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四十九章 瑶姬受虐供神剑

作者:秋梦痕

湖中那块草地已告空空如也,青年巨人不知去向,而康燕南更连影子都没有了,万目所睹,竟没有一人能看出那俄顷的变化!

当群众愕然无语之际,突听那‘盗竽’扬声大叫道:“那冲起的人影一定是青年傻大个子!”

他这一声大叫,紧接着引起‘符祖’的冷笑道:“这有什么疑问!但康小子哪去了?”

五谷虫忍不住了,他看出‘书仓盗蠹’犹如没事人一样,心中大怒道:“书虫,你的徒弟有危险知道吗?”

“书仓盗蠹”不理,他反朝东面行来的少林紫莲大师拱手道:“大师,你可以领着咱们的人先行一步了。”

紫莲大师合十道:“施主已知令徒去向了?”

“书仓盗蠹”摇头道:“燕儿生死不明,但我残废人也操不了这份心,一切由他去吧!”

紫莲大师立向武当丹玄真人示意,同时率领着各大门派的人物离去。

在这时只有秦重三非常难过,痴痴的向着五谷虫道:“康小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死了也应该有个尸体呀!”

五谷虫向他招手道:“大汉,我看那小子是死不了,他的功力己到化境,八成是以绝妙的轻功追着那大小子去了!”

符祖在一旁冷笑道:“武林还没有真正能化身无形的人物?”

五谷虫吼声道:“你不信就跟我酒虫走,保证你在一个地方可看到他。”

他顺手将“书仓盗蠹”抱起道:“你不要用手走路了,我酒虫带你同行。”

他这一走,其余的群雄亦跟着在后,人人都想看个水落石出。

五谷虫走还不到一里,耳中却听到一个声音传来,他忽然一顿,面上现出笑容,轻声对“书仓盗蠹”道:“书虫,真不出我所料,燕儿在叫了。”

“书仓盗蠹”似亦得到了徒弟的传音,点头道:“他叫我们不要去!”

五谷虫道:“那是为了你的安全,当地现有四个特殊高手——红衣蒙面女、‘优越谷主’、‘白龙神’的徒儿谭天峰,再加上‘九魂道君’,这都是对头人物。”

“盗竽”接近秦重三,他看出五谷虫似在与‘书仓盗蠹’商议什么,立即向秦重三道:“大个子,我们快走两步,酒虫脚步放慢了,一定有名堂。”

秦重三道:“我对书虫不起,他徒弟是因我而失踪的!”

“盗竿”拍拍他的肩膀道:“你放心,那康小子死不了的!”

秦重三摇头道:“你‘无山王’不知那傻大个子的拳头有多大的劲,打我的时候可能还没运上七成功,但已使我老秦毫无还手之力,对康燕南那一掌就不同了,可说我老秦有生以来就没见过那种骇人神功。”

他们走近五谷虫身旁之际,突见前途如飞冲来一个中年大汉,竟一直冲到‘符祖”跟前大声道:“老当家的,你老快去,神剑有了着落了。”

“符祖”环视左方前后,沉声道:“是谁得手!”

那大汉冒失的道:“是‘绝天剑’辛威得手!”

“符祖”挥手道:“你带路,现在何地?”

那大汉扭身飞奔,大声道:“在前面两里处一座崖下。”

群雄闻言,立起紧张,人人加劲急迫,霎时去得如潮水一般,唯有‘盗竽’和秦重三被五谷虫大声叫住道:“二位别急,刚才那笨牛报事不实。”

“盗竽”己将身体纵起,闻言又停,问道:“有何不对?”

五谷虫放下“书仓盗蠹”后笑道:“现在无须解释.等会自有一人前来说明。”

他招手大家停止,择定左侧数株大树下落座后又道:“二位可知前面两里之处的情况?”

秦重三大声道:“你酒虫又从什么地方知道?”

五谷虫道:“辛威现处于‘九魂道君’、‘红衣蒙面女’、‘优越谷主’,以及当年‘白龙神’的弟子等四大强敌围困之内,而他手中仅仅只夺得‘迷楼瑶姬’在握,这些事情不但是我酒虫亲自知道,而且刚才又得康小子在暗中传音啦,他说那崖下至今尚无变化。”

秦重三猛的跳起道:“燕南真个无恙吗?”

“书仓盗蠹”接口道:“承秦兄关怀,小徒确实无事。”

“盗竽”哈哈笑道:“我这个老强盗自愧不如小强盗太远了!”

语未落,他转头对着秦重三道:“怎样?我的话如何?”

秦重三急问五谷虫道:“他没说是如何离开湖心的?”

五谷虫大乐道:“你这老笨牛相不相信他有身如清风之功?”

秦重三摇头道:“酒虫别胡说,快讲真的,他到底是怎样离去的。”

“书仓盗蠹”见他急得满面通红,接口笑道:“据小徒传音告我,他是凭着那傻小子临逃的一股风力,紧紧附在对方背上同去的,目的在将那傻小子镇压得口服心服。”

“盗竽”叹声道:“一代新人换旧人,你我从此也该退出武林道上了。”

秦重三更是狂喜道:“我老秦一生不怕强,这次我可服了康小子,那大小子的功力,起码要比酒虫的‘绝拳’重—倍,康小子竟能挺胸受下那样的泰山压势,可见得他己到达什么火候了!”

当此之际,忽见康燕南带着丁吉和于卜缓缓行来,但面上的表情却十分黯然!

“书仓盗蠹”一见,轻声对五谷虫道:“他遇上什么不愉快事情了,酒虫,你代我问问。”

康燕南走近时先向其师见过礼,又向三位前辈作个长揖,之后依着“书仓盗蠹”坐下才道:“前面稍有冲突,但与辛威无关,刚才‘符祖’领着一大群武林前去,看来也不敢接近那座崖下。”

一停,他指着立在一旁的两小又道:“他们两个险遭‘鬼眼叟’暗袭成功,奇怪的是他被那红衣蒙面女赶走了。”

“盗竽”皱眉道:“两个小东西凭着‘烈雷金刀’和本身内功,难道还打不过‘鬼服叟’?”

丁吉和于卜捣乱成习,但这次看到有‘书仓盗蠹’在场而不敢顽皮,他们跟康燕南见过礼后,即立在一旁不言,但闻‘盗竽’提及‘鬼眼叟”之事,丁吉立即抢着道:“那老贼不是凭硬功夫当面动手。”

“盗竽”哼声道:“你们的歪心眼不会比‘鬼眼叟’少,怎能让他到了身后还不知道?”

两个小鬼不敢还嘴,他们当时似有什么疏忽之处。

五谷虫问道:“那崖下到现在还不见有变化?”

康燕南道:“辛威控制不住‘迷楼瑶姬’,他扬言,如果迫得紧,他就将‘迷楼瑶姬’杀了,外围人人知道神剑是被‘迷楼瑶姬’藏了,她一旦被杀,神剑则永无着落。”

五谷虫道:“那你回来干啥?”

康燕南郑重道:“刚才晚辈想请家师早点离开,免得前去冒险,现在晚辈有几件事非请家师前去观察不可,因之赶回来迎接他老人家。”

“盗竽”接问道:“有哪几件事情?”

康燕南道:“第一件事情,晚辈疑惑‘符祖’也是被清廷请出来的,而且与‘九魂道君’在暗地勾结。”

“书仓盗蠹”望着“盗竽”笑道:“这个你‘无山王’最清楚,大概不会吧?”

“盗竽”点头道:“‘符祖’阴险.但他不会被清廷利用,这点我可保证。”

康燕南又接道:“第二件是那个红衣蒙面少女,现在晚辈已知她是那个青年巨人的师姐,但她手中那条异鞭却有点奇怪,据晚辈看来,竟与先前‘麟须鞭’有完全相同的功用。”

“书仓盗蠹”似已看出他心中的一切,这才接口道:“凡有什么事情,如未彻底探清之前都不可张扬出来,第一步要想探得该鞭来源你可找那青年巨人下手。”

康燕南似已领会到师傅的意思,恭声道:“弟子目前想请你老夫观察!”

“书仓盗蠹”挥手道:“你去吧,为师有你两位前辈同行,马上就会前去。”

康燕南应声起立,招手两小道:“我们先向‘白衣蒙面人’谭天峰那儿去试探一下。”

“盗竽”见他带着两小去后,急对五谷虫道:“他要去力斗谭天峰了,这是一场非常危险的硬碰。”

五谷虫哈哈笑道:“这点你放心,就是‘白龙神’不死,他也无法胜过康小子。”

“书仓盗蠹”自己对徒弟也不清楚,因之反问五谷虫道:“你说燕儿能斗胜‘白龙神’?”

五谷虫怪声笑道:“你真是枉为人师,竟连徒弟的功力有多高深都不知道?不信咱们去暗中观看如何?”

他仍旧背起“书仓盗蠹”,面对‘盗竽’笑道:“你可要负起保镖责任!”

“盗竽”叹声道:“这可不似当年了,现在我老盗又算得什么人物?”

他们边说边行,经过一座山岭之后,渐渐发现到处都是武林人物,未几,当面奔到一个老人大叫道:“前面就是高峰.目前不可下去。”

来人即为“斗牛天君”,“盗竽”迎上问道:“假道士,你看到康小子刚才经过吗?”

“斗牛天君”点头道:“他带着两个小鬼头向左侧绕过去了,后面跟着‘天机子’和‘玉符子’。”

五谷虫诧异接道:“那两个神秘的老书呆子从什么地方出来的?”

“书仓盗蠹”挣脱下地接道:“这两个读书人近来更显得高深莫测,其行动越来越见玄虚,不出则已,一出必有事故,小徒恐不会去斗谭天峰了。”

五谷虫立向“斗牛天君’道:“狂老大就在前面吗?”

”斗牛天君”点头道:“丁兄有事交代?”

五谷虫道:“你陪你老二过去会会,但不可张明露面,我酒虫要和‘无山王’去追两个书呆子。”

“书仓盗蠹”拱手道:“丁兄请便,我残废无须你担心。”

五谷虫又对‘盗竽”道:“咱们盯他去如何?”

“盗竿”点头道:“只怕又要追个空!”

二人顺着“斗牛天君’所说路线,悄悄的掩蔽探进,途中又会着紫莲大师和玉虚真人,五谷虫一见问道:“二位可见‘天机子’和‘玉符子’?”

紫莲大师急向一处岩隙指着道:“施主请由那儿进去就可见到!”

五谷虫又问道:“大师必定也看到了康少侠?”

玉虚真人接口道:“也在前面。”

“盗竽”看出两位出家人似有所待,因而问道:“二位在此注意什么?”

玉虚真人稽首道:“右侧森林里就是‘九魂道君,康少侠要贫道和紫莲大师在此暗中监视。”

“盗竽”举步转身,与五谷虫拱手告别,同时回头向玉虚真人道:“道长慎防着老魔暗施毒手,他一生作事是不择手段的。”

玉虚真人知道他的个性,生平是不替别人担心安危的,闻言不觉大异,同时又非常感激,稽首道:“老施主,贫道和紫莲大师多承关怀了。”

五谷虫笑声接口道:“无山王近来大有转变,难道是放下屠刀了。”

“盗竽”已行近那岩隙之前,闻言哼声道:“我的屠刀易放,你那‘黄汤’可不同了,最近恐亦少灌了两杯吧?”

五谷虫忽然叹声道:“说真的,咱们这次出山,本来不弱于当年的雄心,谁知武林竟有这大的转变,我酒虫自从遇着康小子起,即觉得今后武林的狂澜,非他无法收拾,因之不自主的约束了既往的放浪。”

正在这个时间,突然从岩隙内伸出半个人头来,但又在瞬眼之余缩了回去!

“盗竽”一见,认出那就是”玉符子”,不禁急止五谷虫的谈话,忙叫道:“酒虫,那老书呆似在避开你我两人!”

五谷虫拔身纵起,火速朝岩隙口冲进,嗨嗨笑道:“我们这些老一辈的他都很讨厌,快追,一定有事情。”

“盗竽”紧跟而进,哈哈笑道:“这也难怪,当年谁都不理他们。”

岩隙并不短,他们追了良久才到出口处,那“玉符子”似知避无可避,此刻立在出口外大叫道:“俺读书人没有钱,也没有酒,二位苦苦追迫何为?”

五谷虫哈哈笑道:“强盗现在已不抢钱,我醉鬼也禁了喝黄汤,老书呆,从今你可放心了。”

“玉符子”惊讶的道:“那真是世界要转太平了。”

“盗竽”笑着走近道:“老书呆,你还有个伙计呢?”

“玉符子”怪笑道:“我那伙计领着康小子走入歧途去了!”

“盗竽”知他口虽在说笑话,骨子里一定有名堂,正色道:“你老书呆一人在此鬼鬼祟祟,相信是有缘故!”

“玉符子”对他深具几分畏惧,闻言后急急摇手道:“老强盗,你别多心,我是发现了辛威那小子脱困啦!”

五谷虫急问道:“他是突围的?”

“玉符子”摇头道:“他没有那种能力。”

“盗竽”一步踏出,大声道:“他在哪里?”

“玉符子”悄声道:“他在被困的崖下找到了一条退路,那是崖洞内有后门,他穿过后洞开溜了,目前抱着‘迷楼瑶姬’正在三里外的森林中间问口供。”

五谷虫大急道:“那你为何不叫康小子追去?”

“玉符子”道:“我就是为了这个原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九章 瑶姬受虐供神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