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 五 章 八脚鱼惨遭毒手

作者:秋梦痕

是夜,康燕南与太清生就在龙潭镇内休息,翌日清晨,二人梳洗过后,吃罢早点,即朝城隍庙奔去。

城隍庙坐落于僻静的深林中,四周古木参天,庙貌失修,香烟毫无,势成颓废,二人走近林缘时,忽见‘八脚鱼’迎上轻声道:“兄弟们都到齐了,只等候先生发令啦!”

太清生点头道:“你在林缘观风,禁止任何人闯入!”

他抢到康燕南前面道:“公子是否仍禁止杀人?”

康燕南点头道:“除非迫于自卫,一律不许杀人!”

二人刚到庙前,立从四周林中走出三十三条魁梧大汉,一个个肃静无哗,齐朝康燕南和太清生打扦行礼!

康燕南微笑道:“兄弟们,这次打破已往未超半数人员之例的大行动了。”

三十三个大汉都欣然于色,但却没有一人开口发问,仅其中一个年龄约三十余岁的走到太清生身前道:“先生,是水路还是陆路?”

太清生微笑道:“只怕水陆都要准备,等会你就知道了。”

他说着环视群豪一眼,立同康燕南走上庙前台阶倏忽之间,他竟顿失那文弱之气,两国射出神光,回身立将这次行动的详细情况向众宣布,微停又道:“对方经公于听得,似决定在明晚下手,这段时间在我们布置足足够用了,各位兄弟注意!对方得手后不一定由水路北上,但我们必须防止,水路由‘三龙’率手下驾快船四艘,分布于长江各重要码头监视,一旦发现时,千万不可动手,火速派人报告公子与我。”

一顿又道:“四虎兄弟率手下奔陆路,监视六合城通天长一带道路,五豹兄弟率手下监视江浦通涤城一带道路,六杰兄弟率手下监视安徽和城通含山城一带道路,七英兄弟率手下监视西梁山区一带,八俊兄弟则奔安徽舜耕山事先埋伏,除对方走水路外,八成要通过舜耕山,我们定在七日后舜耕山下动手。”

康燕南问道:“假设他们真由水路呢?”

太清生笑道:“各路兄弟一旦得到通知时,我们更有充裕的时间在骆马湖下手。”

群豪中忽有一人朗声问道:“各路监视兄弟如未发现对方踪迹,又未接到通知,那不知该要守到什么时候为止?”

太清生点头道:“四虎老大问得很重要,各路兄弟如守到后天清晨尚未发现对方,宜火速赶往舜耕山下接应。”

康燕南道:“先生,对方所劫必多,我们是否要准备车辆?”

书生太清生微笑道:“不惟要准备载银车辆,而且要准备伪车!”

语未停顿,目注八俊道:“你们要准备两辆正车,三辆伪车,红货得手后,四虎赶一辆伪车奔河北,五豹赶一辆驱向海隅,故布疑迹走连云港,六杰驱一辆向南行,七英负责正车奔正西人甘肃,不到贺兰山下不准停止,八俊负责断路。”

康燕南问道:“先生,这批红货如真到手,先生是准备拿作发放甘肃境内旱灾之用?”

太清生点头道:“公子自己在这次行动中却有三大任务要作,第一要预先设法将大公子引往甘肃,红货一到贺兰山时,使其率领手下出甘肃赶赴该地接手,但不要让他知道是何人所为即可,由他拿甘肃兰州府康记钱庄名义发放,第二,公子必须在清华郡主得手后八个时辰内,故意露点消息给屠、敖、劳三位公子,使其联手追赶清华郡主,这一来,一方面免其怀疑大公子,一方面可使清华郡主在遭遇我抢劫后不敢声张,属下预料她们这次行动都是化装的,除了人人蒙面外,甚至会假借江湖匪类名义下手.

他说完略一思考又道:“这次对方实力太厚,属下还怕有两大国师在场!”一顿之余,面对群豪郑重道:“在下手之时,三龙四虎先勿出面,要在暗中防备清廷两大国师,五豹、六杰、七英专找清廷甲级卫士以下人员对敌,八俊联手对抗清廷‘龙虎金殿’四大卫,富华郡主和荣华郡主由我迫其离开,惟清华郡主……”

他说到这儿一停,笑对康燕南道:“此女非公子亲自动手不可,这也就是公子第三大任务了。”

康燕南笑道:“先生专点硬的给我吃,未免太不公道!”

群豪闻言大笑,太清生道:“公子引开清华郡主后,属下还怕另有枝节!”

群豪闻言一呆,都不明枝节何在,康燕南道:“先生怕的是‘黑山神鳌’、‘兴安金豹’、‘天山灵官’和‘牛首魔君’等前来动手?”

太清生点头道:“红货运往甘肃的路程太远,中途必定有问题,因此之故,属下望公子沿途暗随七英、八俊之后,其余兄弟只要引敌离开舜耕山三天后即可绕道回江南,护货就不要他们去了,这点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康燕南道:“那就这样决定吧!”

太清生立向群豪挥手道:“兄弟们,请立即各行其是去罢,行动务直谨慎小心为上。”

群豪哄诺一声,立即纷纷散去,庙前只留下“八脚鱼”问道:“先生,我没有任务吗?”

太清生笑道二他的一双腿连先生我尚且自叹逊色,只有你才能跟得上公子,你不仅有事,而且非常重要,自今晨起,你除了追随公子身边,甚至还要负责各路通信联络,加上你无窟不人,水旱全能,对方的行踪,多半要靠你去

盯住。”

“八脚鱼”闻言大笑道:“这样说来,属下未免又太苦

了!”

太清生笑道:“这次事成,先生然要记你一笔大功!”

他笑着又对康燕南道:“公子还有事情指示属下吗?”

康燕南叹声道:“昨晚之言,先生可还记得?”

太清生道:“不见得‘血手狂人’就会遇上公子,老思主未提那魔头落在什么地方吧!”

康燕南苦笑道:“师傅的个性,你自小跟随他还不清楚吗?他不肯说的,问他也是白问,甚至还有几个更厉害的人物,他竟连姓名都未提起哩。”

太清生道:“他老人家就是这个性子,但他对你爱如生命,一旦有事,他老人家必定会来指点你的对策。”

康燕南道:“他老人家这次问及你的近况,我说了,他似非常满意!但我怀疑他为什么不收你为徒,反将你当仆人看待?”

太清生唱然叹道:“公子有所不知,属下本来就是他老人家仆人之子啊,但这点并不有碍师徒之份,问题是属下实非特异之资,难以练成人圣之学,命中注定平平,今得公子器重,那还是属下得天独厚也。”

康燕南摇头道。“你我名为主仆,实系兄弟,今后不可心存上下之分。”

康燕南说完又道:“先生,我们走罢,对方可能也在布置一切了。”

太清生道:“公子先带陈万程赶往秦淮河去,属下要直奔丹阳湖了,对方必先向西湖敖世显下手,公子引走大公子后就去西湖,无论如何,公子今晚要到达西湖察看他们行动。”

康燕南点头认可,立即招呼‘八脚鱼’陈万程动身,他们走僻径,奔山地,放腿急进如飞,走到中午即已到达!

“八脚鱼”陈万程道:“还是写封匿名信丢进庄院内如何?”

康燕南道:“你能逃过马剑霄那头子的眼睛吗?这不行,何况大公子还不会上当哩!”

“八脚鱼”道:“那怎么办?”

康燕南立住沉吟道:“马老不认识你,你可直接去见马老,他如问你干什么,你就直说是送消息的,要大公子赶往贺兰山接货!”

“八脚鱼”摇头道:“他如间及是谁派去的怎办?”

康燕南道:“你不会说是‘屠龙公子’吗?”

‘“八脚鱼”又摇头道:“他仍难以相信!”一顿:“对了,我可将公子的江湖信符给他看!”

康燕南道:“你拿哪一种信符?”

“八脚鱼”笑道:“当然是‘屠龙公子’啊,上次公子给我两把‘屠龙匕’,至今还剩下一把未用’

康燕南挥手道:“就这样吧,但在出庄时要小心,不能直接来见我,马老可能会跟踪的。”

“八脚鱼”应声奔出道:“公子先走吧,但要在吴兴城等我。”

康燕南点头行出,立即展开脚力,全劲向浙江边界的吴兴城奔去。

以他的轻功全力赶路,日行何止千里,何况他走的又是冷僻捷径,天还未黑,竟已走进了吴兴城内。

他已往可能与“八脚鱼”有什么固定联络去处,只见他一直走到近南门的一家四达老栈落店,一进门,即对掌柜的道:“吕老板,开间上房,准备两人酒菜送去。”

小二领他到了上房之际,记料竟发现一个老者自后院走出,他看出该老者目蕴奇光,年约八十,生相非常阴沉,好在他这时纯以本来面目的书生露相,恍馆之间不易漏出破绽,否则非被对方怀疑不可。

心存避开,随即急跨进房,让小二出去后,立将房门关上,略加思索,忽然似有所悟,暗忖道:“这老儿似非正派人物,他双手藏在袖内,莫非就是‘血手狂人’!假设是他,我的行动就得小心从事了。”

左思右想,他心中无法安定,显有非查出对方来路不可之情,但他又不敢冒失从事,正当犹豫中,忽见门外闪进一人,触目认出就是‘八脚鱼’陈万程。

陈万程掩上房门道:“公子发现一个可疑老者吗?”

康燕南见他来得非常迅速,心中自是高兴,闻言点头道:“你来得正好,快去摸那老者的底子,但要小心行事,如见势头不对,就火速回来,咱们还是赶路要紧。”

说到此处,耳听店小二已送上酒饭到来,立即示意“八脚鱼”道:“吃过再去。”

“八脚鱼”陈万程一面开门让进小二,一面摇头道。“我已吃过干粮!”

他帮着小二摆上杯筷,之后随其出门,在带上房门时,伸头人内道:“公子快点吃,我马上就来。”

小二似是与他有过几次认识,在走出三步时又停身回头道:“陈大爷,小的暗示你瞧瞧一个老怪物如何?”

“八脚鱼”似有所意会,正色道:“就是前辈左角座上那个饮光洒的老儿吗?”

小二讶然道:“陈大爷的照子真不含糊,正就是那个老家伙,他来到小店已有五天了,但却没有拿过一个铜子,好在掌柜的未与计较,否则真不堪设想!”

“八脚鱼”顺手将他拉到僻处问道:“不给钱难道还有危险?”

小二点头道:“那是一点不错,他竟是江湖武林大魔头啊!”

“八脚鱼”闻言一震,急问道:“你怎么知道?”

小二惊然摇头道:“陈大爷,你老怎知小的是撞巧啊!”他吞进一口吐沫!“昨夜三更时,小的从家里进城来,诅料就在一处深林前目睹他五下不到就杀死了三个武林人物!”

“八脚鱼”正色道:“这可能是很平常的武林仇杀,不见得就是魔头。”

小二道:“还有呢,第一,他杀的就是‘连云三豪’,我认定他有点不分邪正,因‘连云三豪’并非歹徒,第二,他转身又将‘连云三豪’老大的女儿给姦婬而死!你能说他不是魔头?”

“八脚鱼”闻言大惊,暗忖道:“‘连云三豪’的武功不弱咱们三龙兄弟,而大豪胡通的女儿更是了不得!”一怔之后,立对小二道:“这事不可随便对人言,你要提防招来杀身之祸,快去招呼客人!”

小二经他提醒,头上顿现汗珠,捞起围裙一拭,点头道:“谢谢大爷警告"

“八脚鱼”撤身回房,立将所得消息细说与康燕南道:“公子,老魔的底子虽没有摸清,但他的邪正是搞明白啦,这到底是何方老魔?”

康燕南沉吟一会之后,立作决定道:“陈万程,你现在就动身往西湖,通消息给敖世显任务交由你去办了,但千万别露马脚,我要在此盯住这怪物。”

“八脚鱼”陈万程不敢违命,立即告别动身而去,康燕南等小二收去食具时,又仔细思考了一番,之后,即往柜上会账,眼角瞧处,却见厅内之人已所存无几,而那位老者竟已不知去向,随立对吕掌柜悄声问道:“吕老板,请问刚才那角上所坐老者到何处去了?”

吕掌柜见问叹声道:“在公子出来之前,他己喝完三壶白干,现在出门去了。”

康燕南道:“名簿上落的是什么姓名?”

吕掌柜顺手递给他一本名簿,翻开来指着一行道:“他在簿上落的是‘解遇生’,公子可知他的来路?”

康燕南摇头道:“在下不明其来路,吕老板宜小心为上!”

他说完后步出店门,立在门前向大街两端了望了半晌,没甚发现,即朝南街走去。

刚刚出了南门,他偶然回头一看,心头不由陡然大惊,谁料在他身后十步之隔处看到客店内那老者紧紧跟来!

那老者似已看出他的面色有异,但却无任何表情,也没张口说话。

康燕南暗暗提足全身真气,功力贯人双掌,既不走避,也不停止,仍旧朝前举步如故。

顿饭时间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八脚鱼惨遭毒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