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五十三章 盖世三残闻所未闻

作者:秋梦痕

“盗竽”缓下奔驰之势道:“看来我们追上了。”

谭天峰与康燕南走个并排,侧顾一眼笑道:“左侧丛林有烟火隐隐,不知是何路人马在作餐?”

康燕南笑道:“就食同道,抢夺异己,这是顺拾即成之事。”

谭天峰大笑道:“那我是抢定了!”

言中之意,他根本就没同道之人!

“盗竽”领先进林,直向目标奔去,回头笑道:“谈到抢,我老人家真是你们的祖师了。”

“什么人?不准进来!”

“盗竽”闻声止步,回头道:“他们居然放暗卡!”

谭天峰冷哼一声,立即朝发声处硬冲!

“盗竽”立对康燕南道:“恐防是我们的人?”

康燕南摇头道:“让他杀自己的手下,里面都是‘八卦教’的人马。”

一声惨叫,紧跟着康燕南的谈话响起,又接道:“该死的东西!为何不先发暗号!”

“啊!是‘副教主’!”

“混蛋,教主何在?”

这都是丛林内的动静,未几,响起“八卦教主’的声音道:“师弟,你也太性急了,快随师兄我来,有重要事情告诉你。”

谭天峰显然怒气未息,大声道:“师兄,这是什么地方?

你竟在林中生火?”

“八卦教主”没有吭气,谭天峰的声音又起,似在指责一个教徒道:“快点拿两份饮食来,火速,林外有客人!”

没有多久,自林中走出两个“八卦教”教徒,一人手中捧着两块大烤肉,一人则提一个大葫芦,相信里面是一葫芦老酒。

康燕南上前大笑道:“客人就是我和这个老前辈,承蒙贵副教主厚赐,又劳二位操劳,请放下罢,回去上复一声,我们前途见了。”

“盗竽”看到两个教徒面现惊悸之色,俟其去后,笑对康燕南道:“看势,他们都认识你。”

康燕南递过一块肉笑道:“晚辈怎知道?”

“盗竽“又捞过酒葫芦,笑道:“他们见了你,灵魂出了窍,你比老朽在当年威风更强百倍了。”

康燕南笑着不理,指定葫芦道:“你老别糟踢了老谷,这个留给丁老罢。”

“盗竽”转身大笑道:“难怪他爱你,得了,我替你拿着,空出你的手来干敌人,前面已到混乱地带了,我老人家只配摇旗呐喊啦!”

刚刚到达石峰脚下,陡听有人娇喝道:“来的可是‘无山王’!”

“盗竽”急向康燕南道:“那是‘黄昏狐’,你要提防她与‘魔法师’同上。”

康燕南笑道:“先看看他们在这里作何名堂再说。”

“盗竿”朗声向着对方大笑道:“天色已近‘黄昏’,难道真有狐狸出现!”

“现”字未落,淡影一闪,当前响起一声浪笑道:“当年的江洋大盗,如今你却变成老偷儿了,快转去,此路不通!”

康燕南抢步行出,冷笑道:“滚开,满身都是邪气!”

“黄昏狐”显然不知康燕南为谁,娇声朝着“盗竽”问道:“这小子是谁?竟敢侮辱姑奶奶!”

“盗竽”哈哈笑道:“这是我从江西‘龙虎山’张天师那里请来的捉妖擒狐之人,怎么样?他一见你就知道有邪气。”

“黄昏狐”勃然大怒,尖叫道:“他到底是谁?如再不说,莫怪姑奶奶立即下手!”

突从“盗竽”身后赶到一条人影,遥遥大叫道:“二位请让开,谭某来也!”

康燕南本有动手之心,耳听谭天峰竟已火速赶到,不由大笑道:“谭兄真是急性之人,难道怕我夺取头功?”

早已文风不动,谭天峰扑到康燕南身边,朗声道:“康兄,承让了,这妖妇小弟必亲手诛之。”

“黄昏狐”悚然一震,戟指康燕南道:“原来你就是‘屠龙公子’!”

康燕南朗声笑道:“难道不胜似江西‘龙虎山’来的?”

“黄昏狐”陡的抖出一双“绣翘”,娇叱道:“姑奶奶首先要你小命!”

谭天峰猛挥双掌,冷笑道:“我说要先算老账!”

这真是仇人见面,一接上就是全力出手,康燕南立即退到“盗竽”身边,笑道:“马上那‘魔法师’就会出来,你老何不先向前途探探消息。”

“盗竽”点头道:“你要当心,他那‘透天指’之外还有‘熊掌印’和‘竹符咒’,这三种功夫是他成名绝技!”

康燕南啊声道:“晚辈曾在那谷中发现一个尸体,经于卜在他身上搜到一片铜牌和一支竹令,现在想来属‘魔法师’的爪牙了。”

“盗竽”郑重道:“那只是他对手下的一种手段.也可说是一种信符,不过,他的手下都是一流好手,拿我老盗来说,对方有五个人一齐上,那我就吃不消啦!”

说完了话,他准备挥手动身,但突然又被康燕南叫住道:“前辈不能走!”

“盗竽”惊问道:“什么事?”

康燕南沉吟一会道:“此地还要你老留一会儿。”

“盗竽”微微一笑,心想:“此地焉能用得上我?嘻嘻,他是怕我遇上‘魔法师’是真,唉!此子在大勇中兼有厚道,这才是真正的正人君子。”

想着点头道:“不管什么事,你叫我留下就留下,快看,那‘黄昏狐’这刻显出不敌啦!”

康燕南道:“双方差不了多少,仅在内功上有点区别,要分强弱,起码非到深夜不可。”

说着未停,自西侧高崖骤然出现一条人影,“盗竽”首先发觉,急对康燕南道:“那恐怕是‘魔法师’赶到了。”

康燕南顺他目光看去,但人影己隐,问道:“是从这方面来了?共有几……”

他“个”字未出,紧接郑重道:“那人功力奇深!”

“盗竽”也看到了,急急道:“那是另一人!”

仅仅只是眨眼之间,那条人影又在同一地点隐身不见,“盗竽”顿形紧张道:“武林中难道又出来两个非常之人了!”

康燕南道:“前辈想想看,老辈中到底有多少曾经在当年有名的?”

“盗竽”摇头道:“武林秘密深如海,有出山而复隐的,有根本就未曾出山的,甚至有传言已死而未死的,总之一句话,除了自己本人,谁都无法肯定其数。”

康燕南知道他对老辈中人物是最清楚的一个,现在连他都是这样说,可想而知,江湖上再无可问之人了,于是他即刻就去追查那两人的来路。

这时候,谭天峰己与“黄昏狐”打到各争生死,全神贯注之际,康燕南看出这场打斗除他自己出手,否则绝难立见分晓,轻声道:“前辈,我们向右面丛林内悄悄抄过去如何?”

“盗竽”观察一下地形,发现右面非常隐秘,正待抢先动身,但忽听传来一声:“老盗慢点!”

“盗竽”听出声音,急对康燕南道:“酒虫来了!”

康燕南笑道:“原来是他!”

他似早已听出背后有了动静,又道:“却不止一人,还有三个……不,是五个,另两人在丁老等三人后面?”

“盗竽”大惊道:“那两人一定有问题!”

言刚止,背后已奔到五谷虫,他走近来气还未息:“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

“盗竽”听出他口气中定有重要事情,但先不追问,急急道:“酒虫,你们是几人?”

五谷虫望着康燕南,知道是他察觉的,笑道:“还有丹玄真人和紫莲大师。”

康燕南接口道:“阿丁和阿于呢?”

五谷虫道:“留在一个地方作眼线,怎么样?”

“盗竽”郑重道:“你们三人被人家暗盯上了,燕南听出你们后面还有两人。”

五谷虫闻言大震,转身道:“你们快点来,我先回去通知僧道二人提防要紧。”

康燕南伸手拉住道:“你老别着急,那两人虽在暗地盯着,但没有敌视的现象。”

五谷虫闻方大疑,茫然的道:“那他盯着干啥?”

康燕南道:“这不要管他,只请问你老为何赶来此地?”

五谷虫指着当前打斗道:“你们要知道,如此等打斗的已经有十几处之多,最精彩的莫过‘天外士’和一不明瞎子,红衣蒙面女和一跛子,‘九魂道君’和一驼子,这几处打得真是天昏地暗。

“盗竽”大惊道:“那三个不明人物是谁?”

五谷虫望着他道:“当年武林大事你比我酒虫知的多,这三人相信你是不知道了!”

“盗竽”郑重道:“说真的,当年武林大事,论真正见闻还要算燕南师傅最清楚,你已问过他了?”

五谷虫道:“你这就说对了,书虫确已告诉了我,据他说,这三人在当年并未出山过,但他却由‘万眼神翁’口中听到一句难以猜测的话,那句话曾困扰他数十年。”

“盗竽”大急道:“你不要吞吞吐吐的,快点说,是什么话,说完了我给你一葫芦名酒。”

五谷虫道:“酒对我已不重要,我想想那句话是怎么说的……对了,他说:“盖世三残是何人?’很明显当年连‘万眼神翁’对‘盖世三残’都不知道,在书虫心中,目前所见者必为‘万眼神翁’未揭之秘了。”

康燕南顺手从怀里取出一块铁片道:“二老请看,这是“万眼神翁’在断气之前交给晚辈的东西,上面刻着不少无法了解的字句,其中确有‘盖世三残’四字在上。”

“盗竽”先接过,看后又转交给五谷虫,面上显出又惊又疑之色。

五谷虫看后,伸手交还康燕南道:“其他的不懂,但‘盖世三残’是现了。”

“盗竽”想想后又摇摇头,转对康燕南道:“这块铁片上的东西,可能是‘万眼神翁’终生之秘,他自己至死未解,因之遗留给你去发掘。”

五谷虫道:“还有一事,辛威就在前面那奇险的石峰之上!”

“盗竽”诧异道:“何以见得?”

五谷虫道:“那石峰最高处形似一支笔,老盗,你知道它叫什么名字?”

“盗竽”奇怪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五谷虫道:“我说出来你就明白干什么了,它叫‘阎罗笔’,明白吗?”

“盗竽”惊啊一声道:“它是当年‘人屠’武浩的隐居之地!”

五谷虫点头道:“那支笔可说天下最大的一支笔,其实又不大,圆圆的只有十丈围还不到,高却九十丈,在夏天,你我可用普通壁虎功,或梯云纵慢慢向上爬,有一顿饭久也许能到达笔尖上那间石室,我是说上面没有人守着的话。

这是在冬天,全笔都结上一层厚厚的寒冰,除了运用‘真气推升’向上冲之外,一切办法都没有用,你想想看,上面有个辛威那样内功之人,而且手中有把神剑,除非不要吃饭的家伙,否则谁敢向上冲。”

“盗竽”叹口气,点头道:“这真莫奈其何了!”

康燕南道:“上面还有一间石室?”

“盗竽”证实道:“那是武林一大奇妙的隐身之处,只要上面有粮食,就是我这样功力之人守住,恐怕也无人能攻得上。”

五谷虫道:“攻是有人攻过了,甚至还不少,但是都死在笔根之下。”他匆匆的算了一下,“共计是二十九人,多半都是身首不全,没有一个不是死在神剑之下!”

康燕南道:“这里无须再看了,我们赶到那峰顶去观察一下看看。”

五谷虫道:“要去先跟我走,否则阻难必多!”

“盗竽”递给他那葫芦的名酒道:“你边喝边走。”

五谷虫接过去嗅了一嗅,连声道:“好香,好香,是哪里搞来的?”

“盗竽”笑道:“休问来处,快招呼丹玄老道和紫莲大师一声。”

五谷虫边喝边回头道:“燕南,你查查那两个暗盯之人走了没有?”

康燕南道:“他们可能不是一道的,相隔甚远,同时他们双方都有了觉察,此际正在各自提防,那是因他们的行动上所发出音响有异了。”

三个人转身未几,突听背后响起一声大震:康燕南闻声回头,哈哈笑道:“谭天峰和‘黄昏狐’同时震退了!”

“盗竽”与五谷虫亦随他看在眼里,同声道:“那妖妇佯装退走了!”

康燕南道:“她又想施展‘破罡金针’下手了!”

当此之际,背后林中飞出紫莲大师和丹玄真人,神色非常紧张。

康燕南急回头,一见问道:“两位有何发现?”

丹玄真人稽首道:“贫道和大师发现了‘魔法师’,同时见他暗盯在‘鬼眼叟’背后!”

“盗竽”向康燕南道:“你察觉的原来是他们!”

康燕南陡然郑重道:“四位前辈先奔‘阎罗笔’去.我不能让别人杀死‘鬼眼叟’,否则那批庞大的宝藏就无着落.同时亦难以对已死的‘万眼神翁’,请问道长,他们向什么方位去了?”

丹玄真人道:“大概是往‘阎罗笔’方向,我们同行也可追上。”

康燕南摇头道:“同行目标太大,加之怕‘魔法师’迁怒四位前辈。”

语音一落,双手连拱,道声:“再见!”人已出去数十丈!

经过一顿饭之久,康燕南忽觉前面已到石峰的右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三章 盖世三残闻所未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