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四八章 “泰山石”耍天帝拳

作者:秋梦痕

康燕南耳听五谷虫要他去救人,不禁诧然问道:“是谁?”

五谷虫郑重道:“秦重三,他被一个新出道的高大青年给打得有守无攻,甚至已挨了十几下铁拳,连我老人家的绝拳都无法插手进去。”

此言一出,更使康燕南惊异不已,急急道:“‘万斤锤’秦重三是老辈中有名的神力人物,这真是非常之事!”

五谷虫道:“秦重三的对手,据老朽看来还不到二十岁,但绝非邪门子弟。”

丁吉抢着问道:“那秦爷爷为什么要和他动手呢?”

五谷虫叹声道:“秦重三素来好打抱不平,原因起自‘上门债’史敖身上,秦重三眼看史敖被那个青年大汉打成重伤而不忍,于是冲出抢救,结果人没救活,反而惹火烧身。”

于卜惊问道:“史敖被傻大个子打死了?”

五谷虫点头道:“被打得五脏震碎而死。”

康燕南急对丁吉道:“你和于卜在此守候,为叔马上与丁爷爷回来,此地如有变化,你们火速找来报信,最重要是盯住‘优越谷主’勿放。”

五谷虫见他已交代完毕,于是领路急转,回头又对两小道:“你们如果有事找,只向正北三十里就可发现。”

康燕南紧紧跟着,走着问道:“前辈可识得那青年大汉的武功路子?”

五谷虫摇头道:“我老人家如果能看得出,那又有什么稀罕,他施的仅仅是三招拳招,循环使用,绵绵不绝,最妙的是他脚下步法,看势是乱七八槽,但却又快又妙,简直不知是什么邪门,竟连‘盗竽’都摇头叹异!”

康燕南道:“盗竽前辈也在那里?”

五谷虫道:“多着哩,在场者有‘符祖’、周五百、紫莲大师、青莲大师、丹玄道人、玉虚真人、‘银化先生’、‘瑶草谷主’,你师傅、‘斗牛天君’、‘血手狂人’、‘呼魂怨女’等等,这是明着立在旁边观斗,还有隐藏未露面的更不知有多少人。”

康燕南道:“你老特地来找晚辈?”

五谷虫点头道:“那是听‘盗竽’说,你往这个方向来了!”

康燕南正色道:“在场的有那么多人物.难道没有一个出去接下秦重三……”

他说到一半却不往下接,五谷虫笑笑道:“我们这些老家伙,一生讲的是臭虚名,到死都是骨头硬!”

意思是既不愿两打一,又不愿被旁人看着自己败北,因之无人去接秦重三,同时也不愿丢人现眼,言中之意,康燕南早就清楚了,这也是他不往下说的原因。

五谷虫见他不语,又道:“秦重三不佩服任何老辈人物,他情愿死也不愿人帮忙,这也是旁人碍难去接下的原因之一,加之邪门中一批不但连接的意思都没有,同时还希望秦重三早点死亡哩,人心险恶,你不是不知道。”

康燕南叹声道:“秦重三的个性,晚辈亦有耳闻,我这一去,他同样不愿丢人又怎办?”

五谷虫哈哈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秦重三一生瞧不起老辈同道和对立人物,嗨嗨,近来他独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你如果一到,他可能还自动叫你出去接阵哩!”

未几,一阵隆隆矩震之声,响自前方半里外,五谷虫回头道:“秦重三不愧为当年神力大将,他居然能支持到现在还不败。”

康燕南听出那种声音全为内功配合天生神力所发,因为那响声既宏亮又明朗,于是加劲疾奔。

半里外是处小湖泊,湖水由一条三十余丈的大瀑布灌入,湖中有一张十丈宽的草地,这时在草地上翻腾着两个高大巨人.其一就是‘万斤锤’秦重三,另一个则是满脸憨态的青年,两个人身高体巨,脚长拳粗,四条胳膊挥处,随之雷声隆隆,劲风所及,湖水涌上高岸,其势之猛,真是罕见。

五谷虫指着环湖四周道:“你看,人数不少吧?”

康燕南道:“大多数都是由‘金刚狱’逃出的。”

五谷虫道:“你现在可以接应了,秦重三看势会脱力!”

康燕南道:“先让我看看那少年巨人的拳路和气色再说,我不能误伤好人。”

五谷虫道:“不要看了,他绝非邪门弟子,你不要伤他生命就行了。”

康燕南慢慢向湖边行去,五谷虫亦步亦趋的跟着,当此之际,那环湖一带观斗的人物都发觉他们老少身形。

突然有人宏声大笑道:“酒虫找来靠山了!”

康燕南循声看去,发现那是“符祖”的声音。

符祖一叫,同时又有数声大笑跟起,紧接着,由西面奔到来三条人影,在前的是“血手狂人”,居中为‘书仓盗蠹’,后面跟着‘斗牛天君’。

康燕南一见师傅奔到,急忙迎上见礼道:“你老人家是什么时候来的?”

“书仓盗蠹’叫他见过师伯师叔后含笑道:“为师听说你已出了‘金刚狱’,因之才向这方寻来,却于途中会上了你师伯师叔。”

“血手狂人”哈哈笑道:“你这一现身,开溜的可能不少,为师伯师叔的真是眉毛都要长三寸。”

康燕南寒喧几句后又问师傅道:“你自‘优越谷’分堂带走那两个女子后,现在将她们寄居哪里?”

“书仓盗蠹”笑道:“你是问金妮和银妮吗,这个不用你管,为师自有地点安置。”

康燕南连声应是,恭敬道:“你老请在此地休息,待徒儿解脱秦前辈之危后,再来向你老禀告近况。”

“书仓盗蠹”含笑道:“你的近况为师都知道了,相反的,为师倒有几件事情要向你交代,快去吧,秦前辈再不能支持了!”

在这个时候,秦重三已发现了康燕南的出现,但他被对方如山的拳势打得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了,拳劲没有那青年重,步法没有那青年快,谈不上攻击,只尽其力量在防守。头上青筋暴露,满身汗出如雨,情形十分狼狈。

康燕南身轻如羽,轻飘飘的脚踏湖水,闪闪的上了那块不大的草地!

那青年一见有人到达,反应亦非常灵敏,只听他宏声大叫道:“老大个,快叫那小子退开,我‘泰山石’洪猛不欺弱者,他一定是你的徒弟!”

原来他在向秦重三提出警告,只听得湖外四周发出一阵哄然大笑!

秦重三难得有一点空隙,这下可攫住了机会,猛力向旁一闪,恰好闪到康燕南身边。

康燕南见他呼吸急促,声如牛喘,忙拦在他身前。

那青年巨人虎扑而上,双拳抡起.大有开山裂石之威,但一见康燕南那弱不禁风,文质彬彬的样子,似有不忍下手之势而又停止。

康燕南见他生相英武,憨直得近于天真,随即拱手道:“阁下自称洪猛,但不知令师为谁?”

洪猛好象没有经过打斗似的,呼吸非常自然,他眼看面前立着一个美貌书生,大有拘谨不安之情,宏声都不敢出,生怕将康燕南惊坏似的,皱眉道:”咱师傅是有的,但武林中没有人知道,他名叫‘天外士’,现在可改叫‘吸天君’啦,你这小子也懂武功?”

出口无忌,叫师傅之名如叫外人,可见这傻大个憨到什么程度,康燕南忍住笑,环扫小湖四周一眼,似在搜寻老辈中有无识得他师傅之人。

四周之人都是耳听目明的一流武林人物,青年巨人的声音虽然说得很轻,但仍较常人要响亮得多,刚才之言,可说是人人都听得很清楚,然而真奇怪,确实没一人能识得‘天外士’之号!

当此之际,只有‘书仓盗蠹’向着五谷虫道:“酒虫,你记得‘万眼神翁’还有个师弟叫‘齐天士’吗?”

五谷虫点头道:“他在天山大会之前就死了,就是健在.也与大小子的师傅不符呀?”

“书仓盗蠹’摇头道:“‘万眼神翁’师弟并没有真实死亡之证,这点恐你酒虫不清楚,‘齐天士’的为人非常正大,他是看‘万眼神翁’不顺眼而隐退的.死亡消息出之‘万眼神翁’之口,幕后情形只有我与‘盗竽’最了解。”

就在这当儿,忽见‘盗竽’和‘符祖’双双奔到。‘书仓盗蠹’之言似已被‘盗竽’听去,只见他哈哈笑道:“书虫,你以为这小子的师傅即为‘齐天士’?”

五谷虫接口道:“你无山王有同感?”

“盗竽”又是一声哈哈笑道:“你们知道‘万眼神翁’在未被叛徒杀死之前的功力是如何恢复的?”

“书仓盗蠹”陡然一撑双掌,将那无腿的身体弹起数丈,落下来大叫道:“对了,他悟出‘天帝神功’之故!”

“盗竽”高竖拇指道:“还是你书虫最精明。”

“符祖”接口道:“‘天帝神功’是‘万眼神翁’永远未悟透的遗恨,准是他悟透了,但与当前这大小子有何关系?”

“书生盗蠹”郑重道:“‘齐天士’悟性素较‘万眼神翁’为高,他一定是先‘万眼神翁’悟彻‘天帝神功’,因‘天帝神功’里面有套‘天帝拳’,刚才那大小子所施恐怕就是那套拳法。”

五谷虫似已看出康燕南表面在逗着那青年巨人,耳朵却放在这面的谈话,于是大声喝问道:“康小子,你听到没有?试探那小子看看!”

康燕南反臂打出一个手势,表示他已听到了,口中却向那青年巨人笑道:“阁下令师想必仍健在吧?”

“泰山石”洪猛大声道:“他死不了,但这一辈子他发誓不再出江湖,我如没有师姐,他也不准我出来。”

康燕南笑道:“咱们化干戈为玉帛,互相认个朋友如何?”

青年巨人大声道:“不行,我师姐说过,武林中尽是坏人!”

康燕南大笑道:“令师姐的武功一定不如阁下高强,原因是打不过人家之故吧?”

青年巨人猛的一抡双拳,大声道:“我如不看你受不了一拳,这种侮辱之言非将你打死不成,我师姐‘沉香仙子’天下无敌,我还是她手下的败将,你敢说她武功不行?”

康燕南暗示秦重三快点退出湖心,一面又笑道:“阁下所施拳法,在我看来也觉平平无奇,如果要打,那就放手过来。”

青年巨人大怒道:“我‘天帝神拳’无人敢与为敌,你小子莫非是活得不耐烦了。”

这句话霎时传出湖外,凡是老辈人物莫不惊讶至极,原因已证实他确是‘万眼神翁’师弟‘齐天士’之后,五谷虫急急传音康燕南道:“康小子,你要慎重出手,千万莫将‘齐天士’引了出来!”

那青年巨人眼看秦重三不言而去,心中似已大怒,猛的绕过康燕南就待追出。

康燕南将身一闪,火速拦住道:“阁下既与秦老停了手,那一场过节已算不了了之。”

青年巨人大怒道:“你不是我洪猛敌手,赶快逃命去吧,如再在此碍事,那就休怪我姓洪的不尊重读书人了!”

康燕南哈哈笑道:“读书人莫不善‘六艺’,礼、乐、射、御、书、数。射者,‘武’也,打架岂能吓倒我读书之人?”

环湖之人见他酸气冲天,同时发声哄然大笑.傻大个会错意思,还以为大家笑他不敢动手,真是火上加油,提拳大喝道:“小子,那你就准备挨揍!”

康燕南存心要挨一拳,一方面试试自己内功有无进步另方面也想试试对方的神力到底高到什么程度,但他怕对方不忍施出全力,又激道:“阁下最好不要动手,所谓天外有天,人上有人!”

青年巨人宏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还打你不死?”

康燕南轻轻笑道:“你不仅打我不死,甚至我不抵抗你也打不动!”

青年巨人仰天大笑道:“原来你人小嘴巴大,吹得倒还真响亮!”

康燕南故装郑重道:“阁下敢与读书人打个赌?”

青年巨人已不耐烦,大声道:“赌什么?”

康燕南哈哈笑道:“你如输了则要听我一句命令!”

青年巨人不加考虑,大声问道:“什么命令?”

康燕南道:“你今后与人打架,一旦被我遇上时,我认为对方是好人就不许动手,否则,我要过问,你答不答应?”

青年巨人大声道:“一言为定,你站好……”

康燕南急急摇手道:“慢点?”

青年巨人吼声道:“你反悔了!”

康燕南摇头道:“岂有反悔之理。”

青年巨人诧异道:“那你为什么叫停?”

康燕南道:“我们读书人一生讲道理,从来不占他人面子,比方说,赌是有输有赢,刚才讲的是我赢,现在假设是我输了呢,你的条件是什么?”

青年巨人肯定道:“我一定会将你打死的,你连命都没有了,我还谈什么条件。”

康燕南微笑点头道:“希望你打我不断气,下次还有机会再打赌!”

青年巨人吼声道:“少罗嗦,不断气也算赢了!”

康燕南大笑道:“这更有希望,来罢,你由正面发拳?

还是由我背后发拳?距离凭你选择。”

青年巨人已被他逗得脸红脖子粗,大声道:“我‘泰山石’洪猛从不走人家背后发拳,你只当心就行了!”

康燕南双手一背,昂然挺立道:“我估计你的功力尚未炉火纯青,这次打赌,你是输定了!”

青年巨人咬牙大吼道:“我洪猛一生最恨吹牛的家伙,本来不想将你打死,现在不行了,看拳!”

康燕南眼看对方双拳陡长数寸,甚至突然加大一倍,不禁暗赞道:“这傻大个子的功夫确够火候了,无怪秦重三毫无还手之力。”

心念才动,青年巨人口出狂吼,两拳真如泰山般平胸冲出,那雄厚无伦的巨劲,轰隆一声,硬生生的打上康燕南的胸膛!

当响声未住,而地面沙草骤然高扬,湖水似海涛般涌激上四岸之时,原野都起了动摇,环湖的观众同时惊得齐声发喊!无一不被那震人的威力所撼慑。

五谷虫比“书仓盗蠹’还急,他拔身就待冲到湖心沙尘中去看个清楚。

“盗竽”伸手一把拉住,沉声道:“别动,沙尘中似有变化。”

话将停,湖心草坪的沙尘中陡然飞起一条人影,其势如电,瞬息超越湖岸,同时发出惊吼之声而去。

良久,尘落声寂,湖心回复正常,当众目看清斗场形势时,迈料又不约而同齐声发出一阵惊讶的大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