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四五章 “绝天剑”死而复活

作者:秋梦痕

文如争领着众人走了数丈.当面就是崖脚,他朝着近崖一根石笋行近,双手轻轻一推,石笋无声移开两尺,底下现出一洞。

五谷虫轻声向大家道:“你们先进去,留下文如争消灭足迹。”

白嬷嬷领先而入,经过十丈不到,眼前突现明亮,里面竟有珠光如昼,回头对五谷虫问道:“万老就在里面?”

五谷虫点头道:“还要转九个弯,上三层石梯,里面有巨室七间,居中一间即为万老打坐之所,现在可能已醒了。”

转过第五道弯时,文如争己赶到后面,随即超至白嬷嬷身旁道:“前辈,让小侄领路吧,家师正在盼望各位前去会面哩。”

估计洞道走尽时,太清生轻轻对五谷虫道:“进口那地方一旦被人识破堵塞时,此洞是否另有出路?”

五谷虫微笑道:“万眼神翁除了被逆徒害了那一回之外,一生很少有绝路,这点你尽可放心。”

说话中,耳听前面发出一声苍老声音大笑道:“夫人,久违了!”

又听白嬷嬷呵呵笑道:“盟主精神不坏,伤势痊愈了?”

康定野知道那就是‘万眼神翁’,只见他立在一个石门前叹声道:“老朽此生能再见天日,那完全是康二侠之恩!”

众人上前一一见过礼之后,五谷虫逐一价绍几个青年姓名和来历。

“万眼神翁”目注康定野叹道:“原来这就是康大侠,快请进?”

他转身领着老少进入石室落座,文如争却在石壁内取出一只玉盘,盘中满满的摆着七只玉杯,笑着道:“这是家师自制的天山‘雪莲花露’,请两位前辈和四位少侠尝尝,此物不仅止渴,而且有充饥的神妙。”

五谷虫笑对‘万眼神翁’道:“盟主是当年制成的吧?

居然能存到现在?”

白嬷嬷笑接道:“文侄还没提到此物最大的功用哩。”

“万眼神翁”呵呵笑道:“丁兄不知道还好,否则我的莲花露倒霉了。”

五谷虫哈哈笑道:“妙呀,它还可当酒?”

笑声未住,仰着脖子一饮而净,张嘴,连声叫道:“妙!

妙!妙!确如所料,文小子,再来几杯如何?”

文如争笑着递过他人几杯后转身道:“你老放心,在此期间,总够你不发酒瘾就是!”

五谷虫哈哈笑道:“你这小子够意思,那就不用操劳了,老朽自己知道动手,先办正事再说。”

“万眼神翁”接道:“诸位可知‘金刚狱’中共困了多少人?”

五谷虫道:“这是无法查出的,难道盟主能看见?”

“万眼神翁”点头道:“幸好‘金刚狱’洞眼机关尚未被叛徒发现,否则无法查出,各位休息一会之后,老朽即领着各位入第七室去看看就知道了。”

白嬷嬷惊讶道:“这是何解?”

“万眼神翁”道:“‘金刚狱’的设法并非是老朽之功,其玄妙之处,真是巧夺天工,里面的洞门和每段的洞道都可移动,有时如轮盘旋转,有时又如‘八卦易位’,但有一种不变的定律,就是每个监狱必须经过洞眼之前以备查察。”

众人听来都觉得稀罕不己,白嬷嬷道:“那个洞眼可是个透明窟窿?”

“万眼神翁”郑重道:“洞眼设置处距离‘金刚狱’起码有五十丈厚,除非有门户一般大,否则是看不清禁狱中所困每个人物的,但这个洞眼只有五寸大小,甚至还不是直通的,请问如何能看透过去?因之,连老朽也不知是怎样构造的。”

五谷虫诧异道:“那又如何能见到被困之人呢?”

“万眼神翁”叹声道:“那就是老朽所谓神妙的原因!”

他停一下接着说出第七石室之内一切道:“由丁兄背后一门过去是第五石室,再通过第六石室即为第七石室,那间石室是长方形,里面分东西两壁,东壁上有九面铜镜,每面铜镜的对面都有一个非常明亮的五寸大小的窟窿,但不能看到窟窿中有何事物,只觉得白蒙蒙的……”

白嬷嬷急急插言道:“那不等于在地面看月亮?”

“万眼神翁”点头道:“夫人虽未见过,但这个比方说得真好,那面石壁上真像排列着九个月亮,所不同的是——月亮看来是突出的,而那九个似月亮的窟窿却是凹进去的。”

康定野恭声问道:“那面石壁背后就是‘金刚狱’的方向?”

“万眼神翁”点头道:“正是的,但估计其厚度约有五十丈,然而这厚度在特等高手面前不算什么困难,尤其如令弟康燕南少侠亦容易攻破,唯独这个崖壁与通常岩壁不同,它根本就不是石质,因之想运内功是攻不被的。”

丁吉忽然站起道:“钢铁也可融化,难道这石壁比钢铁还坚固?”

这点疑问不仅是他,连经验丰富的五谷虫也不太相信,然而只见‘万眼神翁’呵呵笑道:“孩子,你说的是一把钢刀或是一根铁棍则可以,如此厚达数十丈的岩壁,谁的内功真火能将其熔穿?”

丁吉一想不错,随即又坐了下去,连向岩壁去试试的勇气也没有了。

于卜精灵的问道:“老前辈可否带我们去第七室看看?”

“万眼神翁”道:“假如诸位不要休息的话,那现在就去吧!”

他见众人都闻言起立,随即对文如争道:“如争不要去了,你难备一点吃的吧,同时还要往每个出口处查查,慎防那逆畜一一发现而堵死!”

文如争一直就无法禀告刚才被‘优越谷主’发现之事,此刻趁空说明康定野解围经过。

“万眼神翁”听罢沉吟一会,沉声道:“这就不好了,那畜生必定会封锁各路出口的概略重点,如争你赶快去将第一生路口的机关闭塞。”

文如争应声去后,五谷虫道:“盟主,此洞共有多少出口??”

“万服神翁”郑重道:“出口虽有三窟,但第一窟却在屋顶。”

他一面说着,一面带领众人通过第五、第六两间石室,及至到他说的第七石室时,五谷虫突觉室内非常黑暗,不禁问道:“这石室内为何不设夜光之珠?”

“万眼神翁”让众人都进入之后,随手将石室之门带上,接口道:“那是因为洞眼之故,如果设置夜明珠就会将九面铜镜上所显现的人影冲淡,甚至还无法看出。”

白嬷嬷道:“现在尚一无所见?”

“万眼神翁”笑道:“‘机钮一按,自有显示,但各位先要将位置立好才行。”

众人运起目光四顾,确见出这面壁上有九面大铜镜嵌在壁内,对面则有九个小窟窿,镜与镜之间隔约有七尺,白嬷嬷问道:“我们应该如何站立?”

“万眼神翁”道:“一个镜内只显示出一个狱室内所困之人的形象,各位先到左首第一镜前排立,但向背不可挡住那个小窟窿,否则就会堵塞镜上的人影。”

大家依言立于第一面铜镜之前,静静的注视镜上有何现象。

“万眼神翁”行到他们背后去,伸手向那第一个小窟窿旁的一点红色按去。

白光一闪,小窟窿突的射出银色的雾气,同时在第一面铜镜上看到倒卧的尸体!

丁吉沉不住气,张口骇叫道:“那是‘绝天剑’辛威!”

众人亦感诧异不已,但都在心里稀奇!

“万眼神翁”转过身去对大家道:“辛威被‘迷楼瑶姬’以色情诱杀之事,相信各位都知道了,但他仍未气绝,只是各位尚不明白吧?”

五谷虫看出那辛威的尸体是光着下身,急接道:“那小于是被‘迷搂瑶姬’采补所致!”

白嬷嬷啐的吐口痰道:“这种脏东西还问他作什么?”

“万眼神翁”面对五谷虫点点头,表示一点不错,接着道:“凡练过‘天机剑法’和‘天剑内功’的人物,采补只是大伤元气而不能死亡的,这点不但‘迷楼瑶姬’那女孩不知,恐伯连你丁兄也不明白,甚至于还可复元呢!”

五谷虫惊异道:“这真可能吗?”

他刚刚问完,耳听于卜大叫道:“动了!噫!”

众人但见铜镜内的尸体影子转侧了一下;五谷虫叹声道:“在‘迷楼三妖’所传的采补术之下不死,可见‘天机内功’真不等闲!”

康定野急于要看康燕南,立即接口问道:“老前辈,舍弟被困之处是在第九狱?”

“万眼神翁”道:“在第九狱。”

康定野道:“能否先看第九狱?”

“万眼神翁”笑道:“当然可以的,请各位齐集第九面铜镜之前去吧!”

太清生问道:“从第二到第八狱被困的是什么人?你老说说就是了,不必逐一去看了。”

“万眼神翁”道:“其中有‘斗牛天君’、‘寰宇游神’白嬷嬷冷笑插言道:“我那个老糊涂是活该,竟不等我到达就单独闯去!”

“万眼神翁”笑道:“白兄是因‘血手狂人’不听拦阻才跟着进去的。”他接着又道:“第二批是‘九亲王’率领着五个高手。”

五谷虫道:“我酒虫就是在他后面。”

“万眼神翁”笑道:“你是最幸运的一个,算是第三批,第四批是‘符祖’和‘盗竽’,第五批是黄海盗首领和东海盗首领,第六批是‘帅字旗’晁牧,‘五颗星”毛刀利,第七批是‘九眼鬼’瞿空、‘上门债’名敖、第八批是‘万斤锤’秦重三、‘一剂郎中’周五百,这只是提起几个重要人物,还有跟着以上数批人物后面进去的尚属不少。”

他见众人已立在第九面铜镜之前,于是又向对面的小窟窿旁边红点按去。

须臾之间,铜镜上已现出康燕南的影子,白嬷嬷诧异道:“他身边还有少林掌教和武当掌教!”

“万眼神翁”道:“康少侠就是为了救这一僧一道才冲到第九狱的,可惜老朽能见而不能解。”

他将机钮按动,隐去两个铜镜的显影,之后领着众人仍返转其休息之室。

当此之际,恰好看到文如争查过出口动静回来,‘万眼神翁’问道:“三个出口有何动静?”

文如争的面色显得有点紧张,他急走几步上前道:“师父,三个出口处倒没有什么动静,弟子曾冒险走出崖壁,但发现四野竟冷清得犹如死狱一般。这情形不知因何而起?”

五谷虫接口问道:“连‘优越谷’里的人物都不见一个?”

文如争恭敬答道:“就是这点才可疑。”

五谷虫转面对“万眼神翁”道:“莫非是那话儿真个找来了?”

“万眼神翁”叹口气道:“如真是他到来,我这个藏身之处恐难隐秘了。”

白嬷嬷忽然想起一事急接道:“你们提的是‘九魂道君’?”

五谷虫道:“不是他还有谁?”

康定野接口道:“此人能不能运神箫阻挡?”

“万眼神翁”摇头道:“你还没有运神箫的真正能力,而此人素来不愿显露正面对敌的,他如采取偷袭手段,甚至神箫还会被他所夺。”

这句话霎时引起众人大惊,白嬷嬷紧急问道:“听说神箫有报警之玄,难道到了还不知道?”

“万眼神翁”道:“在数十丈内,神箫确有报警之玄,但‘九魂道君’练有‘隐恶伪善’之能,只怕他到身边神箫还没有反应哩,这个人只有老朽和符祖、盗竽见过,恐怕丁兄都不认识吧?”

五谷虫道:“他被你打败时,我酒虫还刚刚出江湖,当然未曾会过。”

康定野接口道:“天机子和玉符子最近曾经识出他的面目!”

“万眼神翁”点头道:“那两个读书人确有一种不可捉摸的精灵!”

白嬷嬷道:“你那逆徒可能已和‘九魂道君’遭遇上了,否则这谷中怎与‘优越谷’人物!”

“万眼神翁”摇头道:“那畜生不会为我出力的,初遇上或许有误会,说开了,他必定向人低头,甚至还会和‘九魂道君’共谋。”

文如争道:“师父,让弟子出去查查如何!”

“万眼神翁”摇头道:“那太危险,让为师考虑一下再说。”

丁吉和于卜互相对了一下目光,同时起身道:“老前辈无须过虑,出去探听动静的任务就交给我们去吧!”

康定野对于这两个有名无实的徒弟相处日少,耳听他们自动开了口,也就不加阻止,只望‘万眼神翁’如何答覆。

“万眼神翁”却看着五谷虫道:“丁兄,你看如何处置?”

五谷虫哈哈笑道:“这两个小东西干硬的自然不足,如叫他们搞鬼鬼祟祟的勾当却还胜任,那就叫他们去吧!”

“万眼神翁”立向文如争道:“如儿,那你快送两位小侠从崖顶出去,同时告诉他们回来的暗号。”

文如争急向两小招手道:“二位小侠请随我来!”

两小跟着他由另一道石门出去,举目只见也是一条洞道,丁吉向文如争问道:“文大叔,回来还有暗号吗?”

文如争点头道:“如果没有暗号,谁也休想进得此地,你们探得什么重要消息要回来通知时,只要发动暗号,我就闻声开洞迎接。”

于卜道:“什么暗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五章 “绝天剑”死而复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