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五十五章 绿焰闪现夺人身

作者:秋梦痕

康燕南一路追出,居然又被他察觉了宇文化方向,然而他背后的清华郡主亦如影随形而来。

当他追出森林时,发现那宇文化却被一个老者和一个巨人挡住了去路,同时还打得非常猛烈!

那老者非别,即为清华郡主的师傅“天外士”,而巨人就是洪猛!

康燕南一到,洪猛就大喊道:“师傅,姓康的追来了!”

老者边打边叫道:“你师姐来了吗?”

洪猛忽见清华郡主也已出现,立即欢呼道:“师姐真的追来了!”

老者闻言,火速撒手退开,面对宇文化大喝道:“畜生,你休想逃走,待老夫解决姓康的问题再来擒你。”

宇文化似知逃已无望,只有候机而动了,闻言并不吭气,仅在十丈之外等待变化到临,同时,他真希望“天外士”和康燕南大打出手!

康燕南知道“天外士”是个正派人物,因此未使冒失,一到就朝对方拱手道:“前辈请了!”

“天外士”看出他还不到二十岁,随亦拱手道:“少侠不识老夫吧?”

康燕南耳听清华郡主已停身在背后未动,口中答道:“晚辈虽未与长者会过.但已久仰威名。”

清华郡主娇声接口道:“师傅,你老快点追问他暗伤师弟的原因,还和他说什么客气话。”

“天外士”不理,又向康燕南道:“少侠能否暂借你背上宝剑一观?”

康燕南反手拔下背后青霜剑道:“前辈请说慾观的原因。”

“天外士”郑重道:“小徒在‘阎罗笔’峰下洞内,曾遭一不明人物暗袭,岌岌乎穿心而亡,经老夫检查结果,其创口竟为某一种剑气所伤的现象……”

康燕南立即插口道:“因此,前辈怀疑晚辈所为?”

清华郡主娇嗔道:“我师弟追在你的后面,不是你还有谁?”

康燕南冷笑道:“你就不怀疑还有他人从中嫁祸搞鬼?”

“天外士”接口道:“老夫就是防备有这一层,因此才要借少侠宝剑一观。”

康燕南正色道:“晚辈自当奉上一观,但前辈可知青霜剑的剑气并非绝无仅有,假设那人所持之剑恰好与晚辈青霜剑是同居一类呢?”

“天外士”沉声道:“世间没有那样巧妙的事情!”

康燕南双手捧剑,平平向前,口中道:“前辈请观!”

不推不掷,青霜剑脱手平飞,其势徐徐,缓缓而进,在那强烈的山风中,竟是丝毫也未晃动!

“天外士”一见悚然,心中顿感紧张,他竟陡运全身内劲,将其一生所修都灌注于右掌之上,他碍于辈分,又不便伸以双手。

青霜剑看似轻如无物,谁又知剑上竟藏有康燕南五成内劲!

“天外士”一见剑近,随即踏出一步,表面上他是处之泰然,实际里是他生平最感紧张的一霎。

当此之际,康燕南背后一处岩石却藏着两个老人,那就是五谷虫和“盗竽”两位,五谷虫传音道:“康小子这种递剑的形势,显然是心头带怒了,希望他不要运上八成内劲,否则那‘天外士’必成内伤!”

“盗竿”哼了一声,轻忿道:“天外士越老越糊涂,他岂可怀疑暗袭者是康小子呢,我倒希望康小子给他个下不了台才对。”

五虫谷忽然道:“剑快到了,你看,那宇文小子竟吓得面无人色哩!”

“盗竽”轻笑道:“假设你是康小子慾杀之人,此际目见其那种内功,试问作何感想?”

五谷虫叹声道:“对的,绝对是宇文小子那种现象,纵能沉着一点,但也好不了多少。”

“盗竽”急叫道:“你看,‘天外士’接住了!”

五谷虫道:“你留心他那双惊悸的眼睛,这下警惕的移动了。”

清华郡主已绕到‘天外士”身旁去了,洪猛却仍监视着宇文化。

“师傅,姓康的内功如何?”这是清华郡主在传音探问。

“天外士”一面察看剑尖,一面传音道:“为师尚能应忖。”

“天外士”一生谨慎,这下却大错特错,在他的传音口气里,讵料竟将康燕南的功力完全估错了!

清华郡主似感有点怀疑,又问道:“师傅,他恐怕未运全力?”

老者带怒道:“那他就太轻视老夫了。”

师徒俩这一阵传音对话虽不长,但四野却到了不少特殊人物!在武林中凡具有名望的高手,竟在这一刻全部闻悉赶到了!

同时,“天外士”也看清了青霜剑上的剑气之类,只见他抬头朝着康燕南沉声道:“康少侠,你是否要去检查一下小徒洪猛的伤口?”

言中之意,洪猛那伤口的特征是青霜剑所伤了!

康燕南似已早料及此,朗声答道:“前辈已查出是晚辈所伤了?”

“天外士”厉声道:“老夫一生从不糊涂!讵你名为磊落,实竟阴险!”

康燕南气得仰天大笑,继又点头道:“前辈真是精明,但不知要对晚辈作何处置?”

他知道在这时解脱无益,同时也轻视了对方的糊涂,因此他只有任性而发了。

“天外士”顺手将青霜剑朝地上一掷,“噗嚓”他竟将剑全部掷进地内不见,抬头大声道:“老夫念你无知,加上小徒未死,这事就此作罢,倘若再犯,凭老夫之名宣告天下武林,那将叫你永无立足之地!”

康燕南突然挺胸前进,一连踏出三步,手指“天外士”大声警告道:“前辈是非不明情有可原,今将晚辈青霜剑掷地不还,那是极端侮辱的粗鲁举动,此事晚辈绝不接受。”

嗔言一顿,他环视四周,陡地朗声大叫道:“天下武林有目共睹,青霜剑在此地土中,谁有兴趣者尽管取去,康某日后得白此事之冤,我要掷剑者亲手认过奉还。”

“天外士”面色大变,大声叱道:“无知小辈,你太目中无人了!”

康燕南理都不理,突然长身拔起,面对宇文化大喝道:“拿命来了!”

身如大鹏摩云,一拔竟有三十余丈之高,俯首急扑,全力朝着宇文化冲去!

“天外士”一见大怒,厉喝道:“不许动!”

同样全身冲空,如箭射向康燕南身后!

康燕南怒到极点,反掌一拍,冷笑道:“前辈是自找难堪!”

“天外士”突感劲如山压,心头大震,被迫闪开!

康燕南去势未停,这时已快近宇文化头顶!

宇文化此际己吓得面无人色,居然不知所措,全身只打哆嗦。

洪猛更是被康燕南打怕的货色,看势不妙,竟拔腿就逃,哪里还有勇气阻挡。

一声惨叫,四野皆震,康燕南一举成功,那宇文化竟一无抵抗的尸横在地!

清华郡主惊傻了,“天外士”胆战心寒,他们师徒眼睁睁的看到康燕南在宇文化那尸体旁边,伸出手,自死者衣里拿出一张藏宝图,又看着他扬长而去。

四野成了死寂,但却有成千颗心在跳个不停,另外,那就是五谷虫和“盗竿”,他们悄悄的、迅速的,不约而同尾随着康燕南的后尘,追,追,追出了五十余里。

“小子,你往什么地方去?”

五谷虫只追得上气不接下气,忍不住在叫了!

“盗竽”怪他多嘴,喘声道:“叫什么,他走得并不快!”

康燕南闻声停步,回头看出是两老,平心静气道:“家兄就在前面,晚辈要将藏宝图送去,让他们慢慢的找出来济贫。”

五谷虫叹声道:“你念念不忘济贫……”他感慨的说不下去了!

“盗竽”抢步接近:“康大小子几时到的?”

康燕南看到二老都己接近,于是拱手让行,接道:“家兄带着太清生是早一日到的,那是家师预先安排好的。”

“嗨嗨!这老书虫真是名不虚传的‘智多星’,他那没有腿的行动,更比有腿的还神秘,小子,还有多远?”

五谷虫仍旧喘着气,他和“盗竽”走在前面,嘴里噜苏着。

康燕南面色不似往常开朗,显出心情闷闷的答道:“地名叫作古樟岭,还走十里就到了!”

两老一少,慢慢的走着说着,但谁也未留心四周的动静!

在后面,零零落落的跟着不少人物,他们是散开的,各不相关,或三人一伴或五人一群,无不在林木山石之间隐约潜进。

突然,前面出现了两个青年和一个老人,“盗竿”回头道:“那是谁?”

五谷虫知他是在问两个青年前面的小老头,但没有回答,却面对康燕南道:“那是漠边沙士龙吧?”

康燕南显是因为清华郡主之故,这时虽在走路,但却是低头沉思,闻问抬头,一眼看出远远的三人,立即道:“家兄因何只带太清生前来?”

他忘了回答五谷虫的问话,但一顿想起又道:“你老曾见过面的,他确是沙士龙。”

沙士龙似在招呼后面两青年,这时走得更快,同时已高声叫道:“康二侠,令师有话转告,叫你仍回‘阎罗笔’,他己与你大师伯、三师叔、四师姑、七师叔等向北去了,听说有重要事情。”

五谷虫看到康燕南在后停了步,不禁对“盗竽”问道:“‘血手狂人’、‘书仓盗蠹’、‘红光夫人’和‘寰宇游神’发觉什么大事?”

“盗竽”想想后道:“可能是九亲王又出京了?”

康燕南接着道:“九亲王再也不敢来了,也许另有他事。”

沙士龙首先走近,他朝五谷虫和“盗竽”拱手道:“两位前辈好,沙士龙有礼了!”

“盗竽”笑着道:“沙大侠不要这样称呼,咱们都好!”

五谷虫笑道:“论老我们可大得多.受之并不有愧.沙老弟,你说是吧?”

沙士龙连声应是道:“当然,当然。”

这时他后面的康定野和太清生也赶到,康燕南让他们向二老见过礼后急问道:“大哥,你那面没有什么动静吧?”

康定野道:“为兄不敢确定,因已发现了很久未见面的‘苍头魔姑’和‘倒灵霄’柳青青、‘乱三清’元元后,不久又看到‘八封教’。”

太清生急又接口道:“属下在后面五里之处亦有发现,那是‘地魔阴君’带着他三个助手。”

康燕南道:“你说是两个巨怪和一个缺嘴老怪?”

太清生点头道:“他们看势是绕向‘阎罗笔’去了。”

康燕南急从身上掏出一张羊皮图,顺手交给康定野道:“这是‘优越谷’全部藏宝图,大哥请和太先生趁早按图找寻,那‘优越谷主’宇文化己死在小弟之手,‘阎罗笔’一方你们也无须去了。”

康定野闻言大喜,接过揣入怀里,问道:“优越谷全部扫清了?”

康燕南道:“余孽虽有,为恶不大了,现请大哥就动身吧!”

康定野立与太清生向二老告辞,同时邀请沙士龙一道而去。

五谷虫道:“我酒虫似听到了什么异声?”

“盗竽”侧耳半晌道:“真是有人在窥伺!”

康燕南凝神不语,良久道:“二位前辈,‘阎罗笔’上发生大斗了!”

“盗竽”急问道:“哪一方面的?”

康燕南急急带路行出,接道:“‘金母帮’的,刚才有个清廷卫士向一不明人物报告,我想那就是‘九魂道君’,他们就在前面走着。”

五谷虫传音给“盗竽”道:“我们不要妨害他的行动,让其单独一人走罢。”

“盗竽”一想有理,急对康燕南道:“令师此行必有事,我和酒虫去探探如何?”

康燕南正愁无人去打听师傅行动,立即道:“有二老前去,晚辈求之不得。”

“盗竽”立即招手五谷虫道:“咱们先找个地方吃他一顿再说,这几天实在受不了。”

康燕南目送二老背影消失才回头,走不到一里,忽然从侧面冲出一条小人影!

康燕南一见,急急唤道:“阿丁、阿于,你们是在找我吗?”

丁吉闻唤急叫:“阿于,那是师叔,我们撞上了,快、快去报告。”

康燕南迎上问道:“什么事?”

于卜边走边叫道:“师叔,‘金母帮’的女人死了一大半了,‘阎罗笔’峰顶好像接绣球一般,‘玄天金母’却上去就未见下来。”

康燕南道:“另外还有什么人向上进攻?”

丁吉道:“当时我和阿于只看到一面,但在离开后却于路上碰到了三大批,这时可能已赶到了,那是‘八卦教’、‘九阴教’,以及‘九魂遁君’带了大批卫士。”

康燕南挥手道:“你们仍往回走,但要小心,再仔细记下所去之人。”

丁吉道:“师叔暂时不去?”

康燕南道:“为师尚有事情未了。”

丁吉和于卜不敢再问,双双应声转身,急急又往回奔。

康燕南两眼突然向左侧一处竹林注意,口中喃喃道:“这人太不识相了,我倒要看看你是谁,居然敢盯着我不放。”

两脚正待移动,耳中却又听到一阵风声起身前面。抬头一看,只见丁吉又跑了回来,他不禁诧异道:“你还有什么事?”

丁吉双手捧着一个叶包,急急递过,道:“我忘了这包食物啦!”

康燕南接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五章 绿焰闪现夺人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