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四十六章 九魂道君·白龙神

作者:秋梦痕

“红衣蒙面女”冷声道:“你想我会被你威胁?”

“九魂道君”嘿嘿笑道:“中原武林只要祖师爷略存杀机,凡是有点名望的都得死亡!”

红衣女闻言大怒,一挥手中异鞭骂道:“老鬼,你还想到败在‘万眼神翁’手下之耻吗?”

“九魂道君”一闻提起当年之事,大吼道:“现在叫那废物出来试试看,本祖师爷定叫他死无全尸!”

红衣女挥鞭指着崖下道:“‘万眼神翁’就隐居在崖下,他的功力虽废,但身体未残,凭他那份神鬼莫测的武学知识,我相信自有复元的一天,预料你第二次惨败的事实不久必现。”

“九魂道君”似也想到了这一方面,突然拨身而起,如苍鹰般朝崖下扑去,阴声大笑道:“本祖师爷焉能让他到达复元之时。”

红衣女如影随形,紧紧迫着喝道:“有我在此,焉能让你如愿!”

五谷虫急对康定野道:“你快回去通知,叫万老儿提防其破洞而入,我老人家要追着下去看看,一方面要查出这红衣女的底细,另一方面倒要看看他们如何找‘万眼神翁’?”

回头又对两小道:“你们赶紧奔白熊谷去,刚才那红衣女说‘九魂道君’曾劫她一个对头女子,同时去探‘优越谷主’到白熊谷去作什么?”

两小应声上道,他们选择“优越谷主’的去向急奔,在路上,丁吉对于卜道:“我猜‘九魂道君’来此的主要目的是救九亲王出‘金刚狱’,假设不错的话,咱们师叔亦可趁机冲出了。”

于卜摇头道:“师叔被困在第九狱,他与九亲王不在一个洞门内。”

丁吉道:“九魂道君不能破狱则罢,一旦能破,必全狱俱毁,你想师叔还不能出来,不过,出来时必定会和‘九魂道君’有场非常猛烈的打斗不可。”

顿饭之久,两小到达一座山头,于卜向前一看,回头对丁吉道:“前面一峰比一峰高,我们恐怕追错方向了。”

丁吉道:“事情并不紧急,我们暂停一会,待我观看是否走错再动。”

于卜道:“你我都不知白熊谷落在哪里。观察有啥用?”

丁吉道:“‘白熊谷’之名,当然因有很多白熊才能得来,我们看看附近有没有白熊就知道了,你看,那不是有几个大蹄印?”

于卜哈哈笑道:“你真是一窃不通,在最寒地区的熊是要冬眠的,这是什么时候?”

丁吉走近那些蹄印一看,突然骇叫一声道:“怪,这是马蹄印!”

于卜走近亦觉惊奇,怀疑道:“这高峰上哪能有马迹?

噫,还有两匹哩!”

丁吉道:“管他,我们跟着马蹄印去看看。”

这段耽搁时间不少,于卜也只好跟着他找去,但行走还不到该峰背后,二人突听后面有了异动,丁吉骤然停步,急向左侧雪林中一闪。

于卜跟踪而藏,俏声道:“有人追赶?”

丁吉道:“不是追我们!破空声非常尖锐,那是特等高手在追逐。”

说话之间,林间瞬息冲过一条人影,于卜一见愕然,骇异道:“绝天剑辛威,他已恢复功力!”

丁吉亦觉惊奇道:“万眼神翁说,‘天机内功’能够自动恢复元气,业已证实一点不错!”

于卜突又低声道:“那个红衣蒙面女追来了,啊,后面还有‘九魂道君’,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三言两语之间,林前连连闪过两条红影,紧接着,丁吉冲出拦住大叫道:“丁爷,你也来了!”

最后那人竟是五谷虫,只见他停步问道:“你们还在这里未动?”

于卜接着抢答道:“我们怕搞错方位,‘金刚狱’怎样下?”

五谷虫招手道:“我们快点蹑踪他们,追着说吧!”

他领着两小加劲冲出,边奔边说道:“当‘优越谷主’放出‘迷楼瑶姬’之际,他认定辛威已死在第一狱中,讵料辛威只是半晕迷状态,因之,‘金刚狱’的总机关被他发现了,不久前,当他功力复元时,他即破关而出,同时竟将全部总机关开启之键毁个干净,自第二狱到第九狱被困之人今后更无法出来了。”

丁吉追着问道:“那红衣蒙面女和那‘九魂道君’追赶辛威作什么?”

五谷虫道:“那红衣女似亦有找寻机关入狱救人之心,但不知她要救的是什么人,‘九魂道君’,当然是要去救九亲王啦,这下机关被毁,洞成死洞,自然双方都迁怒到辛威的头上去了。”

于卜疑问道:“他们为什么都从这个方向走呢?”

五谷虫摇头道:“这是一件难以揣摩的秘密,我们追去后自能查出头绪。”

他语声刚停,接着又大声喝道:“谁戏耍我酒虫?”

他的双脚猛地钉住,同时阻拦两小前进,双目炯炯的盯视左侧不瞬。

丁吉看出五谷虫面容非常严肃,靠近过去轻轻问道:“那雪堆藏着有人?”

五谷虫不理,仍朝注目处喝道:“你的‘暗风指’要施不施,是存戏耍之心,难道怕我酒虫接待不下吗?”

忽然一个人影闪动,对面现出一位中年妇人,只听她冷冷的哼声道:”酒鬼忘了,‘暗风指’是谁练的吗?”

五谷虫突然哈哈笑道:“原来是‘呼魂怨女’,我说呢!

谁还能来开我酒虫的玩笑。”

两小看出对方似无敌意,即跟着五谷虫慢慢接近过去。

“呼魂怨女”指着五谷虫道:“你准备赴白熊谷?”

五谷虫哈哈笑道:“刚才过去了三个人物,不知大姑娘有否看到?”他停一停又道:“优越谷主早上就去了,那儿必有名堂!”

“呼魂怨女”点头道:“两批人物我都见到了,惟那红衣蒙面女的来历不明!”

五谷虫问道:“你不打算前去?”

“呼魂怨女”冷声道:“我在追查那‘八卦教主’和‘九阴教主’,这两个东西曾与‘优越谷主’那小子同谋,居然敢动我的脑筋。”

五谷虫点头道:“这消息我酒虫已知道,但目前情形不同了,那‘优越谷主’连自身都顾虑不暇啦,那两位邪教头子只怕亦往白熊谷去了。”

“呼魂怨女”闻言转身道:“那我就提前赶去吧!”

五谷虫试问道:“符祖被困‘金刚狱’,你们之间的怨恨是否就此了结?”

“呼魂怨女”冷笑道:“有我一日,此恨无了结之期,‘金刚狱’绝无永固之望。”

丁吉插嘴道:“前洞机关全被辛威毁去,自第二道洞门起,再无开启之法了!”

“呼魂怨女”回头看他一眼:“你这小子人小鬼大,仗着老强盗那几把‘烈雷金刀’到处闯祸。”

丁吉轻轻笑道:“我们两人还没和你老作过难看的事情吧?”

“呼魂怨女”不理,又回头问五谷虫道:“那个红衣蒙面女手中的异鞭,听说竟与‘麟须鞭’有同等功用?”

五谷虫道:“我酒虫已见她与‘九魂道君’动过一场手,那是有强无弱,但不知能否攻破‘金刚狱’了,此事必须详查该鞭出路和名称,否则是无法得其真相,据‘万眼神翁’郑重向我提出警告,他那个叛徒宇文化的内功还不断增进,如有奇遇,其本能足可与‘九魂道君’打成平手,目前除了康燕南被困‘金刚狱’中之外,武林中已有三个功力特出的强敌,这三人之中,以我酒虫衡量,还是要算‘九魂道君’略胜一筹,那红衣蒙面女全仗那条七彩异鞭,一旦她失去了那条鞭,其功力也不过与宇文化相等而已。”

“呼魂怨女”似还有什么重要事情与五谷虫谈论,但忽然有一条人影映进了她的眼帘而停止,两目中突然射出神光,脚步也微微一顿!

于卜在后面突然叫道:“那是谁?”

“呼魂怨女”猛回头道:“酒鬼,你说武林中只有四把项尖好手?”。

五谷虫知道有异,但他没有看到那条人影,面对“呼魂怨女”道:“你已发现了第五位?”

“呼魂怨女”不答,侧顾于卜道:“你这小子目光很不错。”一顿,才向五谷虫道:“就是这小子所叫的那人?”

五谷虫悍然道:“武林中还有谁?”他向于卜问道:“你看见什么人物?”

于卜紧张道:“一条全身如雪的人物,我感觉他那如闪电一般的轻功,竟与我师叔毫无差别,他在前面峰腰横飞而过。”

五谷虫肯定的道:“老辈中再无与‘万眼神翁’和‘九魂道君’同等功力之人了。”

“呼魂怨女”冷笑道:“万眼神翁为了什么事悄悄奔往罗刹数十年?”

五谷虫道:“他为了找寻‘渤海古秘图’才去的。”

“呼魂怨女”道:“那还是次要问题!”

五谷虫猛地跳起道:“你说‘白龙神’还在世?”

“呼魂怨女”道:“武林再无四季穿白绸大褂的人物,刚才那人我虽没有看出面貌,但在他的轻功中可知是‘晨曦乍现’无疑。”

五谷虫焦急道:“这人再出,血腥更重,我得返回‘半步危’和‘万眼神翁’去商量才行。”

“呼魂怨女”似也有了紧张气氛,停步道:“万眼神翁目前尚无能力应付,你去徒费跋涉,当前之计,你仍带着两个小子奔白熊谷探事,我则非改道去查此人真实不可。”

五谷虫点头道:“你的‘七瘴笛音’对‘白龙神’无用处。”

“呼魂怨女”已拔身纵出,传下一句话道:“我的命将要比你长了!”

五谷虫默然不语,表情上没有已往那样轻松!

丁吉问道:“‘白龙神’是什么样的人物?”

五谷虫没有回头,仅向后面一招手,行出数丈才郑重道:“他的武功比‘万服神翁’还奥妙,当年没有人能够识得出,其性格孤独而善变,最坏的是嫉妒多疑,因之动辄杀人,生平无友,举目皆是他的仇敌,在当年曾与‘万眼神翁’争夺过武林雄长,但因其没有‘万眼神翁’声势之大,自知双手无援而隐退。”

于卜接着道:“他既隐退了这多年,为何现在又出来?”

五谷虫道:“可能有两个原因!”

丁吉道:“他也得悉‘万眼神翁’失去武功了?”

五谷虫想想后道:“这可能是第三原因了,第一、他没有横扫武林的绝对把握不会出来,第二、他是得知中原出了记件奇珍之故。”

两小跟着他又走了两个时辰,于卜问道:“白熊谷还没到?”

五谷虫似已听出什么声音,半晌才轻声道:“白熊谷在正面那座峰后,但我们慢一点,右侧林中有两个‘优越谷’的人在说话!”

丁吉急问道:“那一定是‘优越谷主’,他和‘鬼眼叟’同行的。”

五谷虫摇头道:“我们提功过去,当心弄出响声,那是前副谷主和‘鬼眼叟’,‘优越谷主’没有在一块,先听听他们说些什么。”

于卜向丁吉暗递手势,叫他将‘烈雷金刀’掏出来,口中向五谷虫问道:“你老怎知‘优越谷主’不在?”

五谷虫道:“他们的谈话中,有些不能向‘优越谷主’面前说的东西。”

两小闻言不明,但却不再多问,半晌,他们已由最掩蔽之处渐渐接近。

在林中有一堆三丈高的岩石,石上长有一丛茅草,草,现己变成一根根透明而弯曲的冰棍,寒风拂动冰棍,互相发出‘叮叮’之声。

有两个黑衣蒙面人坐在较高冰石上。这时却停止了谈话之声,面朝着西方,显然是在等侯什么人。

五谷虫此际已约束两小再进,传音道:“这儿不仅能看到,甚至能听得清楚,再进就会被他察觉了。”

两小知自己这方力量不足,当然不敢冒失,当此之际,忽见右面那个黑衣人移动了一下坐姿,同时发出问题道:“总管,谷主去了多久啦。”

此人就是前副谷主的声音.他可能是刚才赶到的,耳听坐着的那黑衣人发出阴阴的声音答道:“在你来时前刻走的,估计快要回来了。”

这个人即为‘鬼眼叟’,又听前副谷主道:“我们对他的利用算是再不重要了,似此永远跟着他不是办法。”

两小忽然明白五谷虫刚才那句话的意思,丁吉传音于卜道:“原来这两人对‘优越谷主’并没真心服从!”

于卜正待答话,但忽听到‘鬼眼叟’道:“当前强敌未除,我们仍须利用下去。”

“前副谷主”发出警告的语气道:“你老不要太大意,他已对你老不信任了。”

“鬼眼叟”阴声道:“贤侄是说老朽与‘屠龙公子’康燕南的往事?”

前副谷主的脑袋连点数下道:“甚至他还知道你老运走一部分宝藏之事!”

“鬼眼叟”发出嘿嘿的笑声道:“老朽不是当着贤侄面前夸大口,在他面前可说是隐如泰山,安若磐石,他如失去老朽设谋,那真是寸步难行,这点他自己非常清楚,贤侄只管放心。”

前副谷主道:“你老将宝藏真的运交‘屠龙公子’去了!”

“鬼眼叟”叹口气道:“在初运之时,确有交给那小子之心,但后来察觉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六章 九魂道君·白龙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