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红魔女》

第五十六章 瑶姬难御夺魂珠

作者:秋梦痕

“天机子”走到一处林木幽深之内,指着给康燕南看:“你看,这儿正是那两个女娃子的藏处,而且尚有余香未了!”

突然自远处传来一声破空劲啸,康燕南知道来了高手,立对“天机子”道:“这莫非是‘玉符子’前辈找你老来了?”

“天机子”摇头道:“这是女人的声音!”

康燕南听得风声有异,沉声喝道:“前面树上是什么人?”

突然有个女人的声音接道:“老身姓颜!”

“天机子”附在康燕南耳旁道:”她是‘呼魂怨女’,你们没有仇恨,言语放温和点。”

说完即朝着前方哈哈笑道:“颜大姐吗?快下来,咱们见见如何?”

“呼魂怨女”随声而到,诧然一声道:“原来是‘天机子’,嗯,这位就是康少侠吗?”

“天机子”拱手为礼,大笑道:“你们还没见过吧,对了!”他替对方重新介绍一番,又道:“颜大姐刚才那声长啸为何?”

“呼魂怨女”又仔细看看康燕南,这才接道:“那是召唤小徒们,她们奉了小妹之命在此注意‘赤犀’的出没路线。”

康燕南接口道:“前辈来了几人?”

“呼魂怨女”尚未开口,突听“天机子”大叫道:“不好,她们被劫走了!”

“呼魂怨女”大惊道:“谁劫走了?”

“天机子”立将所见说出后道:“你也知道当年‘绿焰’之事,现在又出现了!”一顿,续说了一遍九亲王偷偷进京盗宝经过,又道:“你的徒弟一定被‘迷楼瑶姬’擒去了!”

“呼魂怨女”似已真正听到最恐惧的事情了,只见她面色大变,全身己起颤抖,目光凝聚,良久都说不出话来!

康燕南看着不忍,大声安慰道:“前辈不必担心,世上没有绝对无敌的东西,令徒被劫,不外是一种胁迫投降的手段,以晚辈之见,你老给她个明降暗反之计,使其无法加害令徒之命。”

“天机子”鼓掌道:“此计大妙,不单是颜大姐,其他正派人物亦可用上。”

“呼魂怨女”道:“‘迷楼瑶姬’或可欺骗,但那多诈的九亲王和‘九魂道君’恐伯不易上当!……”

略停叹道:“除此一法,别无他途,少侠,老身只有如此去作了。”

她向“天机子”和康燕南点头告别道:“二位小心,我当立即追踪去啦。”

“天机子”道:“大姐一旦达到假降目的,务请探出该‘绿焰’和其东西是何名称。”

“呼魂怨女”道:“这是自然的,一旦查出,我必向二位暗递消息。”

康燕南眼看她转身隐去后,不禁暗忖道:“这妇人虽非正派人物,但也少有恶迹,以其名声之大,竟也吓到如此程度,可想该绿焰之厉害了!”

忽有所感,急向“天机于”道:“前辈,她的‘七瘴笛音’听说非常厉害,难道她不能在暗中下手吗?”

“天机子”道:“连当年的‘万眼神翁’尚且束手无策,被迫屈服,其他人物就不必问了!”

康燕南已觉心情沉重,谨慎问道:“难道她来了连一点知觉都没有吗?”

“天机子”道:“老朽可惜不详,这点须待‘呼魂怨女’卧底后查出了,如有知道,那也只能事先逃脱,却无反击余地。”

忽然,林中又有异声,康燕南警觉,急急采取戒备!

“天机子”略一静察,急摇手道:“‘玉符子’!他有消息来了。”

康燕南嘘口气道:“有何消息?”

林隙真的出现“玉符子”,只见他接口道:“消息多哩!

风声更紧了!”

“天机子”大声道:“莫来老套,快说知道的!”

“玉符子”道:“符祖在转去一个时辰之前宣布向九亲王投降,‘八卦教主’‘九阴教主’各率本教全部人马竖白旗,‘血手狂人’、‘斗牛天君’、‘红光夫人’、‘寰宇游神’已失踪,仅仅只逃脱康小子的师父‘书仓盗蠹’,这都是确实消息,你说风声紧不紧?”

康燕南闻言大惊道:“这如何是好!再过几天,岂不是正邪双方都被扫尽了?”

“玉符子”道:“还有哩,那清华郡主岌岌乎不保,幸好仗着宝鞭救了她师父和师弟,但也只能防守而不能取胜!

此中只有‘魔法师’和‘黄昏狐’能无害,听说他们有套符咒可避。”

康燕南道:“还有紫莲大师、青莲大师、丹玄真人和‘盗竽’等前辈呢?”

“玉符子”道:“那‘无山王’似还有遇上‘绿焰’临头,至于两个和尚和一个道士有见地,他们一闻风声不妙时,居然紧靠你大哥保驾去了,现在想来,你师傅定亦被你哥哥救走的。”

“天机子”道:“对了,神箫能避百邪,这倒是还有一点希望。”

正说着,又是一条人影如飞奔到,康燕南首先发现,立即招呼道:“谭兄无恙么?”

来的竟是谭天峰,只见他满头是汗,喘息不停道:“你们要早作准备,十里外有场异常的打斗,‘盖世三残’联手,合力死拼一团‘绿焰’,假设三残失了手,你们也一定会步后尘。”

康燕南急问道:“斗场外面还有他人吗?”

谭天峰道:“有!那是五谷虫、‘盗竽’、‘呼魂怨女’,以及你阁下身边那两个孩子!”

康燕南闻言大惊,急对二老道:“二位前辈请速远离此地,晚辈非得叫他们躲避不可。”

“天机子”摇头道:“你是武林最重要一员,老朽等不忍离去,要去大家去,‘盖世三残’能敌,说不定你亦无害。”

康燕南道:“不见得,三残恐怕不是凭武功在斗。”

“玉符子”道:“不管如何,咱们快去!”

康燕南不问谭天峰去不去,随即领先奔出。

谭天峰不好意思开溜,显然在硬着头皮随后,边行边指示路线道:“偏右一点,那是个低谷。”

康燕南心急如焚,一口气急奔之下,耳中已闻到隐隐如雷之声。

谭天峰抢到康燕南身边道:“这就是‘盖世三残’的内劲发出之声,似较起先更厉害了!”

听距离已不远,康燕南急问道:“五谷虫前辈等在什么地方?”

谭天峰道:“我们走的是他们背后,下了前面斜崖即到。”

“天机子”忽对康燕南道:“外人你不便通知,让老朽与‘玉符子’去罢,免得他们遭‘迷楼瑶姬’威胁利用。”

康燕南点头示意,下崖不远,即看到五谷虫、丁吉、于卜和“盗竽”的背影,他急急走近。

五谷虫等闻声回头,一见是他,大家翻身迎上。

康燕南向两位老人急急道:“二老为何不知厉害?还在此地看什么?”

“盗竽”抢着道:“你别急,咱们都知绿焰的来历了,目前三残合手,已打到挽回颓势之境了。”

谭天峰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只得向二老拱手为礼,插言道:“三残是凭真功夫取胜?”

五谷虫道:“那是真的,但他们己炼到真火护身之境了!”

他指着谷中三个老残人物道:“你们看,三残的全身都被‘绿焰’包住,但在近身一层又有雪白的银光闪闪,那银光就是三人吐出的‘三昧真火’,在目前看,那‘绿焰’似想将真火炼化。”

谭天峰道:“晚辈的真火也已炼成,不知能否抵抗?”

“盗竽”笑道:“哥儿,你的面罩干啥常不取下,难道亦有禁忌嘛?请问你的真火已练到第几道玄关?”

谭天峰的气焰似己减退,只听他平和答道:“晚辈戴面罩习以为常,禁忌虽有,但与外人无关!”

说到这儿,他又朝着康燕南的侧面看了一眼,继续道:“可惜晚辈无恒心,真火仅仅三三又三之数。”

“盗竽”点头道:“已到十二关,那也难能可贵了,老朽至今尚还只此。”

五谷虫道:“这就奇了,我酒虫的功力不及你‘无山王’,修为倒也不弱你了。”

“盗竽”笑道:“那是你心境明朗之故。”

康燕南耳听他们毫不存私的说出本身性命之底,不禁暗道:“这可能是因了危机当前之故罢!”

谭天峰来个原题续作,问道:“二老可看出三残的真火到达什么境界?”

“盗竽”笑道:“他们已到达二九之数,虽距九九尚远,可说宇内无几了。”

谭天峰似已忍之不住,立向康燕商道:“康兄的真火必定精深无比了?”

五谷虫知道康燕南连自己都不清楚,代答道:“康小子是个混沌虫,他自己还懵懵懂懂哩!”

康燕南苦笑道:“三昧真火如何修成的我倒是曾经家师指点过,但到目前有何成就却真个还没有测验它。”

“盗竽”突然道:“大家注意!三残被绿焰困缠到这里来了!”

当前三团绿焰滚滚,隐约困住三个老人,自绿焰中荡出的拳劲和掌声,整个谷地被震得晃来晃去,看起来又惊又有点邪门。

五谷虫道:“东面的‘呼魂怨女’这时不见了,当地却出现了‘天外士’师徒三人!”

“盗竿”看看西面道:“魔法师和‘黄昏狐’也向这边移动了,他们是在作壁上观。”

康燕南忽然发现“魔法师”背后插着一把古剑,顿有所疑,轻声对二老道:“二老可知那魔头背上所插之剑何名?”

“盗竽”摇摇头,五谷虫道:“你怀疑暗袭洪猛的是他?”

康燕南道:“他那把古剑假设与青霜剑是同一类型的话,那就非常可疑了。”

“盗竽”见他大有寻衅素剑之意,即警告道:“绿焰当前,你要慎采行动,既有发现,下次动手不迟。”

康燕南沉吟一会,转面对谭天峰道:“谭兄能帮小弟一臂之力否?”

谭天峰道:“康兄要我藉故引他离开此地?”

康燕南道:“谭兄明见,小弟先到西面后方去等,怕只怕他不上当。”

谭天峰立从背后林内绕去,他虽知道对方共有两人,但却毫不犹豫。

康燕南向二老道:“二老请带着两小先行,晚辈在此监视,假设老魔不上当,恐怕谭天峰会吃眼前亏。”

五谷虫急唤丁吉于卜道:“你们人小,先向西面绕行。”

康燕南看着二老两小去后,心头立觉轻松不少,这时一面注视着三残斗法,一面则观察“魔法师”和“黄昏狐”的举动,同时也留心“天外士”师徒三人。

谭天峰没有现身,而“魔法师”却有了察觉,第一个是“黄昏狐”翻身朝背后冲去了。

康燕南忖道:“谭天峰可能是用传音挑斗的。”

正当此际,那东面的“天外士”似已看出西面的动态,只见他在向徒弟们指示什么机宜,同时己朝侧面隐去。

康燕南虽知他师徒是向西面绕来了,但却不明其企图。

“魔法师”似没听到“黄昏孤”什么动静而怀疑了,已显得坐立不安,时常朝后面反顾,但他后面也是高崖和森林,除了用耳朵,眼睛是无法看到什么动静的。

康燕南怕他不上当,正待亲自出马!但突然传来一声如幽灵的呼唤:“姓康的,你这忘恩负义,毫无感情的匪徒,不要走!”

康燕南耳闻声音不对,他竟听出是“迷楼瑶姬”那浪中带恨的冷峭之味,随即扭头急望。

三残仍在三团绿焰中困住未出,康燕南忖道:“她是传音而来的,奇怪,那绿焰竟有化形如此奥妙!”随亦传音叱道:“贱人,你莫惹火我姓康的!否则发誓亲手诛之。”

“迷楼瑶姬”的冷声又起:“姓康的,你想想,当前武林是谁算得上天下无敌?你现在只有到我跟前低头了,我警告你,如再不降,那么凡是被我擒到的人物都一一处死!”

康燕南闻音大怒,忍之不住,急向谷下冲出,大喝道:“我倒不信邪!你敢杀我的一个人,我就先从你父亲头上开刀!”

他一接近三残,突见绿焰发出一阵极大轰降声,紧接着一闪而没!

三残的原形尽现,但没一个不是筋疲力倦,其中一个双目全瞎的老人突然叫道:“来的是什么人?噫!像是个小子!”

最后一个驼子道:“施放‘夺魂魔焰’的对手怎么不见了,她可能还要隐形待发,老大快看看她在哪里!”

瞎老人的苍头四转,大声道:“那女娃真走了,这小子不简单!”

有眼睛的叫无眼睛的看敌人,这真是空前绝后的奇事!

康燕南几乎疑为耳朵听错了,暗忖道:“那瞎子莫非是假的?”继而一想:“不对,他的眼珠都没有了!”

三残似已恢复了精神,这时齐向康燕南走近,驼子大声道:“小子,你懂得破解‘夺魂魔焰’吗?”

康燕南拱手道:“不,请教三位前辈,那绿焰之名就叫‘夺魂魔焰’?”

跛子接口大骂道:“混账,明知破解,硬说不懂,且装不知为何物,难道想欺骗我们残废人?”

康燕南深知武林人物的多种怪性,眼看他们的面色,便知是一批不可理喻的老怪物,然自问此际已无暇应付,即委曲求全道:“三位前辈,准之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六章 瑶姬难御夺魂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盗红魔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