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五十四章 魔法师借刀杀人

作者:秋梦痕

洞口内猛现两条如烈火般的气势,竟是由康燕南两只掌心内冲出,以惊人无比的力量,硬将“麟须鞭”的威力阻在洞口三尺之地,居然连一寸都不可进展,同时,清华郡主立感如立身在沸汤之中,不禁吓得心惊胆落!甚至连第二鞭都无暇再发,全身向后一仰,只急得闪避不停。

康燕南不忍伤她,掌力适可而止,撤臂、转身,循着字文化去路急追。

这时宇文化己深入数十余丈,但他不管此洞有无后路,一个劲,有隙就钻。

在洞口外的清华郡主自被康燕南那一招惊退之后,她自知无能再追,此刻正在进退两难之中。

忽然自她左侧响起一声大叫道:“师傅,师姐还在这里!”

清华郡主听出是洪猛的声音,立即接口道:“师弟,师傅来了?”

“清儿,为师来了,事情如何?”远处响起一个老人的声音!

清华郡主急趋前迎接,娇声道:“他的功力已到不可思议之境,徒儿一招不到,自愧落败了,竟连‘麟须鞭’都不灵了,你老快请追去。”

瞬息之间,她面前出现一个非常儒雅的老者,看表面年龄,仅只能看出是六十出头的模样.满面含笑,轻轻的道:“那少年的身世,为师已会到了五谷虫问得甚详,徒儿,你为何不事先禀告为师呢?现在骑虎难下,据为师所料,他的功力已是当今第一把高手,只怕连为师亦非其敌手。”

清华郡主低头道:“徒儿的私事,你老也听丁老说过了?”

老者道:“就是因你的关系,才使为师作难!”

清华郡主道:“刚才徒儿已与他决裂了,你老尽可不必顾虑。”

老者叹声道:“此事如何解决,为师另想办法,目前他是追不到宇文化那逆畜的。”

清华郡主诧异道:“这洞还有后路出口?”

老者点头道:“不仅只一个出口,现在我们追去看看,但你不可再找康燕南动手!”

洪猛急问道:“师傅,你老放弃与他打架了?”

老者道:“这个不要你过问,快点带伤进洞。”

清华郡主忽又想起一事道:“师傅,‘盖世三残’怎么办?我单独尚且占不了上风,一旦他们联起手来,那是无法对付的。”

老者道:“你不提起,为师几乎忘了他们,三残联手,可说天下无敌,然而他们是不易联手的,除非是遭到空前的劲敌。”

洪猛又插口道:“想办法将‘居龙公子’引去一拼如何?”

老者回头对清华郡主笑道:“你师弟的脑筋近来大有进步,清儿,你不怕康燕南遭险么?”

清华郡主娇声道:“我恨他骄傲自大,你老何必顾虑,让他吃次大亏才好哩。”

“孩子,你的好强心也够瞧了,这样罢,他如打不过,咱们师徒三人尚可藉故出手相助!”

清华郡主娇嗔道:“我才不去助他哩!”

师徒三人边说边走,渐渐深入洞内,洪猛突然回头道:“师傅,有件事情我怎么想不通!”

老者沉声道:“什么事?”

洪猛道:“‘屠龙公子’康燕南,他与师姐有何关系?”

老者忽然大笑道:“他是你师姐的未来丈夫,知道嘛?”

洪猛闻言大喜,跳起叫道:“那真妙呀!”

清华郡主显己不好意思,娇声叱道:“你鬼叫什么,这么大的嗓子,不怕里面听到吗?”

洪猛吃了一顿“兜头棒”,只吓得缩头伸舌,再也不敢吭气了,只有冒失向前闯。

但走没多久,他突又立住不动了,回头大声叫道:“师傅,这儿有两条洞道,一左一右,向哪条走?”

老者道:“本可分开来走,但当前是天下武林集结混乱之时,强敌太多,分开有点危险,你就带路走右洞罢。”

洪猛不知什么叫危险,应声就向右冲!

清华郡主急急道:“师傅,师弟有点冒失,你老不叫他当心一点?”

老者笑道:“有什么用,他转身就忘了,让他去罢,他练的是‘精金体’,有险除了负伤,生命绝对无虞。”

在洪猛的前面,洞道时高时低,起伏不平,地面看不清,但能感觉到全是乱糟糟的岩石,显出毫未经过人工建造,起初尚有光线,越到里面越感黑暗,渐渐的伸手不见五指,如是普通人,那简直是寸步难行,可是洞道非常宽,横有数丈,高过两人,寒风倒是没有,相反还暖和无比。

一阵阵呼啸的热风,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奇怪,里面藏着一股股腥气。

“噗”的一声,洪猛突感脚下踏着一个软软的东西,俯首一看,他感觉模糊不清,伸手探了一下,竟使他陡的跳起,大喊道:“师傅,有死人!”

老者急与清华郡主赶去,问道:“是谁?”

洪猛紧张道:“脑袋粉碎,面目全非,看不出谁呀!”

老者自行检查一遍,郑重道:“这是‘符咒派’的一等高手,功力仅次于五谷虫那等人物,不知是谁一举成功?竟连第二招都未出!”

清华郡主问道:“什么是‘符咒派’?徒儿从未听说过。”

老者道:“不要说是你不知道,当今武林能知道的不出七人之外,‘符咒派’的开山人物就是‘魔法师’之祖!”

清华郡主道:“此人可能是康燕南杀的?”

老者道:“除了他,即为师也不能一招成功。”

洪猛大叫道:“尸体未冷,他去还不远,这次我可要好好的斗他一场了。”

他仗着有师博,师姐在后,胆气立壮,急急冲出,势有不见不休之概。

清华郡主急急道:“师傅,师弟的‘精金体’怕不怕宝剑?”

老者道:“伤则有,死可免!”

清华郡主道:“康燕南背上那把剑名叫‘青霜”,师弟不要遭他伤害才好。”

老者笑道:“久闻他是个光明磊落之士,大概不至于暗箭杀人?”

洪猛已去得只剩一丝声息了,其奔纵之速,可想而知!

洞道的方向,这里已不知朝着哪里,大有无尽无止的深远,清华郡主有点着急了,追上老人问道:“师傅,此洞到底有多深?”

老者道:“为师在当年追杀‘阎罗笔’那魔头时,曾经亲身摸索过三次,因之才知道这洞的出口有五处之多,可惜是忘了它的设计及其路线,现在想来,这条洞的出口大概是北面,已经走了大半了。”

突然在前面发出一声狂吼,听来竟是洪猛的声音,清华郡主猛势冲进,惊叫道:“师弟遭遇暗袭了!”

老者似亦着了急,沉声道:“清儿小心,对方一下难以置你师弟于死地的。”

清华郡主还没奔到洪猛发声之处,却已觉出正面有人冲到,听脚步非常沉重,她知道那是洪猛逃回来了,立即大声叫道:“师弟,你怎么样了?”

冲来的确是洪猛,他一手按着胸口,双脚有点歪斜,一闻清华郡主之声,仆身就朝地上倒去!

清华郡主的内功奇深,虽在黑暗之中,她仍然看到真实,一见大惊,回头急叫道:“师傅,师弟负了重伤!”

老者抢步奔近,俯身一察,只见洪猛喘息如牛,两目紧闭!他轻轻将那巨大的身体扶坐背靠壁,问道:“猛儿,快点提住丹田真气。”

清华郡主忽然发觉洪猛那按在胸口的右掌有点不对,不禁惊叫道:“血!他胸口有血!”

老者沉声道:“为师看到了!”

他一面说着,一面摸出一颗丹丸,以巧妙的手法弹进洪猛那喘息的口中,同时伸指连点三下!又沉声道:“敌人下手无情,那一剑是存心要你师弟性命!”

清华郡主忿怒道:“武林能有削金断玉的宝剑不多,这一定是姓康的所为。”

老者哼了一声:“现在不可武断,为师自有道理,如经查出是他,我要他在武林立足不成,也许要置他于死地。”

洪猛经一阵急喘之后,渐渐已平息胸口的呼吸,眼睛微睁!但仍有痛苦难禁之情,良久才开口道:“师傅,我不会死吧?”

老者轻轻将他右手移开,和声道:“你感觉剑创伤及内腑么?”

洪猛又作几次长长的呼吸,大惊道:“师傅,我感到心脏有点麻木!”

老者嘘口气道:“猛儿放心,那是护心‘精金内功’受了强烈震动之故,再过一会就会正常,现在的创口无害了。”

清华郡主接着问道:“师弟看到敌人是谁?”

洪猛道:“他运的是‘御气飞剑’,我怎能看到人影?”

清华群主冷笑道:“这一定是姓康干的!”

老者道:“猛儿可以走了,我们追出去。”

当他们师徒三人刚刚动身之际,在其前面二十丈处忽有两条黑影一闪,其速无伦的闪到另一条岔洞口内。

清华郡主师徒等三人过去了,那两条影子复又出现,其一这时发出一声冷笑道:“老鬼,你这种诡计只可欺骗那个丫头,难道‘天外士’还能上当?”

这是一个妇人的声音!又听有个老人的阴笑声道:“你是被谭天峰打晕了头,‘天外士’?嘿嘿,他不是神人,我这手功夫他能看得出,保证他将康小子找定了。”

原来这两条黑影竟是“魔法师”和“黄昏狐”,由魔法师的口中听出,那黄昏狐已遭谭天峰打败而来,只听她娇声骂道:“老不死的,你敢讽刺老娘不敌谭小子?”

“魔法师”阴声的接道:“别发威,你我赶急追上姓康的小子要紧,不要让其夺去神剑到手。”

他们走的是一条洞道,岂知竟在一顿饭之久的时间就奔出洞口。

时已到了深夜,天空的云层更浓,“黄昏狐”在后面向道:“你知道辛威的去向?”

“魔法师”伸手一指道:“我只看到康小子从这个方向追去的。”

“黄昏狐”哼声纵起,直朝他指定的方向奔去,大声叱道:“你如不替我夺到神剑,咱们就从此脱离关系。”

当这一男一女刚刚消失在三十丈外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冷冷笑声发自一处林内,未几,自笑声处走出一个二十余岁青年来自言道:“你们真是活见鬼,我姓辛的又何曾离开‘阎罗笔’一里之外。”

那个青年讵料即为辛威,他反手拔下背上一把奇古异常的长剑,挥动一下,显出满面得意之情,又喃喃道:“现在除了康燕南那家伙,其余的货色,论单打独斗,我辛威不在乎,哼,康燕南,他又有什么了不起,我只要在这‘阎罗笔’隐藏不出,将‘天机神功’练它个一两年,那家伙岂能将我打败?”

“嚓嚓嚓!”突从他左侧发出一阵分枝拂叶之声,顿将他那得意的神色一变而成惊惶失措之势,两言射出恐惧之光,回头猛窜,闪身就朝一处岩后藏起!

稍过一会,他听到那声音越来越近,但这时他再无勇气逃走,刹那之间,他的脑子里立感到康燕南的影子晃荡不停。

奇怪,那声响的移动,简直慢如蜗牛,又像有人在搜索什么东西,但又像是闲人散步,总之,这种缓慢的情势更加使辛威的恐惧越来越重。

一个人的紧张到了这种程度,但那疑惧的眼睛却又有强烈的慾求,辛威的脑袋简直如耗子出洞一般,谨慎右又沉重似的,缓缓的从岩石上面露出半截,惶惶的目光,很快的注视了发声处一眼。

在他那一瞬的刹那,居然真看到了一个黑黑的身影,但在一刹那中,他竟长长的嘘了一口气:“啐,妈的,原来是你宇文化这个家伙,我还以为是康燕南呢,竟把我吓得像龟孙子一样,哼!你的‘优越谷’名存实亡,现在已成了孤家寡人一个,当初你要我作你的手下,现在我可要你跟着我跑了,否则么?哼,今晚有你好看了。”

他自己估计有了神剑在手,一旦打起来,稳可占取上风,于是,他突然仗剑冲出,横剑挡住其去路,大叫道:“什么人?”

宇文化可能是被康燕南追破了胆,这声大喝—起,他竟吓得陡地猛跳起来,神色竟吓得惨白。

辛威一见,只乐得哈哈大笑道:“宇文兄别发,看看在下是谁?”

宇文化察出声音并非是康燕南,同时又发觉当前之人甚至还是与他自己处境一样的货色,不禁勃然大怒道:“辛兄为何故作儿戏之事,你难道比本谷主轻松到哪里去?”

他的余悸犹存,目光不时朝四下里扫射,似怕暗中还藏着康燕南似的。

辛威见他举动有异,陡然亦被其提高了警惕,立将声音放轻,但仍带着冷峭的语气道:“宇文兄,你现在是孤掌难鸣了罢?”

这种话里带讽的语气,立即将宇文化的怒火挑得更大、更高!猛地踏出,吼声道:“你何以见得?”

辛威似有意无意的挥动一下手中的神剑阴笑道:“近来贵前副谷主已遭那康燕南的一招送命,紧接着你自己又将‘鬼眼叟’杀之于这‘阎罗笔’的脚下,辛威虽未眼见,但消息却灵活得很。”

宇文化大怒道:“我宇文化不要手下人亦可横行江湖,辛兄莫非有轻视不成?”

辛威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四章 魔法师借刀杀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