘玄天金母’既然和‘呼魂怨女’搞在一块,这件事情恐怕要费不少力量才能解决了,她们之间,一个有‘七瘴笛音’的武林绝技,一个则有‘天机阵法’的前古玄功,要想消灭非一时可成。”

一个身形略小的黑衣蒙面人可能就是‘优越谷主’,只见他沉沉的发出冷笑声:“‘玄天金母’那老*女不值一谈,‘天机阵法’在本谷主眼中等于儿戏,只是‘呼魂怨女’的‘七瘴笛音’却要费些周折,但只须找到本谷老谷主下落时立可解决。”

“八卦教主”坐在雪堆的四面,只见他移动一下坐姿接口道:“‘万眼神翁’前辈难道培未将其破除‘七瘴笛音’的绝着传与谷主?”他听出‘优越谷主’口中没有将‘万眼神翁”称作师傅,于是也就改变了口气。

“优越谷主”摇摇头,显然又勾起他恨师之心。

坐在左手下的黑衣人急急接口道:“阁下焉知老谷主的为人多疑,其一身所学,未传的不知凡几。”

这人的声音显为前副谷主,‘九阴教主’接口道:“老谷主目前下落不明,莫非是被‘屠龙公子’一党诱困起来了?”

“优越谷主’冷笑道:“‘屠龙公子’一党全部精锐已遭本谷主扫数困住,所留的仅是无足轻重之辈,想像老谷主并非被诱,那只是文如争一人所为。”

这几句话的声音传出之下,立即将白嬷嬷吓得浑身发抖,传音康定野和太清生两人道:“我们的人遇害了!”

康定野和太清生恐惧更甚。同时道:“这怎么办?”

白嬷嬷道:“我们必须前去证实后再设法,但恐不易接近‘金刚狱’,行动更须小心了。”

当此之际,又听“八卦教主”向另一黑衣人问道:“总管妙计如神,但不知‘屠龙公子”能否运‘麟须鞭’破狱而出?”

在他的口气里,无疑,康燕南亦被诱进‘金刚狱’去了,只见被询的的‘鬼眼叟’嘿嘿阴笑道:“大教主还未知‘麟须鞭’现已进了‘吸天潭’吗?郭某作事绝对不让对方有一线生机可逃。”

“九阴教主”抢先鼓掌叫好道:“郭兄作事绝响人寰,这一来咱们可高枕无忧了!”

“优越谷主”道:“二位掌教主切勿高兴过早,‘金刚狱’中尚有一件神器存在,辛威的神剑虽不能攻破洞门,但却能……”他突然住口不言,显出怕道破隐秘似的!

“八卦教主”有点不识相,追问一句道:“洞内还有易攻之处?”

“鬼眼叟”恐怕“优越谷主”着恼,急急接口道:“教主慎防附近有人窥伺,那是狱内有个机钮,如被洞内人发现,神剑自可破除.惟该机钮非常隐秘,轻易不能发觉而已!”

“九阴教主”道:“郭兄设法将神剑弄出才好,否则这倒是件隐患。”

“鬼眼叟”嘿嘿笑道:“兄弟早有预谋!只要辛威不动慾念则罢,否则那支神剑必落‘迷楼瑶姬’之手,事若如此,‘迷楼瑶姬’为了出洞之计,她又焉能逃过我谷主之手,二位请拭目以观可也。”

白嬷嬷急急招手康定野和太情生离开当地,传音道:“燕哥儿确已被困了,我们这边不知还有什么人在?现在趁这五人在此,宜火速向‘金刚狱’探查实况要紧!”

在黑夜将尽,黎明初升之际,三人已接近到一座非常险峻的奇崖之上,太清生看出前面百丈又是一壁陡立,其高竟不能一目及顶,于是向前行出道:“当面这条黑沟不知何名?”

白嬷嬷急急喝住道:“小心,这就是‘半步危’,当面峭壁名叫‘天河闸’,此沟深达万丈,‘金刚狱’就在这沟底,如不按梯次下降,再好的轻功也得坠崖而死!”

太清生凝立不动,惶然问道:“下面漆黑一片,那只有等到天亮才行了。”

白嬷嬷道:“东方已现白色,天亮就在顷刻之间了,我们坐下来商量再说,崖上虽无动静,崖下一定有不少埋伏。”

康定野突然觉出身后有点异样,陡地跳起大喝道:“什么人?”

白嬷嬷身还没有坐定,见势扭身回顾,触目发现有五条黑影,急急道:“是‘优越谷主’等!”

太清生一看无从脱身,急对康定野道:“大公子,不等对方出手你就准备神箫!”

康定野眼看五条黑影如风奔到十丈之外一停,于是持箫慎防,暗暗运足内劲,同时传音白嬷嬷道:“你老人家请退一步。”

白嬷嬷闻言,她不得不向后退,但两只眼睛却始终盯住对方。

对面五人确是‘优越谷主’、‘九阴教主’、‘八卦教主’、‘鬼眼叟”和‘前副谷主”,但他们这时似亦感觉非常惊异!

“嘿嘿嘿!这儿还漏掉三条大鱼哩。”

这是‘地魔阴君’带着半讽刺的口吻向‘优越谷主’挑动出手。

紧接着响起‘鬼眼叟’的阴笑声道:“阁下不能结大网,难道连小网也施展不开吗?”

“八卦教主”一看“九阴教主”有被激出手之势,他立即摆手道:“阁下且慢.你看看前立者手中所持何物?”

康定野手中的‘祥和金箫’识者不多,只有“地魔阴君’却能一目了然,这下被“八封教主”一言提醒.那股神气十足的威风霎时如烟消云散,颓然惊叹道:“那是神箫,为何到了他的手中。”

“神箫”二字一旦进入‘优越谷主’的耳中,其价值真与‘麟须鞭’并重,甚至还胜过‘九亲王’那把神剑,身不由主,一步踏出,口中阴阴冷笑道:“武林三大奇珍,原来还有一份在此!”

康定野见他自面罩内射出两道精锐无比的奇光,深知对方不出手则已,出手则势若雷霆,狠毒至极,于是沉着横箫当胸,谨慎适应时机。

恰当‘优越谷主’第三步踏进之际,忽见‘鬼眼叟’发出郑重的声音大叫道:“谷主,功力切忌运足,心念勿存杀人!”

这两句含有正派武林作风的语气,谁都不会相信是出之于一个阴毒而姦诈之人的口中,由此可见‘鬼眼叟’对于‘祥和金箫’的了解和畏惧!

“优越谷主”闻言之下,显得惊疑不定,踏出第四步的那只右腿立显进退失据。

康定野大声道:“优越谷主,你不进则退,除此别无他途。”

“鬼眼叟”恐怕其主被激出手,火速纵上阴笑道:“祥和金箫的‘八字真言’恐伯你不知道,那是‘忘忧止慾,息争消杀’,你拿来防御则有效,若想攻击却不能,我们不退,看你有何奇能?”

白嬷嬷冷笑接口道:“你不知还有我老婆子在场!”

言刚出口,扬掌力劈,直对‘优越谷主’当胸攻进。

“优越谷主’知道出手必定波及康定野,被迫只有撤身后退,直气得莫奈其何。

“鬼眼叟”素称诡计多端,但此际竟一筹莫展,他退得比‘优越谷主’更快。

“九阴教主”忽然亮出“魔曲银笛’大笑道:“‘祥和金箫’无物可抗,唯独本教主的宝笛可与争雄!”他面对‘优越谷主’怪笑道:“谷主不如远观在下动手。”

“优越谷主”听出他语含轻视,不禁仰天大笑道:“阁下功力不足,未免辜负了‘魔曲银笛’,你纵能抵抗,但却没有胜算!”

“魔曲银笛”虽玄,但却比不上‘祥和金箫’,只要内功练到此境。魔声即失效用,举目当今武林,能抗者已不乏其人,如‘优越谷主’这种功力之人,那是更不待言,他这几句毫不客气的语气,在场者谁都听得出,那是有夺为己用的企图!

“九阴教主”看势不对,自恨因一言不慎而引鬼上门,不禁厉声问道:“谷主之意,莫非要阻止在下动手?”他明知对方企图所在,但却不敢挑明。

“优越谷主”这时已向他一步步行去,阴声接道:“本人之意是恐防教主有失,但又不舍‘祥和金箫’错过机会,现有一举两便之策,不知教主是否赞同?”

“八卦教主”此刻大有chún亡齿寒之感,急急传音‘九阴教主’道:“此人已存毒念,道兄宜速退为上,本座愿助一臂之力。”

“九阴教主”察觉有人在后,他知道那是‘优越谷’的前副谷主,事已无从考虑,猛势扭身,顺手一笛扫出。

前副谷主似早存断后之心,他的内功还胜过‘九阴教主’数筹,照理万无一失,但在他挥拳慾抗之霎,突觉一股难以抵御魔声起自耳旁,心神散乱,丹由真气竟无法提聚,措手不及,右肩‘嚓’的中上魔笛。

“九阴教主”那还有时间查看自己笛下成果,事实上他也知道无法将对方置之死地,因之拔身即越过前副谷主头顶而去!

“八卦教主”强在所立之地是树林,他在“九阴教主”

发招之前就溜之乎也。

这只是呼吸之间的过程,“优越谷主’再狠也应付不及,一见大喝,腾空聚蹑,似已怒到极点。

“鬼眼叟”孤掌难鸣,他猛势抢到前副谷主那摇摇慾倒的身体之前,双手一抄,抱起就走,甚至还不敢回头反顾。

白嬷嬷看势,大难已去,急催康定野道:“我们赶快下崖,这是难得的时机,那‘优越谷主’不久必定复返。”

时值直晨曦初放,三人随着这微弱的光线小心向下降落,同时提心着暗处的埋伏,每个人的心情,真正紧张到了万分。

第一个先降的是康定野,他估计下到一个时辰还没看到底下是何形态,俯视仍是一片漆黑,于是停在一处突出的崖石上等着白嬷嬷和太清生。

第二人即白嬷嬷,她很快的到了康定野落足之处,问:“为何不下了?”

康定野指着下面道:“我从来没见过有这样深的阴沟,真不相信下面还有底?”

白嬷嬷道:“我们还只下得一半,因为我们所立之地处还有冰,再下去数十丈就没有寒冷了,但黑暗却更胜十倍。”

太清生道:“下面比上面一定要窄?”

白嬷嬷道:“刚刚相反,下面比上面宽有数倍,两面崖壁都向内陷,但无草木,石笋如林!‘金刚狱’在我们立足这一面。”

三人继续下降,速度更加缓慢,下面落足之处较上面更难。

未几,康定野忽然在下面叫道:“这里是悬崖!”

白嬷嬷落到他身旁一看,郑重道:“崖壁开始向内凹进去了,咱们要将十指插进崖壁,贴着身子,一手一手的向下移,千万勿两手落空。”

康定野叹道:“这真是名不虚传的‘半步危’,如不紧要,谁敢到此冒险?”

太清生道:“这也是我们内功未臻化境之故,假设都有二公子那样的内功,提气下落也无危险可言。”

白嬷嬷催道:“当心下去吧,别耽误时间。”

康定野看看上方的阳光太微弱,随即谨慎下移。

刚过了突出之处,他猛地发觉下方有两道绿色的异光飞闪如电,而且隐隐传来无数的喝叱之声,不禁大诧,抬头向白嬷嬷惊问道:“哪是什么原因?”

白嬷嬷闻声不答,其实她还看不见,两只手左右互换,一下一下的插着石壁下移,及至到了康定野身边,一见也感惊奇,啊声道:“那是打斗,是场奇异的打斗!”

这时太清生也已到了,她一见绿光就大叫道:“那是‘烈雷金刀’之光,我们快下,丁吉和于卜遭遇重围啦!”

白嬷嬷和康定野都知道‘烈雷金刀’的事,但刚才一时没有想到,闻言后同声急急道:“底下的埋伏一定非常厉害,无疑是‘优越谷’倾巢在此,我们赶快去接应。”

三人越朝下降,传来的声音亦逐渐加大,及至谷底,估计敌人竟有数百之势,白嬷嬷一看形势,立对二人道:“你们勿急,这儿不似平地,群斗不能发生效力,两小精灵可能没受到威胁,当前之局,我们只有暗暗与两小接近。”

当此之际,两小的刀光已无法看到,全为无数的宝塔形石笋挡住了视线,但喊杀之声竟如雷震耳。

太清生忽见三条黑影由前面两根石笋中闪过,急对白嬷嬷道:“此沟不知有多大?连这里都有敌人!”

白嬷嬷道:“这条阴沟长有七八里,横宽两三里,两端是绝地,同样要有非常内功之人才能上去。”

康定野问道:“‘金刚狱’离此有多远?”

白嬷嬷观察一下形势后答道:“不在我们左面就在我们右面,总之顺两侧面崖壁找寻定能发现。”

她忽然又见有黑影在前闪过,接着道:“先会两小要紧,问问他们因何也到了此地?”

太清生立即向前冲出,循着杀声高扬之处探进。

康定野靠着白嬷嬷身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四章 屠龙遭困金刚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